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能把我的肠子放好吗 > 2.第02章 来临
能把我的肠子放好吗  作者:丢白
    监控室内的值班人员认真地盯着眼前的各个屏幕,注视着每个镜头的动静,不敢忽略任何一个细节。

    不怪她如今这般紧张兮兮,只因两天前他们研究所的一间地下牢.狱莫名其妙地被炸毁了,而且犯罪人直到现在都还没有被抓捕,他们研究所中有很多机密,如今却存在了一个未知的危险炸.弹,实在让人安心不下,她自己也被上级耳提面命,要求加强监控,有任何异样情况都得及时禀报,弄得她这两天死盯着监控看,眼药水都滴了好几瓶。

    屏幕盯久了难免会眼痛,她抬手揉了揉,给自己滴了几滴药水润润那干涩酸痛的眼睛。

    但就在她这移开视线的几秒内,一个黑色的人影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镜头下,下一瞬又消失不见。

    感受到眼睛舒服了许多,她重新盯着屏幕不放。镜头下可以清晰地看到,有人在搬运货物,有研究人员在走道上快步走过,有犯.人抓着铁栏,不知在说些什么。

    她移开视线,便看到最偏远的那个屏幕,她盯着那屏幕泛出诡.异的幽蓝色光,不知怎地竟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屏幕里是被铁链死死锁着的数十个怪物,它们浑身呈现着死灰色,头上裂着一道道青色的纹路,如同人脑裸.露在外一般,看着格外瘆人。

    她只撇了一眼便匆匆地移开视线,脸上露出厌恶的神色。

    这些便是失败品,他们原本是囚犯,一个多月前因被注入最新研发的药剂而变成极度渴望新鲜血肉的行尸,成为新的研究对象而关押在这里。

    只可惜那研究人员,因项目失败而且得罪了上面的人,便被关押起来,更不幸的是关押他的地方便是两天前被炸.毁的牢狱,明明是个博学超凡的天才,如今却落了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她回想起曾经惊鸿一瞥的侧脸,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只可惜天妒英才啊。

    她这样想着,一声声突如其来的刺耳尖叫伴随着警铃的鬼哭狼嚎就忽地一并在耳边炸开,她心尖一怵,寻着声音看去,屏幕上的画面却惊得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

    “K-12实验体的身体状况如何?”穿着白色长衣的男子一边向试管中小心翼翼地滴加药水,一边询问着身边的人。

    他身旁站着的人与他穿着相同,只看起来稍年轻些,他拿着报告表,一板一眼地认真汇报道:“体温65℃,三十分钟左右会出现焦躁暴动的状态,需要注入两管麻醉剂才能平静下来,但身体情况还算良好,没有恶化。”

    绿色的液体滴入透明的溶液中,却瞬间褪色消失,男子将试管放到支架上后,脱去了手套,他转头看着汇报的人,肯定地点了点头,吩咐道:

    “这个实验体的情况还可以,留着继续观察,若它的情况合适,就用它继续下面的实验。另外,去新带些人过来,之前那批人已经死光了。”

    那人忙不迭地记下,转身正打算离开,却又被叫住。

    “路过仓库时,顺便拿些材料回来。”

    那人出了实验室,轻轻带上门后,才缓了口气。

    博士果然严厉,他站在他旁边光是看着,便紧张得连呼吸都不敢失了频率。

    摇了摇头,他轻车熟路地朝着一个方向快步走去,而他要去的正是关押死.囚的普通监.狱。

    路不是很远,他走了五分钟左右,再拐个弯,便到了目的地。他按了密码,门便咔地一声打开了。

    一进去,他便感受到了不对劲。

    太安静了。

    每个囚.犯并不是关在房间里,而是锁在一辆辆牢车内,车下带有轮子,也方便他们带人走。每个笼子有四平方米大,却关押着十个人,即便他们被注入了镇定剂,但若是平时,一进来,还是能听到各种杂音。但此时却静得出奇,连锁链与铁笼的撞击声都没有。

    他杵在门口,只觉得冷汗已经浸湿了内衬。一咬牙,他抬手将灯打开。

    两排笼子整整齐齐地排在两边,他腿一软,便直直地跌坐在地。

    笼子里,一个人也没了。

    他哆嗦着爬起来,打算跑去禀报这个可怕的消息,他的脚还有些酸软,跑起来有些踉跄,但他也还算幸运,没跑一会儿,便看见了前面两个和他一样穿着白褂的实验人员。

    他一喜,脚步都轻快了些,他前方几步远的两人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存在,一起转过头来。

    他愣愣地看着前面两人转了180度的头,淡青色的脸褪去了皮,有一个的脸还被抓烂了,肉条半挂耷拉着,它们似乎给掀去了头.盖.骨,暴.露出灰白色的脑.浆来,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还泛着冷冷的白光。

    他抑制不住喉中的尖叫声,转身时过于慌急还在地上磕了一下,但他也顾不上疼了,手脚并用地爬了起来,动用着他浑身每个细胞的力量,疯狂地跑了起来。

    他没敢跑回那个监.狱,只在慌忙中随意择了一条岔路跑了进去,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察觉到自己好像已经甩掉刚刚那两个东西,偷偷回头也看不见它们的身影,但他没敢大意,又跑了一会儿,直到最后一点力气都给用完,他才敢坐在地上,靠着墙,大口地喘起气来。

    方才那恐怖的一幕还清晰地留在脑海中,他颤抖着,将手掌放入口中狠狠咬住。

    好痛!他怔怔地看着手掌上深深的牙印边缘渗出血来。

    不是在做梦啊……

    他呆了一会儿,直到听到一阵脚步声传来,他才如梦初醒般紧张地扶着墙站起,刚想跑,才发现自己竟然跑到了仓库这里,四周已经没了路,只前方的铁门紧闭着。

    他扑到门前,迅速地输入密码,却不想在慌乱中竟然输错了,看到‘十秒后再次输入正确密码’的提示,他的心如同被浇了一勺硫酸。

    “诶,好巧。你也来拿东西?怎么呆在门口?”

    脚步声逐渐逼近,他双目赤红地注视着电子屏幕上的倒计时,指甲把手掌都抠出血来了,却怎想,来的人居然是他的一个同事,比他年长,是他的一个前辈。

    他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拽住同事的衣袖,满脸慌乱的模样倒把同事给吓了一跳。

    “你,你有没有遇见什么东西?”

    同事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摇了摇头,看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安抚性地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是不是博士让你去解’剖’活’人?没事,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慢慢的你就会习惯的。”

    他边说着,边去输密码开门,“你们这些小年轻呀,就喜欢乱想,哪有什么神’神’鬼……”

    他的话还未说完,身体便被猛地推入刚刚打开了的大门,他一头跌入黑暗中,愣了一下,待他慌忙站起转过身去时,只来得及看到一张青白大口咬住了身后的人的肩膀。

    撕心裂肺的哀嚎声才传来一半,大门便被紧紧关上,将一切隔绝外,空气一下子就安静下来。

    封闭的空间很闷,四周漆黑一片,他呆了一瞬,试探性地走上前去,手向前一伸,便触及到门把,他怔怔地打算开门,脑子却突然一个激灵,他猛地缩回了手,继而迅速打开灯,转身就向身后物品堆冲去,他手还在抖,却很快找到两样东西,然后立刻折了回来。

    手中的显微镜疯狂地朝那怪物砸去,直到那玩意儿的脑袋给砸成了浆糊,他才如释重负地泄了气,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那个年轻人被那怪物压在地上,大半个肩膀已经被啃.食了去,露出被血染红了的半截骨.头,虽然有了这番可怕的经历,他却还清醒着,只是已经痛得整个人发懵了,浑身抖个不停,血水和汗水一起不要命似的向外冒着。

    他把显微镜扔到一边,紧张地开始查看那个年轻人的情况,看着那被啃去了半截的肺.部,他咬了咬牙,脱下自己的白色外褂盖在那狰狞的伤口处,喷涌的鲜血一下子将那白色衣服浸染成红色,他喉咙发紧,声音干涩地安慰着:

    “你一定不要昏过去,会好的,你会没事的……”

    他转身跑进仓库,捧回来一大包的止痛剂和止血药,扯开包装便一股脑儿地给那已经只剩半口气的人注射进去。

    但那伤口依旧血流不止着,感受到手下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变凉,他手上的动作愈加迅速。

    “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直到手中最后一只止痛剂被用完,他崩溃地握拳捶向地面,即使手被砸得皮开肉绽也无所察觉。

    干涩的眼眶有了湿润的感觉,他将视线转向那人的脸,模糊的视线却让他没能看清地上的人的异样变化。

    原本温暖的手此时已经变得僵硬冰冷,他握住那双带了点硬茧的手,拽得紧紧地不愿放开,试图用自己的体温让那双已经失去温度的手回温。

    年轻小伙子被派到这里来工作,他懵懵懂懂冒冒咧咧的,自己顺手帮了个忙,便被男孩用崇敬的目光注视了。

    “叔……我可以叫你叔吗?你看起来和我父亲一般年龄呢。”

    “叔,这里面的人都好厉害啊。叔也很厉害!”

    “叔,我没事,确实是我没能做好,我心甘情愿受罚。”

    “叔!我被派去博士那里帮忙了!啊啊啊开心死了!”

    昔日为数不多的对话此时却清晰地涌了出来,他咬着牙,泪水便涌了出来。

    他猛地起身,朝着地上那死.尸走去,双目通红憎恶至极地看着那滩丑陋恶心的玩意儿,手中残破的显微镜台被高高举起,重重地砸向那已经死透的尸体。

    “这他\'妈是什么鬼东西?!啊?!”

    肉\'浆和脑\'液四溅,星星点点地落在他内衬的白色衣服上,看着格外狼狈。

    他猛地乱砸了一通,手中的显微镜被砸得变了形,终于不堪重负地散了架,他的手一松,便框框当当地落了一地。

    他蹲着,抱头痛哭起来。

    恐惧,悲痛,迷茫,无措,一切复杂交糅的情绪一下子被一种有形的方式倾泄出来,他崩溃地哭了一会儿后,用衣袖擦了擦满脸的鼻涕泪水,脚蹲得有些麻了,他便扶着墙慢慢站了起来。

    发泄出来后,他渐渐冷静下来。

    得把尸体带走。

    否则被其他研究人员看到,肯定会被拿去解.剖研究的。

    他慢慢移到那人身边蹲下,手刚触及到他的肩膀,便惊异地发现他的身体居然动了一下。

    “你……”好了?

    刚张开口,声音便被扼住在喉间,他有些迷茫地看着突然扑上来的人,喉间慢慢地泛起一股热流,有什么东西在向外流,他抬手摸了一下,触目便是醒目的鲜红色,他这时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撕裂的疼痛从颈间传来。

    眼前面目青紫,咀嚼吞噬着他的血肉的,显然便是那刚刚死去的年轻人,他恍惚了一下,只觉得他如今这副模样,与袭击他们的那个怪物有几分相似。

    明明已经变成了尸体,却能行走自如,而且力气倍增,体表温度变高。他被摁倒在地后,竟走了下神。

    在右臂被啃食着的时候,他拔出插在腰带的尖刀,动作有些生涩地将刀捅入已经变成怪物的年轻人的脑中,因左手的动作做起来不熟练,他这一下似乎没能击中要害,便又费了把劲把刀拔了出来,深深地插入另一个位置。

    待伏在自己身上的尸体彻底没了动静,他才呼出一口长气,将尸体推开一点,把那沾着血液脑浆的刀子送到自己心脏里去。

    口中喘着重重的粗气,他费力地扯出一个笑来——

    这条烂命,结束在自己手里,也不算亏。

    待血液都静止下来后,狭小的走道,便彻底安静下来。

    只许久后,一个身体晃晃悠悠地站起,无所察觉地踩着脚下的尸体,走了出去。

 

能把我的肠子放好吗: 2.第02章 来临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