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玄幻小说 > [综]云守秘书守则 > 17.Chapter 17
[综]云守秘书守则  作者:十三°
    Chapter 17

    ……

    中午,萤的办公室。

    除却中央那张办公桌上银灰发少女在挥笔疾书,一心多用地处理公务,隔壁新手上路的海带头青年也在小心翼翼地辅助少女。

    “唯川前辈,你认为我们风纪财团这回应该采用那个广告商……”

    “选择Propa.,广告套餐价格定位在五百万日元的那家!”

    萤头也不抬地回答,她早就把广告方案背下来了,之前也调查过各家广告公司的口碑,这个选择少爷肯定满意!

    “唯川前辈,关于风纪财团新收购的商场里头的保安措施……”

    “那个我已经多写一份计划书向少爷申请增配保安人手和监控镜头了,你手上那个报告书可以不看。”

    她居然忘记把那个报告书抽起来了吗?但也不碍事,反正她的申请少爷已经批了,最快一周后那个商场的保安人数就能增加。

    “唯川前辈,这份《有关风纪财团与彭格列守护者发生之打斗事件》的报告里头,要求我们财团给他们赔偿两千万日元……”

    “这份投诉信直接烧掉就行了,我们看不见。”

    想让他们云守部门赔款?没门!

    他们都是孤高的破坏者,哪有人揍人之后还会掏钱包的?他们不掏!

    从来也不掏!

    “唯川前辈,请问这里三十多份文件……”

    “我全都看完了,帮我用我的印章盖印,分别放入便条纸上标记的文件夹,再送去指定部门。”

    幸好把盖章这种没意义的工作留起来了,让海带君一口气完成特别符合效率。

    “唯川前辈,这里手写的……”

    “帮我码成电子版本,发到我邮箱,我晚上要发给客户的……对了,日语就行了。”

    海带君上回帮她写的英语电邮相当不行,先不说意境一塌糊涂,基本文法和拼词也错了,简直惨不忍睹,所以英语邮件还是留给她做好了。

    ……虽然相对地,她的日语也不咋地就对了。

    “唯川前辈,那这个箱子的文件呢?”

    “……我准备甩锅给草壁的。”

    “甩锅?”

    “你有空可以帮我拿过去,自信点塞给他就好了。”

    看那个垃圾草饼经常把那么多的活甩给她!看她甩回去!

    “唯川……”

    “对了,中午都过去了,切原你可以先去吃饭了,可以的话回来帮我买一份三明治,我回来付你。”

    萤头也不抬地打断还想进一步问她问题的切原赤也,看他久久没有动起来的意思,又抬起头来看他:“怎么不去吃饭?”

    而穿着西装的切原赤也满脸委屈地和自己的直属上司对上视线,表情瞬间变得有些委屈,他一手搂着一整箱的文件,又开口:“虽然我是很想去吃饭……但唯川前辈,看着你桌面上堆叠的文件,我实在不忍心啊。”

    毕竟她可是从他今早回来报道开始,就一直工作到现在了。

    一直没停过,实在让人看了就担忧。

    “没事切原,你别看我这样……”萤一双碧绿的眸平静温和:“实际上今天的我,可比之前要有干劲多了。你要是担心,吃饭回来后就好好做。”

    “……好吧!”切原点了下头,又只好有点依依不舍地离开办公室。

    而他不知道的,是当他手捧着那比他那个海带头还高的两栋文件路过各部门的时候,一个留着黑色碎发的丹凤眼男人,又与他擦肩而过。

    只见那个儒雅的男人借由萤办公室外墙的玻璃窗户,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里头那正在拼命工作的少女,数秒之后,才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离去。

    他的脑海里浮现出的,都是昨日她在跳马迪诺隔壁,用坚定的眼神告诉他——她要成为他左膀右臂的意志。

    不知为何,她那个认真的眼神,实在是有点阴魂不散的一直纠缠在他的脑海当中,叫他有点烦躁不耐。

    ……

    晚上七点五十九分。

    当换上和服的云雀恭弥在自己的办公室以悠闲的姿态查阅报告的时候,那个银发的少女就忽而闯进他的办公室内,有些狼狈地跪在他办公室的地板榻榻米上喘息不停。

    而本来在房间内玩耍的小卷和云豆,见了少女,前者是过去鼓励性地舔了下少女的手背,后者则是再一次毫不留情地降落在少女的头顶,同时落井下石:“草食动物,草食动物!”

    “叽叽!”小卷听不太懂云豆的意思,就只是相当可爱地爬到萤的大腿上方,想要讨要萤的注意,而少女下意识捧起小卷,之后又对云雀汇报:“少爷,我把工作都按时完成了!”

    虽然其中获得了切原的帮忙,也有很大部分的彭格列投诉信被她一口气碎掉,甚至还有不少文件她都甩锅回草壁身上了!但她最少是完成了云雀的要求!

    银发绿眸的少女一脸执着地望着面前的黑发男人,或许是一整天都埋头工作的关系,此刻她的脸色显得有点疲惫与苍白。

    但面对着少女如此让人心疼的姿态,云雀也是不愧对自己魔鬼之名的。只见他捧着小茶杯,又毫不留情地询问:“就算把我之前让你替哲做的东西都打回头,也算是把工作完成了?”

    那个可是他之前给她的惩罚,她这可是把活都翘了。

    而萤瞬间浑身僵硬,脸色讪讪。

    “少爷,那个你就睁眼闭眼嘛,草壁平常给我甩的锅还少吗?”

    “我没兴趣知道你们两人的工作模式。”

    “少爷!”

    萤有些委屈:“怎么少爷总是在包庇草壁,都不会稍微偏心我一下的!”

    “草壁不会在下班后打无谓的兼职。”

    “……无法反驳。”

    萤努努嘴,想起自己确实比起草壁,是有那么不安分了一点。

    于是,她也只好抱着小卷顶着云豆小心翼翼地靠近云雀,相当狗腿地给云雀斟茶递水:“少爷,所以你……觉得我能胜任那个调查工作吗?”

    她算是使足全力地说服他,那份毅力都叫云雀有点困惑了。

    于是,捧着茶杯的云雀在这个空旷,却只有两个人的空间内,少有地问了萤一道问题。

    他问:“你,为什么那么想调查境界指环的事情?”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好听,这让正在给自己倒茶的萤顿了顿,又有些惊讶地想——这算是久违了,少爷居然在过问她的事情。

    就一般而言,少爷对她个人的想法和决定都是不干预的——就像是对于草壁一样,她甚少会看见少爷对任何人产生“好奇”,然后直接去问的情况。

    但惊讶归惊讶,萤要回答的答案并非是什么需要时间思考的,于是她放下茶杯,又用认真的眼神看着云雀:“那是因为,我希望帮忙少爷啊。”

    “我意识到境界指环的调查工作是一个耗费时间和心力的事情,而少爷最近因为风纪财团的事情已经相当忙碌了,无法长期离开日本去追寻境界指环这个不稳定的西方都市传说吧。”

    萤说着伸手把头发捋到耳背,眼神灼热:“……但草壁无法独立调查这件事,所以我就判断我是最适合为少爷分担这件事的人。”

    她相当认真地解释,而云雀沉默了一会,毕竟他从她的言辞中感觉到她的执着。

    “你理解搜索境界指环的过程存在怎样的风险吗?”

    “我当然明白假若任务不是存在最高的危险性,沢田是不会把黑色档案直接交给少爷的啊。”

    “这样说,我可以理解为,你是打算为了这件事而搭上性命了?”

    “我不会丧命,”萤偏头望着云雀,碧绿的瞳眸噙着笑:“因为少爷,我可是为了你而存在的啊。”

    闻言,云雀的眼神有了一抹谁也发现不了的怔忡。

    毕竟他不是第一次听见这句话了——萤在第一天被他的父母带到他的面前时,他的父母……也是这样在他面前,对萤说的。

    那时候的他们看起来对这句话也是似懂非懂——但后来,从萤一直固执地跟在他身后这件事开始,两个人也是逐渐把“她是为了他而存在”的这句日语理解得相当透彻了。

    她是为了他而存在的,她至今为止也是这么坚信着。

    云雀看着面前那个把话说完开始就在与小卷玩耍,同时刻意无视云豆的银发少女,想了想,又垂眸下去,轻笑一声:“我可不记得我有拜托你这样做。”

    “什么?”她仰眸望他一眼。

    “没有。”他的声音沉稳有力,先是抬起指尖把云豆接回来,下一刻又用优雅的动作把黑色档案放在两个人之间的茶几桌面上,再半垂着眼帘不疾不徐地命令:“你可以去了。”

    萤一愣一愣地接过档案夹,之后,又听见窸窣的声音——穿着和服的云雀貌似正打算回去休息了,他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上传来。

    “……没有失败的余地,萤,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那是当然,少爷!”

    她勾起嘴角,脸上的笑容透着自信——毕竟她知道,只要云雀对她报以期待,她绝不辜负。

    “……”而云雀恭弥居高临下地望着少女那个带着一点执着与傻气的笑靥,在一瞬间,将她那副表情稍微与小卷的样子稍有重叠的他,竟又在路过她身旁的时候,鬼使神差地把手按落在她毛耸耸的脑袋上,若有若无地揉了揉。

    这个摸头动作对云雀的初衷而言,充其量只是像他平常搭住草壁肩膀那种程度的简单鼓励性动作,但或许这是他初次对萤作出这种不粗鲁的接触,换来的感觉自然有些不同。

    就在手落下去之后,他清晰察觉到萤的头发如同绒毛般柔软的触感,那与他所认知的男性、甚至是自己那稍硬的头发都大有不同。

    抚摸着她毛耸耸的脑袋,云雀的内心竟出现了半秒的不知所措,动作瞬间变得像是平常与小卷和云豆玩耍时的那般,有意识地放轻,却又有点爱不释手。

    那到底是出于对动物的爱怜心还是其他原因,他不得而知。

    他的手停留在她的头顶上,也是直至她小心翼翼地唤他,他才想起要把自己的手收回。

    “……少爷?”萤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而云雀怔了怔,先是把自己的手收回,又把那残留着她头发触感的手垂下。

    “没事。”他低哑的声音如是说着,又像个无事人那般闭上眼睛,双手收回和服宽大的袖口之中,他就迈着悠闲的步伐回到自己办公室的书房之中。

    而萤被云雀这个突如其来的接触吓得心脏骤停,回过神来,那个人的身影已经不在办公室的会客厅内了。

    萤不禁有些紧张地暗自脸红。

    毕竟,就在刚才,她头顶上被云雀指尖拂过的位置,竟牵连起如同被火烧般的灼热感。

    ……

 

[综]云守秘书守则: 17.Chapter 17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