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表妹她娇媚动人 > 14.唆使
表妹她娇媚动人  作者:苏苏飞
    天气骤然冷起来,昨晚上下了雪子,叮叮当当的敲打在屋顶上。

    清晨,洛梨给阿元加了一件小锦袄子,替他背了书包,送到到院子门口。现在送他去学堂,待得他下学时洛梨还要亲自去接了送到光华轩去。

    才出门时,听到身后姑母让红豆去大厨房领些银霜炭过来,天气这一冷,屋子里不烧火盆便不行了。

    洛梨推门出来,门一打开,便看到门前站着一个清秀小厮,正要敲门的样子。

    洛梨一愣,瞧着小厮有几分眼熟。

    小厮很机灵,笑眯眯道:“洛姑娘,我是二公子身边的人,叫听雪的那个。”

    二公子沈曦?

    这一大早的,沈曦来做什么?

    小厮笑眯眯的往后指了指,“我们公子在那儿!”

    洛梨探头一看,只见外面淡淡白雾还未完全散去,空气中弥漫着清冷之气,地面草木上亦是一片白霜,沈曦一袭青色锦衫立在那里,肩头披着一件银鼠披风如玉树一般立在那里,乌黑的青丝随风轻轻飘动。

    沈曦看着她时,眨了眨眼睛,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洛梨好奇的牵着阿元走过来。

    “二表哥!”阿元脆生生的叫了一声。

    沈曦伸手摸了摸他的头顶,笑道:“乖。”

    他对身后的小厮说:“将东西拿出来吧!”

    这时,小厮才将藏在身后的一个笼子拿了出来,这一拿出来,阿元惊呼着捂住了嘴巴,瞪圆了双眼。

    洛梨大吃一惊,原来笼子里居然装着一只锦鸡,这鸡同一般的鸡不同,羽毛居然是彩色的,长长的尾羽异常的艳丽。

    小厮鸣琴提着笼子得意的说:“这是咱们家公子昨日去山上猎的,要知道,捉死的容易,捉活的可难呢,要捉到这种颜色极品的更是难上加难!公子特地养了一夜,今早就拿过来了。”

    沈曦瞪了鸣琴一眼:“就你话多。”他转头对洛梨道:“我想着这锦鸡好看,养在院子里玩儿也是好的,便给你送过来了。”

    阿元一听急忙拍着小手:“好好好,太好了!我喜欢!二表哥真好!”

    洛梨白了他一眼,昨日还说大表哥好,今天又爬墙到了二表哥这,你爬墙也未免爬的太快了些。

    沈曦含笑看着阿元,道:“喜欢就好。”

    他特地送来的礼物,阿元又如此喜欢,洛梨当然没有不收的道理。

    她躬身行了一礼:“多谢二表哥,只是……表哥送了这样好的礼物,我真不知道如何回报了……”

    沈曦瞧着她娇软又为难的样子,不由得笑道:“有什么可回的。我若是拿着这锦鸡,也没耐心养,左右不过是被下人拿去下酒了,你养着,我若是下次来,倒也可以看看,有什么不好的。”

    这话……便说的有些亲近了。

    洛梨咬着下唇,抬头睨了他一眼,眸光如秋水,靥染胭脂的小脸轻轻的垂下,含羞带怯的模样异常动人。

    沈曦深深看了她一眼,喉头滑动了一下,轻声道:“那……那我这就回去了。”

    “等等……”沈曦正要转身,听到她柔和的声音立即又转过头来。

    洛梨从怀中取出一包蜜渍梅子递给他,“这个你拿着,也尝尝……我的手艺……”

    “你做的?”沈曦有几分惊喜的看着手里的东西。

    洛梨娇羞又柔婉的点头:“若是做的不好,你别笑我。”

    “怎么会?”沈曦欣喜道,“你做的,自然都是好的。”

    洛梨抿唇而笑,娇若桃李。沈曦将油纸包放进怀中,对她笑了笑,这才转身离去。

    沈曦一走,阿元就高兴的跳起来:“锦鸡!锦鸡!真是太棒了!我现在要玩锦鸡!”

    洛梨脸上的娇羞立马就消失了,转头敲了他一个爆栗子,“就知道玩,现在我把这笼子收进去,你上完学再说!”说罢,拎着锦鸡的笼子转头望院子里去了。

    阿元在后面嘟嘴:“姐姐把我的零嘴也给了人,还不让我玩锦鸡,真不公平!”

    院子里头,立着洛涟漪,方才外头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底。她看着洛梨,轻轻叹了一口气,若不是亲眼看见,她真不知道阿梨这么会演戏,转眼间脸色一变就跟换了个人似的。

    洛梨回身时,看到姑姑的脸色,怔了一下,“这是……”她正要解释这锦鸡的来源,却听到姑姑道:“我已知道了。”

    洛梨低头拎着笼子交给了丫鬟莲儿,吩咐道:“好生养着,别叫冻着了。”莲儿答应着,一脸新奇的拎着笼子进了柴房。

    她转身出去时,却听到洛涟漪低声道:“阿梨,你真的想好了吗?”

    她的声音充满担忧,让洛梨的心底微微一沉。

    洛梨微微扬唇,轻声道:“姑姑,你别担心。只要开始了,便总有法子往下走的。”

    “可是……”洛涟漪轻叹,“你真的喜欢他吗?”

    洛梨微微抿唇,没有作声。

    “倘若你真的遇到了你喜欢的那个人,又当如何?”

    洛梨淡笑,回答的十分笃定:“姑姑,你怎忘了?婚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如今到了沈家,阿梨更是身不由己,又如何去选择那样一个人呢?阿元要迟到了,先走了。”

    洛涟漪蹙眉,禁不住摇了摇头,她未曾想到,这丫头跟她父亲一样,竟是个倔强的脾气。她知道沈曦是个好孩子,但娶妻这件事,也不是沈曦能够做主的。

    这个道理,洛梨自然是晓得的,但为了阿元的将来,为了洛家的将来,阿梨分明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洛涟漪自己也不知道对阿梨这样听之任之到底是不是对的。

    洛梨送完了阿元回来,才进院子,便听到厢房里传出咳嗽的声音。

    一阵黑烟从房间里漫出来,红豆在里头叫道:“怎么是这样的东西?”

    洛梨进了屋一看,只见姑姑房间中央一个大炭盆,炭盆中装了银霜炭,点起来之后,却是一阵刺鼻的黑烟直冒出来。

    银霜炭洛梨小时候也用过,很金贵的东西,冬日里取暖一点烟都不起,寻常人家是想都想不着的,但是对于沈家来说,却不值什么。她听姑姑说,沈家无论哪个院子,冬日里都是用的银霜炭。

    洛涟漪本身就有咽症,到了冬日天干尤其易犯,这黑烟一熏,她便俯身咳嗽不止。

    洛梨连忙叫道:“红豆,赶紧找个人一起把这火盆搬出去,先搬到院子里再说!”

    红豆应了,手忙脚乱的找了人一起先把火盆给弄出去了。

    洛梨给姑姑倒了一杯茶送到她唇边。

    洛涟漪咳的脸都白了,接过了茶,喝了几口,咳嗽还是没有消止,连咳了好一阵才消停。

    红豆在外面进来,脸上已经被黑烟熏得白一块黑一块,洛梨问:“姑姑不是让你去取银霜炭来吗?难道是拿错了?”

    红豆抹着脸上的灰,一脸的委屈,“怎么可能拿错?我分明要的就是银霜炭,而且表姑娘你出来看,这炭也瞧着就是银霜炭啊!”

    洛梨同红豆一起出来,正好沈凌波刚起床,听到声音也跟着过来看。

    洛梨拿起火盆中一块没烧着的炭仔细的看,这外表看上去的确是银霜炭,她掰开炭之后,发现里头的芯子居然是黑的。

    “这是次等的银霜炭!”沈凌波在一旁气的咬牙,“这种货色,便是沈家的下人也未必肯用,怎的给了咱们院子?这是欺负咱们院子没人吗?”

    红豆疑惑又气愤:“往日里并不会这样,去年冬天也是在大厨房领的炭,没有问题,今年到底是怎么了?”

    洛涟漪披了一件羊绒披风走了出来,沈凌波气鼓鼓道:“娘,大厨房欺负人!真是岂有此理,也不看看自己是些什么玩意,敢欺负到主子都头上来!好歹咱们还是沈家正正经经的二房,正正经经的主子,她们又是个什么东西!”

    洛涟漪听得她这一番话,不由得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凌波,你说话且放斯文些,你倒是看你,姑娘家像个什么样子?”

    “哼!”沈凌波气道,“同那些狗眼看人的,还讲什么样子?红豆,走,我这就同你一起去,同她们理论理论!”

    凌波拉着红豆就要往外走,洛梨叫道:“等等!我们且带几块炭去。”

    凌波点头,红豆便去装了几块炭,同着凌波和洛梨一起往大厨房那边去了。

    洛涟漪微微蹙眉,隐约感觉到是有人在后面唆使,但是又想或许真是厨房弄错了,由着她们去看看再说。凌波冲动,洛梨跟着去或许会稳妥些。

    大厨房的院子里有一处炭房,放着许多竹篓,里头装着各色的炭火,专供各院子使用。

    到了院子跟前,洛梨拉着沈凌波的手,低声道:“咱们先让红豆进去换,看看情况再说。”

    管火炭的是胖胖的吴婆子,方才红豆已经过来领了一次,这才见她又来,吴婆子翻了白眼:“怎的,还来?不是已经拿了吗?再来,可没你的份例了。”

    红豆将手中竹簸箕中的炭火递到她跟前:“吴妈妈,你也是这大厨房的老人了,怎的连银霜炭都能认错?你瞧瞧,你给我的是银霜炭吗?”

    吴婆子睨了一眼,“不是银霜炭还是怎的?这上好的银霜炭还用不得你?”语气十分傲慢。

    红豆忍着气,拿了一块炭掰开露出里面的黑芯:“吴妈妈你可看清楚了,好的银霜炭会是这样样子?烧起来差点没熏死人。趁着咱们主子还没发火,你赶紧给我换一篓子银霜炭。”

    吴婆子瞧着她手里的炭,冷笑了一声:“那可不巧,银霜炭都用完了,份例只有这些。你要说今年的炭火不好,我也没法子,毕竟这炭火也不是我采买的。你若是真要追究,我劝你去问管家,或者管家也管不着,毕竟采买的大事都是赵二夫人在办,你找她不就行了?”

    她说赵二夫人,指的便是沈宽的妾室赵姨娘。赵姨娘为人十分精明能干八面玲珑,管着诸多府中杂事,因此下人尊称一声赵二夫人。这沈家除了窦氏,便是这位赵姨娘最是厉害。

    红豆不由得瞪大了眼睛,这屁大一点事居然要闹到赵姨娘那边,她不过一个小丫头,哪里有那么大的面子?这吴婆子分明是在刁难她!

    红豆气的胸□□炸,忍不住将手中的黑芯炭一下子扔在了吴婆子的身上:“你不过一个杂使的下人罢了,怎么,你是欺负我二房无人了吗?别说赵姨娘,便是到了侯爷跟前,也不能让你少了我们院子的东西!到底是谁给你的脸,竟然叫你如此大的口气!一个下人而已,你是翻天了啦!”

    吴婆子被她一砸一骂,气的跳起来,冲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发辫,“小贱蹄子!我是下人,难道你就不是下人?还姨娘,侯爷的,你这张贱嘴也配叫!看我先撕烂了你这张脸,咱们再来说话!”

    眼瞅着两人就要打起来,站在门外的沈凌波一个箭步冲进来,一把扯住了吴婆子,一个耳光“啪”的拍在了她的老脸上,惊得吴婆子瞪圆了眼睛,呆呆看着她。

    “我们青华苑的人你也敢打,我看你是活腻了!”沈凌波暴跳道,“你瞪什么瞪?有本事你倒是打回来!若是闹到我伯父跟祖母跟前,我倒要看看,他们会替谁说话!”

    洛梨禁不住吁了一口气,表妹还真是暴躁呢,不过,这性子……她喜欢。

 

表妹她娇媚动人: 14.唆使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