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运动]男神他热爱科学  作者:知情权
    12.  回东京

    简讯上的话透着礼貌,二宫清志觉得大概是这一次的事情让幸村担心,毕竟他和幸村也没有说什么关于那个妖怪之后的事情,他会担心那个东西再找回来也是正常的。不过这种事情二宫也没有办法跟他打包票,毕竟所有的都是建立在他自己的(不怎么想要的)“经验”上的。

    幸村精市的简讯里说的也就只是二宫当时丢出去的那个护身符,他以为是哪个神社的御守,来问二宫具体的神社名字。二宫也没有藏私,就直接说了这个护身符是托人从国外带的,也给了地名和寺庙的名字,其他的话就没有再说了,毕竟这是一个挺有名的大寺,幸村想要的话完全可以用自己的渠道去买来。

    杏树端着一杯牛奶回来的时候,二宫清志还站在走廊上面,她把手里的一小罐苏打水递给二宫清志,然后冲着握着手机不知道在跟谁聊天的哥哥小小的说了声“晚安”。杏树将房间的门关上后,二宫清志这才拿着刚才给杏树整理出来的知识点回了房间。

    手里的苏打水被放在桌上,手指一勾就将拉环给拉开,早就练就了单手开罐能力的二宫清志眼睛都没有从手机上面移过来。桌上物品的摆放方式基本上和他在东京住的房间没有什么太大区别,打完了最后一句话发过去后这才放下了手机。

    除了一开始的那一条是跟幸村精市发的外,剩下的几条都是在跟自己的好友夏目贵志在说今天碰到的这个妖怪。追着看不见的人类的妖怪还是挺少见的,尤其是这种还想要“剥脸”的妖怪就更少见了,在二宫清志看来自家好友夏目也是一个长得挺好的男孩子,要是也碰到了起码还能有个参考。

    从桌边拿起玻璃杯,伸手将铝罐中的苏打水倒进玻璃杯里,二宫清志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无论是在神奈川还是在东京,他用的电脑都是自己去配的,虽说稍稍贵了一些,但靠着二宫清志参加比赛拿到的奖金来买还是绰绰有余的。也是因为知道二宫清志的自制力很强,所以他说想要换电脑的时候二宫一重和二宫华菜都没有任何异议。

    喝了两三口冰镇过的温度对他来说正好的苏打水,二宫这才拿了换洗衣服和浴巾去冲澡。

    在冲澡的时候二宫向来都是放空自己的,不去想任何事情,就算是十五分钟也足够让他的大脑稍稍休息一下了。这种在别人眼里会像是“发呆”一样的情况在二宫身上其实很常见,他每天要做的事情其实还是挺多的,为了能让自己的大脑保持在较高的注意力的水平上,二宫最习惯也觉得最有用的就是这个方法了。

    穿着睡衣出来的二宫鼻梁上架着沾着些水汽的眼镜,握着玻璃杯又喝了几口苏打水,这才坐了下来准备尽快完成今天的任务。

    作业之类的向来都不在二宫的任务范围内,基本上在课间或者不怎么感兴趣的课上顺手就给做了,这种习惯从一年级的时候就被老师看在眼里,不过二宫这种成绩好的人只要不影响自己的成绩也不影响其他人学习,在课上干什么其实都不会被讲,最多就是老师觉得你做的有点过分在课下提醒一下。

    他今晚的要做的事也就两件,除了要把适合杏树查漏补缺的复习题整理出来明天顺路打印外,就是要做完今天的竞赛练习题,顺便再看一场泷荻之介下午发到他邮箱的比赛录像。每一件都是要花不少时间的,二宫随意的擦了擦头发,将毛巾和浴巾搭在旁边的架子上,擦干眼镜上的水雾痕迹后就开始在整理好的题库里面给杏树选题。

    戴着眼镜的二宫清志和平时很不一样,因为近视平时的时候不管是看人还是看物用小林理的话来说就是“自带情深BUFF”,给人一种温和好相处的感觉。而戴上了眼镜的二宫虽然气质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时候总是有一种锐利扑面而来,和他本人的气质有一种矛盾的冲突,让人忍不住的总想看一看这个人。

    -

    早晨六点半,晨跑完的二宫清志打开门的时候二宫华菜正好从楼上走下来,华菜习惯性的跟二宫清志道了声早安,抬手将滑落下来的碎发别到而后笑着问:“早晨想要吃点什么?”

    “都可以的妈妈,我上去冲澡然后叫杏树起床。”二宫清志也笑着应了一声,指了一下自己额角的汗冲着华菜说完就三两步上了楼。

    杏树和二宫清志在这一点上面还是挺相似的,在早晨有事的时候只要有人喊就会立马起来,才刚刚敲响杏树的房门,就听到里面应了一声说自己马上就起。二宫清志准备下楼的时候,二宫一重也从房间里出来了,父子两个边说着边下了楼。

    杏树今天的比赛全家人是都会去的,二宫清志吃饭的速度比家里其他人都快一些,吃完了就先上楼去换衣服收拾包,看完杏树的比赛,二宫清志就直接坐新干线回东京。要不是这周有竞赛复试时间也不会这么赶,不过二宫清志也已经习惯了这种事情,也不觉得有什么麻烦的。

    早晨的比赛除了见到了几个和杏树关系比较好的女生外就没有再碰到什么熟人了,不出意外的杏树成功晋级,接下来就是准备最后的比赛了,杏树的老师全程都坐在了二宫一家的旁边,听老师说杏树这次很有可能拿到她这个年龄段的金奖。

    中午是在外面吃的,选的是杏树很喜欢吃的那个餐厅,本就是为了给杏树庆祝,二宫清志还把自己之前特意给杏树买的礼物送了出去。对于杏树能不能顺利晋级二宫清志心里还是挺清楚的,所以提前就把看好的手链给买下来了。

    午饭后一家人就将二宫清志送到了车站,在停车区把二宫清志放下之后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确定了下一次他过来的时间就开走了。一家人也没有那么多客套话要说,二宫清志看着自家的车汇入车流后就背着包准备去站台等车。

    在车上的时候二宫清志收到了小林理的简讯,刚开始看到人名的时候还以为对方是来问自己这次的作业有没有写完的,结果点开之后才发现是说这次东京都大赛的对手。

    二宫清志:“……”

    哦对,他们网球部还有挺重要的比赛来着。

    说实话之前泷荻之介跟他说的抽签结果他早就忘了,所以现在二宫清志对着简讯上面的“不动峰”这个名字茫然的眨了眨眼……也是能原谅的吧?

    这个疑问自然被二宫清志丢回给了小林理。

    那边过了好几分钟才给他回复了过来,二宫点开后看着上面附带的链接破天荒的露出了无语的表情。嫌弃是嫌弃的,资料还是要看一眼的,点进去之后才知道这个学校也是有他茫然的原因的。

    实在是……太差了一点。

    不管是之前的比赛结果还是去年被停赛的信息,都让人不知道做出什么表情比较好。

    “我知道了,不过你发这个给我的意思是?”——FROM 二宫清志

    “对手都不是很强,到时候说不定会让我们预备队的人上,你就不心动吗?”——FROM 小林理

    二宫清志完全没有小林理预想的那种欣喜若狂或者是别的什么情绪,他冷静的说了自己的想法顺便也戳破了小林理的心动泡泡。

    ——“不心动,就算让预备队的上也只会是以二年级为主,三年级的好好做好后勤就可以了。”

    然后小林理那边可能是被这句话给戳痛了,发了个代表愤怒的音节过来后就懒得再理二宫清志。

    虽然什么都知道,但在到了家之后用最快的速度大致收拾了一下,就直接背着球包去了俱乐部训练。对二宫清志来说网球实际上是一个放松的运动,每次有压力了或者心情有些调整不过来,相比于跟其他人倾诉二宫清志更喜欢自己一个人呆在训练室训练。

    解压对二宫清志很重要。

    不过大概是他自己的问题,只有知道原理并且确定能够实施的招式才能学,而同社团的其他人——尤其是正选们的那些花里胡哨的招式……

    二宫清志表示还是算了吧,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理解。

    他总觉得别人的东西就是别人的东西,自己就算知道怎么打也能打出来,但就是不想用。可能是有点矫情吧,就是觉得不是自己的用出来也说明不了什么,而且他现在的网球风格也挺好的。

    面前是开了最高时速的三台发球机,二宫清志无意识的稍稍压了一下手腕,将球拍与平时回击的角度完全不同,与地面形成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夹角,球被二宫快速的回击回去。第三个球眼看着就要漏掉了,二宫脑子里还在想别的事情,很是顺手的将球拍交到了左手上面,然后用最标准的回击姿势回击了过去。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球已经被打回去了,二宫清志低头看了一眼因为用非常用手回击后微微有些泛红的虎口无奈的笑了一下,要不是他每次的训练都很到位的话可能球拍刚刚就脱手了。

    昨天晚上就应该早点睡觉的,看完了录像非得觉得还有时间跑去把另一个比赛也看了一遍。现在好了,昨天晚上研究的那个今天就直接给模仿出来了,还差点伤到了手。

    二宫清志关掉了发球机,活动了一下左手后,庆幸的轻轻叹了口气。

    这个毛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改掉。

 

[综运动]男神他热爱科学: 12.回东京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