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朦胧。

    顾诀望了望天上的圆月,他笑的甚是温柔,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可惜今日是十四,不能看见公孙大娘的剑舞了。

    天淅淅沥沥的下着毛毛雨,落在青石板铺成的地面上绽开一朵朵水花,顾诀一个人漫步在雨中,没有打伞,百无聊赖的在那细雨中闲逛,至于云若那丫头早跑去买董记的桃花酥了。

    雨总会让人多愁善感,一个人漫步在雨夜中,孤独感会更盛,而西门吹雪却偏偏是在这一个契机里出现的。

    漫漫雨夜中,远处静立着一个人影,白衣,白伞,黑发,身形修长挺拔,撑着的白绸伞上绘着几笔江南烟雨。

    淡漠的人踏雨而来,将伞撑在了你的头顶,此时此刻谁人能不动容?

    顾诀墨色的眼底蕴着似有似无的浅淡笑意,不似他贵公子般矜贵自负的笑,也不似他或温柔或讽刺或开怀大笑时那么明显的笑,这笑很浅,像是不经意勾起的一抹弧度,但这却是顾诀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

    他揶揄的看向西门吹雪:“不知西门庄主怎的来了这五羊城。”

    西门吹雪蹙了下眉,很快又舒展开,冷峻的面部线条在这濛濛细雨中,竟柔和了不少。

    他淡淡道:“你不是去平南王府了吗?”

    顾诀身上向来没有一丝褶皱的雪白衣袍已被雨水打湿,但他却不显丝毫的狼狈,刻在骨子里的傲气尊贵,让他哪怕衣发半湿,也仍优雅华贵。

    顾诀一脸往事不堪回首的苦涩模样,让西门吹雪也不禁好奇了起来,是什么事能让这个人露出这个表情。

    “不过话说西门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哩!倒先问起我来了,你为何会来五羊城。”

    “杀一个人。”

    “杀人?”顾诀抬了抬眉,他知道西门吹雪将杀人当作一件十分神圣的事,他一年会出来四次杀恶贯满盈的人,每次杀人前都要斋戒三日,熏香沐浴。

    西门吹雪对人的性命,看得不重,无论是别人的性命,还是他自己的,都完全一样。

    顾诀有些失笑,西门吹雪杀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他反问什么?

    顾诀又继续问道:“杀完了?”

    “嗯。”西门吹雪淡淡回道。

    顾诀:“……”

    莫名有点冷场,但这并不影响顾诀的好心情,他又扬起了笑容:“饿吗?一起去吃夜宵如何?”

    西门吹雪目光疏淡,就在顾诀都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冰冷的声音却应了声:“好。”

    顾诀唇角的笑意更浓。

    然而一个少女的出现打破了两人之间良好的气氛,一袭淡紫色长裙的少女打着一把天青色的雨伞,迈着莲步而来,清灵而又绝尘,她就像飘然降落在这尘世的九天仙女。

    少女淡雅脱俗,恍惚间还真如同仙子,可她一双洁白如玉的手还在往嘴里塞着桃花酥,吃得两边腮帮子鼓鼓的,倒是多了几分这个年纪少女该有的可爱,又让她不再那么的遥不可及,就像是染上了两分尘气的仙子。

    云若看见顾诀时眼睛亮了亮,小跑了过来,往顾诀嘴里也塞了一个桃花酥,清眸中满是亮闪闪的光:“好吃吧!这可是董记老板特意给我做的。”一时间仙子气场全无,不过却多了点少女的娇憨。

    顾诀一脸嫌弃道:“太甜了,还有什么是特意给你做的,你怕是把刀架在别人脖子上,让人半夜起来给你做的还差不多。”

    顾诀对少女的态度太熟稔自然了,就连西门吹雪这样冷漠的人也不由多看了两眼这个让顾诀特殊对待的人。

    云若撇了撇嘴,越过西门吹雪时也打量了一眼这个清寒的白衣剑客,见不是叶孤城后有点小失望,不过她还是保持着迷之微笑,感觉他们两个站一起也很配呢。

    她轻轻笑了一下,甚是娇美:“麻烦公子了。”云若看起来有些不靠谱,但她正经起来还是极具有欺骗性的。

    她手上的动作也不慢,在她说完话的下一秒,她就轻轻转动了一下伞,将自己的伞打在了顾诀和她的头顶。

    云若本无需如此,但与人共撑一伞这么亲密的事,顾诀是向来不喜与人一起的,两人相识十余年,共撑一伞都是少有,作为一个国民好徒弟她当然要多体谅体谅,再顺便满足一下自家师父的小毛病。虽然她是很想看师父与小哥哥共打一把伞。

    她十分熟练自然的把手挽到了顾诀的手臂上,且不忘往嘴里塞桃花酥,吃的腮帮子鼓鼓的,竟还能不失优雅,也是奇葩了。

    感觉到身旁少女传来的体温与淡淡的兰花清香,顾诀的嘴抽了抽,为两人介绍道:“西门庄主,这是云若。”根本不想说这二货是我徒弟。

    云若清灵的脸上满是淡雅的笑容,她轻轻笑了一下,对着西门吹雪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顾诀又对着西门吹雪扬了扬下巴,向云若介绍道:“我朋友西门吹雪。”

    云若先是一愣,然后默默的收起了笑意,板着脸,略有些不善的盯着西门吹雪:“你就是与天外飞仙叶孤城齐名的西门吹雪?”

    云若默默把眼前的小哥哥拉入了黑名单,小哥哥再帅再好也是不能和男神相比的。

    每个人在看完一本小说后,都会有自己偏爱的角色,云若就刚好很喜欢天人之姿的天外飞仙叶孤城,叶孤城或许真的不如西门吹雪来的纯粹,但她就是很喜欢,这种喜欢无关情爱,只是单纯的欣赏。同样对于杀死叶孤城的西门吹雪,她也就无意识的带上了点敌意。

    西门吹雪不答,身上散发着隐隐寒气。

    云若无疑是个美人,再观其步伐轻盈,踏雨无声,是个武功不错的少女,十几岁的年纪,可能比许多苦练几十年的人都武功高强。

    可西门吹雪不是一个不喑世事的人,少女对他明显的敌意,他怎会感觉不到,人既不喜我,我又何必喜人。

    查觉到云若对西门吹雪的敌意,顾诀没好气的轻敲了一下云若的头:“别闹,这是我朋友。”

    云若撇了撇嘴:“与我何干?”

    其实云若已经没有刚刚听到名字时对西门吹雪的仇视了,毕竟作为一个颜控的精分,一旦收起对西门吹雪这个名字的偏见,她就觉得西门吹雪其实也挺不错的,又是一对活cp,不过她还是更喜欢顾叶。对于杀死叶城主的人该敌对的,还是要敌对。

    顾诀露出一个宠溺的微笑:“乖,听话。”

    云若冷漠脸。

    与顾诀对视十秒后。

    “好好好,怕了你还不成。”

    云若显然是不想和原著中日后会杀了叶孤城的西门吹雪同路的,分给自家亲亲师父一份桃花酥后就自行先回客栈了。

    少了云若那丫头,顾诀明显的轻松了不少,一个是他徒弟一个是他朋友,两个人打起来顾诀是真的不知道应该帮哪个好。不过他八成哪个都不会帮,而是在站在一旁看戏。

    “你们关系很好?”西门吹雪突然道。

    他的声音很平静,平静的让顾诀听不出他的意思。

    顾诀突然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上心头,再想想云若的性子虽有点现代女孩子的跳脱,时不时还要精分一下,但胜在外表极具欺骗性,气质又空灵出尘,与剑神西门吹雪站在一起竟也出奇的般配,论武功相貌云若自然是样样都胜过孙秀青。

    剑神从不关心外人,如今特意问他徒弟,莫非西门吹雪是看上他家坑货徒弟了,虽然有点不可能,但要是真眼瞎看上了,那我是同意他们在一起呢?还是同意呢?

    顾诀尽管心中百转千回,面上却从容笑道:“我与她相识十余年,亦师亦友,关系自然是好的,且她还天真烂漫,活泼可爱,善解人意,贤良淑德。”

    顾诀回忆了一下刚刚说的几个形容词,莫名感觉良心有点痛,他说的真是那个精分起来恨不得日天日地日空气的云若吗?

    西门吹雪嗯了一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顾诀摸了摸鼻子,虽然与西门吹雪相处了两个多月,但他还是没有学会如何和冰山长时间的交流,讨论武学,还是算了吧!他更擅长于怎么在最短的时间里杀人,且西门吹雪不想说话的时候,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

    ……

    西门吹雪周身气息冰寒,险些能冻死人。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顾诀会不靠谱的带他来青楼。

    西门吹雪不是没有去过青楼,他也曾见过许多的名妓,纵使她们再年轻漂亮,他也是碰也不碰,他的心中只有他的剑。他不介意去青楼,却不喜欢不干净的青楼,更不喜欢顾诀那略带调侃的目光。

    顾诀脸上挂着讪讪的笑,他表示他也很无辜耶,这三更半夜的,想吃好东西当然只有来这些非正常场所了。

    两人站在青楼外半响,顾诀终是碍于西门吹雪的淫威,没有把他拐到青楼去。

    最后无奈,两人走走停停,终于找到了一家还未收摊的馄饨摊。

    七、八个馄饨,上面浮着一层薄薄的红油,撒了一把葱花,红红绿绿的让人很有胃口,顾诀以一种飞快却又不失优雅的动作把那七、八个馄饨吃下了肚,他这大半夜才赶到五羊城,早就饿了。

    顾诀抬眸看向西门吹雪,而西门吹雪久久凝视着那碗馄饨,才堪堪吃下一个,就不再动筷了,顾诀觉得挺有意思的,他一手支着头,对着西门吹雪笑了笑,笑得莫名其妙。

    这种小摊贩卖的东西的确不怎么干净,西门吹雪在外面吃东西向来是更乐意吃白水煮鸡蛋的。

    他明知故问道:“吃不惯?”

    西门吹雪摇了摇头,冷声道:“吃过了。”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不饿。”他来本就只是做一个陪客。

    “不饿?”顾诀似想到了什么,眼睛亮了亮,他抚了抚他白衣上并不存在的褶皱亦或者尘埃,问道,“西门可饮酒?”

 

给我一个跳脱的理由[综武侠]: 8.第八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