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玄幻小说 > [综]云守秘书守则 > 10.Chapter 10
[综]云守秘书守则  作者:十三°
    Chapter 10

    ……

    中国,上海。

    得到了赤司征臣的允许,萤就顺道拷贝了一份赤司被绑的照片,并且,从轿车下来给她那远在日本横滨的朋友打了一通长途电话。

    “喂,由冴,能帮我分析几张照片吗?我要知道准确地点。”

    “什么?你彭格列又闹出什么事情来了吗?”

    “什么我彭格列,你武装侦探社还不是经常需要拜托我要黑手党资料!”

    萤抽了抽嘴角吐槽了下自家闺蜜的措辞,经由这一通电话,她貌似都听见她的好友所在的“武装侦探社”大概又在举办韩剧放映会了,背景正在买股感情线的侦探社社员争吵声不断。

    “……还真是悠闲啊你。”

    想到这里,跑得汗流侠背的萤又不自觉的用带着怨恨的声线感叹。

    明明在她的朋友前往日本横滨之前,她是意大利劳模一般的情报贩,是受各个黑手党争相挖角的独立情报员,她最后到底是怎么栽在横滨那个异能力组织里头的呢?貌似还要天天协助政府怼穿地方黑手党,真是一个叫她满脸懵逼的发展了。

    但她本人居然还那么的乐在其中。

    想来是在横滨认识了不少奇葩吧,不然她一个奇葩也不会过得那么快乐。

    “行,我已经联络上专门分析图像的专家了哦,萤你等个十分钟我大概就会给你发去结果了。”

    “嗯,拜托了。”

    “啊话说…照片上的人,难道说是赤司财团的大少爷?萤你又接这种保镖任务了啊。”

    “是啊,所以我给你发的消息你必须谨慎处理。”

    “那是自然的。”

    三岛由冴的话末语调微微上扬,不用面对面,萤约莫就能猜度出那个腹黑少女是如何在电话另外一端眉眼弯弯地笑了。

    而萤眨巴眼睛,又在等候期间垂眸看了眼自己手上拷贝出来的…赤司被绑的照片。

    ……说实话还真是不忍心啊。

    虽然她和赤司也就接触过一遍,但光是上一遍天童园的聚会,她就能从赤司征十郎的举手投足间看得出他是一个自尊心很高的人,而从他的谈吐措辞与办事效率,她也很清楚这个人的人生中应该甚少与“狼狈”这个词搭上边。

    这回却被人直接绑起来放在破旧的房间内,不论是那头耀眼的赤发还是白皙的脸颊都染上了灰尘,尤其是那身修裁得体、烫得一丝不苟的昂贵白色衬衣,此刻都看不出本来的形状了。

    她若是赤司的话,此刻肯定会相当愤怒的吧。

    萤想了下赤司昨日在机场时温和地赞赏她办事有力的画面,碧绿的瞳眸有了一瞬的怔忡。

    “由冴,刚才你说我还得等多久来着?”

    “唔,只剩下八分钟了吧。”

    “改成三分钟哦。”

    “什么?!”

    ……

    在萤强硬的要求下,虽然做不到三分钟,情报贩三岛由冴还是在五分钟内把资料送到萤的手上了。根据情报分析与各种考虑,她基本已经锁定了一个距离投标会场颇为顺路却也有一定距离的地点,那是一个二线工厂区域、平常除了工厂员工基本不会有人经过,所以,萤也没把租来的车子驾驶到太深入的地方,以免打草惊蛇。

    把车子停泊在某处,萤仰眸望了眼工厂的上方——从周遭的气温与废气状况看来,附近应该是有一个没有在经营的废弃工厂,而赤司征十郎则很有可能是被关在里面了。

    她眨巴眼睛,又干脆利落地在双手套上她的特制手指虎并动身走到那个闭关工厂的外围,在不意外的情况下瞧见那些正在盯哨的人后,就往地上摸起一块小石子,抬手就直接掷向那些人的后背。

    “卧槽!”

    忽然被一块小石头用不轻的力度击中,被袭击的人脸色有了一阵的扭曲,而他先是条件反射地揉了揉后背,又被那块滚落在地上的石头吸引去了视线。

    那人揉着腰捡起石块,又用中国话低声呢喃:“……谁扔的石头!难道被发现了?”

    而早已把身体藏起来的萤在暗角仔细打量,又注意到那个中国人捡起石头后,又和身边一个日本人在沟通些什么,随后,他们在对讲机里头吩咐了什么,更多的人就开始走到他们的附近,进行戒备起来了。

    八…九……十……十二吗?

    差不多十二个哨兵聚集到这里附近,单是随便一喊就能唤来那么多人手,工厂里头肯定存在更多。

    也不知道会不会惊动到附近的建筑物,那她就速战速决吧。

    萤抬手再一次从地上抓起一把她刚才精心挑选的小石头,在手中抛了抛,就毫不犹豫地扔向那撮人的方向。

    灰色的小石头横空快速掠过,只击中了三四个男人,但那也无妨——

    因为速度更快敏捷的萤已经从暗角处向野兽一般猛地扑了出去,一手揍飞一个人。

    少女银色的身影在歹徒之间穿疏,没一会就已经把人全都搁到了,她相当警惕地把那些人的对讲机摸了出来弄坏之后,也不忘把那十几个人用她随身携带的索绳带给绑起来。

    之后,就是她直捣黄龙的时刻。

    少女最后瞄了眼那些早已昏厥过去的男人,又勾起嘴角猫起腰就爬到工厂二楼的窗户,窜了进去。

    从刚才交手的过程看来,她的对手们实在是太弱了点,那她索性见一个揍一个就好了。

    唯一的顾虑大概也就害怕对方在她发现赤司之前,先一步发现她,透过别的方法把赤司偷运离开就不好了……萤抬手就勒住一个男人的脖颈,把他卡到失去意识之后,又随手抄起一个东西从高处掷下一楼正在巡逻的手下身上。

    她所到之处都是一具具倒下的成年男人的躯体。

    她相当专注地把一层楼的哨兵清理了,很快又摸到了地下室的入口。

    她甚至在刚才摸到了一把枪,要有什么情况她一会儿应该能用。

    ——如是者,相当熟悉战斗技巧的少女又毫不犹豫地突击进去,并且,在下一秒把两个朝着她冲来的男人抬腿踹飞,顺道躲开杀意腾腾的子弹。

    “哦好险……”

    她一双碧绿的瞳眸骨碌碌地打量着地下室的情况,这里布置昏暗无光,加上墙壁的情况,也和她拷贝出来的照片相当接近……而看刚才那些被她搁到的人脸上的着急反应看来,赤司征十郎也就只能在前面了。

    如是者,少女又飞快地在地下走廊处奔跑起来,直至看见最里头的两个房间,其中一个被两个壮汉守着——

    “你,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快停下!”

    两个壮汉对于一个少女能够顺遂到达地下室感到万分惊讶,也是相当明白面前的少女的强度应该不是人类,该是怪物了。

    但他们也明显的没有任何退路,他们既害怕赤司被救走、更害怕少女的靠近,就歇斯底里地从怀里拿出了□□,颤抖着就朝着少女的方向乱开。

    但那种不入流的射击能力俨然是无法对每天都同怪物搏斗的萤构成任何威胁的,只见少女脸色都不变,只用手指虎挡下子弹,下一秒抬腿一蹬就把两个结实的拳头重重地落在壮汉身上。

    直至,她本人就站在地下室的那道石门之前。

    而萤摸了摸守卫身上的口袋,因为钥匙不在他们手上、而她也没什么回去搜索的想法,干脆就点燃了晴属性的指环……

    先是将火焰包覆整只手,下一秒又将身体拉弓,再直接将面前的石门直接敲了个粉碎!

    瞬间,轰隆的一声,厚实的大门就在萤的面前化为弱气的碎石头!

    沙尘扬起了一个半人的高度,而站立着的少女收回拳头,又和那个被绑在地上的赤发少年视线撞上。

    而也或许是没想到把门轰破闯进来的是他老爹的保镖,赤司望着面前娇小漂亮的银发少女,眼神有些怔忡。

    直至那个少女大大方方地走近他,再把那绑在他头上的布条直接解下来,好恢复他说话的能力。

    “你……咳。”被人用布条捂口一整天的赤司有些适应不过来,在恢复的瞬间咳嗽不停。而萤单膝跪在男人的面前,看他还好端端的待在她的面前,又感叹地开口:“太好了,您真的在这。”

    ——这样也不枉费她辛辛苦苦地攻进来。

    少女一双碧绿又耿直的瞳眸注视着赤司,或许是经历过被绑架和打架的场面吧,赤司财团继承人过往再自信孤高的姿态也在此刻显得有些狼狈憔悴。但与之相对,也或许她是来终结他这个漫长又痛苦的被囚经历的人吧,此刻赤司望着萤的眼神,多少有点感动与依赖。

    他的视线无法从那个行动上清爽利落的少女身上移开。

    想要先说出道谢的话,却又在少女用麻利的动作为他松绑之后,率先问了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要回来救我?就你一个人过来,想来是你自行向我的父亲提议的吧。”

    “小赤司先生连这个也能推测出来吗?”

    “不,只是我太了解自己的父亲罢了。”

    赤司摸了摸自己的手腕,上头红肿渗血的痕迹正恰如其分地反映出他刚才受到的是怎样粗暴的对待。

    而萤回眸看他,或许是心血来潮,她又稍微大胆地反问:“那小赤司先生知道大赤司先生在面对您被绑架时的反应吗?”

    “……唔,我想父亲在面对绑匪要求‘无条件释出地皮拥有权’的时候,说了‘绝对不行’吧。”或许是说起了自己那个专权的父亲,赤司刚才那写满疲惫的瞳眸,此刻又多了一些精明与意味深长,却不带一点哀伤。

    “哇,这难道是父子的心灵感应?”

    “让你见笑了。”

    赤司嘴角轻轻一笑,而萤眨巴眼睛,又想起来要回答赤司最初的问题,就维持着单膝跪在赤司面前的姿势询问:“那关于刚才的问题,小赤司先生想听真心话还是场面话?”

    “真心话。”赤司的目光灼热。

    “那好。”萤碧绿的瞳眸掠过了一丝狡黠的笑意,紧接着,她又小心翼翼地靠近赤司,再在他耳边悄咪咪地解释:“……假若你少了一根手指头,说不定Guardia还会扣减我薪金的,要知道我出来兼职不容易,我才不会对你见死不救呢。”

    “……”赤司顿时被这真心得过分的解释弄得有点无奈,但就在他准备结束与少女的对话时,竟就瞧见少女对着他勾起一个颇为爽朗的笑容:“不过您放心,以上只占了70%,剩下30%是我挺善良的。”

    “我为了找出小赤司先生所在的位置可是欠了我朋友一个人情呢,这样我容易吗我。”

    萤碧绿的瞳眸带着笑意,纵然她嘴角弧度很浅,却足以让赤司感觉到她的善意与可爱。

    而在这么一个危机的关头,他背靠着废弃工厂的墙壁,望着面前那个对他直来直往的女保镖,内心竟都是与场景不合的温暖。

    都叫他禁不住会心微笑了。

    ……

 

[综]云守秘书守则: 10.Chapter 10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