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生死边缘[无限][直播] > 13.十三 医院惊魂夜
生死边缘[无限][直播]  作者:胸毛迎风飘
    【弹幕】千万不要上当啊!!

    【弹幕】现在!立刻!速度!火力全开冲向另一扇门,自由和未来在向你招手!

    苏绮却实在拔不动迈向自由的双腿。

    她一个莫得感情·冷面·至尊·杀手之神怎么能在区区杀人魔的追杀下落荒而逃?!

    简直有伤风化。

    “小甜心,怎么不跑了?”

    男护士的脚步也慢了下来。

    他在距离苏绮不到七米的位置,仿佛下一个瞬间便会急速奔来,将尖锐的锯齿送进她柔软的胸腹,让滚烫的鲜血丧失鲜活的颜色。

    苏绮不动。

    嘴角微微勾起,轻启的微笑幽雅似馨香诱人的摩罗。

    她说。

    “我在思考怎么把你送回地狱。”

    杀人魔不恼,反倒像在看待一个调皮的小女孩。许是回忆起眼前女子身上的清香,他的神情忽地有些迷醉和怀念。

    “噢,小甜心。”

    “如果是你与我一同,我想我会欣然前往。”

    “我可是要上天做小天使的,地狱不是我的归宿。”

    一停,苏绮嘴边的笑容更深了几分,眼睫轻眨,俏皮可爱,道:“今日宜入土,你且安心地去吧。”

    话音方落!

    苏绮双手凭空一抓,比了个‘收!’的手势。

    下一瞬,弹幕清屏,所有人噤声。

    在一片沉寂和‘???’中,只见苏绮忽地一扬首,双手在嘴边呈喇叭状,气由丹田出,放声高呼,仙女音洪亮。

    “小——鱼——!”

    她的喊声像是触发了机关。

    话音落下的下一秒,突然!

    一个位处最上端的存尸柜倏地弹出!空隙中冒出了一张熟悉的小鬼脸,她朝下方的苏绮兴奋地摇手。

    末了,似乎要完成某种光荣的仪式,它也将青白色的双手作出喇叭的形状,鲜红色的鬼嘴大张,向下遥遥呐喊。

    “小——金——!”

    这一画面活像是大山儿女在山顶山脚互相喊话。

    场面一言难尽。

    就连见识过无数腥风血雨的杀人魔也难以言语。

    这时,当苏绮和男护士一前一后迈入停尸间后,供以通行的铁门已被一阵不知从何处而来的幽风悄然吹上。

    苏绮和小鱼相视一笑,意味深长,默契十足。

    “怼他。”

    “莫得问题!”

    仗着轻盈飘逸的身姿,小鱼一个向后翻腾两周半稳稳落地。

    骚出了一个销魂的Pose,她一撩尸腐气沉沉的秀发,盯着男护士邪魅地笑了,拽出一口乡土气息浓烈的英语。

    “Me!”

    它拍了拍自己的小胸板。

    “会让You!”

    又恶狠狠地指了指男护士。

    “Die定了!”

    小鱼狮子一吼,秀出了一口恶臭扑天的小黑牙。

    杀人魔:……

    忍住了自戳双目的冲动,径直无视了正在发骚的恶鬼,他的一门心思全部回到了苏绮的身上。

    他好笑地望向她,既是无奈又是遗憾,视线赤/裸如盯准了猎物的捕食者。

    “小甜心。”

    “你以为仅凭它就可以摆脱我了吗?”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苏绮反问。

    言毕,她向另一侧的铁门走去。

    “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一步。”

    男护士没有拦她,只微笑停于原地,深深注视着苏绮,任由她一步一步脱离他的掌控、迈向生天。

    不过,在铁门彻底合上之际,他的声音幽幽地从门缝之间传了过来。

    “不要忘了我。”

    “我叫杜克。”

    “小甜心,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

    他的尾音有一种奇怪的上扬弧度和深深的憧憬之意,语气中的甜蜜更仿如热恋中的男女。

    之后。

    铁门合上,隔离出两个世界。

    但故事,显然还未被画上句号。

    直播间的观众隔着光纤面面相觑。

    【弹幕】难道……还有后续?

    【弹幕】我突然又期待又害怕的情绪是怎么回事!

    被杀人魔杜克放在心尖尖上惦记的苏绮并没有在意他最后的话语。

    从停尸间离开、搭乘电梯前往健康医院二楼的她,正脚步轻快地往休息室走去。

    原淮文应当在那里。

    他也的确在那里。

    惨兮兮地葛优式躺在走廊的冰冷铁椅上,生无可恋地仰望天花板,一头狗毛耸拉,一张帅气的脸庞上满是明媚的忧伤。

    “小老弟。”

    听闻着娇娇软软的一声轻唤,原淮文当即转头!

    见苏绮现身,他立刻双眼一亮,展开了热情的拥抱,疯狂朝她奔去。

    所有人自动将这一幕脑补成捡了飞碟哈达哈达飞奔回主人身边的哈士奇。

    是‘静时帅得深沉如霸王总攻,动时傻得致命似沙漠飞雕’的那一款哈士奇。

    “老妹儿——!”

    “我好想你啊!”

    奈何。

    世界对他总是无情。

    看到他,苏绮的直播间顿时燃起了一团肉眼可见的杀气!

    他们可还没有忘记方才在档案室中,原淮文用对讲机发出的惊魂一嚎!

    【打赏】‘咕咕咕咕’投出了一个地雷。

    【弹幕】主播,给我做掉他。

    “没问题。”

    温温柔柔的一声应后,苏绮着手终结他的雕生。

    本准备熊扑她的原淮文悬崖勒马,在苏绮面前站定,一本正经,相当严肃。

    “老妹儿,你不能打我。”

    “?”

    “我有菠萝咕噜肉护体。”

    他以光速从铁椅上端端正正地抱起一份外卖盒,而后露出善意的微笑,并施以威胁。

    “人在,肉在。”

    苏绮一声冷笑。

    “能拯救你的只有糖醋排骨。”

    一停,她抬手轻轻拍了拍原淮文已面如死灰的小俊脸,和婉笑问。

    “想好怎么死了吗?”

    “想好了。”

    话音方落!

    原淮文忽然把她按在墙面上,他俯身、低头,帅气潇洒一气呵成,一瞬剧烈的动作把塑料盒里头的菠萝和咕噜肉撞得轰咚隆咚响。

    眼眸情深缱绻,一方天地中唯她一人。

    气息拂在苏绮的耳侧,声音低哑暗沉,极攻无比。

    “想被你草死。”

    直播间BIANG的一下炸了。

    【弹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弹幕】我深深地怀疑这个草不是我认识的、可爱的、绿油油的小草。

    【弹幕】我……我也知道自己不该对一个沙雕犯花痴,但是真的忍不住啊啊啊啊啊啊!

    这边,苏绮只温温柔柔地笑了。

    然后。

    直接开揍。

    后者一边护住狗头和菠萝咕噜肉,一边痛喊。

    “求不要打脸——!”

    “我很凶我超凶!我还会咬人的啊啊啊啊啊!”

    “老妹儿我是这么深爱你的啊,你怎么忍心!”

    观众老爷们嗑瓜子看戏看的津津有味,但看着看着,两边直播间却同一时间黑屏了。

    黑屏之下,是游戏中的两抹邪笑挂起。

    “对讲机的时机卡的怎么样?”原淮文问。

    “完美。”

    “效果呢?”

    苏绮比出了一个数字。

    那是危机爆发一瞬间从场外涌入直播间的人数。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然。

    尽是套路。

    对话结束,直播间恢复。

    观众们只当场面太暴力从而同时被屏蔽,单纯不作他想。

    假戏真做把原淮文痛扁了一顿后,两人披上了正经的外皮,回到正题。

    步入室内。

    原淮文瘫在了皮制的深红沙发上,手掌支着后脑,眼皮轻抬,一副懒懒散散的模样。

    “收获如何?”

    苏绮在他一侧坐下,晃了晃手中[D区病人-鱼鱼]的档案,至于那张可四处通行的健康医院权限卡则是避而不谈。

    “档案里的信息有不少,但最有价值的只有一条。”

    将几大页洋洋洒洒的文字掠过、滤过一遍后,苏绮啪的一声合上文档,若有所思。

    “根据记录,小鱼的器官捐献手术的执行者是赵医生。”

    支线任务一比她想象中的还要麻烦。

    光是一步步寻到了小鱼的尸首、档案仍不足够,系统还牵扯着她往更深的部分涉入。

    而下一步,便是要找到那名赵姓医生。

    小鱼死得蹊跷,这一程怕也是凶多吉少。

    见到苏绮的脸上泛起思虑的神色,原淮文漫不经心地出声提醒。

    “老妹儿。”

    “比起那个,你面前还有一个更大的麻烦。”

    一顿,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原淮文的语气相当幸灾乐祸。

    “今夜十点的手术,打算如何?”

    他所说是苏绮在副本中身为‘小金’的角色背景设定。

    按照设定,她该在第三日夜晚十点,接受一场开腹手术。

    不待苏绮出声,他嘴边的笑意更深了几许,凝视着苏绮的目光意味绵长。

    “老妹儿,你可千万不要想着逃啊。”

    言下之意便是——

    你要是逃了,我就伙同NPC把你抓回来。

    看看。

    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吗?

    至于从来不干人事的系统,它依旧秉持着将玩家送向生死边缘的崇高志向。

    在原淮文话音落下的下一秒!

    任务提示冷冷弹出。

    【临时任务四(0/2):

    接受手术(0/1);

    服从医生的指令直至手术结束(0/1)。】

    【接受】

    【拒绝】

    据统计,临时任务四的死亡率在百分之七十五。

    直播间里小恶魔们也拒绝干人事。当瞧见任务描述,除了少数几人理智地分析了一下送命点、刷了几波‘稳住!这把我们能赢!’‘主播珍重主播苟住’,除此之外都是——

    ‘两个字,干它。’

    ‘正面硬杠!’

    这一回,苏绮倒是废话不多说直接接下任务。

    她老干部似的拍了拍她家小老弟的肩膀,语重心长,比之他威胁她时的暗示当仁不让。

    “不逃。”

    “但你最好给我老实一点。”

    一个不老实——

    他怕是便要狗头落地,回炉重造了。

    余下的时间里,两人未再有更多举措。

    不久。

    在距离十时整的手术只剩下最后三十分钟之际,休息室的门被咚咚敲响。

    清脆的声响在宁静的环境中格外让人心惊,似昭示着某种不详的开始。

 

生死边缘[无限][直播]: 13.十三 医院惊魂夜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