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表妹她娇媚动人 > 25.盛装
表妹她娇媚动人  作者:苏苏飞
    洛梨一边烧着纸钱,一边想起往日父母在身边的情景,眼泪止不住的簌簌往下落。

    蓦地,似乎听到踏雪的声音,她转眸看去,一袭白衣停在了距离她不远的地方。

    为何这样冷的天气,这样偏远的园子,他会出现在这里?

    “大……大表哥……”

    洛梨被捉了个现行,只是她没想到捉住她的会是沈胤。

    她冻得发青的小脸上,顶着一双发红的眼睛,宛如一只瑟瑟发抖的小兔子。

    男人的目光落在她身前的黑色木牌位上,眼神微微暗沉。

    想起上次两人在橘园的争锋相对,洛梨有些尴尬,纸钱烧的差不多,她一骨碌站起来,因为在雪地里跪的久了,膝盖又冷又麻,一下子没站起来,又往下跌在了地上。

    沈胤走了过来,伸手握着她的胳膊将她扶了起来。

    洛梨心里一慌,抬头看他,便望进了他琉璃般的眼瞳里,那眼神看得她心里更慌。

    “站稳了。”他说。

    洛梨心虚的垂下了头,用力站稳脚跟,从他的手掌里抽出了自己的胳膊。

    “大表哥怎么来了?今日之事……”她抬眼偷看他,“你会不会……”

    她想着沈胤不是那种人,倘若他是那种人,早已不知道告发她多少次了。但是这次的事情她做的心虚,还是试探的要问一问。

    男人没有说话,弯身,将她铜炉之中剩下的灰烬倒在了一边的水沟里,又撒了一些雪埋了起来。

    “将你父母的牌位收好,不要叫别人看见。”

    洛梨看了他一眼,抿了抿唇,点头,然后麻利的将牌位和剩下的香烛收进了篮子里。

    雪花再次落下,洛梨抬头,大片的雪花纷纷扬扬的落下,钻进了她的脖颈,冷的她一个哆嗦。

    一道阴影将她笼罩,温暖靠近,他撑开了一把油纸伞遮住了她的头顶,低声说:“走吧,回去。”

    洛梨怔了一下,望着他握着伞柄修长而有力的手,抬眼看他平静而温和的眼波,心里一阵温暖。不知从何时起,他在这里,让她觉得心安。

    “大表哥不生我的气了?”

    “为何要生气?”

    “上次……”她咬了咬下唇,欲言又止,上次她对他的态度,着实有些不客气。她以为他会一直生自己的气,再也不理自己了。

    “算了,”她叹了一口气,这是一笔糊涂账,既然他不生气便好,她想说也说不清楚。

    两人并肩走在香气馥郁的梅园之中,青色油纸伞下,均是白雪一般的衣裳,彷如没入雪色之中的仙子精灵一般。

    出了腊梅园,沈胤将手中的伞塞到她的手中,洛梨诧异的看他,才一会,他的左肩上已经积了薄薄的一层雪,显然是将伞一直偏向自己。

    “你回去吧。”他望着她。

    洛梨心中一动,想着表哥大约是怕别人看见吧。

    她点头,撑着伞转身正要离开,却听到他在身后低声问了一句:“倘若是我不想你嫁给沈曦呢?”

    她怔然回头,却发现他已经转身离开,北风吹起他素白的衣袂,不断的翻飞。

    洛梨蓦的心中一跳,这话什么意思?

    她纤细的手指攥紧了手中的木伞柄,低头垂眸,半晌,脸上微微发烫。

    “他到底什么意思……”她抚了抚发烫的脸颊,心中一阵困惑。

    回到青华苑,这一夜,她辗转难眠,耳畔时不时会响起他那句问话。

    第二日一早天气极晴朗,沈凌波早晨出去,很快又回来,兴致勃勃的拉着她和阿元出门:“快去!老太太在红梅园设梅花宴,许多好吃的!千万别晚了,晚了许多东西都吃不到了。”

    洛涟漪见她这般咋咋呼呼的,笑道:“别光想着吃,你也是大姑娘了,说出去叫人笑话!”

    “倘若变成大姑娘便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做的,我宁愿永远做娘的小姑娘。”她拉着母亲撒娇。

    洛涟漪笑了笑,一只手指头点了她的眉心一下,道:“既如此,我也陪你们去瞧瞧,左右呆在家中也是无事。”

    “好极了!”沈凌波高兴极了,洛梨和阿元也露出了笑容。

    姑母难得和他们一起玩耍,这次去可不是更热闹了?

    “等等……”洛涟漪笑着看两个姑娘,道:“你们好歹也是我们青华苑出去的,出去之前咱们好歹拾掇一下。不然红梅园那般美丽的风景,其他姑娘都打扮的漂漂亮亮过去,你们别叫人家给比下去了。”

    洛梨和沈凌波相视一笑,都点了点头。姑母难得有心情替她们打扮,自然是开心的。

    洛涟漪自打上次将洛梨的事情跟沈宽提过之后,便跟沈宽说了,让沈曦自己选。沈宽同意了。

    她知道沈曦看上了洛梨,今日既然要出现在众人面前,洛梨便不能被人比了下去。窦氏一直是支持盛棠的,今日聚会必定也会为此不遗余力吧。

    她知道洛梨穿白色极为出色,不过这样的聚会自然不能太素。她特地取了一件暗金绣梨花的对襟锦袄给她穿上,下面是烟霞色绣金百褶裙,显出纤细的腰肢,披一件缀着粉色珍珠扣的银鼠裘,发间斜簪一支粉玉豆蔻花,低调华丽,精致而脱俗。

    她抚着女孩如画的眉眼,赞叹道:“我们阿梨真美!”

    沈凌波换了一件水蓝色绣银蝶锦裙,在母亲面前转了一圈:“娘,我美吗?”

    洛涟漪笑了:“美,你自然是美的。”

    沈凌波得意的哈哈大笑。

    洛涟漪觉得还差点什么,转头在妆盒中选了一个玉色梨花的花钿贴在洛梨的眉间,这么一贴,愈发娇媚动人有如仙子。

    “好美!”沈凌波惊艳赞道,“我也要贴这个!”

    “你不适合这个,”洛涟漪选了一个红莲花钿给女儿贴上,凌波对镜看的喜不自禁。

    红梅园之中,已经来了不少人,白雪皑皑之中红梅盛放,暗香浮动,娇艳似霞,十分动人。

    殷老太太虽然喜欢看风景,却也怕冷,特地在园中的八角亭中设了宴席,周遭都用暖帘将三面的风挡了起来,只留着一面看风景。

    亭子颇大,可以容得两三个圆桌,如同上次赏菊一样,置办了各色美味的茶点。

    窦氏陪着老太太坐着,沈曦也在一旁陪同,他头束玉冠,一袭松柏绿绣银锦袍,腰缠琥珀带,眉目清俊气度不凡。

    “如烟去拿琴去了。”窦氏笑道,“那丫头的琴学的颇好。”

    “妹妹要弹琴?”沈曦有些好奇。

    窦氏笑的有些神秘:“今日红梅宴,不止你妹妹要弹琴,还有更有趣的呢。”

    沈曦饶有兴味道:“难不成还有人跳舞?”

    窦氏不置可否,“你待会好生的看便是了。”

    她一转头,却见园子口沈如烟抱着琴,同盛棠一起过来。

    盛棠今日梳着飞仙髻,斜簪一支艳色红梅,穿一件海棠红的金绣锦袄,着一件朱红百褶金斓裙,纤细的腰肢上系着七宝流苏玉带,外面披着一件雪白银腋裘,真是美艳不可方物。

    “盛棠来了!”见她如此美丽,窦氏十分满意,转头看向儿子。沈曦看的一呆,虽然知道盛棠美貌,可是今日这般打扮也着实叫他十分惊艳。

    窦青岚抱着琵琶慢慢走在后面,抬头便瞅见亭子里众人看盛棠都看直了眼,尤其那个二表哥。平日也没见他怎么样,怎么今日倒看的跟眼珠子掉出来似的。

    窦青岚嘟起嘴,她今日也打扮的很好啊,但是跟盛棠一比,便跟路人一般。她用力的踢着脚下的雪,恨不得踏到前面盛棠的裙子上,可是她又不敢。今日的宴会她早看出非同一般,倘若不是沈曦真的要选世子夫人,怎会一个个都卯足了力气又是打扮又是献艺的?

    “快看,洛梨来了!”

    似乎有人喊了一声,窦青岚转头看去,果然看到青华苑的几个人都来了。

    “好美啊!”

    她耳畔听人赞叹。

    抬眼,仿佛有仙子踏雪而来,衬着一片娇艳红梅,竟不似人间该有的风景……

    她素来知道洛梨美,只是今日惊鸿一瞥,竟美的让她连嫉妒都忘了。

 

表妹她娇媚动人: 25.盛装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