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表妹她娇媚动人 > 5.教训她
表妹她娇媚动人  作者:苏苏飞
    大随的十一月已经将近入冬,洛梨原先的老家屯阳比这边气候暖和的多,花木常年碧绿,而晋安这个时候,已经显出萧瑟的景象。

    一阵冷风出来,洛梨打了个哆嗦,她的衣裳穿的单薄了。她拉紧了阿元的小手,加快步履回到了青华苑。

    厢房里传来表妹沈凌波的声音:“这狐裘都旧了,还带杂色的,我不要穿,白日里我四姐姐穿的那样漂亮的银狐,怎的我就不能有一件?”

    嬷嬷无奈道:“我的小祖宗,咱们这里可怎么跟四姑娘那边比呀!这狐裘虽然旧了,刷一刷还是能穿的。”

    沈凌波气呼呼的哼了一声,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都是沈家人,大房嫡女沈如月穿的是贵重的银狐腋裘,而二房的嫡女却只能穿旧了的杂色狐裘,这差距……

    洛梨来了才知道,姑母在这里过得也不容易。

    进了厢房,洛涟漪早已在那里等着她姐弟俩,她让人采买了入冬的夹衣和锦袄已经放入了他们的衣柜。

    洛涟漪拉着洛梨的手,微笑道:“出去一趟便冷成这样,看来你也是怕冷的,我早已叫人准备足够的炭火,冬日里不会冻着你。”

    洛梨感激的点头。姑母待她是真的好。

    洛涟漪虽然带着笑,笑容里却有几分忧郁之色。洛梨忍不住问:“姑母是有什么事吗?”

    洛涟漪欲言又止,摸了摸阿元的头,对红豆说:“带阿元去喝碗鸡汤,暖和暖和。”

    红豆应声,阿元回头望着她姐姐,问:“那姐姐不喝吗?”

    洛涟漪瞧着小家伙这么粘姐姐,忍不住笑道:“你先去,我和你姐姐说几句话,一会就来。”

    阿元乖巧的点头,这才同红豆一起出门。

    洛涟漪张了张嘴,顿了一下才道:“阿梨,以你的年纪本该订了亲才是。我想着,大约是兄长和嫂子太疼爱你,所以迟迟没能决定人选。”

    洛梨脸上微烫,垂下眼帘,没有说话。

    “再者,以你的容貌,这天底下能同你相配的,也必是人中龙凤,屯阳又是那样的光景,仓促间自然不好定下来。我是命薄,如今遇到你的事情,我却不想草率决定你的终生大事……”

    洛梨一怔,终生大事?姑母怎么突然说到这个?

    “不瞒你说,下午我去玉安阁的时候,大夫人随口跟我提了几家,似乎在询问我的意思。只是那几家,却……”

    她微微蹙眉,没有说完。洛梨听着这话便知道,那几家定然都是入不了姑姑眼的。

    洛家虽然如今衰败,但是姑姑大小也是沈家二房的正室夫人,洛腾为官时是翰林大学士,洛家祖辈亦是官宦世家,姑姑眼界高,一般人家如何看得上?

    “姑姑担心大夫人只是想随意找个人家将我和阿元打发出去?”洛梨道。

    洛涟漪吃了一惊,她没想到洛梨这么小的年纪居然说得出这样的话。这的确是她的担忧,窦氏看她不顺眼,自然也不待见洛梨和阿元,打发出去是迟早的事情,不可能让他们在这里白吃白住碍眼。

    洛涟漪抚了抚侄女的头顶,轻叹道:“你真聪明。我推说你年纪还小,过一年再说。”她这样说,便是委婉的回绝,惹得窦氏很不高兴。

    “听说最近窦夫人要替世子选亲。”

    “你也知道?”她更为吃惊,侄女不是才进府一天吗?消息如此灵通?

    “合府人都知道,我自然也知道。”洛梨道,她皱了皱眉头,“其实世子不错,若是实在不行,不如,我嫁给世子如何?”

    洛涟漪呆住了,定定看着眼前的女孩儿:“你……要嫁给世子?你知道窦夫人……”窦氏绝对不可能同意的。

    洛梨脸上露出几分苦笑:“姑姑,倘若我们受着窦夫人的摆弄,便会被扔出去随便配个人家,往后阿元怎么办?他跟着我什么时候能出头?如今摆在眼前最好的选择,难道不是嫁给世子吗?姑母也说了,能同梨儿相配的必定是人中龙凤,世子不正是人中龙凤吗?”

    洛涟漪被她这番话说的张口结舌,却没法反驳。如今皇家都要依仗着沈家,而沈家的世子爷,未来一品英武侯的继承者,谁能说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中龙凤呢?何况世子英俊倜傥,人品清贵,无论怎么看,都是如意相公的极佳人选。

    “只是……”洛涟漪眉端紧锁,“这条路很难走。”

    洛梨拍了拍姑母的手背,安慰道:“我心知。倘若真的走不通,咱们再做其他打算如何?”

    洛涟漪看着眼前这才满十四岁的小丫头,竟看到她眼底的野心和笃定,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心智,竟是当初的她远远不及的。

    洛涟漪不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总觉得她还有什么瞒着自己似的。

    “你试一试,不行,不要强求。”她说。倘若不是知道窦氏心底在打什么主意,她绝不愿意阿梨在窦氏眼皮底下铤而走险。

    洛梨点头。

    这一夜,是洛梨第一次在沈家过夜,她睡不着,以前从屯阳逃难出来,睡过煤堆,睡过草棚,睡过牛圈,那时疲累之极,合上眼睛眼皮就仿佛黏在一起一般。

    现在比起那时,真是天堂同地狱,可是她却睡不着了。

    隐约听到隔着一道绿纱橱传来阿元低低的呼噜声,小家伙倒是睡得真香。到了这青华苑,小家伙是真的高兴,有肉吃有糕点吃,整日都像过年一般。他十分珍爱大公子送他的白玉小鹌鹑,连睡觉都搁在枕头旁边。

    洛梨合眼,眼前仿佛出现娘亲蜡黄的脸,她叮嘱着“你要好好照顾阿元,要让他出人头地,要恢复洛家门庭!”

    她又想起拓跋煌当初对她说的话:“倘若我得不到你,也不会让任何人得到你!”想到这话,她心惊的睁开了眼,看到窗外照进屋内的一抹银色月光。

    这月光仿佛她当初躺在牛圈中看到的一样,那时她如同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拓跋家的人一直没放弃寻找她。一直到了沈家,她才能安心的躺在床上。

    倘若不嫁给沈家世子,他日战事纷乱之时,她如何自保?阿元如何能有出人头地的一天?拓跋家的仇何时能报?

    她合了合眼,让眼底的泪意消失。父母去世时,逃难之时,她已经哭干了眼泪。她知道,哭有什么用?什么用都没有。

    她从未忘记过这仇恨。只是她一个弱女子,倘若不站在权力的巅峰,又如何能有反击的能力?

    那个权力之巅,便是未来沈家主母,现在的世子夫人。

    她心知这条路难走,但不试一试,谁又会知道结果?

    她缓缓合上了眼,心道,就这么定了。

    第二日天气清朗,虽有几分凉,太阳出来倒也算得舒爽。沁香园的菊花开的正好,沈凌波便闹着要去看菊花。

    沈凌波十三岁,洛涟漪心疼她年幼丧父,素来惯着她,她一派天真烂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洛梨表姐过来凌波很开心,终于有了住在一起的玩伴。她拉着洛梨和阿元,后面跟着丫鬟红豆,几个人一起到了沁香园。

    满园萧瑟之下,更显得一丛丛一簇簇的菊花甚是清艳动人。

    凌波在菊丛中瞧见一簇绿色的,对洛梨招手道:“表姐,你看这个是什么品种?”

    洛梨拉着阿元过来,细细看了看,笑道:“这个是绿云。”

    沈凌波十分惊喜:“表姐居然认得?”

    洛梨微微一笑,指着旁边一簇,亦是绿色的菊花道:“这一簇形态不同,叫做绿牡丹。你瞧那边的,还有一簇,叫做春水绿波。”

    沈凌波吃惊道:“哇,原来绿菊花还有这么多品种呢,今儿我算是长见识了。”

    洛梨但笑不语,她父亲最爱菊花,家里各色菊花都种,所以她知道。这沁香园满园各色各态的菊花,让人大饱眼福,恐怕整个晋安也只有沈氏的园子能如此大气了。

    “有的人,会一点东西便拿出来显摆,知羞不知羞?”

    一个尖细的声音从身后的菊丛处传来,洛梨转身一看,看到了三个人。

    说话的是窦青岚,她遇到窦青岚几次,这丫头就说她几次坏话。

    窦青岚身边站着她的碎嘴好友沈如烟。沈如烟冷哼一声,看向身边的高挑少女,道:“四姐姐,若论品菊花,你是个中高手,这姓洛的丫头居然敢鲁班门前耍大斧,真是可笑!”

    少女十五六岁,比其他两个都大一点,身材高挑腰肢纤细,修眉凤眸,气度矜贵容貌秀丽,同沈曦有几分神似。这少女正是沈氏大房唯一的嫡女沈如月。

    沈如月淡淡瞥了洛梨一眼,轻声道:“我同她,有什么可比的?”

    沈如烟连忙拍自己的嘴,笑道:“那可不,我说错话了,四姐姐是什么身份,同破落户比什么呢?”

    洛梨冷笑一声。

    沈凌波却不服气,怼道:“喂,五姐姐,大家都是亲戚,你说谁破落户呢?”

    沈如烟轻蔑道:“我说谁,你听不出来吗?脑子好好动一动!”

    沈凌波气的几乎要跳起来。

    洛梨拉住了她,对沈如烟道:“五姑娘,我插一句嘴,你父亲让你好好读书,不是为了让你说人闲话的!上次也不知道是谁,让人教训了嘴都不敢回!”

    沈凌波听了立即哈哈笑起来:“好啊,这叫恶人也有恶人磨,这沈家居然有人敢教训无法无天的五姑娘呢!”

    沈如烟气的一双眼瞪得老大,上次大哥哥呵斥她的时候就是说的这句话,居然被这小丫头听去了?!她素来最怕大哥哥,被呵斥了耿耿于怀,她又来提这茬!

    “你你你……”她指着洛梨恼的说不出话来。

    洛梨抿嘴笑道:“我我我,我怎么了?五姑娘莫非结巴了?五姑娘即便是口舌伶俐,这沈家还不是有怕的人?”

    沈如烟气到吐血。

    “好个牙尖嘴利的丫头!”一个轻柔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窦青岚转头一看,惊喜叫道:“是盛姐姐来啦!”

    盛棠?

    洛梨微诧,转眼看去,少女穿着美丽的银朱斓裙款款而来,上次见她戴着帷帽,这次却没戴。

    她二八年纪,鸦青墨发挽着倭堕髻斜插红玉簪,莲萼脸庞,弯眉星眸,唇若涂脂,身材修长体态风流,容貌十分明艳,如春日里盛开的海棠。只是她看向洛梨的目光,却清冷幽深,少了几分少女的娇媚。

    人说淮北海棠艳,她果然不负一个“艳”字,洛梨心想。

    盛棠挑眉,人人都说梨花娇,梨花娇,上次见时她便有些吃惊,今日一见,这洛梨果然生的一股娇媚入骨之色,那双眼能勾魂。

    她轻轻一笑:“大家都是姐妹何必如此。洛姑娘出身的屯阳洛家,也是官宦之后,规矩和尊卑应该自小学到大的,方才只是无心失了分寸。洛姑娘,你说是吗?”

 

表妹她娇媚动人: 5.教训她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