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德云社]山河远阔 人间烟火 > 11.011腻腻的巧克力
[德云社]山河远阔 人间烟火  作者:桂花坛子鱼
    接完电话回到后台休息室的张九龄刚刚走到门口,便看到这样的场景,他忙紧走几步上前,一把揽住郭清婉的肩膀,帮着她稳住身子。

    郭清婉只觉得腿都是软的,靠在张九龄的怀里,整个人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着。

    “这tm的就是个整蛊玩具,谁拿来的?”看到郭清婉脚底下掉落的橘黄色盒子,张九龄一脚踩扁,而后,小心翼翼的扶着郭清婉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而坐下了的郭清婉,整个人都僵硬着,一动不敢动,直半晌,嘴唇才稍稍恢复了点血色,可小脸儿,依旧惨白惨白的。

    “刚小婉儿去主持,下来的时候拎着几个袋子,好像是有观众送礼物来着。”刚刚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王九龙懵了好一会,这才回过神来,神色严肃。

    “哪个粉丝送这么个玩意儿,这什么意思啊!”郭清婉的样子实在叫人心疼,张九龄气不过,抬脚,把那已经扁了的盒子又一脚踢开。

    “我现在就去找剧场经理要监控,我tm绝对不放过这个送东西的!”烧饼此时也反应了过来,看着郭清婉的样子只觉得火冒三丈,一幅想打人的模样。

    “别啊,这就是个整蛊玩具,怪我胆儿太小了,反应大了点。”看着这一个两个就像是被点燃了的□□桶,郭清婉连忙出声劝阻,“就是个小玩具嘛,说不定人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看着好奇就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郭清婉此时稍放松了些,整个人靠在沙发上,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但就算是这样,她还是强撑着扯出一个笑容,虽然比哭还难看。

    “拉倒吧,有些人就是成心的,上次大楠就收到过这么一玩意,要不是我拦着,他就给开开了。”张九龄想起上次演出的那次,同时心中有些懊悔,自己刚才怎么就出去接电话了。

    “我也记着那次,不是,你说这现在这些粉丝都是安的什么心啊,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都送。”王九龙摸摸郭清婉的脑袋,看着那惨白的小脸只觉得心里窝火。

    “你们别气了,等会该影响上台演出了。”郭清婉扯扯王九龙的袖子,一脸的恳求,“我真的没什么关系,就是刚被吓那一下,加上可能白天赶图纸太忙了,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低血糖有点犯了,等会演出完吃点东西就好了。”

    “您可真是我姑奶奶啊,就你这小身板,还不吃东西,你想干嘛,修仙呐?”这急的是烧饼,要是早知道郭清婉忙成那个样子,他怎么的都不会答应她把东西给他送过来。

    “得,小婉儿啊,你这要是被郭麒麟知道了,我估计他得打一飞的过来给你抓回去吃饭。”郭清婉在家虽然一贯是受宠的,但是有些原则性的东西,郭德纲和郭麒麟对她是非常的严格,比如好好吃饭注意身体,比如不准碰相声。

    “你等着,我给你找颗糖什么的。”五队才刚轮到这个剧场,后台没准备什么零食,再加上烧饼又是个好健身的,带着旁边几个人翻了大半天却连糖都没找到一颗。

    看着他们急的满头大汗的样子,郭清婉摆摆手,“没事儿,我等结束了再吃,你看我现在都好了,别忙活了。”

    郭清婉强撑着站了起来,想走两步表示自己没事,但是被晕眩感和无力感所束缚,郭清婉一屁股又坐了下去,歪着头靠在沙发上,胃部不舒服的感觉反上来,郭清婉只觉得想吐。

    “得得得,我这有一巧克力!”正当所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那头翻着的包的王九龙像是发现了一宝贝,忙拿着东西走了过来。

    王九龙剥开巧克力,递到郭清婉嘴边。

    因为是夏天,巧克力又被王九龙塞在包里,有些融化,一打开,就是一股子甜腻腻的味道,郭清婉闻着那味儿,只觉得呛得慌,忙别过头去,连连摆手,“我不想吃。”

    旁边的张九龄看着这一情况,皱了皱眉头,俯下身子,一手拿过王九龙手里的巧克力,另一只手径直捏住郭清婉的下巴,强迫她把头又转了回来。

    “乖,张嘴吃一口。”张九龄开口。

    下巴被捏住,郭清婉一愣,微微抬头,却径直对上了张九龄的脸,那张平时怎么看都让她觉得可爱的娃娃脸此时无比严肃,而那盯着她的眼神里,除了心疼外,还有一种毋庸置疑的坚定,就像是他刚刚说的话,丝毫不容人拒绝。

    鬼使神差的,郭清婉张口,乖乖咬了一口张九龄手上的巧克力。

    “哎,这才听话。”见郭清婉吃了东西,张九龄这才松了口气,放开捏住她下巴的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

    许是因为他刚刚发过火的缘故,他的掌心有些温热,莫名带着点让人安心的味道。下巴上还带着他手指的余温,想着他刚刚看自己的眼神,没由来的,郭清婉的心跳有些快。

    甜甜的巧克力在口腔里化开,晕眩和无力的感觉渐渐散去,郭清婉的脸色稍稍恢复了些。

    第一对的开场此时也已经结束,郭清婉紧跟着上去,报完下一个节目,再下来的时候,后台烧饼他们第一时间把第一对收到的一些小姐姐送的奶茶零食塞到了郭清婉手里。

    喝了奶茶,吃了点东西,郭清婉的脸色总算是恢复了正常,心情似乎也没有太受刚刚那件事的影响,依旧笑眯眯的。

    而节目也在一场接着一场演着,所幸,刚开始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他们的情绪,只是张九龄和王九龙气不过,连着用这事,砸了好几个挂,看过那场的观众们都说,没见过他们台上那么严肃的样子。

    演出结束后,考虑到郭清婉今天的倒霉遭遇,几人不仅不让郭清婉请客,反倒是带着她去好好吃了一顿,吃完后,又亲自给她送到家门口,千叮咛万嘱咐一番后这才离开。

    而说完再见,关上门后,郭清婉却似是逃一般冲到自己的卧室里,打开灯,而后整个人靠在门上,深深的呼吸几下,有些无力的滑坐到地上。

    其实她压根就没有好,其实低血糖不过只是百分之十的原因,其实她真的被吓着了。

    不是因为那一个整蛊玩具,而是由于被惊吓所引起的对一些极不好的事情的回忆,如果说那件事情是一颗种子,那郭清婉回国,包括之前做的所有的事情便都是为了抑制住那颗种子的发芽,她拼命想要忘掉,可今天的事情就像是一瓶催长剂,狠狠的淋了下去。

    那种熟悉的令人恐惧和无力的感觉,她无法抑制脑海里不住回想起的某些场面,她拼命的掐着自己的小腿,想用疼痛去刺激忘记那一切,可是没有用。

    她只在心理医生那里肆无忌惮的哭过,而离开那间治疗室,她就像是个穿了盔甲的人,她不想把自己的伤口展示给任何一个人,她也没有办法做到在谁面前放下所有的防备,她时刻告诉自己,她不能给任何人添麻烦,她要用她自己的方式,保护她想保护的人。

    紧紧捏着手机,郭清婉翻了一遍又一遍通讯录,可是没有打给任何人。

    乔林有她自己的生活,而父母和哥哥,她不可能让他们担心,过去如是,现在更如是。

    “嚓嚓……”不知是何处传来细微的声响,郭清婉整个身子猛地颤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爬到床里头,倚着床头柜,双手抱膝,把整个人蜷缩着。

    许是感受到主人情绪,本已经睡着了的春花忽然醒来,颠颠的跑到郭清婉身边,用自个儿的小脑袋蹭着郭清婉的脚踝。

    有温度的触感,郭清婉抬起头,把春花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只有你陪我了。”郭清婉抱着春花那小小的身子,不自觉已然泪流满面,“你知道么,我真的好害怕,好害怕,但我就是忘不了,我总是想起那些画面。那一次我差一点就回不来了,所以我怕了,我回来了,可我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回来,是错还是对……”

    外头的天已经黑沉了,雨也倾盆而下。

    电闪雷鸣的黑夜之中,郭清婉抱着春花,把身子蜷成小小的一团。

 

[德云社]山河远阔 人间烟火: 11.011腻腻的巧克力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