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运动]男神他热爱科学  作者:知情权
    7.  练习赛

    说实话要不是今天一早小林理就给他打了电话,二宫清志说不定就忘了今天网球部有比赛的事情,说来也奇怪,明明碰到的手冢国光也是青学网球部的人,但在二宫这边最前面的印象还是和数学竞赛有关。所以二宫也就忘了在分开前问一下手冢他们网球部的比赛怎么样了,他都已经走到自己考场附近了才想起来这件事。

    他和手冢的关系大概应该算是“泛泛之交”的程度,唯一的交集就是在之前的那次竞赛集训上了,虽然交换过联系方式,但是两个人连简讯都没有互相发过,基本上就是属于躺在联系列表里的“僵尸号”。不过青学前两年的成绩并没有特别好,二宫也不觉得没有问这个事情有什么遗憾的。

    二宫清志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边等发卷时间边胡思乱想着,一双大型桃花眼因为他微微低着头和半垂着眼的缘故而露出了形状姣好的眼睛线条,引的旁边几个无所事事的女生频频看过来。手中的水性笔被他随意的在指尖转了转,二宫清志的手长得非常好看,又长又细还骨节分明,指甲剪得很是妥帖看上去就干干净净的。笔杆是黑色,衬得他的手愈发的白,手腕上除了一只表外什么都没有戴,坐在那里光看着就让人觉得安宁。

    发卷铃声响起,二宫清志下意识的抬起了头,然后就和刚刚一直看着他的女生对上了视线,那女生可能也没想到二宫会突然抬头,被吓了一跳然后迅速的转了回去,给二宫留下了一个泛红的耳朵。二宫有些茫然的眨了眨眼,倒也没有在意这件事情,将目光投向了正在发卷子的监考老师。

    考试不管是对于以前的二宫还是现在的二宫来说都不是一件难事,初赛的时候二宫是第一个交卷子的,复赛也是这样,在确保了自己的分数后,二宫就直接提前交卷了。举手示意等监考员过来查看了一番后,二宫就拿着透明的答题笔袋飞快地出了考场。

    今天冰帝是有比赛的,这个时间正好是第二场,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结束,但是他现在赶过去肯定是能赶上第三场的。作为关东地区的种子选手,冰帝是直接进入关东大赛的,所以前面的地区预选赛之类的就和冰帝没有什么关系了。

    今天的比赛是和高等部的学长进行的练习赛,高等部还是有不少怪物的。

    是的,怪物。

    在二宫清志眼中,有着好几个他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的招式的前辈们跟怪物基本上没有什么区别。每次看到他们打球的时候就会有一种莫名的茫然,然后就会陷入“到底是怎么打出来的”这个问题里。偏偏其他人都很是理所当然,还能用在二宫听上来完全是“伪科学”的话来解释的头头是道。

    最重要的是——

    身边的人还真的都信了。

    你们能不能好好的学习科学知识好好运用科学理论啊!!

    二宫清志在连续一个星期被灌输了听上去好像很厉害,但实际上认真做个建模或者计算就知道完全不可能达到的“知识”后,绝望了。

    如非必要他是不会和前辈以及部员站在一起的,宁愿自己一个人站在场边看球。这个习惯好像除了小林理外并没有太多的人注意到,毕竟说白了二宫清志也不是正选,没有那么多的目光会在比赛的时候放在他身上。

    背着包快步出了青学的校门,二宫清志边计算着时间边往冰帝赶。今天的练习赛是在高等部打,二宫清志倒是没有怎么去过高等部,两年多也就去过那么两三次,都是因为竞赛的事情和网球也没有什么关系。也就大概知道个位置,去倒是没有去过的,但他也不是那种严重的路痴,按照记忆里的路线走了才两分钟就听到了击球的声音。

    二宫推开铁丝门走了进去,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场上正在进行练习赛的几个人身上。高等部和初等部网球部的练习赛本就是面向正选的,后备队的来不来其实都是可以的。

    他粗略的扫了一眼,立马就看到了坐在那边正紧张的盯着场上比赛的小林理,想了一下还是没有过去,反正坐在哪里看都是一样的。二宫看了看身边的位置坐了下来,这个位置离球场稍稍有些距离,但因为高出来一截所以反倒能让二宫看到自己想看的。

    在基本都穿着队服的网球场上出现了一个穿着便服的人还是挺显眼的,在关键球的时候没有精力去关注别的,但等关键球过去之后,二宫就被对面坐着的好几个人看到了。泷和忍足冲着二宫轻轻点了一下头,而坐在正前方环着手臂翘着腿的迹部景吾则什么反应都没有,很是平静的移开了目光。

    二宫清志到不觉得有什么,毕竟迹部景吾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他正想要发个简讯问问小林理前面是个什么情况,就感觉到有个人往他这边走过来了。

    抬头看过去,看到来人的时候有些诧异的扬了扬眉,但随即就笑了起来:“吉川学长。”

    “你怎么现在才过来,”冰帝高等部一年级正选,在国中跟二宫清志临时组过双打的吉川修平坐在了二宫的身边,“之前不是说想要看看小山学长完善后的招式吗,我还以为你会一到点就蹲在这边。”

    吉川修平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用词会让人有些哭笑不得,二宫清志自动忽略了吉川修平的用词,伸手指了一下自己放在旁边椅子上的包:“今天有考试,考完了才过来的。”听这个意思是小山学长已经比完了,不过二宫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样子,“等上学的时候我要一份录像就行了。”

    “但这种事情肯定是亲眼看比较有冲击,说不定还能给你一点灵感,省得你一个拿得出手的招式都没有。”

    二宫清志弯唇笑了一下,也没有反驳什么,半垂下眼伸手在身边的包里面摸索了一下,然后递给了吉川修平一块水果糖:“学长吃糖,还有谁的比赛过去了啊?我们部长的呢?”

    “他不上场,”吉川拨开半透明的糖纸,将糖喂进口中又耸了耸肩,“我们这边也少一个人,所以为了公平起见就没有让迹部上了,迹部他也没有什么意见。”

    二宫的眼睛弯弯的,“是他没有意见还是你们不敢让他有意见啊?”

    “你这小子。”吉川伸手拍了一下二宫的肩膀,“心里知道就行了干嘛说出来。”

    -

    练习赛又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吉川修平也只是坐在二宫旁边了一小会儿就回去了,剩下的时间都是他一个人坐在那边。所以在练习赛结束前二宫也悄悄的离开了网球场,反手关上了铁网门后,二宫给小林理发了个简讯就离开了。

    他今天的计划原本是在复赛结束后就去神奈川的,现在耽搁了一会儿除了错过了午餐时间外倒也没有什么。就是原本说好的中午去接自家妹妹也被挤没了,二宫进入站台之前从便利店买了一瓶果汁,原本是想先吃点东西再走的,但也可能是饿过点了,二宫现在什么都不想吃。

    反正坐新干线去也不需要多长时间,就算到了家再找点东西吃也是可以的。二宫低着头给自家妹妹发了简讯问了一下,等了一小会儿没有收到回复就放回口袋里,戴上耳机开始闭目养神。

    这个时间新干线上的人和高峰时候比起来不算多,耳朵里是最近胡乱塞进播放列表里的歌,二宫清志的注意力并没有在歌上面,而是在回忆他早晨考试的时候有哪里有问题。

    二宫清志的记忆力一直都很好,对于一些自己想要记住并且强迫自己去长期记忆的东西基本上好多年都不会忘,而短期记忆也早就已经训练出来了,像这样时隔两三个小时回想做过的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花了一小会儿解决了这个问题,二宫给之前集体培训的老师发了个简讯,说了一下自己没有问题后,就等着下车了。

    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得很快,二宫清志站在了下车门前,单手抓着旁边的扶杆,半垂着眼看着脚下。门一开他就下了车,下意识的环顾了一下四周,顺着指示牌出了站台。

    鉴于妹妹二宫杏树一直都没有给他回复,二宫清志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就在快要自动挂断前电话被接了起来。那边传来了二宫杏树精神满满的声音,二宫清志不自觉的露出了笑:“你还在学校吗?”

    “还在,不过我现在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了,哥哥到学校门口了?”

    “那倒没有,刚下车,我发的简讯你没有看到吗?”二宫清志将交通卡塞进包的侧面,将喝空了的果汁瓶丢进了垃圾桶中,“我现在过去是不是来不及了。”

    二宫杏树那边发出了桌子被轻轻拖拉的声音,“是来不及了,所以我就不绕路过去了,你回来的时候顺便给我带一块芝士蛋糕吧?”

    二宫清志应了一声,又忍不住嘱咐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综运动]男神他热爱科学: 7.练习赛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