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心里有个迷 > 3.第 3 章
心里有个迷  作者:杨汀汀
    03

    楼下那摊虽然是良心地摊了,但毕竟她只买得一人份的蛋炒饭,两个人分食没几口就吃得干干净净。李沅将饭里吃得干干净净了,才收拾快餐盒放回袋子,左右看了一下才想起垃圾桶在门外了,又随手就将袋子丢在茶几上,起身到电视柜里翻找起什么。

    肖奕也只吃了个半分饱,肚子里还觉得有点饿,又去冰箱里挑了个还没太萎的苹果出来啃。

    “你要不要?”他问。

    “不要。”李沅很是嫌弃,那袋苹果还是自己半个月前买过来的,能新鲜到哪里去。

    “坐下啊。你那手不换药吗?”她拍了拍手里的药箱,问道。

    刚刚他洗澡很不注意,本来就随便包扎了两下的白纱布又渗出了几点新鲜的血迹,还被打湿了一块,吃饭的时候,李沅看到了。

    肖奕脸上笑意明显多了起来,乖乖的将苹果叼在嘴里,坐在她的对面伸出了左手。

    李沅坐在小马扎上,认真的摆弄着他的手。肖奕有1米83,比162的她高一截,这会只能看看到一个头顶,乌黑的头发顺着雪白的脖颈绕到肩膀前边,黑框眼镜后面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像小扇子一样,他悄眯眯的滑动了一下喉结,仍由她在他的手上摆弄。

    她低着头,仔细的将他手里的纱布一层层拆了下来。摊在面前的左手露出里面狰狞的伤口,在大拇指下面那一块,两厘米长,所幸不深,已经泛白的肉血腥的翻了出来,沾着黄黄红红不知道是什么的止血粉末,不时有血珠子在往外边渗。

    肖队长工作起来从来不管自己。这样子放在他身上,都只算是些鸡毛蒜皮的事了。她叹了口气,将手放在膝盖上,在茶几上的医药箱里一顿猛翻,将药用酒精找了出来,毫不客气的就往伤口上倒。

    “哎哟你轻点,轻点。痛啊。”肖奕被她一通猛如虎的操作弄得吡牙咧嘴,不住的呼着气,脸上一时没了平时肖队长的威风。

    “你还知道痛啊。”李沅挑了挑眉毛,手上轻重自己心里有数,也不至于像他表现的那么夸张。心里不屑的哼了一声,到底还是放慢了动作,将药涂在了已经冲洗好的伤口上。

    “怎么弄的啊。”她问。

    “谁知道那嫌疑犯出来买烟也带刀呢。还身手不错。我扑上去的时候被他划到了。”肖奕咧了咧嘴,心有余悸的说。

    “我真是怀疑,你这人是没长记心还是没长脑子。”她上下打量了一下肖奕,用看傻吡一样的眼光看着他,眼神里明明白白的写着鄙视。她拿起刚用的棉签,戳了戳他的腹部。

    肖奕在家不习惯穿太多,这会儿下身着一条沙滩裤,上身没穿衣服,蜜蜡色的肌肉上还有没擦干的水滴,带着充满了力量感的性感。刚刚她戳着的地方,是一个丑陋近圆的疤孔长在胰脏的位置,那正在高二那年受伤养了两个月的地方。

    “我没长没长脑子你不知道?”肖奕哼了一声,活动了一下她刚包扎好的手掌,心里点了个赞。脸上却把那副板着个脸的表情又拿了出来。

    李沅懒的跟他争,将东西都放回了医药箱。正巧手机进了条微信,她摸起手机滑了开来,一边漫不经心的站了起来。

    “已经十二点多了,我回去了啊。”

    “噢好。我明天回乡下,这几天会不在家,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肖奕应了好,拿余光在瞥她的手机,信息名字写的是袁教授,内容没显示出来。这么晚了还给女学生发信息,他心里愤愤的想,到底还是送她到了门口。瞧见她进了对面,才喊了一声“早点睡,别玩手机了”。

    “知道了,肖老师,肖叔叔。”她回了句嘴,才将门砰的关上。

    第二天早上李沅出门的时候,那袋门口发臭的垃圾已经不见了,看样子是肖奕早起拿去丢了。她背着书包,往公交站赶了过去。毕业答辨已经结束了,但离6月28号的毕业典礼只有十来天了,她还需要去学校里处理一些相应的杂事。今天修理店是没法按时开门了。

    当年李沅在肖奕的高压政策上,很快就学会了高效的学习方式,被他一路死盯着从中下游开挂一样杀到班级前几,最终高考考上了本地海市的海大。海大在全国也是排得上名号的大学了,接到录取通知书那天,老李头一脸的激动,差点就想摆上三天流水席庆祝了。只是苦于家里没钱,最后做罢。

    那天晚上,老李头拿出看家本事做了一桌子好菜,叫上肖奕喝了个酩酊大醉。

    老李其实是80年代的大学生,学得的是机械技术方面。后来毕业后在海市机械二厂干了些年,只是运气不太好。本身性格耿直就一直不得志,后来遇下国企改制下岗潮,是第一批被分出来的技术员工。

    他心里还有下海干大买卖的雄心,但没有那个运气,倒腾了好几个买卖都没成功。后来就遇上李沅的妈妈失踪那事,整条街都传说是跟人跑了,但他不信,开始是等,后来就找了起来。

    事业也没有心思在弄,就在临街的门面开了个修理店养家糊口,从一开始的小家电到现在的手机,只能说马虎渡日。

    李沅在选专业的时候,完美的继承了他爸修手机电脑贴膜的方向。录到了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班里三十几个人,就七八个女孩子。她是海市本地人,家里时不时还有事情要兼顾,便交了住宿费,但每周大部分的晚上基本上还是回家,所以跟宿舍里那几个女孩子也不是特别的熟络。

    “李沅,你来啦。”一个圆脸的女孩笑眯眯的贴了上来与她打招呼,是睡在她旁边的刘伶俐,南方女孩,平素性格挺热络,是她为数不多的好朋友。

    “我的小可爱啊,想不想我啊”李沅笑眯眯的先上去捏了捏她的脸,才放下身上的背包甩到桌上,拿手扇了一下风。

    “马啊,今天实在太热了。”外边的天气实在太热,宿舍里面的空调简直能救人一命。

    刘伶俐表示同意。

    “晚上我们有小聚会,你去不?咱们宿舍四个,还有对面那两位大小姐。” 她凑了上来问道。

    “去不了啊。我等会要回家守店,我爸不在家里呢。”李沅想了想,去不成。只好拒绝了刘伶俐这个邀请,开始收拾起自己桌面上的课本。除了不太想和那几个不熟的女生尬聊这个原因,晚上也是的确有事,不知道谢先生今天会不会出门,她还得好好盯着。

    “好吧。”刘伶俐遗憾的说了一声,和她打了声招呼便出门去图书馆还书还卡。

    正收拾着桌子,叮叮,手里的微信响了起来。

    李沅一看,谢太太的信息来了。

    “李小姐,这两天有没有情况啊。”谢太太的头像用得是自己的自拍,四十来岁的女人保养的其实还算可以,但与小姑娘真是没法比了。

    “耐心再等一下,这周应该差不多吧。”

    对待金主,她一向是拿一百分的耐心与专业。她出钱爽快,是难得的优质客户。

    电脑追踪器软件里,谢先生的车子好好的停在公司楼下的点位上,一点也没挪位。

    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大多数都是被掏空了的身体,经不起折腾啊。

    满脑子黄色废料的李沅心里很遗憾的想,按照中年男人的平均频率,要抓下次现场可能自己还得再等好几天了。

    临到毕业季,大四宿舍这一片都是来往匆匆的毕业生。有在忙论文、忙考研的,也有已经找到工作的。一种叫做离别的愁绪淡淡的笼罩着这些年青的脸庞。李沅一直生活在海市,感觉没有同学们那么强烈,但也忍不住有点不舍。

    她收拾好书包,准备去一趟教学楼。论文导师袁教授通知过去处理一些学术上的事情。之前系里已经给她申请了优秀毕业生,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讲真优秀毕业生的名头是不太稀罕的,但是奖金她喜欢。

    “请进。”她轻敲了一下门,里面便马上有了回声。

    “袁教授,你好。”她探头进去。

    室内靠窗的位置摆了一张酱红色的办公室,一个三十出头,带着黑边眼镜的年轻男子正在后面急笔书写着什么。他指起头,见是李沅来了,停下手里的笔,淡淡的笑了一下,在手边的文件里翻找起什么

    这也是一张很帅的脸,与肖奕给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彬彬有礼,又在礼貌中带着一股拒人千里的冷峻。只有笑起来的时候,让人有种春风化雨的舒适。

    他将一叠用文件夹整理好的A4过来。

    “来了啊。资料我已经准备好了。你拿回去认真看看。你的论文已经递到系里面的,没问题就在这里面签字,应该是能评上的。”

    “谢谢袁教授”她接过来认真看了起来,又小声道了一声谢。

    最上面那一张是优秀毕业生的申请表格,里面已经有好几位导师填了建议。袁惟忱清秀挺拔的字迹就签在最下面。还空着一个格子,是需要她亲自签字的。

    她在书包里摸了一会,想找支笔出来。

    “用我的吧。”

    袁惟忱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从面前那堆资料上拿起压在上面的黑色钢笔递了过来。

    李沅顶着他的眼光,如芒在背的接过笔草草写下自己的名字,逃一样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在袁惟忱的面前,她不敢造次。

 

心里有个迷: 3.第 3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