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撩走高冷女丞相(重生) > 4.肆·两个承诺
撩走高冷女丞相(重生)  作者:卿九轩
    乔瑛有些手足无措的站起来,不对,绝对不对,上辈子他肯定是没来的,这到底是哪儿出了错?

    陈谦似乎还回府特意换了一身金贵行头,整个人愈发显得贵气逼人,他缓步走进来的时候,几乎全屋人都开始心里打算盘,他却恍若未觉,看见抱着球站在中央的乔湛,他弯弯腰,把小娃娃抱起来。

    “本公子来送一送乔大人,乔大小姐,有劳带路。”陈谦说完这句就抱着乔湛出去了,乔瑛立刻转过脑子,冲她伯伯叔叔一福身就跟着跑了出去,她看的清楚,二殿下转身出去的时候,唇角的笑容几乎都掩饰不住。

    二殿下陈谦风流的极其有资本,她一向知道他长得好,却从没想过,能在此时此地此光景,被这个笑容晃了下神。

    一路默默无语来到灵堂,陈谦将乔湛放下,立刻就有小侍女将他领走,乔瑛斜睨了她一眼,“一会儿再找你。”语气冰冰冷冷的,小侍女身子像片枯叶似的抖了抖,在风中有些瑟瑟。

    陈谦瞟了一眼,“乔大小姐脾气这么大啊?”

    乔瑛只伸手,“二殿下,请。”

    人靠衣装马靠鞍,从来习惯了陈谦一身纨绔模样,鲜少见到他穿着华贵,又是认真严肃的表情,可见这个人真的是千人千面,二殿下收起了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接过乔瑛手中的清香,极其恭敬的拜了拜。

    三柱清香置于额前,陈谦幽幽开口,“若说朝中大臣,也就只有乔大人能让谦佩服一二,只可惜,天不假年。”

    乔瑛听出他还有下文,只答了句,“多谢二殿下垂爱。”

    “方才还那么活分,又是哭又是埋怨的,怎么到了我面前又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乔大小姐,你这变脸变得可真的忒快了。”陈谦上前将三柱清香放进香炉,“别告诉我,你是特别特别不愿意跟我说话,那我还是会伤心的。”

    乔瑛垂眸,“亡父前头不言笑,二殿下偏殿请吧。”

    换言之就是,当着我父亲的面你这么调戏我,陈谦你不怕半夜被我爹找吗?

    陈谦到了偏殿终于换上了日常笑容,“现在不当着乔大人的面,乔大小姐可以好好说话了吧?”他点点刚上来的茶水,“乔大小姐今天,可真的是让谦大开眼界。”

    他知道今天乔瑛会有麻烦,特意来解围,本来意料之中的是上辈子她以沉默反击两位叔叔伯伯的时候,却不想成了坐在主位上哭泣不止的姑娘,陈谦进来之前在拐角站了好一会儿,忍笑忍的他肚子都疼了好吗?

    不过也算是合情合理,他一想到这一层就心头发疼,怎么合情合理,当然是戏精合情合理,上辈子在梁国宫殿里演了三年,日日夜夜都在演,怎么也有些技巧了。他深呼吸一口气,正赶上不知怎么乔湛跑进来,他也算是来了个天降奇兵。

    乔瑛正在低头品茗,素服让她脸色更为寡淡,没遮面纱的脸上一片苍白,鲜少有血色,看起来有些让人心疼,“必要手段罢了,二殿下游戏花丛,没见过逢场作戏的姑娘么?”

    陈谦被茶水呛了一下,“谁说我游戏花丛的?”结果得到乔瑛一个难道不是吗的眼神。

    好吧好吧,他名声是不大好,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都说得出口,他还能反驳什么,不过天地良心,他不反驳只是懒,但绝对没这么风流放荡,顶多就是……逞逞口舌之快而已嘛。

    陈谦眼睛亮亮的,张张口选择跳过这个没必要的话题,“我还是习惯乔大小姐冷冷清清的样子。”

    乔瑛正巧抬眼看他,丹凤眼被茶水氤氲了眼角,显得有些朦胧,她站起来,行了个大礼,“今日二殿下慷慨解围,此份恩情,乔瑛记下了。”

    陈谦手指敲在桌面上,嗒嗒,有节奏的弹奏着,“怎么,乔大小姐这么吝啬?就只是记了一分恩情?”

    乔瑛斟酌道,“日后若有机会,一定报答。”她好像知道这位二殿下露出一副狐狸笑是为什么了,果然,陈谦轮指弹了一下桌面,哒哒哒三声。

    “报答好说,跟我结交,我算你一笔勾销。”

    乔瑛颇为无奈,“二殿下,乔瑛真的没什么好图的。”她站直了身子,“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忽然就希望拉拢我,但是你知道眼下形势,我和……世子,有约在先,算的他阵营中的人,虽说二殿下与世子从无矛盾,但侍奉二主,终究不好。”

    “嘉定关上雪满头,”陈谦的语气变得不大好,不容她反驳,就道,“你不是正在想办法和陈谕断开联系吗?”他别开眼,语气有些别扭,修长的五指拢着茶杯,目光似乎有些飘远了。

    乔瑛一怔,他就追问,“不是吗?”

    大意了。她今天早上表现出被抢约没有不开心,这位看惯各种人的二殿下岂会不知她的小心思?乔瑛暗叹,上辈子的陈谦没这么难缠啊,她怎么没发现,陈谦察言观色这么会?

    陈谦心底发苦,到底也什么都没说,又偏偏头勾起唇角,“看看看看,被我说中了心里事吧,小丫头片子,别装啦还能装什么。”

    “就算和世子断开,也不代表乔瑛就真的能和你走在一条路上。”乔瑛被逼急了,鼻头有些发红,终于带了一丝委屈,这次换陈谦愣住了,“你们王公贵族这些人,骨子里全都一样。”

    陈谦喉头发紧,你怎么知道我和他一样?你怎么知道我做过什么?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年我隐忍什么为了什么?你怎么能……这么看我呢?

    乔瑛看见深蓝色华服的公子拍案而起,又拂袖而去,她是从来没见过陈谦生气的,那人一向是痞里痞气,玩世不恭,从来都没真正发过火,也没人见他真正发过火,似乎万事万物都不从心头过,但目前这个样子,是气大发了?

    乔瑛哽在原地,跟也不是,劝也不是,走也不是。

    梅冉贴着门进来,“二殿下……怎么啦?”看乔瑛不说话,估计两人是闹了别扭,真的是活久见,大小姐一向是个心里有分寸的,说了什么让二殿下这么火冒三丈?“小姐,大老爷和三老爷可还没走呢。”

    怎么还跟个狗皮膏药似的赖在这儿?乔瑛眉头一蹙,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拍的梅冉抖了三抖,就听她大小姐喃喃了一句,“不就是拍案而起么,有什么了不起,我也会。”

    嗯?梅冉感觉自己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乔瑛见软的不行,那就只能来硬的,怎么说,说什么,如何说都在腹中打了一通稿子,站在门口理了理衣袖,抿着唇迈步进去,刚准备来一句“大伯三叔还不走,是打算在乔瑛这里用午膳吗”的时候,华丽丽的再次呆住了。

    本来以为不欢而散的陈谦正坐在客位上,和乔林乔柏唠的不可开交,话题从他两家的亲戚孩子,都转到了邻里街坊,更说到三人的共同喜好——酒,那简直唠的是天花乱坠,听得乔瑛额角突突跳动。

    “哟,乔大小姐回来了。”陈谦仿佛是鱼的记忆,刚刚所有的不愉快都不存在的模样,“方才谦带了些水果来算是心意,也劳烦乔大小姐去规整了。”连给她的借口都找的明明白白。

    乔瑛呃了一声,那人似乎也不想继续跟她说一些客套话,转过头去继续和乔林乔柏哈哈哈,“要我说,最好的酒当属簟秋楼的桃花酿,若两位不嫌弃,有机会同在下一起去品尝一二啊?”

    乔林一向是个嘴馋的,疯狂点头,“二殿下这话说的,实在是折煞我们兄弟俩,能得二殿下相邀,是乔某人的幸运啊,大哥你说是不是?”

    有了个挑话头的陈谦,再加上一个接话小能手乔林,乔柏气得一句话都跟不上,都想敲敲自己三弟的脑子看看是不是坏掉了,“是、是,瑛儿啊,那个大伯有事同你讲。”

    “乔大老爷这是不给谦面子啊。”陈谦猛地开口拦住乔瑛的步子和乔柏想要挣脱出去的想法,抬了抬眼皮,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带了一丝算计的意味,“乔大老爷刚才还说喜欢啊对啊什么的,怎么不愿同往吗?”

    乔柏冷汗都下来了,都道这二殿下是一个绣花枕头,只懂得喝酒玩乐,什么时候也会说话说得这么让人下不来台了。“不敢不敢,二殿下邀约,自然不敢不从。”

    “那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陈谦抚掌而笑,“今晚用完晚膳,谦在簟秋楼等二位,不见不散哦。”

    怎么听起来有一股阴谋味道,乔柏说不出,偏生掉酒缝里的乔林忙不迭的答应,恨不得现在就到夜间,赶快去赴约。

    就这么愉快的送走了两位挑事儿的,陈谦站在门口挥手告别,“晚上见哈,晚上见。”

    等两人车马远去,他才收回目光看了一眼被晾在一旁半晌的乔瑛,对方眨眨眼,然后忽然迈步从门槛上退了一步,抬头看了看天空。

    乔瑛义正言辞,“我看看今天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的。”

    陈谦打量她半晌,“哼。”然后迈步往回走。

    乔瑛惊了,二殿下你这么傲娇好吗?还有还有,你这往我家屋里走算个啥?你还记得这是丞相府不是你的王宫后院吗?

    她小跑跟在身后,“那什么,多谢二殿下。”

    陈谦直走,不搭理她。

    她搓搓手,“二殿下两份恩情,乔瑛一定铭记于心,不敢忘怀。”

    陈谦顿了顿步子,又“哼”了一声,接着走。

    乔瑛知道这可是踢到人家铁板上了,软硬不吃啊,她咬咬牙,“乔瑛欠了二殿下两份人情,还二殿下两个承诺怎么样?”上辈子她就折在相信别人对她的承诺里,所以对于承诺可不轻易许得,乔瑛自认为已经很大让步了。

    就不知道陈谦能不能感觉到她这一份真诚。

    陈谦终于站住了脚步,“哟,两个承诺?”

    不知为什么在这种目光下乔瑛有点儿心虚,硬着头皮点点头,“嗯,两个承诺。”顿了顿,“但不能违背本心,不能让我为难,不能……”

    陈谦一把折扇拆好了在她脑袋顶上啪的一打,“这么多规矩,算什么承诺?”

    没感觉到疼痛但打的声音太大了的乔瑛有点儿委屈,伸手捂着头顶,“那,那二殿下这不是强人所难?”

    陈谦听平时清清冷冷的姑娘终于带了一丝连她自己都没察觉的哭腔,见好就收,“那好,第一个承诺,你帮我查一个人,我帮你把丞相之位护住,如何?”

    要知道上辈子在陈谕的“帮助”之下,可是拱手让位给了乔柏,偏生世子殿下还理直气壮地说“肥水不流外人田”,难不成外姓接手能让乔瑛更舒服?听得乔瑛生气也不敢反抗也不敢。

    查案而已,不算为难,乔瑛思量了一下,“诺。”

    陈谦终于笑起来,“得了,今晚簟秋楼,过来看热闹。”他转身就走。

    后知后觉的乔瑛,“……簟秋楼那是秦楼楚馆!陈谦你到底还是个登徒子!”

    【小剧场】

    陈谦,“今晚簟秋楼记得过来看热闹哦。”

    乔瑛,“那种地方我一个姑娘家怎么好去?”

    陈谦,“我帮了乔大小姐这么多忙,乔大小姐一直在拒绝我嘤嘤嘤。”

    乔瑛,“我去我去我去!”

 

撩走高冷女丞相(重生): 4.肆·两个承诺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