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血 > 6.好莽的射手
[*******血  作者:宋煜
    神迹论坛>>赛事专区>>[讨论]某濒临解散队伍队员鱼塘局虐菜?

    1L

    如题。

    [图片]

    已证实图中上野确是某队两根独苗。中路似乎是一起组队的,目前没查到是哪个职业选手的小号。

    某队是完蛋了只能打打鱼塘局了?

    2L

    前排。辅助ID有些眼熟?

    3L

    辅助是拉斐尔排行榜榜首,前几天和某队独苗们一起排位过。

    中单Jiangshan是转会期转进去的教练,来历不太清楚。

    AD分数不高,可能是小号也可能是纯路人。

    4L

    感谢楼上侦查员。

    某队打野之前直播突然下播和这个辅助私聊,这是不甘解散拉人下水?

    ……

    论坛上一片唱衰的声音自然没有被FB的四个人看到,虞暄是因为根本不知道有这个论坛,而温云炎和秦圳川早在江珊转会过来时就被带着卸掉了软件。

    虞暄原本以为到了FB还要打试训,根本没想到FB现在是一搜首发成员都没齐的贼船。但基地包吃包住还给发工资,看起来也不像坏人。虞暄就就留了下来,当找了份陪玩的工作。

    投资商派了一个叫沈庭的人成为FB的新领队,一手包办了队里的大小杂事,虞暄注册职业选手资格的事情也是他在跑。

    至于剩下的一个ADC位,转会期已经过去挺久,从别的战队买选手这件事,就算投资商财大气粗也没多大可能。

    接下来的九月份官方有一个叫神迹杯的杯赛,全称是神迹杯全国挑战赛,是一个全民性的赛事。联盟的队伍和次级队伍都可以不用打第一个月份各个城市的选拔赛,相当于一个休赛期。温云炎的意见是在游戏里再找找看,能不能在这一个月时间内,像捡到虞暄一样再捡一个天才ADC。

    江珊则提出可以在这一个月看看城市赛里有没有合适的ADC,最好能再找一个能打中单位的选手,毕竟她已经快过了职业选手的黄金年龄,如果FB明年能重回联盟,以后的冬季赛、甚至是世邀赛,她不适合继续打下去。

    虞暄和秦圳川没有参与讨论。这几天,虞暄除了第一天被领着逛了基地和H市的一些知名景点以外,其他时间都在和秦圳川组队打排位。

    不得不说和秦圳川这种以打架出名的上单一起打排位是真的舒服,这几天的Rank,虞暄的辅助都是开局先跟着射手养小猪崽,等下路的小猪肥一点能自己去收割对面的白菜了,就开始跟着打野抓人。如果打野不太喜欢打架,虞暄就直接去蹲上路,帮秦圳川一起直推高地塔。

    如果对面打野来抓上,那虞暄就带着打野往下靠。对面在上路搞事,他们就在中下搞事,但从来不正面接团,只打小规模三四人的团。虞暄就只有一个目的,把对面打野的节奏搞崩。

    弄疯对面打野和C位,这把就离赢不远了。

    打了四天,两个人都过了六千五百分大关。

    职业选手的账号和战绩都是在官网可查的,秦圳川的连胜早就引起了论坛电竞粉的注意,虞暄和Yuxvan这个账号,被扒了个底朝天,就等职业选手资格批准后的公示了。

    虽然虞暄已经被外界知道的差不多了,但在公示前,秦圳川和温云炎补直播时长的时候都没有特地带他一起打,于是虞暄也有一段时间是在单排。

    有一次,虞暄按江珊的指示,一个人打世界服练别的辅助。他拿了个出场率比较高的奶爸琴。

    琴这个英雄很受ADC的喜欢,能加攻速双抗也能加血,就是很脆,团战站得比脆皮C位都要后面。

    虞暄的琴走的是猥琐保自己流,前期清线站的比我方射手赏金猎人还要靠后。清完线虞暄就摸到河道,在草丛里做了个视野,然后继续缩回射手身后弹古琴给他加血。

    这把的开局中规中矩,中路在二级的时候互换了一波,对面拿的一血,有点小亏。但下路的射手非常头铁,仗着背后的辅助能加血,几乎是冲到对面脸上平A。虞暄本来挺紧张的,切了一技能的被动,给射手加双抗。

    没想到这个赏金走位挺风骚。

    对面下路组丢过来的技能一个没中,只有对线AD的无法躲避的普通攻击让他扣了点血,但很快就让虞暄给奶到满血。

    对线这射手很刚了,但没想到打团的时候他更刚。

    赏金的大招是能在指定方向放下钱袋,再按一次大招就能收回钱袋里的金币,并使金币对路径上的敌人产生伤害。

    打团时,这个赏金直接冲到对面的射手脸上去放钱袋,这样虽然能有效防止对面躲掉回收金币时的伤害,但也是揪着队友,特别是他这个辅助的心在上上下下翩翩起舞。

    这把打野是个中国人,忍不住在队伍频道里发了一句:“射手往后站一点啊。”

    “没事,死不掉。”射手回复,继续冲脸放大招。这次虞暄看清楚了,只要他的奶到位,这个AD就死不掉——能躲的技能他都靠着走位躲过去了,剩下的躲不了的技能,就只能抗,靠着自身吸血和辅助琴的加血,赏金硬生生半血进团满血出团。

    就这样一波打到高地,温云炎路过虞暄旁边,虞暄问:“温哥,这有个叫Deicide的,你认识吗?他AD挺厉害。”

    “弑神者?这名字挺狂啊,有印象,我想想…是不是那个国服路人王?夏季赛结束后突然在国服火的,听说路人局打的特别凶,六千多分都能一个人带起一场的节奏。我倒是没和他撞过车,你等会儿问问珊姐和老秦。”温云炎摸摸下巴想了想。

    虞暄朝温云炎比了个“好的”的手势,然后继续跟着队友当一个移动泉水。对面也试着反打了一波,真的就杀掉了模仿AD在水晶前贴脸输出的中单。但这都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是延长了点游戏时间而已。

    比赛结束后,这把游戏让他的世界服分数终于上三千了。虞暄本来想继续开一局,但对上把那个凶到用脆弱身躯突脸的ADC仍然念念不忘。虞暄想了想,回忆了一下温云炎当时诱拐他的操作,发了国服的组队邀请和好友申请,又去给AD发了私信,打字道:“少年,你想打职业吗?”

    信息显示已读,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发了三个问号,组队邀请和好友申请都没有同意,虞暄只能自己又开了一把世界服。

    这把游戏,上把那个射手Deicide,排在了虞暄的对面。

    虞暄是在载入游戏时才发现的。刚才回答他问题的温云炎去倒了杯水,见他又开了游戏,也不急着回座位,拉了凳子坐在虞暄背后。他看到对面ADC的名字,有些幸灾乐祸地道:“你上把养的炸弹在对面啊,怕不是要被吃分了。”

    虞暄也有点无语,说好世界服是全世界玩家共同的服务器,怎么还能连续两把排到同一个人?

    这把虞暄还是拿了琴,他的AD拿的是赏金,Deicide的赏金猎人没了,就拿了一个最近新出的射手精灵王。

    精灵王不是一个特别适合莽的英雄,他的技能需要和敌方保持距离才能发挥最大效果,因此对面的辅助拿了一个技能可以推开敌人的英雄——驯兽师伊芙琳。

    伊芙琳各种位置都能选用,能输出能保护,在上个版本是职业赛场上非BAN必选的英雄,不少职业选手都用他打出过高光操作。

    一进游戏,虞暄跟着射手吃完第一波线。Deicide清完线就有上前打一波的意思,幸好伊芙琳比较怂,看着射手补完兵就去了河道做视野。精灵王看着自己薄薄一层血条,也不敢前期没了辅助一打二,就缩回塔里失去了视野。伊芙琳的身影在中路出现了一波,没抓成功,返回下路。

    第二波兵线到达下路一塔,虞暄把一技能的被动从加血切成加双抗,给射手挂了一个技能。

    伊芙琳已经回到了线上,Deicide彻底放开了手脚,带着辅助过了河道清线,把自己一个脆皮射手玩得和肉坦一样。

    打野是红开,清完野区应该会直接去抓上路,没有来抓的意思,自家射手见对面莽,他也想莽,没顾着辅助是个脆皮琴,和Deicide隔着两只兵相望。虞暄有点怕,他想让自家射手怂一点。赏金头上顶着的是一串和颜文字差不多的符号,虞暄艰难辨认了一下,可能是俄文,反正绝对不像中国同胞,于是只能用他的中国式英语试探道:“Not go.”

    赏金猎人:“What?”

    虞暄沉默,对这把的沟通有点绝望,只能在地图上点了几个撤退符号,好在世界服能打到三千分的队友都不傻,射手操纵赏金乖乖后退和琴站在一排。

    琴太脆了,虞暄没胆子出门,只能在塔的攻击范围边缘插眼,能看到一点河道视野,对下路组来说聊胜于无。

    三级给的真眼虞暄没用,放在道具栏占一个格子。

    又来了一波兵线,赏金出塔清线,对面的精灵王站在伊芙琳的身后,慢慢普攻清线。

    这稳的,和上把不像一个人。

 

[*******血: 6.好莽的射手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