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综]你们真了不起 > 5.[05]为了和你相遇
[综]你们真了不起  作者:阿阿阿阿友
    黑羽快斗将手机递还给桐山千冬,敏锐地从中央后视镜看见了司机微眯的双眼。

    他刚才的通话内容,确实……有点微妙——透露出的相识过程,堪比由各种巧合堆砌而成的少女漫主角。他和桐山千冬,大约被一无所知的司机当成了无所顾忌的高中生情侣。

    幸而离家不远了。黑羽快斗暗松了口气,忽略司机的眸光,梳理想法。

    桐山千冬欲言又止,犹豫片刻后决定先给妃英理发去说明的邮件。

    抵达目的地。明明一小时前才出门,黑羽快斗站在熟悉的门前,却莫名有一种陌生的错觉。

    以往稍稍抬手能按响的门铃,长高了。他和桐山千冬的身高差,让他抬首仰视从自家高墙探出的玫瑰的角度,也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黑羽快斗飞快地敛了无关紧要的情绪,指了对面的中森宅,“那是青子家。”

    “啊。”桐山千冬翻找起口袋,将钥匙递来。

    连这点,也注意到了吗。

    她的名字与冬天相关,相处起来却如沐春风。

    黑羽快斗接过,随口问:“桐山桑,你是怎么想到摩斯密码的?”

    “之前有看到你在研究密码。而摩斯密码是经典,所以——”

    “原来如此。”他开门,自若地换了女式拖鞋。

    平心而论,怪盗其实是一项费时费力的工作。

    事前调查、策划方案、构想谜题、魔术训练、筹备道具,每次工作包括且不仅限于以上步骤。尤其,当他的本职是课业紧张的高中生,时间和精力顿时变得格外紧张。虽然一直维持泰然自若的表象,但现实是——每回工作都是一场疲惫不堪的战斗。好在高智商使得他在学习上游刃有余,甚至有所富余地在课余创新魔术、推敲预告函的密文。

    没想到被隔壁班的她注意到,并记下了。

    当然,他在纸上涂写的密码,是极其潦草的想法。饶是赫赫有名的基德克星,也不会从此联想到预告函。

    “妈妈在国外工作,所以我基本算是独居。”黑羽快斗请桐山千冬在客厅暂坐,倒了两杯热茶,正色,“桐山桑,在坦诚相待前,我认为作为患难与共的战友,为了更高效地达成目的,最好……先做一些约定。”

    抿了一口热茶的桐山千冬鼓着脸颊,颔首,“你先说吧,黑羽君。”

    他先说吧,意味着她也考虑到了。

    黑羽快斗不疾不徐地开口:“我认为有三:第一,尽可能理清交换的原因;第二,尽快找到交换回去的方法;第三,在这期间彼此严守秘密、扮演对方,即使它不可避免地会伤害到……个人利益和心情。”

    “唔、比起约法三章,这更像是攻略概要啊。”桐山千冬坦直地评价。

    “……确实有点。概括起来很简要,可实际除了最后一点,目前根本是毫无头绪。”黑羽快斗将制定条款的主动权抛过去,“你呢?”

    “第一,为了不出纰漏,维系好对方的人际关系;

    “第二,把交换中的每一刻,都当作最后一刻来对待;

    “第三,如果已经、或之后有了喜欢的人,需要向对方解释、证明这段交往是单纯的合作——以及其它我暂时没想到的事。有必要处理好合作导致的后续问题,就像是完备的售后服务。”

    如果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黑羽快斗皱起眉。

    这种不合常理的怪事,就算是最亲密的母亲,他也没准备坦白。

    退休的怪盗淑女,是把天才的他戏谑成低级小偷、令他无可奈何的存在。

    绝对会被对方狠狠调侃的!

    桐山千冬也提了三点,没有蛮横无理的要求。

    “第一和第三,我能理解。第二,是为什么?”他问。

    “时刻抱着「做了坏事,立刻会被本人发现」的警惕。”桐山千冬捧着热茶,在氤氲的雾气中歪着头,俏皮地回答。

    做了坏事,立刻会被本人发现。

    真是可爱、稚嫩的威胁。

    对于品性低劣的人,这句话反而可能会让对方更兴致盎然了。

    是信任他,所以才这样表述吗?

    “我没问题。”

    黑羽快斗率直地答。

    他注意到桐山千冬难以察觉的变化。僵直的肩渐渐舒展了,她往后陷进柔软的沙发,眉目间有种疲惫得到释放的满足感。

    桐山千冬慢慢地品了一口茶,直视他的双眸,“我也是。黑羽君,一起吃蛋糕吗,边吃边说?”

    她提议,随即自若地拆开包装,用叉子将蛋糕分成两份,将一半不由分说地推过来,尝起自己那份。

    浓郁、清新、冰凉的甜入口即化。

    桐山千冬的眸子倏地变得熠熠生辉了,“唔、巧克力和冰淇淋果然是绝配呀——”

    黑羽快斗没有客气,“恩。”

    “请安心,环和镜夜是再好不过的朋友。”桐山千冬果真边吃边说了,“黑羽君,如果明天放学前,我们交换回来了,那合作宣告结束。如果维持现状,将经受他们考验的人,其实是我。你就作为主角,尽量享受预定安排吧。”

    “可我现在,对他们一无所知。”

    他可以见机行事,但有备无患。

    “环呐,是像太阳一样闪耀的人。敏锐又迟钝,绝大部分情况下很容易被糊弄,在关键时刻相当厉害。我这么说,可能会有点费解,但他确实是一个容纳极端的人。镜夜则是温柔的月亮。一般人和他相处,都会觉得春意盎然。如果是亲近的人,他会展露出真实的本性,是十分可靠的存在。”

    这番介绍,黑羽快斗肯定出自桐山千冬的本心,但……实在太抽象了!

    姑且不计较「敏锐又迟钝」这种矛盾至极的评语,她认为像月亮一样温柔的镜夜,最后简单的三言两语,比环的长篇赘述更让他感到为难。

    桐山千冬到底对温柔有怎样匪夷所思的误解。

    “桐山桑,比起你主观感受到的性格,我觉得我更迫切需要了解的,是他们的客观信息。比如姓名、长相,以及镜夜君为什么能向交通科和急救中心快速确认信息。”

    “哦,抱歉!环姓须王,镜夜姓凤。能快速确认,应该是因为镜夜家广泛地涉及医疗产业吧——照片的话,请等一下。啊、这张。”桐山千冬翻起手机相册,将屏幕举给他看,“左边是环,右边是镜夜。这是我们在初等部毕业典礼的合影。”

    黑羽快斗刚嫌弃有效的信息少得难以言说。

    这番回答,信息倾闸而出,砸得黑羽快斗有些难以处理了。

    照片上是三人,中间是稍显青涩的桐山千冬。

    左边是金发如阳光般闪耀的须王环,形象和备注很契合。

    右边是他之前远远瞥见过、今晚曾短暂被他误会成桐山千冬男友的凤镜夜。外表俊朗,形象温文尔雅,细边眼镜掩不住眸光的锐利。让他感到棘手的人,顿时拥有了与之相配的形象。

    凤镜夜,广泛地涉及医疗产业,黑羽快斗自然联想到凤集团。

    至于须王环,须王是国内极其罕见的姓氏,罕见却足够闻名。因为须王家族比凤集团更为广阔,触及各个层面,是毋庸置疑的名门。

    三人身上穿的,是樱兰初等部的制服。

    传言定制一套的费用,是数十万。

    用名侦探的口头禅来说,排除一切不可能的,余下的便是真相。

    黑羽快斗愣怔一瞬。樱兰不是一般人能随便进入的学校,门第、钱和绝对优异的成绩,三者至少居其一。若是最后一项,樱兰给特别资助生制定的要求非常严苛,听说只要一次考试不是学年第一,就将取消资格、被退学。桐山千冬的成绩无疑是优异的,一直稳居联考榜首,因此……

    他蓦地想到须王环在通话中反复叮嘱的内容:千万别被骗财骗色。

    原本,他只视作逗趣——

    以桐山千冬的程度,美色是无可质疑的事实。

    那钱财的部分,应该是真的。即使无法与须王家族、凤集团相提并论,想必她也是作为家族英才培养的。所以,与母亲的挚友、无一败绩的知名律师同住、学习,就稍微显得合情合理了。

    “……桐山桑。”

    “恩?”

    “在交换期间,除了学校布置的课业,你还有其它必须学习的吗?”

    “诶、我没有参加课外补习。”

    “我不是指课本知识和兴趣爱好,是继承家业。”

    “啊——你误会了,我家没有夸张到那种程度。只是在长野有私人医院而已,所以志愿是东都大学医学部。”

    只是,而已。

    东都大学六十万考生仅取三千,医学部更是不过百余人被录取的超高分数线专业。

    对桐山千冬来说,确实是简单的只是、而已。

    “所以,为什么你不直升樱兰,而选择……”

    “可能是为了和你相遇。”

    “诶、诶诶?”

    “如果直升的话,那今晚交换人生的对象,就是我一无所知的你了。”

 

[综]你们真了不起: 5.[05]为了和你相遇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