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表妹她娇媚动人 > 1.麒麟子
表妹她娇媚动人  作者:苏苏飞
    “阿梨,你答应娘,一定要照顾好阿元,他是洛家唯一的独苗,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恢复洛家门庭啊!”

    “娘,我答应你,可是你好好吃药好不好,这是我花了一个时辰熬出来的汤药……”

    “娘——,娘——”

    洛梨蓦地睁开眼睛,额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心口依然“扑腾扑腾”的乱跳个不停,她抬眼,只看见低矮的油黑船顶,周遭回荡着水声,身子随着船轻轻的晃荡着。

    她吁了一口气,坐了起来,双眼懵懂的发了一会呆。她又梦见娘亲了,娘亲哭了,娘亲病了,娘亲不肯喝药,娘亲没了……

    她的眼底渐渐蓄起了泪光,一只小手攥着她的袖子扯了扯。身边一双小胖手抱着她的胳膊,缩成了一小团。小家伙闭着眼睛睡得正沉,头上编成了两根麻花小辫子垂在脸颊边,像个娇俏的小姑娘。

    阿元讨厌这个打扮,他是男生,不想打扮成小姑娘,可是他们现在是在逃难,又怎能不乔装打扮?

    她总觉得这是一场梦,可是低头看看自己日渐粗糙的手,这又不是一个梦,从前她的手可是娇嫩的如同牛乳凝脂一般的。

    她睡不着,揭开帘子到了船舱外,此时天边已经开始发白,隐隐可以看到远处的码头。

    船夫醒来,开始在河上捕捞些小鱼小虾烧早饭。

    “小刘!你醒啦!昨夜可睡得好?”船夫一边熟练的撒下渔网,一边笑眯眯的对她说。

    洛梨勉强笑了一笑:“睡得很好。虽然不常坐船,倒还习惯。”

    船夫哈哈一笑:“你不是说你是从屯阳来的吗?屯阳那边的人都是旱鸭子,肯定是不习惯坐船的,你这样的倒是少见,多的是上吐下泻的呢。不过从这里上岸,只要再坐一段路的牛车,就可以到晋安了!那晋安可是咱们大随的都城,有沈氏守着,安稳的很。现在这兵荒马乱的,能投奔那边的可是有福气的人。”

    洛梨点了点头,没有作声。

    船夫看着这个个子纤细的小子,不由得摇了摇头。这小子,也长得太秀气了,五官太过精致,看着简直像个女娃。不过幸亏是男娃,要是女娃,大约早已被人抢走了。

    洛梨从怀中摸出一个饼子,撕了一小块,剩下的放进了衣服里,拿着那块饼子慢慢啃起来。

    她的目光落在远处的码头上,只要到了那边,她就可以去找姑母了。姑母还认得她吗?会收留她和阿元吗?

    “喂!船家,靠岸!”码头上,四五个穿着黑色便装的壮汉对着小船嚷道。

    “快点快点!再不过来,小心我们砸了你的船!”

    男人们凶神恶煞,船夫吓了一跳,连小锅里的鱼虾都来不及煮,便老老实实的拿起船桨向岸边划去。

    洛梨瞪大了眼睛,那几个人都配着深紫色的腰带,腰带上绣着星点金纹,这个标志,她认得,那是屯阳拓跋氏的装扮。

    她迅速的低头,对船夫道:“大哥,我多给钱你,你寻另一个码头靠岸可好?”

    船夫苦笑道:“那可怎么行?你可知道那些人是我这样的人惹不起的。拓跋氏的人最是记仇,时常在这边横行,倘若我不划过去,早晚会被逮着,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洛梨也明白,这渔阳处在屯阳和晋安中间,虽然距离晋安比较近,但是其他氏族门阀也可以自由行走。如今天下大乱,各家门阀势力林立,其中又以保皇的沈氏,拥兵自重的拓跋氏,和百年世族盛氏最为强大。

    洛梨紧紧握着双手,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拓跋煌一直在找她,可是为何就要到晋安了,偏偏又遇到这些人?

    “梨子!”肉嘟嘟的小手指在她手臂上轻轻的戳了一下,洛梨转头,小家伙睡眼惺忪的揉着眼睛,“我肚子好饿,吃什么?”

    洛梨心情沉重,还是低头从怀中取出饼子,又进去给他倒了一杯粗茶,让他就着热茶吃饼子。

    阿元坐在她身边,小身子紧紧的挨着她,天真的问:“梨子,是不是到了姑姑家,咱们就有肉吃了?”如今她乔装成男孩,阿元乔装成女孩,洛梨便不许他叫姐姐,只叫梨子。这称呼有趣,阿元倒是愿意。

    洛梨勉强扬起唇角,点了点头。

    阿元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仿佛绽放出光彩:“太好了!我现在只想吃肉!”

    洛梨抬手,揉了揉他圆乎乎的小脑袋,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望着波光荡漾的水面,如果她会水,或许她能带着阿元走。可惜,那只是如果而已。如今只盼着那几个人认不出她来才好。

    她随手在船舱里摸了一把黑灰悄悄往脸上抹了抹。

    “砰”的一声闷响,船撞到了河岸的木桩,河岸上的大汉立即指着她叫起来:“那个小子,上岸来!”

    洛梨只得给了船钱,拎了包袱,牵着阿元一起上了岸,低着头站在几个大汉的跟前。

    她穿着简陋难看的深灰色麻布衣服,头上缠着乌黑的头巾,脸上乌黑,乍一看去,如同从炭坑里挖出来的煤球一般,着实不起眼。

    一个大汉道:“是个小子,咱们奉了主上的命令,要找的是丫头。这个让他走吧,别耽搁咱们的功夫!”

    另一人上下打量着洛梨,对他道:“咱们要找的是一个十三四岁的丫头和一个六七岁的男孩子,正好两个。你看看他们俩,如果装束换一换,岂不是正好?”

    洛梨心中蓦然一跳,脚步踯躅的往后退了一步,恨不得拔腿离开这几人的视线,可是有阿元在,她如何能跑?

    “几位大哥,小人是如假包换的男子,这是小人的妹妹,怎会是你们要找的人?”她压低嗓子说道。这几日学男孩说话,她已练得八九不离十。

    为首的大汉,摸了摸下巴,瞧着这小子虽然煤球似的黑,五官却长得好,不由得戏谑道:“行,你若是想走也成,脱了衣裳验一验!”

    其他几个大汉都哈哈大笑拍手道:“有趣有趣!这个法子倒是极好!”

    洛梨紧紧攥着阿元的手,眼角的余光瞥向身后,身后的确有一条退路,倘若是她一个人,便可以趁机逃走,可是阿元怎么办?

    “几个大哥说笑了,我是男子,有什么好看的?”她耐着性子同几人周旋。

    “叫你脱就脱!”为首的大汉不耐烦起来,一刀从腰间抽出,指着眼前的“少年”,横眉冷眼道,“倘若不脱,便跳进这河里!到底是脱衣服还是跳河,你选一个!”

    洛梨抬眼,颤声道:“可是我……我不会游泳……”

    几个大汉都哈哈大笑起来:“真是个弱鸡!那可不正好!你要是跳下这冰冷的河里,我们便饶了你们!”

    现下已经入了十一月,河水冰冷难耐,如此跳下去,简直是拿人命开玩笑。路人看了,纷纷摇头,却也不敢招惹。门阀的人,除非不要性命,有几个人敢惹?

    “好,我跳就是。”

    洛梨转身向着河边走去,一只小手惊恐的攥着她的衣摆:“梨子——”

    洛梨安慰他:“你等着我,我一定会回来找你,你就站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

    她站在水边,有些眩晕,这水很深,一旦跳下去,她不知道是死还是活。可是她只能跳,不然,她和阿元都不会有活路。

    她仿佛听到耳畔传来一阵接一阵的大笑,那些人看着她就仿佛看一个乐子,而她,在寻求活下去的最后一丝希望。

    她紧紧盯着池壁边的水草,心想倘若她跳下去紧紧抓住水草或许还能搏一个生机。

    就在她咬紧了牙,屈膝准备往下跳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袭空而来裂帛刺穿的声音。

    那些笑声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接一声的惨叫。

    洛梨一呆,转头看去,只见一只金色的箭破空而来,直插.入那黑衣大汉的后腿。

    这大汉还未反应过来,随即又是一只金色的长箭,插.入了另外一个大汉的大腿。

    一连五发,一箭一人,遇箭即倒,手法极干净利索。

    路人齐齐震惊,洛梨顺着路人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匹白马仿佛踏空而来,浑身雪白无一丝杂色,而那马上之人亦是身着素锦白衣,戴银色面具遮目,手持金色弓箭策马而来。

    “沈氏麒麟子!”

    有人低呼。

    “对,一定是他。都说他最喜用金箭,平素出门都要戴面具!”

    “为何叫麒麟子?”

    “听闻当初他在圣上殿前演文弄武,圣上盛赞,此子真麒麟也!所以大家都叫他麒麟子!”

    “这拓跋氏的人太过专横,若不是麒麟子,有谁治得住他们?”

    “麒……麟……子……”

    为首大汉气的吐血,捂着自己流血不止的大腿,一字一句的咬牙叫出这个名字,“沈……胤!”

    他咬牙抬头,看向马上那居高临下的男子:“你……好狠……的手段……”

    马上的白衣人殷红的唇角微微撩起,冰冷地吐出一个字:“滚!”

 

表妹她娇媚动人: 1.麒麟子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