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布朗尼是你提到了阿福开始想,对你,”法尔食指搭到布鲁斯手背上划了一下,“是日思夜想。不像你,多半只在晚上才想我,嗯?”

    他最后这个鼻音配合前一句话让布鲁斯几乎要一口咬上他的锁骨:这个姿势真的很适合做点什么。

    但不该是现在,他已经计划好了要在晚宴上向法尔告白,然后告知哥谭的上流社会。布鲁斯面不改色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低头去扣安全带的手也很稳,只是耳朵通红。

    法尔按下了车窗往外看:撩人?他从来没在怕的。

    能被韦恩小少爷看中的跑车性能极佳,两人没花多长时间就回到了韦恩庄园。在简单和阿福见过面后,法尔只尝了半杯“正义口味”特制饮料就去洗澡睡觉倒时差了。

    他睡过了阿福精心准备的午饭,只能在向阿福表达过歉意后,抱着一袋甜甜圈跟布鲁斯去一趟珠宝店取定做的袖扣。哥谭市的珠宝设计在艺术层面上足以和它的博物馆、画廊并列,几乎也算是某种层面上的哥谭特产了吧。

    在车上吃掉两个甜甜圈后法尔觉得自己彻底缓过来了:“其实我相信你的审美。”而且作为收礼物的人法尔认为自己没什么资格做出评价。

    “设计师要求亲眼见见你。”布鲁斯笑,“他不相信我对你的描述。我已经叫人为你制作了礼服,这时候应该也送到庄园了。”

    ——法尔不准备问布鲁斯为什么有他的身材数据,法尔觉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多半会让韦恩小少爷不止是耳朵红。

    ……

    白天的哥谭和晚上的似乎是两个城市,路上行人脚步匆匆,夹着公文包或者侧头打着电话,让人恍然想起哥谭的金融业其实非常繁荣。

    布鲁斯停车的时候,法尔打量那家珠宝店,从店名的设计方式看起来应该有不短的年头了。布鲁斯体贴地为法尔推开门:与店外观的中规中矩不同,店内的设计感很强造成了极大的反差冲击。两侧错落阶梯式的纯色展台上摆放着设计师们的得意之作,正中间则是回型排列着当季新品。

    布鲁斯向等待了很久的设计师点头致意,花白了胡子的老人家却懒得看他:“法尔·沃洛克先生?你知道韦恩怎么形容你吗?”设计师推给他两个天鹅绒的盒子,意味深长,“他问我见过哥谭的月光吗?”

    “您一定见过。”法尔答道,“因为您见过了布鲁斯·韦恩。”

    老人抱起手臂,视线在布鲁斯和法尔身上扫来扫去。最后他催促道:“打开来看看。”

    一定要法尔来说的话,盒子里的东西非常眼熟:一对确实经过了精心设计造型别致的,蓝宝石袖扣。

    哦,还有镶嵌了同色宝石的领结。

    法尔把袖扣比在自己脸侧有些无奈:“配我的眼睛?”

    布鲁斯一怔,从这个反应来看,法尔似乎并不太满意这对袖扣:“是的……虽然仍远不如你的眼睛动人,但它的设计独一无二,这一点和你一样。”

    是独一无二的珍宝。

    设计师对哥谭布鲁西宝贝当众在线撩同性的反应是,翻了个白眼:“韦恩,你谈起恋爱来连情话都不会说了?”

    美国是还没通过同性恋法案,不过管他呢?也许布鲁西宝贝就是要尝试一下和男人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法尔笑着把盒子重新合上:“我很喜欢,谢谢你,布鲁斯。”

    即使都送了蓝宝石袖扣给他,还撞了极其有钱的人设,对外也有一副花花公子的派头。他也不该在与布鲁斯相处时想起托尼。

    他得往前走。

    这是他能在星际间存活并如鱼得水的秘诀。

    ……

    晚宴定在八点,按照惯例先安排了一场小型的慈善拍卖会。

    虽然布鲁斯是主角,但他早就确定了自己在外的人设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因此他几乎是掐着时间才把改装后的跑车停在了大厅门口。

    布鲁斯下车后把钥匙抛给门童,自己转到副驾打开车门,这动作让不少女士伸长了脖子等着看下来的究竟是什么样的美人。

    早在几个月前刚有风声传出韦恩家将要举办一场晚宴时,就有不知道多少姑娘用各种方式试图成为韦恩小少爷的舞伴了——这是韦恩夫妇去世十几年来,布鲁斯·韦恩在社交场合最重要的亮相,成为他的舞伴必将是舞会焦点。

    何况将来说不定还会和布鲁斯·韦恩有更深层次的发展。就算传言中布鲁斯除了钱和脸蛋外一无是处,对于哥谭许多姑娘来说,布鲁斯能带给她们的曝光度完全有足够的价值让她们忽略这些不足了。

    当法尔与布鲁斯一同走到众人眼前时,姑娘们先是一怔:要是布鲁斯选舞伴的唯一标准就是颜值,那么这个似乎不是出身哥谭的金发青年确实美到让人无力竞争。

    浅金色的头发用发胶完全梳到了脑后,那张精致的脸便毫无遮掩,蓝眼睛沉静又清透,唇边笑意温柔。

    ——可再好看他也是个男人,而布鲁斯总要开舞的。

    于是又有暗潮在姑娘们眼神间流动:她们现在有两个青年才俊可供选择了!

    布鲁斯·韦恩不必再说。

    金发青年颜值惊人,就算他其实并不富有家道落魄,能和他同跳一支舞也值得在年老后用梦幻般的语调向孙辈回忆当年。

    但第一个用于上去自荐的金发少女却一个也没搭上,她气呼呼地踩着步子索性走去吃小蛋糕了,还语速飞快的向友人吐槽:“布鲁斯说他们两个今天不跳舞——我看见了,他们两个带的是同一款手表,两个月前翡丽翠新出,只有两只的那款。”

    “Als.3001吗?我本来想给我未婚夫买一只,结果品牌方说被人买断了。”另一个金发少女撇嘴,“就是布鲁斯干的吧?”

    “强行情侣款?”少女们叽叽喳喳,像一群快活的小鸟。

    布鲁斯如果没有经历幼时的父母惨死,或者他真的只是一个无脑富二代,那其实他会快乐许多。

    法尔转开了目光。

    他不像布鲁斯那样需要交际,便选择走到露台去看夜景。

    “球球,你在我的记忆中看见我回转过时间吗?”法尔侧身靠在栏杆上。

    球球觉得这个发言很危险:“你想干嘛?时间对你无效,你没法回到过去。”

    “对我无效?”法尔拖长了声音,“我曾作出尝试,对吗?”

    “等你足够适应自己的身份之后,你可以控制时间流速,但你没法让时间回溯。”球球答道,“法则存在就是存在。”

    法尔没太听懂,这时布鲁斯已经端着香槟杯交涉了一圈后回来找他:“不喜欢晚宴?”

    “我只是觉得没有跳舞的晚宴不算很完美。”法尔伸手去接过香槟,露出一截白皙手腕,和手腕上的表,“我希望你得到的都不留遗憾。”

    “怎么会?”布鲁斯目光在灯光下折射细碎光线的表盘上转了一圈,对他举杯,“你就在这儿,在哥谭,在韦恩庄园。我想象不到更完美的场景了。”

    “我以为那些‘偶遇’你都很喜欢。”法尔说着与布鲁斯碰杯,“姜汁?”

    布鲁斯轻轻晃了晃杯中浅金色的汁液,像是和他共享一个秘密:“我不能喝酒。”

    他11岁起就进行体能和智力的训练,饮食结构也是特定的,为了保持身体状态,他从来不喝酒。

    布鲁斯有些紧张。

    他能用风流姿态调笑语调说很多句情话,但在法尔面前不行:“我能解释那些、那些偶遇——”

    “没关系,布鲁斯,你对我没有恶意。”法尔笑,“最多是偶尔掌控欲发作,不过我更愿意称呼它为可爱的‘占有欲’,你认同我的话吗?布鲁西宝贝?”

    “……有件东西我想让你看一下。”布鲁斯把杯子放到一边,手递到法尔面前,“跟我走吗?”

    “丢下为你而来的这些人?”大厅里的宾客们看起来觥筹交错,实际上很多人持续关注着布鲁斯的动向,法尔把自己的那杯紧挨着布鲁斯的放好,然后握住布鲁斯的手掌,与他自己的相比要粗糙一些,“我才刚回哥谭,很可能明天就要和你一起霸占头版头条了。”

    布鲁斯凝视着他:“他们是为韦恩集团的继承人来的,你不是。”

    你是为我来的。

    他们又开车回到了韦恩庄园,布鲁斯坚持称自己作为一个只买买游艇开开宴会的花花公子富二代,理应拥有带着全哥谭最好看的美人提前离开的特权。

    “你得为阿福考虑考虑。”法尔欣然接受了布鲁斯对自己外貌的高度评价,“至少我听说另外三个家族还挺难缠的。”

    “阿福总在背后支持着我。”布鲁斯向他展示了面前的——保险柜,“密码是你见到我那天。”

    布罗诺准确报出日期,法尔依次转动按键。

    保险箱里只放了一颗珍珠。

    法尔回头看了一眼布鲁斯,布鲁斯点点头。于是法尔伸手取出来放在手心仔细观察:“它很美。”但是划痕严重。

    布鲁斯声音很轻:“这是我妈妈带过的珍珠。”

    就着月色,他说:“现在,在你早已拿走了我的心后,它也归你了。”

 

[综英美]死遁一时爽,日后修罗场: 12.哥谭月光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