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被用细项链穿起,法尔把头发撩到同一侧,布鲁斯给他戴好后就势低头在男朋友后颈上印下一吻:“回宴会上去?”

    “舞可以欠着。”法尔拉着布鲁斯往外走,“主要我得想想怎么和阿福说。”

    “阿福催我早点把你追到手的。”布鲁斯微微分开手指与法尔十指交扣,“你没发现给你准备的客房就在我卧室旁边吗?阿福说这样搬起来方便。”

    “好像全都是套路。”法尔晃了晃布鲁斯的手,故意叹气道,“可谁叫是我自己选的男朋友呢?男朋友自带助攻亲友团我也得认,是不是?”

    果然两人牵着手出现在会场后,阿福是笑得最真心实意的那个。其他人脸色古怪,但大多能挤出个笑容来。

    好在反正他们回来就已经是晚宴进入尾声了,阿福接手了剩下的收尾工作,让这对小情侣自己去找地方培养感情。

    法尔提出这回由自己来开跑车带布鲁斯出去兜风。

    副驾位置上的布鲁斯只是目不转睛看着自己男朋友精致的侧脸轮廓。

    他们聊天,或者什么也不说,只是在夜风中大笑。

    而后随意找了家酒吧进去要了一杯酒和一杯无酒精饮料。

    两人找了角落里灯光昏暗的位置入座——方便随时偷个吻。

    这家酒吧似乎有人驻唱,哦,还有喜剧演员上台演出呢。说脱口秀的、诗朗诵的……

    法尔起身去找酒吧管理人问了一下,登台演出的都是在一周前就安排好的,他想借把吉他上台给布鲁斯唱歌的打算夭折了。

    但这也没关系,布鲁斯想,仅仅和法尔待在一起,不必说话,就十分美好了。

    新上台的青年看起来有些文弱,自我介绍说:“我是乔·克尔,念快了就像是杰克,但不是开膛手,是化学工程师。”

    他可能本以为这会是个笑点,在这里停顿了几秒。可台下的观众互相看了看,没人没有给出他想要的反应,这似乎让他的心态有些崩盘。法尔看到他有一个明显的深吸一口气的动作,继续往下说,最后却结结巴巴不得不草草结束。

    法尔把玩着布鲁斯的手指做出点评:“他不太适合这个,喜剧演员也首先得不要脸。”

    布鲁斯笑:“那看来你做不了这个了。你的脸很好看,你不能不要。”

    法尔也笑:“对,我做不来这个,我有偶像包袱。我只是站在那儿,就有无数的人为我倾倒。”

    “可只有我得到了你的爱。”布鲁斯收紧两人交握的手,他抓到了这片月光,“法尔,我真高兴那天遇见了你。”

    法尔亲了布鲁斯手背一口,然后依次轻吻过他指尖:“我也很高兴,布鲁斯。”

    之后法尔给了乔一笔丰厚的小费:“我看得出你鼓起了很大勇气。”

    而且虽然在台上诸般掩饰,眉眼间依然透露出焦虑来。

    想来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却选择了用自己的才能来赚钱而不是像更多哥谭人那样去偷盗或者贩卖毒品。

    乔攥紧了钱:“谢谢。”他冲两人扯扯嘴角,露出自嘲的笑容,“我从小就希望自己长大后能成为一个喜剧演员,但现实是所有人都看得出我就不适合这行,对吧?我干不好工作,也没法凭爱好吃饭,我的妻子即将生产,我真的急需用钱……”

    “重要的不是其他人怎么看,是你自己。”法尔鼓励道,“有的人从来没想过他认为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谢谢你,谢谢……”乔很紧张,“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法尔。祝你好运。”这不过是一个小插曲,法尔与男朋友都没有放在心上,他们继续牵着手观看剩下的演出。

    乔在酒吧门口站着看了他们一会儿。

    ……

    和布鲁斯谈恋爱后,法尔也改在哥谭常驻。

    因为布鲁斯没有多少时间,韦恩集团仿佛有开不完的各种会议,虽然有时候布鲁斯会偷偷用手机和男朋友发两条短信,但这不能掩盖他确实很忙的事实。

    于是法尔也就没再做过什么旅游计划,最多等韦恩集团放年假的时候吧。

    法尔现在主要是跟着老设计师学珠宝设计,布鲁斯送他的珍珠意义不凡,他想自己亲手画出能掩盖划痕让那颗珍珠重新焕发光彩的设计。

    ——很快法尔意识到,年假?不存在的。

    韦恩集团的管理层或者员工确实有年假,但布鲁斯没有。

    因为哥谭骑士蝙蝠侠怎么会有年假呢?

    他总是兢兢业业守卫着哥谭。

    要说起来法尔之所以能发现,一夜之间就成为哥谭最热门话题的蝙蝠侠竟然就是自己男朋友,还是因为有一天夜里他听见隔壁布鲁斯的房间有什么落地的声音。

    虽然他们谈恋爱了,但是法尔没像阿福期望的那样干脆住进布鲁斯卧室。

    “布鲁斯?”法尔敲了敲门,“你还好吗?”

    “没事。”布鲁斯穿着睡袍打开门,一副还不太清醒的样子,“抱歉吵醒你了,我好像把什么东西碰掉了。”

    法尔注意到房间的窗户是半开的,窗帘也被拉到了一边:“把窗户关上睡觉,不然你明早醒来可能会觉得头疼。”

    “好的,甜心。”布鲁斯拽住男朋友的腰带,把法尔拉向自己,“重新给我一个晚安吻?”

    法尔的回应是略微揪住布鲁斯脑后的黑发压低,然后在对方的薄唇上蜻蜓点水亲了一下:“快去睡,明天上午九点半你还有董事会。”

    但事情肯定不像布鲁斯表现出来地那样平静,法尔躺回自己的床上,他确定布鲁斯睡觉前窗户是关起来的。

    所以,布鲁斯其实是从外面刚回来的。

    有什么事需要他半夜去处理呢?

    法尔想起大概三天前有报道称布鲁斯是蝙蝠侠的投资人。从蝙蝠侠的那一身高科技装备来看,这个推测是有一定可能性的。

    而且布鲁斯确实曾与他谈论过:“法尔,你对蝙蝠侠怎么看?”

    金发青年眯起眼睛回想自己当时的回答:“我没有见过他,也不知道他是出于什么目的在夜晚做这些事。目前为止,他行事所凭借的或许是正义感?”

    “你觉得他做的没错?”

    “我不知道,他只需要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而且好了准备为做此承担后果就可以了。”法尔耸耸肩,“记得吗?我是个雇佣兵,我们不太看中对错。”

    “曾经是。”布鲁斯道,“你现在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不必为金钱烦恼。这才是我每天都去公司的意义。”

    之后他和布鲁斯交换了一个吻,那晚有意义的对话就到此为止了。

    在陷入睡眠前,法尔想,或许他明晚得去找蝙蝠侠谈谈。

    ……

    哥谭市市区坐落在群岛上,分为上城、中城、下城三个部分。说实话下城区要乱的多,布鲁斯小时候“试胆”就会偷偷跑去下城区。所以,法尔考虑过,撞见蝙蝠侠的几率也要大很多。

    “布鲁斯似乎不太喜欢蝙蝠侠,他在询问我时,自己没有做出评价。”法尔给自己加了个时限到太阳升起时的一次性飞行能力,根据他的不断试验,他已经总结出一定规律了:当他在能力上加的限定越多,比如时限很短或者适用范围很窄,那么疼痛感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而已,对于他这样身经百战的赏金猎人来说根本可以忽略不计。

    球球知道答案,但球球不说。

    布罗诺做了一堆数据分析后一本正经说出可能性最大的那个:“他觉得蝙蝠侠和他是情敌?”

    球球在一边拼命咳嗽:“……布罗诺你的地球人数据该更新了,我真诚建议。”

    “我没见过蝙蝠侠。”法尔非常认真地思考这个可能,“除非布鲁斯见过并且和他交谈过,而蝙蝠侠确实亲口向他表达了对我的爱慕之情,否则布鲁斯不会这样想的。”

    法尔一路飞到下城区的港口才见到了蝙蝠侠,那时候地下帮派——法尔分不出具体是哪一个——贩卖毒品的行为已经被蝙蝠侠制止了。

    法尔站在街灯下,与把自己包裹地严严实实只露出嘴唇和下巴的蝙蝠侠对视。

    破案了,蝙蝠侠确实爱慕他,他想,但布鲁斯不会吃醋。

    因为从灵魂来看,蝙蝠侠不就是他以为“为蝙蝠侠的事而苦恼”的男朋友布鲁西宝贝吗???

    蝙蝠侠沉默了一会儿:“不管你是谁,你都不该来这里。”

    制服下的布鲁斯则怀疑男朋友是又被什么人雇佣了,他决定要立刻着手调查这件事。

    “我只是来找我的男朋友。”法尔挑眉,“装备不错,不过还有改进的空间,需要我帮忙吗?”他抬头看了看月亮的位置,“这话你可能不太喜欢,不过我得提醒你明天还有场发布会。”

    蝙蝠侠:“……”

    掉马总是猝不及防。

    “看来你目前不想让我知道。”法尔有点儿无奈,“可我总会知道的,我还不至于认不出自己的男朋友。顺便说一句,这件挺显你身材的,我觉得不错。”

    蝙蝠侠叹了口气:“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准备好了承担后果。但永远不包括连累你受到伤害。”

    他与深渊对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吞噬。即使是现在,他心中也有拼命压抑着的黑暗。

    可他的法尔该是远离这一切的。

    他只想独自背负得多一点,更多一点。

 

[综英美]死遁一时爽,日后修罗场: 13.哥谭月光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