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运动]男神他热爱科学  作者:知情权
    20.  探病

    感冒好了之后就恢复了日常训练的二宫清志在吃晚饭的时候收到了手冢国光的信息,他之前给手冢发简讯询问他手臂的状况时也没想到手冢会在离开日本的时候给他发简讯,用湿巾擦了一下鼻尖上冒出来的汗,二宫回了一句“注意安全”。

    和青学的比赛结束之后倒也没有人再给二宫说现在的冰帝是个什么情况,以之前经历过的来看应该是在努力训练。后面又跟哪几个学校比赛二宫清志也不太记得了,反正都是大比分直接赢下的。而且再有两天关东大赛就要结束了,从时间上看正好能去看决赛的情况,但二宫觉得没有太大的必要,立海大和青学哪个拿了冠军都和冰帝没有什么关系。

    二宫清志抬眼看了一下现在的天气,没有太阳还聚集了不少的乌云,看上去今晚又要下雨了,天气预报上说明后两天东京和神奈川一样都有雨,决赛能不能按期举行还不一定。再有两天这次的集训就结束了,竞赛集训结束之后没两天就是正式的考试,这次的考场设立在东京,二宫回去之后也就不用到处跑了,而且中间的休息期也没有带队老师天天看着,他也可以去俱乐部或者去看关东大赛的决赛之类的。

    手里的球拍被他仔仔细细的塞进网球包里,虽然说是这么说的,但关东大赛的决赛他是不准备去看了,立海大里面他最想看的就是幸村精市的那种打法,去年的全国大赛见过一次之后他就特别想要再看一次。本来以为这次的关东大赛有机会见识到,结果看幸村到现在都还在住院的样子……

    话说回来。

    二宫回宿舍的脚步顿了一下,眼神茫然了一瞬间。

    ——幸村精市出院了吗?

    -

    之前想到这件事是一回事,听到确定的消息就是另一回事了。二宫对于幸村没有办法参加关东大赛还是挺吃惊的,不过在简讯中倒是没有表现出来。下午的时候就要坐车回东京了,因为是工作日这个时间点家里也不会有人,二宫清志就跟幸村打好了招呼在回东京前去看看他。

    去之前还专门去了一趟开在离医院不太远的地方的手工糖店,这家店还是去年的时候二宫杏树带着他去的,制作间的橱窗全透明,干净卫生不说味道也不错。正好二宫要给小林理带一瓶回去,也就顺便买一瓶再送给幸村精市。

    自己吃和当做礼物送给别人的打包方式是不一样的,二宫随意的将给小林理带的那瓶塞进包里,然后拎着纸袋子沿着过来的路往回走。

    他出门的时候雨才停,现在的空气中满是下雨后那种带点潮湿的味道,为了防止在正式考试前又生病,所以在这种温度稍凉的天气里不光在包里装了雨伞还穿了一件薄衬衣。不过大街上这么穿的也不少,所以也不算是异类。

    不管是哪里的医院味道都是一样的,二宫清志没有什么反感的看了一下指示牌,站在电梯旁等着电梯从楼上下来。也正好巧了,电梯门刚打开二宫清志就看到了穿着蓝白条纹病服的幸村精市。深蓝色微卷的头发因为低头在看着什么滑落下来,电梯里的灯光是暖光,照在他身上像镀了一层光。

    之前总说泷荻之介长相精致,那幸村大概就是比精致还要多一点的那种。

    本身就站在旁边的二宫清志也不需要像其他人那样往旁边让一让,正准备叫一下幸村以免和自己错过去了,握在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幸村精市。二宫只看了一眼就挂断了,然后稍稍提高了声音叫了一下幸村。

    幸村精市正跟着前面的人往外走,还在奇怪怎么电话被挂了,就听到有人站在外面叫了他一声,一抬头就看到了单间背着包穿着墨蓝色衬衣和白色T恤的二宫清志。冲着对方下意识的笑了一下,然后站在原地等二宫清志走过来。

    二宫的手里不光拎着一个小袋子,还拿着一小束一看就知道是从医院对面的花店买的那种专门送给病人的花。包装纸和插花的样子幸村精市再熟悉不过了,从办了住院手续开始就一直能看到这种造型和包装。

    从上次去花店的时候就看出来了,二宫清志好像对花卉之类的并不是很了解。

    幸村精市伸手接过来对方递来的花和礼物,笑着道了谢:“谢谢二宫君,我还担心你找不到地方,所以想着提前下来。”

    ——所以会想到买一束花来也是很有心了。

    二宫清志等他将东西拿好,这才伸手虚指了一下那个被幸村提在手里的小袋子,声线温和的带着笑意:“我也不知道买什么比较好,水果之类的我也不太会挑,正好这家的手工糖味道挺不错的,就买来让你尝尝。”

    幸村提起来看了看,又冲着二宫眼睛弯弯的说了一声谢谢,这才指了指外面:“早晨醒来之后就发现外面一直在下雨,现在好不容易雨停了,要不在外面走一走?”

    对幸村提出来的意见二宫没有反对,先是看了看幸村身上的衣服,迟疑了一下才道:“幸村君穿这个会不会着凉?是不是有点薄?”

    幸村看了看二宫身上穿的,又看了看自己,到不觉得自己穿的有什么单薄的,“没事的,而且我穿的也不少了。”身上的病服实际上要比看上去厚很多,不下雨的时候还穿的是短袖,现在雨停了温度也在回升,说不定在外面走一回儿就会热起来。

    医院大楼前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草坪和花园,小道旁边也安了不少的长椅,顺着小道往后走景色会更好,这些也都是为了医院里的病患调剂生活。实际上相比于在楼下散步幸村更喜欢呆在天台上面,尤其是天气好的时候,在天台上面晒晒太阳看看风景也挺好的。

    二宫清志自然不知道这些,他对幸村说实话也不太了解,但又挺好奇幸村的打球招式,正好也是想到关东大赛了,正好今天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干脆就提前跟幸村打了招呼过来了。

    两个人走的小道旁边都是小草坪,并没有种什么花之类的,二宫看着还觉得挺清爽的。也没有说什么别的话题,一开口幸村就直接说起了冰帝和青学的那一场比赛。这也不奇怪,毕竟冰帝也是去年的亚军,立海大会去看冰帝的比赛也是正常的,幸村应该跟他一样看的是录像。

    “我看录像也没有看完全部,时间有些不太够,所以也就只看了比较感兴趣的那两局。”二宫清志很自然的就提起了迹部景吾和手冢国光的那场比赛,他看了一眼走在内侧的幸村,后者感觉到了注视的目光也看了回来:“单打一的那一场比赛幸村君也看了吧?”

    幸村点了一下头,没有说什么。

    “可能是我之前没有太关注这一块的原因,”二宫边说边抬手用手指的指节点了点眼角,幸村的目光自然跟着他手的移动移了过去,“手冢的能力已经这么强了啊。”怎么看这场比赛都不像是国中生的比赛,要是有人跟他说这是青少年职业向的比赛他都会相信。

    幸村精市莫名的从二宫的称呼里面听出了他好像跟手冢国光认识,即便只接触了这么几次,但幸村也算是对二宫的性格有点了解了,能被他直接叫“手冢”应该是熟人。既然想知道幸村就问了:“二宫君和手冢认识?”

    “认识,”二宫清志简单的解释了一下,反正也挺正常的,毕竟他和幸村也是这样认识的,“和幸村君一样,也是因为竞赛认识的。”

    幸村精市看了看二宫,一下子就笑了起来:“所以我们之间也就不用这么礼貌了吧?”

    -

    原本没有打算呆太长时间,但结果除了冰帝和青学的那场比赛还说到了和妖怪有关的话题,这个话题一开头就没有办法突然中止,所以等二宫离开医院准备回立海大取自己的行李的时候已经不早了。

    说起妖怪的话题也是因为二宫看到地上的树影时想起来的,这件事是他做的有些不对,本来应该早点问一下的,现在再问不管发生什么都像是马后炮。

    不过幸村精市到是一点都不在意二宫的这个“迟来的关心”,先是问了一下当时那个到底是什么妖怪,有没有什么正经一些的学名,然后才说起了那妖怪逃跑之后没有再发生什么。

    虽然不清楚幸村精市当初有没有做什么让妖怪误会的事情,但这种会跑去“要脸”的妖怪也有很多是不需要干什么,只要你长得好看就会跟上你的那种,所以二宫也没有去问幸村这种实际上没有什么用的问题。转而跟他说起来有什么日常生活中需要稍微在意一些的事情,要是换了别的什么人可能他还不会说这些,再怎么说幸村也是不久前刚刚碰到妖怪的,要是不注意一些的话再次碰到的几率会比较大。

    至于其他的事情……

    二宫清志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幸村觉得这个样子的二宫有些好笑:“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倒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二宫清志想了想,问了幸村一个问题,“你害怕鬼之类的东西吗?”

    幸村愣了一下,正想说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又想起来自己是亲眼见过以前从来不相信的妖怪的,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就收了回去。二宫问的认真,幸村也没有表现出敷衍的样子:“还可以,毕竟没有见过也不知道会不会害怕。”

    二宫想起来之前在等电梯的时候看到的那几个走来走去的身影,也不知道要不要给幸村形容一下。“其实也没有什么,主要还是你不要总是想着这些,比如会不会看到一些不该看的之类的就行。”

    “不是有一句话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二宫清志怕自己说不明白,就又补了一句,找一句比较类似的话会比较好理解一些。

    比如幸村就立马理解了二宫的意思,他看上去有些无奈:“要是你不说的话我可能不会有这个概念,你这么一说,我反而会一直想到这个事情。”

    “那也没办法。”二宫清志从长椅上站起来,冲着幸村说,“努力一下,祝你好运。”

    -

    下午回东京的时候还是跟来的时候一样,是二宫清志自己一个人回去的,回到家的时候还记得从门口的小邮箱里面把志贺志野费劲塞进去的防水袋子取出来。二宫做这种事情也算是熟门熟路了,之前有好几次都是这么做的,连装着卷子的防水袋子都还是以前用的那一个。

    打开家门后顺手打开了玄关的灯,家里有些冷清的味道扑面而来,二宫换好了鞋将小型的行李箱和网球包先放在了鞋柜旁,然后这才去冰箱里面拿苏打水。

    握着带着凉意的罐身,二宫清志将一楼的窗户都开了一遍准备通通风,然后去检查了一下二楼的房间和窗户,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就连剩下的那些护身符也好好的躺在应该在的位置上面,二宫明显的心情好了不少。

    之前有那么一次他回来的时候,他房间已经被搅得乱七八糟已经不能看了,所以后来每一次回来都会先检查一遍。

    从外面回来之后不光要收拾一下带回来的衣物,还要将家里收拾一遍,等都收拾好了也已经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像是卡着点来的一样,二宫清志刚把吸尘器放好,充着电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打过来电话的是杏树,听她讲话的背景音应该是已经到家了,二宫清志站在冰箱前面边跟杏树讲话边思考晚上吃点什么。

    “——我讲话你有没有在听啊?”杏树光听到电话那边的人传来的应声,除了应声外什么都没有。

    “在听。”二宫清志关上了冰箱门,准备一会儿随便煮个粥凑合一下,他回来的时候外面还没有下雨,进了家门没多久就开始了。在立海大集训的后期基本上就没有几天是天晴的,结果回到了东京也是这样。二宫拧了一下眉伸手把厨房的窗户关上了。“不就是在说升学的事情吗。”

    “所以哥哥是什么想法?”杏树坐在餐桌前看着厨房里忙碌的二宫华菜的背影,和坐在对面的二宫一重交换了一个眼神,“是要来神奈川的吧?到时候进立海大附属的高中部,这样我们放学上学也可以一起走,回家了你也可以直接吃到妈妈做的饭。”

    二宫清志对杏树说的这些还是挺心动的,但他确实是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去神奈川,即便在所有人都觉得他会去神奈川读高中的情况下。杏树会打这个电话估计也是因为之前他爸爸二宫一重说起来这件事他没有搭腔这才觉得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二宫也不想让家里人猜测他的想法,猜来猜去的太累了,所以就直接说了自己的想法。

    “我还没有想好。”二宫说着打开柜子,然后伸手去拿电饭煲的内胆,“而且现在全国的决赛还没有开考,等考完了之后再说吧。我也想看看条件之类的,这样才好做选择。”他自己其实是没有什么倾向性的,在哪里都一样,选择基本上就取决于哪边给他的条件更好了。

    不过二宫清志觉得冰帝应该不会吝啬的,毕竟再怎么说也算是财大气粗的那种,至于立海大附属他就不是很了解了。

    这话说的很具有二宫清志的风格,杏树也不知道说什么反驳比较好了,她和二宫的想法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出入:“那这么说的话,要是看奖金肯定是比不过冰帝的呀。”立海大也是有学生去参加这种竞赛的,虽然拿不到国奖但是在关东地区的排名还不错,学校给的奖励都是公示出来的,所以杏树也知道奖励的内容都是什么。

    “所以我说了到时候再看呀。”二宫清志跟杏树讲话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就放缓了声音,带了点哄小孩子的口吻。“是爸爸让你问的吧?你让他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的。”

    二宫清志的主意大这是全家人都知道的事情,就连杏树都知道她哥哥二宫清志没有人能管住,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做决定,父母的意见也就只是意见。有时候杏树还是挺羡慕她哥哥的,但要是让她也这么做的话……

    她肯定是拒绝的。

    一个人住太孤单了,而且她也做不到二宫清志这样,不管什么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目标也很明确,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

    所以她跟kiyo还是挺不一样的。

    “kiyo。”杏树的声音突然小了不少,就跟捂着话筒在跟他讲话一样,“反正你也不用考虑那么多,我觉得你做什么决定都是对的。”

    二宫清志舀米的手顿了一下,“杏树,没大没小的。”

    “没什么事了,我挂了啊!妈妈叫你考完了回来住几天,要是不能请假的话她打电话去说。”二宫杏树笑嘻嘻的冲着电话飞快的说了一句,没等那边有什么反应就直接挂了电话,“拜拜!”

    二宫清志无奈的将手机放在料理台上面,扣上米箱的时候突然就笑了一下。

    -

    回到东京的第二天一早,二宫清志比闹钟还要早的醒来了,半蜷着的人将身体舒展开来躺平了,头也就从被子里面伸了出来。昨天晚上睡前将卧室的窗户关上了,所以大清早的室内温度也不算凉,二宫清志也没有像之前生病一样赖床,看了一眼床头柜上闹钟显示的时间,伸手将闹钟提前关掉就直接起来了。

    开窗通风,烧热水去洗漱。

    这种事情每天早晨都做,习惯到二宫清志总觉得自己闭着眼都能完成,今天外面还在下雨,周六一早就这样也不知道九点的时候雨能不能停。站在厨房给自己准备简单早餐的二宫看了一眼窗外,淅淅沥沥的雨还是挺烦人的,要是再稍微小一点就不会影响什么,这样不大不小的也不知道今天的决赛还能不能照常进行。

    幸村精市昨天还问了二宫会不会去看决赛,在听到二宫说可能没有什么时间的时候表示了理解,然后便一脸遗憾的说了一句:“要是二宫去的话,说不定还能让你给我实时转播一下。”

    二宫清志想到这里涂抹黄油的手顿了一下,抬手看了看戴在手腕上的表,计算了一下时间后,决定等做完一套卷子了再撑伞去看一看。至于当初是怎么跟小林理说的……

    没有什么事情是一罐手工糖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

    就绝交。

    很有二宫风的交友原则。

    端着凉水杯上楼做题的二宫并没有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对的,反正小林理也不会跟他计较这些东西。

    从上楼到再下楼中间隔了一个半小时,下来的二宫清志换好了衣服,穿着黑色的休闲裤和灰色卫衣,除了他肤色白的快要反光外,整个人的打扮都是灰蒙蒙的。

    装好了要带的东西就换鞋撑着伞出门了,外面的雨看上去比早晨的时候又大了一些,路上还有些地方有点小积水。二宫清志稍微绕了一下,就快步往关东大赛进行的场地走。

    一路过去因为下雨并没有看到什么人,至少二宫没有看到,也有可能是从其他入口进去了,他基本上是卡着点来的,这个时间正好是去检录处检录的时候。能不能打估计就看能不能顺利检录了,看现在这个天气……

    估计有些悬。

    还没等二宫走到决赛场地,就听到公园内的大喇叭开始播报决赛延后的通知,二宫停在原地将通知听了两遍。摸出手机给幸村精市发了个简讯,将喇叭播报的话一字不错的发给了幸村,虽然知道这个消息立海大附属的人肯定是会跟幸村说的,但二宫觉得自己再发一遍也没有什么不好。

    那边没有回复,二宫也不觉得有什么,将手机放回口袋就准备去另一边买上两杯热饮再回家。从公园正中间的路传过去,撑着伞的二宫一眼就看到了跟自己迎面而来的青学队伍,他们基本上是两个人合撑一把伞或者干脆没有撑伞,看着倒没有什么失落的样子。应该是打算回去了,二宫跟青学网球部的其他人都没怎么见过,更不用说认识了,不过在经过青学队伍的时候,二宫感觉到走在队伍里的不二周助好像侧头看了他一眼。

    都已经离青学的队伍远远的了,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不过因为明显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二宫也就没有在意。等那人从自己身边快步走过的时候才发现是青学那个打败了日吉若的一年级生,二宫对越前龙马的印象除了打败了日吉若就只剩下了那个玩闹似的双打。

    二宫的目光跟着越前龙马了一段,然后看着他从视线范围内消失不见。

    在饮品店付了钱,二宫握着自己现在要喝的燕麦牛奶,握着伞的手还挂了一杯打包回家的可可,都是热饮,手碰上去还有些烫。二宫咬着吸管过了马路,顺着来时候的路往回走,本来就准备这样直接回去的,结果在公园里看到了两个冒雨打球的人。

    他一眼就认出来了那两个人一个是越前龙马,另一个是立海大的真田玄一郎。他下意识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除了他们两个以外的其他人,于是就撑着伞走下了看台,站在一个不远不近的地方边喝可可边看他们比赛。

    没有裁判没有边裁,全凭选手自觉,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才站了五分钟,越前就丢了三个球。

 

[综运动]男神他热爱科学: 20.探病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