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年下攻了解一下 > 1.[1]
年下攻了解一下  作者:酒小熹
    晚风清凉,从东向西贯穿整座大桥,季未央坐在桥边眼神忽明忽暗,任风肆意撩拨乌黑的长发,2019,这年她34岁,直到今天她才彻底想明白一件事情,如果时光可以重来,她恐怕会做另一种选择。

    时间流转到2000年,这年她刚满十五岁,读初三,正是花季少女的美好年华,85年生人,家在霜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市,此霜非雪霜,而是霜叶红于二月花的霜,霜城以满城的红枫叶而闻名,顾名思义又有别名为枫叶之城。

    这儿的人安居乐业悠然自得,季未央也身处在一个和谐安定幸福的家庭中,父亲是霜城最大企业的高管,母亲是中学教师,她还有两个伯伯,和父亲是亲兄弟,父亲排行老三,大伯二伯皆育有一个子女,分别是季未央的堂哥还有堂姐,当然为了响应计划生育的号召,他们这一代人大多是独生子女。

    正值初秋,一个放学的夜晚,学生们成群结伴从学校涌出,季未央背着书包走在路上,同行的还有她的好闺蜜兼同学赵思思,这时候一辆消防车从旁而过,呜呜的声音十分惹人注意,紧接着还有救护车,警车的汽笛声。

    路上有不少人驻足观看,季未央的视线随之延伸而去,嘴里喃喃道,“这是怎么了?”

    “不知道,哪里出事了吧。”赵思思不走心道。

    “未央!”身后传来一道爽朗的男声,有人伸手拍了下季未央的肩,回头看去,是张晓天,她的青梅竹马,从小一块长大,一块上学,住同一栋楼,上同一所学校。

    赵思思抿抿嘴,“得嘞,你的护花使者到了,我先告退了!”说完嬉笑着拱手跑开。

    “唉,赵思思!”季未央撇嘴,扭头看他,“你今天不是没上课吗,怎么来学校了。”

    张晓天笑得一如既往阳光灿烂,露出一口大白牙,“这么晚放学,怕你一个人走路不安全!”

    季未央懒得跟他贫嘴,随口问,“你知道刚刚是什么情况吗,消防车警车都出动了。”

    张晓天屁颠屁颠跟在她身边走着,“哦,是这样的,我来时候听我一住在城南的哥们说了,好像是一家被放了大火。”

    季未央惊诧的抬头,“真的假的,谁放的火?”

    张晓天摇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听说烧的还是别墅区,咱们霜城最贵的地段,一栋房子都烧着了,啧啧。”

    季未央听后低着头边走边陷入思考中,这时候一只手突然伸到她的书包肩带上,“重不重啊,我给你背吧。”

    “去去去。”季未央毫不犹豫打掉他的手,“我有那么柔弱吗,书包都背不起了怎么应付中考体育。”

    张晓天哆嗦着收回手来,“你看你,我这不是关心你嘛,女孩子干嘛那么要强,女孩子难道不应该让我们男孩子宠嘛。”

    “切~”季未央对他的这番言论嗤之以鼻,不敢苟同。

    一路步行到家,季未央家住在一单元三楼,张晓天家在二单元,可每次这小子都非得将她亲自送到家门口,季未央的母亲魏淑芬从里面打开门来,笑着相迎,“晓天又送我们未央回来啦。”

    “伯母好!”张晓天殷勤地打着招呼。

    季未央抬脚走进去,顺手就要关门,浑身疲惫,只对门口的张晓天说了一句,“你呀,也赶紧回去休息吧。”

    “唉,未央……”张晓天话未脱出口,大门已经从里面合上,他无奈只好转头往楼下走。

    魏淑芬主动伸手接过季未央脱下来的书包,“给你煲了汤,喝点暖暖身子。”

    季未央在玄关换上鞋子后走进客厅里,一眼望去十分清净,便随口问了句,“我爸呢?”

    魏淑芬把书包拎进了季未央屋里,出来时说,“你爸他晚上临时有事出去了。”

    餐桌上是刚刚盛出来冒着腾腾热气的排骨玉米汤,季未央趴在桌前喝了几口汤便开始啃玉米吃,魏淑芬来到她对面坐下,郑重其事地说一件事,“你和晓天不会早恋了吧?”

    季未央惊讶地抬头,“怎么可能,妈,你想到哪儿去了,我跟张晓天八竿子打不着一起去的人,我俩就是从小长大玩得好而已。”

    “那就好那就好,现在是专心学习的时候,明年你就要中考了,耽误不得。”

    “哎呀妈,我知道,你放心吧,就算我要早恋,对象那也不可能是张晓天。”季未央滑稽一笑。

    吓得魏淑芬立马当了真,正准备苦口婆心给她讲述一番道理,季未央连忙打住,“妈,我跟您开玩笑的,今天的汤真不错。”说完又埋头下去喝了一大口。

    魏淑芬这才喜笑颜开,“好喝就多喝点,厨房锅里还有。”

    “对了,我爸这么晚出去做什么了,是公司有什么事吗?”季未央好奇问。

    “那要等你爸回来问问才知道了,应该不是公司的事情。”魏淑芬说。

    喝完汤季未央便回了房,这天晚上她做作业到深夜,听到他爸开门回来的声音时已经是很晚,不便打扰也就没出去,不过她隔着门倒是听到了爸和妈吵架的声音,两个人争得面红耳赤,记忆中一向温顺和蔼的母亲和父亲过着相敬如宾的生活,她长这么大就没见他们这么大吵过,季未央很想出去劝架,但又不知道怎么做。

    第二天出门时,季未央看到了母亲哭红的眼睛,她询问是什么事情,可她不愿意说。

    日子就这样过了几天,季未央几乎都快忘了这事,直到一天周五的下午,父亲忽然领了一个姑娘回家,她差点以为走错了门。

    “未央,给你介绍下,顾荷。”季表华拍拍小姑娘的肩介绍说,“这是你未央姐姐。”

    小姑娘盯着她看,也不说话,几乎是面无表情。

    季未央的心里写满问号,支支吾吾开口问,“爸,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是这样的,以后她就住在咱家了,跟你同一所学校不过是在小学部,以后作为大姐姐要多多关照下听见没?”

    季未央又将目光转向那个小姑娘身上,单眼皮,皮肤算不上白,身形瘦瘦的,目光空洞无神。

    见她杵在那不动,威严的季父又发话了,“未央!”

    收到指令后,季未央连忙走到女孩的跟前,两个人的身高相差一大截,她只好蹲下来仰视对方说话,“你好,我叫季未央,今年15岁上初三,你多大了呀?”

    她自认为语气超温柔,超有耐心,可对方鸟都不鸟她,仰起头去看季未央的父亲,用十分冷静成熟的口吻问,“我现在可以回我的房间了吗?”

    季表华正准备说什么,小姑娘已经自己径直朝她家的客房走去,顺带关上了房门,留下客厅这对父女俩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季未央咬咬舌,“这丫头也太拽了吧,爸,她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要住在我们家里。”

    季表华深深地叹了口气,忽然眼眶有些泛红,“她是个可怜的孩子,刚刚在一场大火里失去双亲,情绪不稳定也是正常的,以后你多多照顾她开导她。”

    “是挺可怜的没错,可是我还是想不明白,这跟我们家有什么关系啊?”季未央言语中透着不耐,一想到家里多了个这么难相处的人,就有点头大。

    季表华面目严肃起来,“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就不要多过问,你只管照我说的话做。”

    “知道了。”

    季表华理了理领带,“我还要回公司一趟,你们俩好好相处。”

    “唉,爸,我妈什么时候回来?”季未央问。

    季表华已经走到了玄关,“你妈今天有晚自习,应该会晚点,你记得给小荷做吃的。”

    “等等,爸,她叫什么来着?”季未央又追问。

    “姓顾,单名一个字,荷花的荷。”说完急匆匆出了门。

    砰的关门声过后,季未央愣在客厅里几秒钟,烦恼的挠挠头,她也不会做饭啊,还是吃泡面吧。

    煮了两袋方便面,满满一大锅,香气四溢,季未央盛了满满两碗,端起一碗来朝客房走去,空出一只手来敲敲门。

    没反应。

    又敲了敲,手僵持在半空中时,门突然从里面打开来。

    冒出小姑娘清冷的一张面孔,浑身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她虽一字未说,季未央却从她的眼神里读出了深意,似乎是在问她有事吗?

    季未央何时被小丫头片子震慑到过,加紧鼓足底气道,“呐,晚饭,泡面,我也不会做别的。”

    顾荷伸出一只手来接过了季未央手中滚烫的面碗,季未央刚想说要用两只手端,太烫了,结果人家回头就关上了房门。

    行吧,小姑娘还挺有力气。

    吃了闭门羹的季未央转头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跟一个小妹妹过意不去,更何况她那么可怜刚刚失去了父母不是,她要学会宽容以待。

    回到餐桌上时,季未央才后知后觉自己没给人拿筷子,又匆忙地拿起一双筷子送过去,深呼吸一次再次敲响了那扇门。

 

年下攻了解一下: 1.[1]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