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表妹她娇媚动人 > 20.敷药
表妹她娇媚动人  作者:苏苏飞
    洛梨从山坡滚落,只觉得被雪下乱石硌的周身疼痛,正晕头转向之时,突然被一只胳膊从半路拽住,那人拽着她飞快的跳下了山坡,一跃到了坡底的乱草堆。

    洛梨微微睁眸,蓦地瞧见不远处一个黑衣蒙面人的手里夹着一个孩子,正是阿元!阿元没有挣扎也没有动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微微转头,便看到拽住自己的同样是一个蒙面的青衣人。

    “抓到了?”黑衣人几步走过来低声问。

    “自己跌下来了,倒是省了我许多事。”

    青衣人低头看了洛梨一眼,洛梨急忙闭上了眼睛。

    “晕过去了,正好,先把他们关押起来,明日一早交给那个姓张的男人。”

    洛梨心惊胆战,听到他们谈乱,莫非这蒙面人是预谋的,背后还有指使的人,姓张的男人又是谁?她从来都不认识什么姓张的男人!

    抱着阿元的黑衣人打量着洛梨娇媚的脸庞,眼底露出贪婪的神色:“别着急嘛,反正这会没人,那姓张的是出了名的地痞,便是交给了他,这小丫头也落不着好。不如咱们先……”

    “你随意摸摸就好,不要来真的,不然我不好向主人交差。”

    黑衣人一听大乐,见阿元丢在一边,搓了搓手狞笑道:“都说这丫头就是淮南那朵梨花,今儿能摸一摸,也是我三生有幸哩!”

    洛梨一听心中大惊,面对两个强壮男人,她本想假装晕倒后面再想法子,没想到这人现在就动了心思……

    她眼睛睁开一条缝,眼见着那只干瘦的手伸过来,她蓦地伸腿一脚蹬过去,正好踢在男人腰下要害。

    “啊——”男人痛的嚎叫起来,瞪圆了眼睛,“她没晕!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青衣人反应极快,没等洛梨挣开一下子拽住了她的衣领,随即又卡住了她的手臂,让她动弹不得。

    “好啊,你敢踢我?”黑衣人恶形恶相的伸出了手腕,“臭丫头,找死!”

    洛梨动弹不得,眼瞅着他蒲扇一般大的手掌挥落下来,可是没等那手掌低下,已经被一把冰雪般的长剑狠狠的刺透掌心钉在了地上。

    带着温度的血珠溅到了洛梨的脸上,她惊愕的瞪圆了眼睛。

    一个白影一闪而过,他的动作太快,洛梨几乎来不及反应,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依靠在一个带着淡淡松柏香的怀中,绸缎的衣料,带来凉滑的感觉,也给她带来了一种异样安心的感觉。

    她知道是谁来了,就如同第一次,在她绝望的跳湖之时,他那金色的长箭给她带来了希望一般。

    她转头,看到黑衣人的手掌被长剑钉在地上垂死挣扎,而青衣人躺在地上抱着肚子痛苦哀嚎。

    他下手素来既快又狠,这次也不例外。

    “阿元……”她指着前方,小小的孩子躺在那里缩成了一团。

    “能走吗?”他低语在她耳畔道。

    洛梨点头:“我没事。”

    男人放开了她,洛梨双腿微微发软,她踏着发软的步子,几步赶到了阿元的跟前,低头探了探他的鼻息,终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只是晕了过去,并没有死。

    方才听到两个蒙面人说话,她已经猜到这两个人只是为了劫持他们,目的并不是致死,因此阿元多半是没事的。

    只是她身为姐姐,能亲手确定阿元没事,这才放心。

    因为在雪地里躺的时间有点久,阿元脸上冰凉,洛梨急忙脱下身上的羊绒披风将他裹起来,本想将他抱起来,可是七八岁的孩子还是挺重的,她有些抱不动。

    沈胤走了过来,一手便将阿元抄在了怀中。

    洛梨抬头望着他:“大表哥怎么会在这里?”

    他没有跟队伍一起出来,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个山坳里?

    “出来打猎。”他淡定回答。

    洛梨一怔,打猎?在这山坳里打猎?

    “洛梨——”

    “阿元——”

    这时,头顶上传来喊叫的声音,洛梨听着像是沈曦和凌波的声音。大约是凌波发现不对回去找人帮忙了。

    “二表……”她话还没出口,却被沈胤紧紧拽住了手腕。

    洛梨一怔,抬眼看向沈胤,他凉凉看着她,道:“急什么,我会送你回去。”

    他握着她手腕的手掌温度炙热,这热度从她的手腕一直传到了脸上,她张了张嘴,本想说些什么,可是一下子又忘了。

    “走这边。”他抱着阿元,拉着她走在山坳底下的一条小道上。

    本来晴朗的天空又开始飘起了小片小片的雪花,洛梨抬头,看着天空雪花密密的落下,落在他乌黑的头发上,又从他的肩头滑落,落到了她的衣襟上。

    大表哥他……

    洛梨心底浮动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

    方才的惊险让她忘记了身体的酸疼,现在洛梨才感觉到全身酸疼,尤其是脚掌,脚底好似踩到了什么,钻心的疼痛一阵接一阵的传过来。

    “啊哟……”洛梨一个踩空差点跌倒,幸亏沈胤将她拉住。

    “怎么?”他转头看她。

    女孩委屈的嘟起嘴唇,眼底带着氤氲的雾气,糯糯的说:“脚痛……”

    沈胤蹙了蹙眉,从山底到寺庙还需要走一圈山路,现在又下了雪,若是她的脚受伤了肯定是没法走上去的。

    他转头看了一下,山边有一座猎户留下的废弃木屋,倒是可以休息一下。

    “先休息,你等一下。”他几步将阿元抱进了木屋,将他搁在屋里的凳子上,然后转身出来到了洛梨的身边。

    洛梨见他弯腰,不由吃了一惊:“我还可以走……”

    话还没说完,男人弯腰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洛梨还从来没有被男人抱过,羞的脸上涨的通红,弱弱的呢喃:“我……我真的还可以走……”

    只是男人浑然没有听到一般,他胸前凉滑的衣料挨着洛梨的脸颊,让她发烫的脸颊感觉到了一丝清凉。她隐隐似乎听到有震动的声音,那是他的心脏在震动吗?

    进了屋子,外面的严寒便立减,虽然只是一个简陋的屋子,能挡住风雪便已足够。

    木屋的门有些损坏,沈胤便只将木门虚掩。

    屋里光线有些暗,洛梨顾不得许多,轻轻的摇着阿元的肩膀,希望他早点苏醒。

    “他得喝点水。”这样冷的天气,水自然必须是热的。

    他出去片刻,便摘了一些树枝,在屋里的角落寻了打火石,很快在屋子中间的铁炉里生了一堆火。

    屋里有现成的器具,虽然久没有用,但是外面擦擦里面还是干净。

    沈胤将雪水融化烧了一壶热水,倒在木碗中送到了洛梨的跟前。

    “你先喝一口。”他望着她,深黑的眸子十分专注。

    洛梨接过了木碗,心中感动。他可是沈家的大公子,方才那一番忙碌,却是为了他们姐弟。大公子日常看着高冷,可是内里却是一个温暖的人呢。

    她喝了几口水,这时阿元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洛梨忙将热水喂给他喝。

    “姐姐?我怎么会在这里?”阿元懵懂的眨着眼睛,一脸的不解。

    “你到底怎么被人抓去的?”洛梨急忙问。

    阿元摇头:“只觉得有人在后面拽了我一下,我好像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洛梨蹙眉,狠狠磨了磨牙,“那帮人果然早有预谋。到底是谁呢?”

    她抬眼看向沈胤,他立在窗边看向外面的山景。她心想,大表哥这个时候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他知道是谁下的手?

    “大表哥可知道……”

    沈胤转身,摇头:“不知。”

    洛梨有几分失望,嘟起了嘴,下一秒却听他道:“我早已告诉过你,沈家的人不好惹。”

    洛梨一怔,望着他银色面具下黑如墨染的眸子,陷入了沉思。

    大表哥的意思是……

    沈家……窦氏……

    她捂住了心口,有些难以置信,她做梦也想不到,窦氏会下这么狠辣的手?

    倘若今日不是沈胤,她不知道今日之后她会有怎样可怕的下场。想想,都觉得背心一凉。

    她自以为可以得到老太太的庇护便万事大吉,她怎么没想到在沈家,能指使那一大堆家奴、一大堆护卫、一大堆府兵的人,除却英武侯沈宽,却只有窦氏呢!她才是最有权力的人。

    她越想越后怕,暗暗吞了一口口水。

    阿元听到他们谈话,似懂非懂,但是也知道今儿他们是遭人算计了,郁闷的垂着头坐在一边。

    “看看你的脚。”

    白衣男子半跪在她的跟前,洛梨望着他曲下的膝盖十分的心惊,着实的受宠若惊。他可是圣上口中的麒麟子啊,跪在她的面前?

    “没……没事……”她想缩回脚,却已经被他掀开了裙摆,握住了她左脚的脚腕,摘下了她的靴子。

    洛梨羞极了,女儿家的脚只有父母可以看的,怎么能让其他的男人看到?

    小巧而精致的一只脚,雪白的袜子底下,已经映染了一层血色,当洛梨看到自己脚底的血色时,也吃了一惊。难怪会痛,已经流血了么?

    沈胤蹙眉,将她的袜子轻轻褪去,见她的脚白皙如玉光滑如脂,不由得有些惊讶。

    洛梨想不到自己的脚有朝一日会握在一个男人的手里,羞的脸上都快滴血了。

    他的手指触着她的脚,此刻她的脚上又痛又痒,说不出来的难受。

    阿元在一旁凑热闹,也盯着她的脚,严肃道:“姐姐快把你的药葫芦拿出来,让大哥哥给你上药吧。”

    沈胤看向她,洛梨只好委委屈屈的从怀中拿出了黄色的小葫芦。当初为了讨好老太太不显得太刻意,她的确多制了一种药丸,其中一种便是金疮药。只是没想到,第二颗药丸竟然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洛梨拣了红色的金疮药出来,拿着药丸在手里咬了咬下唇,嘟囔着说:“我……我自己来吧……”

    沈胤淡淡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直接从她的手里拿过了药丸,捏碎,然后轻轻的敷在她脚底的伤口上。

    他敷药的时候动作极为轻柔而专注,眼底流动平日看不到的温柔眼波。

    洛梨一只手攥着衣角,低低的垂着头,都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只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好慢……

    敷完了药,他给她套回了袜子,重新穿上了靴子。

    洛梨以为这就完了,没想到他突然问:“有手帕吗?”

    嗯?手帕?

 

表妹她娇媚动人: 20.敷药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