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侦社的小厨娘  作者:夏目悠弥
    “小姑娘,可以暂时放一下吗?我这里放满了。”

    “......恩,可以的。”弥生接过水杯,放在了靠在邻座的桌板边缘。

    将视线放空到窗外,属于横滨的景色正在飞速的倒退,迎面而来的则是完全未知的全新世界。

    一望无际的林海就如一块绿色的幕布,回忆如跑马灯一般在被清洗的干净的车窗中映现出来。

    从儿时有记忆开始,一直到昨天的夜晚......

    无数的情绪在心中翻涌着,这使得弥生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头发,身体朝着前方滑下去,一下巴磕在了小桌板上。

    好痛......疼痛使她一下子清醒了不少,但她也不免有些奇怪,刚才那一下,声音是不是有点太大了......?

    吃痛地揉着被磕红的下巴,弥生微微偏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僵硬的面孔,以及嘴角那还在外流的血迹。

    这宛如惊悚片般的一幕让她不受控制地惊叫了一声,身子不可避免地一抖,将男人桌子上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水杯碰倒摔在了地上。

    然后她就感受到了来自全车厢乘客的目光,即使因为时间太早乘车的人不算多,这对她来说也绝不是一件好事。

    “让一下。”弥生听见有人朝这边跑来,是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中年大叔,他十分熟练地将手指抵在了男人的鼻口处,“不行了,已经死了。”

    “......”这句话声音不大,却足以引起这一车厢的骚动,一时间尖叫声和讨论声此起彼伏。

    “兰,报警!”大叔还在有序地下着命令,被称作兰的少女急急地应了一声,打开了手机。

    弥生正想清理一下撒在自己身上的一点水渍,却被那位大叔拉住了手腕:“等一下,你难道是想销毁证据吗?”

    “......???”弥生一脸茫然,什么证据?

    “别装傻了,”大叔一脸志在必得的样子,连带着手上的力度都变重了一些,“他身边只有你一个人,能下手杀人的只有你。”

    弥生翻了个白眼:“你在说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他好吗?”

    “这是狡辩的常见用语,没用的,一切都被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看清了!”大叔依然在自豪的发表言论,弥生有些无语,倒也不怕他这些话,身正不怕影子斜,她确实什么都没做。

    “随你怎么说吧......”她还心疼她刚换的新衣服呢。

    这也能叫名侦探的话,乱步先生要是知道了,可能已经把他打进十八层地狱了吧......她这么想着,眼角却瞥到了一丝不寻常。

    一个看起来不过六七岁的小男孩,正趴在洒了水的地板上,手指划过,而后放在鼻尖嗅了嗅,像是明白了什么一般,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一种微妙的违和感浮现上了弥生的心头: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了吗?

    “阿咧咧?”严肃的气息一秒就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看的稚嫩的童声和天真的眼神,“好奇怪啊,这个大叔难道是瞎子吗,明明水里有东西却还是喝下去了?”

    这突如其来的不怎么萌的卖萌让弥生觉得手臂上好凉,大概是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错觉吗?

    “这个大姐姐也不可能这么笨吧,居然把凶器直接暴露出来。”

    收回刚才的话,熊孩子果然还是熊孩子(呵呵脸)

    毛利大叔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你?!”

    “你看嘛!”小男孩从地上摸出一个白色的小药丸,它从中间被打开,里面的东西当然已经不见,“包装都还在这里呢,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见水杯里有别的东西吧?”

    “......这可能是因为他的感冒药啊,”毛利大叔来了一个暴戾,“小孩子别在这里捣乱,兰,看好他!”

    兰应了一声,然后将小男孩抱起:“好了柯南,不可以给爸爸添乱哦。”

    被称作柯南的小男孩鼓着嘴巴应了一声“是”,表情中是一些失落,但弥生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在他们转过身的那一刻,小男孩本来还是失落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眉头皱起,一副思考的样子。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看什么看,不准破坏现场!”毛利大叔又将视线转移了回来,露出一副遗憾的表情,“等到站了你就去警局坐着吧,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想不开呢?”

    弥生已经懒得解释了:“都说了不是......”

    “不是她干的哦。”一个熟悉的声音与她的声音重叠。

    熟悉的帽子,熟悉的眼睛,熟悉的风衣,是本以为会有几个月见不到的同事。

    “乱步先生!”弥生惊讶道,“你怎么在这里?”

    江户川乱步耍帅般的咳了两声:“有案件的地方,自然就有名侦探了。小弥生别怕,我已经将一切都看穿了!”

    毛利大叔见风头被抢,有些不满:“就你个小鬼也敢自称名侦探?那你说说,犯人是谁啊?”

    江户川乱步扶了扶眼镜:“其实,真正的犯人......”

    “现在并不在这里。”

    此话一出,车厢内安静了一瞬,紧接着就是意料之中的哄笑。

    而在场没有发笑的,除了已经死去的被害人,一共三个人:江户川乱步,雪野弥生,以及已经被放下来的小男孩。

    弥生纯粹是完全相信乱步先生的话,另外两人则是已经有了各自的推断。

    “难道,你该不会说,犯人是在某个不知道的遥远地方用意念操控让他自己杀自己吧?”似乎是因为笑的厉害,毛利大叔的语调都出现了一些变化。

    江户川乱步不为所动:“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这回换毛利大叔大眼瞪小眼了,“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被称作柯南的小朋友眉头紧锁。

    “就算你们拿着水去做检测,也是检测不出毒素的,”乱步先生继续说着,“这个药丸,只是一种精神控制的药物。”

    “也就是说,有人通过这个药丸控制了他的大脑,让他的身体机能停止了?”不知何时,小男孩和江户川乱步已经面对面的站着了。

    江户川乱步看着面前矮小的小朋友,摸了摸下巴,久违地睁开了碧绿色的眼瞳,嘴角翘了翘:“正是如此。”

    小男孩也露出了笑容:“原来如此。”

    “等一下!”毛利大叔似乎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你说这么多虚无缥缈的玩意儿,证据呢?”

    “证据吗?当然有啦!”江户川乱步掏出一把美工刀,朝着男人的尸体刺了过去。

    “喂你在干什......”话还没说完,毛利大叔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本已经死得透透的男人,身体在刀锋触碰到皮肤的那一刻,居然向着远处动了一下。

    “这类案件之前也有发生过,它们也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犯人似乎很注重尸体的完整性,如果出现了破坏遗体的迹象,就会像这样。”

    “诈尸啊啊啊啊啊啊!”大叔被吓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乱步先生......”沉默许久的弥生弱弱地出声,“我还在里面......”

    车厢的座位本就不算宽敞,这一动,弥生的活动空间瞬间少了许多,再稍微不小心,那血迹就会沾到身上,她还不想带着血渍去目的地。

    “啊啊抱歉。”江户川乱步收起了美工刀,将尸体朝外面拉了拉,“小弥生就踩在座位上跳出来吧。”

    弥生听话地移动了出来:“所以乱步先生为什么在这里?”

    “有委托呀,”青年笑得纯真,并指了指后面的车厢,“阿敦也在哦。”

    向那边看去,果然,人虎少年正尴尬地朝她挥挥手。

    列车缓缓停靠在了静冈车站的站台,乘客们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不用再跟一具尸体共处一室。

    乱步正想转身,却被一个小手拉住:“大哥哥,你好厉害啊,真的是名侦探呢!”

    江户川乱步顿了顿,取下了眼镜:“那当然,小弟弟你也很厉害哦,名字是?”

    “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

    听到名字的雪野弥生脚上一个趔趄:怎么着?难道是个乱步先生不知名的远房亲戚?

    “哎,居然跟我一个姓氏呢!”青年浅笑。

    看来不是了......

    “加油呀小弟弟,我能感觉到哟,你是个不简单的小子。”说完这句话,江户川乱步就拉着弥生先行下了车。

    “乱步先生?”

    “小弥生,你以后离他远点。”江户川乱步突然放低了声音。

    “啊?”不就是一个小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乱步先生难得的顿了顿,“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死神的气息。”

    “......”

    哈?

    静冈县的警部是个平头大叔,在看到毛利小五郎的时候还露出了半月眼,似乎对方是个什么灾星。

    “明明是案件在吸引我这个名侦探!”

    在前往静冈县警局做笔录的车上,武侦所属的三人一直在忍受着来自那位小朋友的视线。

    “武装侦探社?”横沟警部想了想,“啊,那个专门解决异能力者事件的部门吧,哎,真好啊,静冈现在可以说是混乱的很啊,职业英雄太多,也不见得是个好事啊......”

    期间,弥生也了解到,乱步先生的委托似乎是与某个英雄杀手有关,这使她又想起了那句话,它在前段日子被反复地提起:异能是罪,应该消失。

    她终究还是不明白。

    等到做完了笔录,三人站在静冈县警署的大门口。

    “敦君,带路拜托了。”乱步先生还是一副轻松的样子,“说起来,小弥生要怎么回去?”

    “我......”

    “我带你过去。”

 

[综]武侦社的小厨娘: 13.013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