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玄幻小说 > [综]云守秘书守则 > 9.Chapter 09
[综]云守秘书守则  作者:十三°
    Chapter 09

    ……

    日本,涉谷。

    拿着极道少女下场演唱会的握手位置门票几张从犬金组基地出来,萤抽了抽嘴角,实在恨不得把刚才自己知道的真相从脑海里抹去。

    毕竟这谁要去啊,谁要看女/体和大叔灵魂的Live啊?

    萤抽了抽眉头,正苦苦思考着该怎么写报告,她的手机,竟忽而传来了短讯铃声。

    嗯?是来自保镖兼职网Guardia的任务委托?

    少女垂眸研究。

    [任务类别:B]

    委托人:赤司财团

    任务地点:中国上海

    委托要求:三天两夜投标活动、会议

    附加资料:……

    欸,任务就算了,居然还是来自赤司的召唤?!

    上一遍天童园的宴会,她被云雀当场打爆狗头带走的景象……难道还未把他劝退吗?

    话说回来她也还没跟赤司答谢啊!毕竟上一遍的委托他回去竟然没有给她负评,也是相当厚道的了,否则她的信誉评价降低,下次就接不到好的兼职了。

    萤摸了摸后脑勺点开委托,比对着自己的日程,又发现这个三天两夜的随行任务……居然恰好卡在周五六日的日子。

    那段时间少爷也刚好要飞意大利,她在这周五请假一天的话,应该能够无伤兼职!

    哦买噶赤司财团真是……太棒太体贴了!

    按下[任务确认]传送,被犬金组伤害的萤的小心脏又因得到兼职而开朗了起来。

    ……

    如是者,在萤于两天内把《涉谷黑道犬金组全面调查报告》赶出来、满脸笑容地给少爷送机之后,很快就到了她到了执行保镖任务的当天了。

    这一天,萤按照着Guardia这个中介APP上的指示在中午到达赤司财团的工作大楼集合,而在倾听秘书解释的赤司父子接下来三天粗略的行程安排之后,她就连同其他五个被聘来的保镖一同出发到机场去了。

    而根据赤司财团秘书的讲解,这一回赤司征十郎与他的老爹赤司征臣前往中国上海的行程,主要都是为了竞投一个在上海的商业用地皮——而除此之外,行程上他们还参与两个商业合作会议,整体来说行程还是相当紧密的。

    然后,在三天两夜的行程内,因为之前赤司财团的竞争对手也会出席,考虑到他们也有机会是之前发恐吓信的人,所以稳重起见,在那样陌生的国度里,赤司征臣和赤司征十郎也认为应该多聘请一点保镖陪同出席。

    所以她就被cue到了。

    穿着西装的萤眨巴眼睛望着赤司(小)的后脑勺,心中不自觉地感叹——

    真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么短时间内,又接到了保护同一个人的任务。

    他看起来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啊,还是一头显眼的赤发与一身优雅的西装。

    想到之后或许也还会有各种合作,对方上一遍也很厚道,她就微笑着礼貌地靠近他,跟他搭话:“……对了赤司先生,我为上次的情况感到抱歉。没想到发生了上次的事情,你这回还会让我参与任务。”

    “你指的是你中途离开了的事情?”办理好登机手续的赤司回眸看向萤,一双赤红的瞳眸温润平和,相较两个人第一次的见面,赤司对萤的耐性明显多出很多了:“那不碍事,是因为你办事很妥帖才特地选择你的。”

    “谢谢你的赏识,我这次也肯定会努力的。”

    萤一双碧绿耿直认真。

    “好,我会好好期待的。”赤司目光灼热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女。

    虽然他是打着保镖的名号把她聘请过来,实际上心中对于那天宴会上忽然出现的商业竞争对手“云雀恭弥”,赤司也是有点在意的。

    没想到面前的保镖背后居然正为云雀工作,正打算就着“云雀恭弥”的事情跟她多谈几句,另一边的赤司征臣就喊起他的名字了——

    于是赤司与萤的对话蓦然中断,他怔了怔,也只好礼貌地笑着走开。

    话题保留,反正之后应该还有机会让他从少女身上得到答案。

    ……

    于是,乘坐着约五小时的飞机,一行多人就来到了中国上海。

    投标的活动在翌日开始,所以一行人是先到附近的星级酒店住下了。至于萤,也和另外一个叫作Yuka的女保镖分到了一间双人房。而虽然只是兼职,她们四舍五入也是个同行了,所以晚上洗澡之后,两个女性少不免就是要聊一会天的。

    “唯,刚才看你在机场跟小赤司先生说话了,你和他之前认识吗?”

    “唔,一周之前刚好被APP配对当他的女保镖了,这是第二次合作吧。”

    “真的?真好啊。”Yuka眨巴眼睛,又捧着脸颊说:“我偶尔也会幻想一下…保镖与雇主之间禁断的爱情啊。像是赤司先生这种长得帅气又年轻的就更吸引了。”

    “……唔,我对小赤司先生倒是没什么感觉。”

    萤擦着头发,脑海里回想了下那表面上文质彬彬、礼貌谦让,实际上却是聪明绝顶的赤司,因为实在无法把这个人从“高深莫测”的形象中开脱,就无论如何都建立不起对他的遐想与亲切感了。

    就算年龄相仿也罢,赤司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她感觉不错的雇主吧。

    别的事情她是NG的。

    这样一想,觉得这个讨论有点沉闷的萤又相当不赏面地打了个呵欠,于是想起来明天还要起得相当早的Yuka也不再挑起新的话题匣子了,干脆关了灯就让萤快快睡下。

    如是者,双眼一闭一睁,就到了第二天。

    ……投标会正式开始的日子。

    而根据这个早上秘书的分工,今天聘过来的六个保镖,将会分成两组分别保护赤司征臣与赤司征十郎。

    关于分开的原因……则是因为赤司征臣早上会与赤司征十郎分道扬镳参与一个和投标会同时举行的商业合作会议,由赤司征十郎全盘负责投标会的事情……直至到了行程的第三天,父子两才会一起出席第二个商业合作会议。

    然后,在这样的安排下,萤是被分配到赤司征臣组的。而虽然这个发展与她最初料想的不一样,但她作为一个专业的保镖,对这个安排是没什么意见的——保护老男人不就和男人一样呗?反正她就是很强。所以就头也不回地跟着那个面瘫赤司征臣参与会议了。

    而一大早上过去,萤又发现赤司征臣这边的行程还是相当顺遂的。

    毕竟在轿车前往合作公司的大楼时,萤除了觉得赤司的老爹表情有点太绷紧严肃让人窒息之外,除此之外就没什么缺点了。

    当这个关于海外合作的会议商谈成功、同时收到来自赤司那边的讯息,知道赤司少爷已经拿下了他们理想中的地皮时,赤司征臣的眼神甚至流露出一丝傲气。

    就一个和她印象中的“大老板”没什么差异的男人。

    “赤司大人,请问我们是按照原定行程到合作伙伴的百货公司视察吗?”

    “是,现在就启程。”

    穿着笔挺西装,年过五十却不显一点老态,甚至意气风发的赤司征臣语气笃定地说着。而身为保镖的萤在后方听见,也是有了足够心理准备,接下来她的职责怕不是保护这个老男人逛商场了。

    想来这才是保镖工作中难度系数更高的任务。毕竟到这种守卫森严的公司来开会,本来周遭都是有保安了,保镖的存在倒是有点多余。只是走到会有一般人路过的公众地方嘛……未知数就多了去了。

    只是,萤也没想到,就仅在他们乘坐着专门的轿车前往指定的数家百货公司时,一个威胁恐吓的电话,就见缝插针地打到赤司集团的秘书手上了。

    内容具体来说就是……赤司集团的少爷已经被绑架,而假若赤司征臣不马上同意把刚才投标所得的地皮无条件交出的话,他们就会对被绑的赤司征十郎施加暴力。

    同时,这一通电话打来的同时,他们的集团也收到了一封匿名电邮。

    里头俨然就是三个保镖都已经被打致重伤的画面,理所当然,昨天还嚷着保镖与雇主的禁断恋情很棒的Yuka,也在照片当中。

    当然也包括那个留着一头赤发,貌似已经被揍晕过去的少年。

    这么突如其来看见血腥的照片,就是身经百战的财团秘书先生也是禁不住双手发抖。

    “赤司大人,这下应该怎么办?少爷他……”

    “……冷静!给我闭嘴!”

    赤司征臣严肃的声音打断了秘书先生,本坐在轿车里头的他垂眸望了眼电邮上赤司征十郎被绑起来的画面,心中一阵烦躁。

    他们集团最近的确是被人用不同的手段恐吓,但他这次也已经破天荒地聘用了六个保镖……没想到征十郎这样也会出事。

    他早就约莫估计出来了,骚扰他们的人是他从前的商业仇家,但他以为他们下手的对象最少应该是他,而不是他的儿子。

    “赤司大人,绑匪的要求是无条件把地皮释出,我们……”

    “不可能。”

    赤司征臣暗红的眼眸严肃得过分,那张直至刚才为止都被萤觉得面瘫的脸,此刻又多了几分愠怒,这都让她感到有些神奇了,这到底是心灵有多强大的男人,在听见儿子被绑的消息之后,还能说出绝对不妥协之类的话来?

    “可是……”

    “假若答应了绑匪的请求,只会没完没了。”

    赤司征臣觉得这可不是单纯的劫财,行动上渗入了一定程度的报复心态。

    他拧起眉头认真地望着自己儿子在相片当中狼狈的模样与那三个完全失去行动能力的保镖,又急躁得收紧了力度,捏着椅柄的手指腹与骨节边沿用力得泛白。

    他虽然相信儿子的智商与能力,但也很清楚,那个孩子就算再能干,也不可能独自面对过度的暴力与心狠手辣的绑匪,他必须救他,不能让他再有个三长两短。

    毕竟他可是赤司家重要的继承人。

    面对赤司家被羞辱的这种情况,他绝不姑息。

    于是,赤司征臣又用一双凌厉的眸看向秘书,张口命令。

    “从Guardia请来的保镖真都是些没用的货色。你姑且先给我报警,接下来再帮我找来用得上的人,救出征十郎,快!”

    “是、是的!”

    秘书在轿车停下之后又打开手提电脑飞快地开始工作和进行情报搜集,报警和聘请“专家”的工作并行,加上担心少爷的心情,都叫他脸色发青了。

    而刚才被骂了一遍没用的货色的萤在旁边打量着赤司征臣,思考了数秒,终于又在这个胶着的气氛下开口。

    “……那个,大赤司先生。”

    而那边还在烦躁的男人挑起眉来,满脸的严肃对上少女一双澄澈的眸,又语气冷漠地询问:“你想说什么?回去后我肯定会对你所属的保镖公司追究到底,也再也不会录用你们公司的保镖,保留一切法律的……”

    “……嗯,那种事情可以之后再说。”

    萤毫不犹豫地打断了赤司征臣,她的这个表现无疑是为本就处于愤怒状态的赤司征臣火上浇油。

    但也抢在赤司征臣开口教育她之前,萤就抢话了:“抱歉,其实是这样的。我认为大赤司先生可以把我派遣出去将小赤司先生救出来,我拥有绝对能把小赤司先生救出来的自信。”

    赤司征臣不由得怔了怔。

    “……只是,这个做法也有一定的风险,那就是您身边的护卫数目将会减少,而我公司方绝对没办法在短时间内给您派来新的人手,有机会增加您曝光于危险中的机会……所以您或许需要在考虑新行动命令时加入这项考虑。”

    她碧绿的瞳眸垂下来,双手别在身后,说话时句句都带着敬语。

    但姿态却绝不懦弱。

    反而,她坚定得叫不易轻信于人的赤司征臣,也在这种荒谬的状态下对她的所谓“绝对自信”报以几分正面期待。

    ……

 

[综]云守秘书守则: 9.Chapter 09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