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吸血鬼事件薄 > 6.最后一名受害者
吸血鬼事件薄  作者:夜紫雨
    六、最后一名受害者

    不知道为什么,昨晚岳清零的表现另沈成久久不能平静。他一开始以为她是受不了压力,可是心理却禁不住多想,直到有个队员道:“听说岳清零小姑娘的书都卖飞了,真的是厉害了。”

    沈成马上把手里的资料扔掉飞也似的跑向岳清零所就读的高中。他的心中升起了某种不详的预感,希望其不要发生。

    正值中午,学生们都在餐厅或是躲在某处安静的地方吃着中饭。赶到岳清零的班上,知道她下课后自己出去,到现在还没有人见到过。难道她出了什么事情?他在学校周围四处寻找,向同学们打探,终于有人说见到她去了杂务室。那里是放置清理用具的地方,除了放学后基本无人会踏足那里。

    他想也不想便走了过去,岂知刚一推门便见着岳清零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大吃一惊,叫了声:“零零……”可随之而来的却是后脑一记重击,沈成立时感觉天悬地转,卟嗵一声跌倒在地。

    醒来时,太阳已经下山,他发现自己并非在杂务室,而是被人用绳子绑在了化学室的桌子上,而嘴也被人用布塞住无法发出声音,他用舌头用力的向外面抵出布倏,可是收效甚微。正在这时背后传来脚步声,他扭过头,刚好能看到此人的大腿以下的地方。从脚形判断他是个男人,而且应该身材并不高大。这个男人只向他这边停了一停,便转向另一个方向,并对着那里道:“这是你教我的方法,虽然我本想将这种方法用在自己身上,但是你却跑来指责为你做了这么多事的我。所以,这一次我为你准备了美丽的死亡,不过放心那边的路我仍然会陪你走下去,你不会害怕的零零……”

    沈成知道他似乎对岳清零用了什么药物,使其无法动弹与讲话,但是第四个被害者分明是凶手自己,他为什么要如此做。用尽最大的力气,他将布倏抵了出去,然后道:“秦正老师,请你住手。岳清零她并没有指责你,她真正指责的是自己。”

    身后沉默了一会儿,接着男人转到了他面前,皱着眉问道:“你如何知道我是谁?”

    沈成道:“其实我本不该怀疑你的,虽然岳清零曾给了我提示,但是我完全从来没有想过。直到今天我看到第一被害者曾有请你做她的英文家教,这一点另我将所有的事情想通了。虽然还不知道目地,但我知道与其三人有关的只有你,这并不是一种巧合。”

    秦正突然狂笑,道:“没想到你们竟然注意到了,是呀!正如零零书中所写的一样,人毕竟摆脱不了仇恨的束缚,我也一样。如果真的随便找个没见过的人来完成这件事,那你们就根本无半点线索可查。可是,那个女人却据绝了再版吸血鬼事件那本书,她还说我是个迷恋自己学生的疯子教师。并说没钱决不将书再版,你也知道吧,那是多么好的一本书。”

    “那么老陈是因为你听到岳清零对我讲要查他才会被杀掉吧?只是我不明白,学校的另一位女老师又是与你有何关系,你又因何杀了她?”

    “她竟然对别人讲零零与我的坏话,说我们常混在一起,弄些根本无人看的书。”

    “那你杀这么多人不会只为了这些私恨吧?”

    “不,是为了零零那本被人不看好的书彻底的大卖,让那些批判的人闭嘴。”

    “既然你如此认同零零的才能,为何还要杀她?”

    “我为了她做那么多,甚至在她被抓住就杀了一个人为她洗脱罪名,可是今天她却来指责我这样做不对……谁说我不对都可以,唯独她,我原以为她会理解我。”

    “她是个善良的女孩,早都已经知道你是凶手的她,本想替你隐瞒并求你能自首,可能却要将自己罪过强加在她的身上,你才是真正的不理解她。你只不过是个单纯的杀人凶手而已,你做这些根本只是借着为零零报不平而打击那些瞧不起你或对你有伤害的人报复而已。你不要用你沾满血的手,去碰零零。”

    秦正惊呆了一会儿,突然大笑道:“你们都不理解我,所以你也要死……”

    沈成看到他额头青筋暴露,明显是被人说中心事后由羞转怒的结果。这样也好,只要他将目标转向自己,那么岳清零方面或许就会安全许多,至少拖延一些时间,会有人查觉到也说不一定。

    眼见着秦正举起的兵器是一只铁筒似的东西,因为尖被削尖了,所以只要插入身体的大动脉处,马上会引起大出血。他现在身体被绑着,虽然能稍稍移动但是却无法躲到攻击范围之外,于是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把东西插进自己的咽喉。

    可是,秦正的身体突然僵直,然后软软倒下,兵器也啪一声落在地上。肖越青惊奇与不解的看了看秦正的身后,发现岳清零手握着扫把站在他的身后。

    她流着泪道:“老师,我原本认为你到最后一刻会去自首,可是你却另我失望。”

    秦正迷糊的问:“为什么,你明明被麻醉了。”

    岳清零道:“书是我写的,你用的方法我自然清楚,所以早在你动手之前我就已经服下了可以解除麻醉的药物,虽然见效很晚,但看来还是来得及的。”

    秦正嘿的一笑,道:“你……你何时知道的?”

    “从宠物店外面,我接到了你电话,结果进去后凶手刚刚逃走,时间太巧合了,所以我……我想……也许是你,虽然只是猜想,但是你以后的做为已经证明了你就是凶手。”

    “不愧为我看好的推理小说作家……”秦正说完便昏了过去。

    岳清零过来解开沈成的绳索,眼泪去止不住啪啪的掉落道:“他是唯一认同与支持我的人,可是现在……现在……他仍然没有醒悟过来,他所做的事情根本对我一点好处也没有。”

    沈成将手拷拷在秦正身上,道:“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不过在此之前他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岳清零没有讲话,如果沈成不出现她也不敢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劝说秦老师自首,也许这个结果是最好的。他们两个人默默的走出学校,直到案件结束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

    已经是三个月后了,某一天沈成下班又在公园中见到了岳清零。她对着他笑了笑说:“我已经考中了省里的大学,大概有一断时间要离开这里。”

    “那很好。”

    “嗯!”

    “书……”

    “我会继续写的,吸血鬼事件二已经快要出版了。”

    沈成淡淡的点了下头,道:“好,你果然是个坚强的女孩儿。”伸手,终于摸上了她的头,做了一个摸头杀的标准姿势。

    岳清零淡然的脸上竟然微微一红,然后将头转向一边,道:“谢谢!”

    沈成微微一笑,坐在她身边。

    今天的落日格外缓慢,似乎在流连人间的美景一般。

 

吸血鬼事件薄: 6.最后一名受害者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