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执和纪真离开斜月城之后,并没有离开渝州,倒也不是他们两人不死心,而是根据楚娆拿出来的纸条,他们又有了下一个线索。

    “这纸没什么出奇的。”纪真坐在斜月城外的茶寮中,翻弄着手中的纸条:“不过这个墨却有些意思。”

    方执对风雅之事研究不深,但是听到纪真说,还是忍不住凑上去。

    “这墨怎么了?”他虽然也是六艺俱通,但是这也不过是学宫的必修课罢了,像是这么精研的,他们那一届,也就只有纪真了。

    方执为了看得仔细,凑得极近,几乎与纪真呼吸可闻,纪真呼吸一滞,往后错了错。

    方执却毫无所觉,依旧看着纪真手上的纸:“怎么了啊?你倒是说啊!”

    纪真深吸一口气,这才低声道:“这墨虽然看起来只是普通的徽墨,但是其中却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而据我所知,这世上生产这种墨的地方,就只有菩提寺。”

    菩提寺,三大宗门之一,也是三大宗门中最主张避世修行的门派。

    “菩提寺?”方执抬起头,神情有些迷惑。

    若说那个背后之人是谁,其实方执也有有所猜测的,但是这些猜测中,并不包括菩提寺的人。

    “是。”纪真回答的十分肯定。

    方执蹙了蹙眉,然后又是一笑:“如此,倒是可以去看一看魏同了。”

    纪真面色不变:“你与他这么多年都没有联系吗?”

    方执想了想:“从离开学宫之后,几乎没怎么见过,除了悬空山。”

    纪真目光沉沉看着方执:“悬空山,你到底做了什么?”

    方执一愣,忍不住笑了:“这件事天下皆知,难道停云君不知吗?”

    “他人所言,并未亲眼所见,如何能全信。”纪真定定望着方执,似乎想看透他眼中的情绪。

    但是方执却只是笑嘻嘻的回看他:“不就是和传说的一样,我修习邪法,被学宫镇压,苟延残喘留得一命,最后蒙掌院不弃,才能重回学宫,这种事又不是什么好事,你为甚非得问个明明白白,你还不如问我,是如何脚踩崔家嫡子,拳打天涯门高徒,然后在万众瞩目之下,当上观风使呢,我一定仔仔细细一丝不漏的告诉你。”

    纪真的面色毫无波动:“我不信。”他语气平静到了极点,平静到,好似这个世上没有任何事能影响他的想法。

    方执看着他,突然有些笑不出来了,他低下头,细细思索了片刻,终于道:“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在悬空山做了错事,如今就该受罚,虽然也有修士见了我会怕我惧我,却也没有厌弃我排斥我,如此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纪真脸色微动:“你……”

    方执终于抬起了头,看向纪真:“难道你真当我是瞎子不成。”他的脸上带着笑,指着自己的双眼:“我这双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感知能力,却比你还要强,那个医修城府不够深,如何能逃得过我的感知。”

    纪真神色顿时有些复杂起来。

    不过方执却根本不当回事:“这种事见的多了,就没所谓啦,反正现在我已经是威风八面的观风使了,还在意这个做什么啊。”

    纪真沉默,眼神却比之前更深沉。

    不过方执浑不在意,在他心中,这种事,是真的很没所谓,他当年在太上学宫,不就是最特立独行的那个,整日不是被院师训斥,就是被师父教导,他早都习惯了,再说都八百年前的事情了,再拿出来说,他都觉得牙酸。

    再说了,又有什么好说的呢?说他被人追杀,慌不择路逃入绝灵之地悬空山?说他原本被师父压制的魔灵突然躁动,然后差点化魔?还是说他最后为了压制魔灵,自取心头血,差点丢掉性命?或是说为了封印魔灵,他以双眼为祭?

    方执抬起手,抚了抚眼上的黑布,真的很没有必要,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他走到这一步,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与人无尤,也无需他人可怜。

    想到这儿,方执忍不住又露出一个笑,他抬起头看向纪真。

    “你说,若是魏同看见我这样,会不会吓一跳啊?”

    当年在悬空山,魏同和魏夕是跟着学宫前来镇压的院师一起来的,只是那院师是个暴脾气,上来二话不说就直接镇压,搞得他狼狈逃窜,所以最后也没能与魏同说上一句话,魏同自然也不知道他眼睛的事情。

    纪真不语,只是喝茶。

    但是方执却自己乐了起来:“我觉得他一定吓坏了,‘方方方兄,为何会如此啊!如之奈何,如之奈何……’”他说的兴起,竟然模仿起魏同说话了,那个惊讶不已又长吁短叹掉书袋的样子,倒也算模仿的活灵活现。

    “这许多年不见他,也不知他如今如何了。”方执笑着道。

    纪真这才有了反应,放下手中的茶碗:“他四年前成为了青山城的观风使,你应该知道吧?”

    这个自然,方执点了点头。

    “他去了青山城之后,我们就没怎么见过了,这一次也是他突然用观风令给我传信,说在斜月城附近见到了我要追踪的黑衣人。”纪真淡淡道。

    方执愣了愣,他记得魏同对纪真一直很热切,十分崇拜他,但是纪真一直对魏同很冷淡,原本以为时间长了或许就好了,没想到现在还是这样。

    “他怎么知道你要找那个黑衣人?”方执忍不住问。

    “崔师的陵寝被盗之时,他和魏夕就在学宫。”

    方执恍然大悟:“那倒是巧了。”他笑道。

    纪真看了他一眼,并未多言。

    **

    两人既然决定去菩提寺,这一路也赶得很急,不过到底菩提寺离斜月城还有段距离,所以他们最终还是在一个小镇过了夜。

    但是没想到的是,他们去的太晚了,这个小镇的唯一一个客栈,只剩下一间客房。

    “额,两位客官。”掌柜的笑的很尴尬:“一间客房,不知道可否……”

    “一间就一间吧。”方执很是大气道:“两个大老爷们,住一间有什么的。”

    掌柜的立刻大喜过望:“好,委屈两位客官了,两位楼上请!”

    说完就十分兴奋的要领着方执和纪真上楼。

    而方执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纪真:“唉,你没什么意见吧?”

    纪真侧过头看他,因为屋外的月色,纪真清隽的脸上多了一丝朦胧,如玉一般,衬着俊秀的五官,竟然让方执也愣了愣。

    “没有。”他淡淡道。

    方执这才回过神来,忍不住笑笑:“没有就好,不过你有意见也没用,若是不愿意同我睡,只能去马房同马睡了。”

    方执没意识到自己这句话的不对,倒是一旁的掌柜的面色古怪。

    不过看在钱的面子上,掌柜的自然是闭紧了嘴,领着方执和纪真上了楼。

    唯一的一间客房就在走廊最里面的拐角处,屋里有些暗沉沉的。

    “就是这一间,两位客官觉得怎么样?”掌柜的哈腰陪笑。

    “可以,多谢了。”方执对这种东西一向没什么要求,能住人就行。

    掌柜的见这么好说话,开心的不行,急忙陪笑告辞离开,走之前还贴心的将门关上。

    而方执一等掌柜的出去,就大大咧咧的躺倒在床上,长叹一声:“还是躺在床上的感觉好啊,这几天东奔西跑的,真是累。”

    纪真却是礼仪周全的坐在了桌旁,挺直的腰背,有一种禁欲的美感。

    “你的眼睛……”他看着方执,有些迟疑道。

    “唉,不必多说。”方执一抬手,止住了他的话头:“这一路都说了八百遍了,我这个眼睛真的治不好,你死心吧。”

    被献祭了的眼睛,便是华佗在世也无能为力,更何况,这个世界也根本没华佗,最强的修士应该是太上学宫掌院,当年他老人家也曾帮方执看过,但是也是没办法。

    纪真皱眉,似是十分不满。

    但是就在这时,突然他们头顶发出一丝细微的声响,像是瓦片撞击的声音。

    方执面色一凝,从床上坐了起来,纪真这时早就从窗户冲了出去,直飞屋顶。

    方执急忙跟了上去,心理叫苦连天,还不容易歇一会儿,怎么就没完了呢。

    但是当他看到眼前这一幕时,他的所有话,都憋了回去。

    月色的银辉下,纪真手执长笛站在屋顶,而他的对面,竟然是楚娆!

    方执诧异之余,也落在了纪真身旁,他看着楚娆,皱眉道:“怎么,纪真放过了你,你反过来想要杀人灭口了?”

    楚娆此时不是平时的打扮,那一身红衣已经换下,此时的她穿着一身利落的夜行衣,发髻也梳成男子模样。

    她听到方执的话,忍不住捂唇笑了笑:“流霜殿说的哪里的话,我若是想要杀人灭口,又何必弄出响动,找二位出来。”

    方执不置可否。

    但是楚娆却不依不饶:“看流霜殿的意思,大概已经知道了,我倒是多此一举了。”她目光流转,在方执和纪真身上回寰。

    方执却笑了,他微微昂着下巴,这笑显得十分洒脱不羁。

    “你是想要对我们说楚婧那俱尸体的共生咒为何延迟吗?”

    方执不是傻子,或许之前会因为对楚娆的旧情,以及自己信息上的不对等而错误估计楚娆的手段,但是当他将这些东西都弄懂了,有些事情也就变得清晰明了了。

    如果只是为了除掉楚婧,楚娆不需要绕这么大一个圈子,只需在恰当的时机透露给他和纪真楚婧身上的魔灵,那他们俩,就绝对会帮助她除掉楚婧。

    但是楚娆却没有,后来方执终于想通了,这一出大戏的目的,永远都不是楚婧,而是杨熙。

    楚娆定定看着方执,神色柔和:“你果然是知道了,我就知道,你肯定能想明白。”

    方执叹了口气:“你说你无法操控那个魔灵,其实还是可以操控一部分吧?”

    “是。”楚娆点头。

    方执又道:“所以在楚婧离体而出的时候,你操控部分消散的魔灵,守住共生咒,延迟了共生咒的爆发,是不是?”

    “是。”楚娆一脸平静。

    “最后,共生咒爆发,杨熙为了保护你身受重伤,也是你的计划吧?”

    “是。”说到这儿,楚娆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柔和:“他那个人,我最知道的,我明白,就算他不喜欢我了,也会在危险的时候替我挡住伤害的。”

    说着这样的话,她的语气却带着一丝令人毛骨悚然的温柔。

    “所以……”方执定定看着楚娆。

    “所以我炸伤他,弄死楚婧这个贱人,以后,就算他有多不愿意,他也只属于我一个人了。”楚娆温柔的笑着,看向方执。

 

当反派变成男主白月光[穿书]: 13.莫非情深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