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运动]男神他热爱科学  作者:知情权
    8.  立海大

    等二宫清志到二宫杏树特别喜欢吃的那家甜品店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分钟后了,按照二宫清志对杏树的了解现在杏树应该刚刚才到家附近。推门进去的时候,门上的铃铛响了一下,一直正对着门准备欢迎顾客的店员冲着他打招呼。

    二宫清志稍稍点了一下头当做回礼,然后指了一下放在展示柜里的模型,快速的说了一下杏树喜欢吃的两款蛋糕,原本想着店里没有什么人,站在柜台前稍稍等一下,结果才刚点好门上的铃铛又响了一下。

    下意识的抬眼看了过去,穿着土黄色运动服的三个长相个头都相差很大的男生走了进来,只一眼二宫清志就认出来了这是立海大附属的队服。

    连续十五年关东大赛冠军,连续两年全国冠军的王者立海大。

    二宫对这三个人都有印象,甚至还能想起来去年全国大赛时候的一些细节。站在展示柜前的三个人是同为三年级的杰克桑原、丸井文太和仁王雅治,身上还背着网球包,大概也是训练完了过来的。

    为了避免自己的目光让对方有什么误解,二宫只粗略的扫了一下就收了回去,低头跟杏树发着简讯。原本想着买了两个应该就够了,结果杏树突然说还想吃草莓芝士,二宫也只好等前面的三个人点完了再加单。

    “文太,还没有选好吗?”三个人中最显眼的杰克桑原察觉到店里的另外一个陌生男生正等着他们,开口催促了一下。

    “再等一下下,我在想要哪个口味比较好,芒果还是草莓?”丸井文太的声音里满是纠结,自言自语了两句还是没有能确定下来。他想了想准备转头去问另一个同伴,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了正看着展示柜的二宫清志。

    安安静静排在他们身后的肯定是要点单的,丸井文太只犹豫了一下,就冲着二宫清志开口说:“你先点吧,我还没有想好。”

    “谢谢。”二宫清志冲着比自己矮了半头的丸井道了谢,眼睛微弯的冲着杰克桑原和明显有些没精神的仁王雅治点头示意了一下,冲着店员加了单,“再加一份草莓芝士。”

    “Puri。”二宫的身后传来了一个不明意义的语气词。

    二宫清志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扎了个小辫子的仁王雅治低头看着影子在躲阳光。

    拿了蛋糕又冲着看着自己的丸井文太点头示意了一下,这才从甜品店离开了,这个时间外面的阳光稍稍有些晒,虽然才是第一学期的季节,不像天气最热时候的阳光,但二宫清志还是下意识的将挽起来的袖子放了下来,又顺手整整齐齐的扣上。

    从甜品店到家里还有一段的路,走路回去大概要十五分钟左右,不过二宫清志也算是点背,每次经过路口都是红灯,到最后一个路口的时候看着是绿灯,等他走过去的时候就变成了红灯。他站在路边边等红灯边给二宫杏树回简讯,平日里虽然也会聊天,但因为二宫每天的事情太多,所以住在神奈川的家人就觉得空闲时间与其拿来聊天不如让他好好休息。

    回了一句自己马上就到家后,二宫清志察觉到有人同样停在了身后,因为以前的一些不太好的回忆让二宫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结果就对上了在甜品店碰到的仁王雅治的目光。二宫愣了一下,对方稍稍动了动,半张脸被旁边的路灯阴影给挡住后冲着二宫点了一下头。

    这种刚刚才见过然后又相遇的场景在什么时候都会有点小尴尬,二宫清志也没有闲到莫名其妙的和立海大的人搭话,很是自然的笑了一下就转了回去,也没有什么好说的,这种时候就只要假装自己是个哑巴就行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过了马路,二宫清志习惯性的把手放进了裤兜中,之前站在那边还算挺直的背又不自觉的放松了下来,稍稍有些驼背的样子。拐进了住宅区的路,二宫这才发觉仁王雅治一直都走在自己身后,不过他倒是没有回头,可能是因为新的护身符挺有用的,也可能是因为给了他点底气,所以从东京回到神奈川这一路都没有看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要是按照以前的时候,二宫要是感觉到身后有人必定是要频频回头看一看的。

    原本以为就只是顺一小段路而已,结果没想到二宫家在神奈川买下的房子竟然就在仁王雅治家的旁边,就只是中间隔了一条小道和两排花坛。

    二宫清志站在家里雕花护栏铁门外侧着头看同样侧过头看过来的仁王雅治,仁王看上去略微有些惊讶,一边眉毛微挑了一下,侧过身来说:“你就是杏树桑提到过的哥哥?”

    “冰帝三年级二宫清志,请仁王君多多指教。”二宫笑了起来,然后正正经经的跟仁王雅治做了自我介绍。

    仁王雅治下意识的拽了一下搭在肩膀上整整齐齐的小辫子:“Puri。”

    “二宫君原来认识我啊?”

    “是,去年在全国大赛上有见到过,我虽然也是网球部的,但水平不足以进入正选。”二宫清志说起这种话丝毫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或者是难为情的样子,坦坦荡荡的,水平不足不如别人在二宫看来也没有什么好自卑的。“之前我过来的时候也没有见到过仁王君,没想到竟然离的这么近。”

    在仁王雅治这里二宫清志这个人确实是没有什么存在感,在此之前对“二宫家大儿子”的概念也只停留在二宫家的那个学妹所形容的“脾气很好”上面。从现在接触了一小会儿来看,应该不只是“脾气很好”,还有“自知之明”。

    正打算简短的再说那么一两句就结束对话的仁王雅治,刚准备回一个礼貌一些的自我介绍就听到二宫家的大门被从里面打开了。

    “哥哥你怎么站在家门口不进来?啊!雅治前辈!”二宫杏树在看到和二宫清志离得不远的人是谁的时候,下意识的从门口蹦了两下跳下了台阶,凑在雕花护栏那边跟仁王雅治挥手,“正好,我妈妈叫我问一下前辈和铃美姐上次吃的雪团好不好吃,要是喜欢的话明天会再做的!”

    仁王雅治在面对二宫杏树的时候明显熟稔了不少,就连笑起来的样子都和刚才面对二宫清志的时候有一点点细微的差别。二宫清志提着给杏树买的蛋糕站在一旁没有随意打断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反而听的挺认真的,他还是对杏树的日常生活挺好奇的,听上去好像仁王一家跟他们家的人很熟一样。

    “啊对了,哥哥你怎么和雅治前辈一起回来?”杏树伸手把护栏的门拉开,有些好奇的问,“你们两个认识?”

    “不认识,正巧同路了。”二宫清志笑了一下,眼角的弧度特别地温柔,说着就把手里的纸盒递给了杏树,“不是喊着要吃蛋糕?不要拽着仁王君站在门口了,没有个遮挡物又这么晒。”

    “——是哥哥自己怕晒吧。”杏树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句,伸手拿过两个纸盒后笑眯眯的跟仁王挥手,“耽误雅治前辈的时间了,明天做好了会给前辈送过去的,记得告诉铃美姐,明天会有她喜欢吃的抹茶口味!”

    之前仁王雅治还没有看出来这两个人有哪里像是亲兄妹,现在两个人都笑着才显现出来了非常相似的地方,不过二宫清志的眼睛明显比杏树更加好看,会让人不自觉的将目光移向他。兄妹两个长得都挺好的,但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格。

    不过兄妹两个不一样也挺正常的,他自己和姐姐与弟弟也挺不一样。

    “那杏树桑就替我和姐姐谢谢伯母。”

    -

    家里的氛围和东京完全不同,自己一个人住果然有时候还是太冷清了。

    二宫清志放下包洗干净手就去厨房帮忙,之前还不觉得饿,现在一闻到刚刚烤出来的饼干的香味就有点饿了。他边帮着母亲二宫华菜处理肉松边忍不住笑着说了一句,二宫华菜看了看时间,立马就反应过来二宫清志中午没有吃午饭。

    “不是跟你说不急的吗?怎么还不吃午饭就坐车回来了,”二宫华菜摘掉了手上的一次性手套,打开冰箱将里面放着的寿司卷拿了出来放在料理台上,“先别弄了,过来吃点,我现在给你做碗乌冬面?”

    进了家门就脱掉了外面的衬衫,只穿了一件什么花纹都没有的白T恤的二宫清志用湿巾擦了一下不小心蹭上肉松的胳膊,然后靠在料理台旁边换了一副一次性手套就上手开吃了,“不用了怪麻烦的,随便吃点就行,今天除了考了个试外也没有怎么动。”

    二宫家的家长对待二宫清志和二宫杏树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大概是因为二宫清志从小就让大人很放心,又懂事性格又好,从小就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自己不应该做什么,二宫一重和二宫华菜在当初搬家的时候也因为这样就轻易的同意了二宫清志想要一个人留在东京的想法。

    他们两个对二宫清志的个人喜好也不会过多干涉,毕竟二宫清志的“特殊”也没有办法让人将他和什么都不知道的杏树统一对待。二宫一重和二宫华菜早就已经商量好了,二宫清志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基本上二宫清志从小到大提出来的要求都是会被满足的。

    “你也不要那么拼,又不是要让你一定要拿第一才行,”二宫华菜去年的时候被二宫清志的老师一个电话搞得到现在都觉得是二宫清志被老师拜托,没有办法推掉才会一直参加数学竞赛,“我看别人家从来都没有参加过竞赛的孩子不也挺好的,有那时间你多出去玩儿一玩儿多好。”

    二宫清志有些好笑的无奈,之前就已经解释过了去年老师的那通电话就只是跟家里说一下集训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被二宫华菜理解成他被学校老师拜托一定要参加了,但解释了二宫华菜也没有相信,他索性就不解释了,反正被念叨念叨也挺有意思的。

    “我知道的,我不是还在打网球吗,能认识好多人呢。”

    “好不好吃?要不要给你换鳗鱼饭吃?”

    “挺好吃的,不用的妈妈。”

    “那晚上给你做多点好吃的。”

 

[综运动]男神他热爱科学: 8.立海大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