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种田之山中遗民 > 13.第十三章
种田之山中遗民  作者:淋雨的蘑菇
    清早,阿秀躲在被窝里,费力地想把衣裳穿上,一扭一扭的样子活像一条毛毛虫。可这天气着实太冷了,裸露的皮肤一接触空气就像是直接贴在冰块上一样,直教人发颤啊。

    阿秀特别怀念现代的电暖炉,小太阳之类的东西,那简直就是冬日里的救星啊!

    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自己穿戴整齐,走到窗前,刷一下拉开窗帘,一片耀眼雪色刺得阿秀立马眯起了眼睛,好一会才适应过来。

    整个世界好似变了个模样,自上而下皆是茫茫雪色。对于一个南方人来说,真是稀罕的景象啊,阿秀立马跑下楼去。

    许是天气太冷,何家二老难得起迟了,阿秀下楼时除了被她的声音惊醒的小狗,世界一片寂静。

    阿秀带着小狗在雪地里撒欢,旺旺的腿实在太短了,一扑到雪地里就整个都陷进去了,只留在外面一颗无辜的狗头,看起来特别可乐。

    阿秀尝试着想堆个雪人,可是作为一个新手,尽管脑袋里有万般想法,可要付诸实际行动的时候,只能说是惨不忍睹了。

    最后山洞口立了一个脑袋歪斜,五官奇异的东西。阿秀费力补救了一番才勉强能算个雪人吧。

    玩的时候感觉不出冷,一停下来,阿秀觉得自己的手脚的冻得发僵了,立马把小狗抱起来回屋里生火取暖。

    熟练地把堂屋的火塘生起火,接了一壶水放在边上热着,想着等下可以用来洗漱。

    凑在火塘边上烤了烤,感觉僵硬的手指逐渐恢复了柔软,水壶里的水也热了,阿秀洗漱完就起身去厨房做早饭。

    ‘吃什么好呢?’阿秀翻了翻橱柜里的存货,看到角落里有个黑色的塑料袋,打开一看里面原来是一袋密封着的姜炒米。

    阿秀想起来了,这是五月份的时候,在镇上遇到以前的老邻居,她家儿媳要生宝宝了,制了不少的姜炒米,恰好遇到就送了她一袋。

    这姜炒米可是好东西,算是他们这地方坐月子的必备之物了,也可以用来暖宫,暖胃。

    只是放了大半年了,还能吃吗?

    阿秀打开透明的密封袋,伸手抓了一把出来凑到鼻子边闻了闻,还是一股熟悉的味道——米粒的焦糊味混着大量的生姜味。

    挑了几颗放进嘴里嚼了嚼,感觉没什么奇怪的味道。

    阿秀就倒了半包姜炒米在锅里,加了点水,用大火煮上了。

    阿秀抽动灶边的风箱,灶膛里木柴被风箱鼓进来的氧气燃烧得更旺了,灼热的火焰将锅里的水烧得沸腾翻滚,大量水汽从锅边跑出来,聚集在天花板上,房间里烟雾缭绕,生姜温热的味道也不停地发散出来,厨房里的温度立马就上去了。

    旺旺不知被热的还是被姜的味道冲到了,急急忙忙往外面跑去,一边跑一边扭屁股,看起来特别滑稽。

    老两口闻着香味从楼上下来了。

    “哪来的姜炒米啊?”何老头披着一件旧式的军大衣,趿着拖鞋进了厨房,伸手就想去揭锅盖。

    “你慌什么,还没煮好呢!你先去洗把脸。”随后进来的何老太拍了一下老头子的手,嫌弃道。

    何老头只好灰溜溜地出去洗漱了。

    “这是不是上次老李家送的啊?年纪大了记性真是不行了,上次一拿回来我就收进柜子里去了,后面就直接忘了。还好你发现了,不然放坏了可就真是罪过了。”

    老一辈的人总是格外珍惜粮食,他们特别知道每一粒的粮食都来之不易。

    “嗯,我刚才在橱柜里瞎翻就看到了,应该没坏,这东西耐放着呢!”阿秀觉着差不多了就停止了添柴,顺手摸了几个个头不大的番薯扔进灶膛里,拨动火钳把番薯埋起来。

    何老太从碗柜里拿出三只碗,又往碗里舀了满满一勺红糖,就揭开锅盖用汤勺往碗里盛。

    阿秀起身把碗端到堂屋的桌上,没看到爷爷就打开门出去找。

    一出去就被外面寒冷的空气激得大了个冷颤,阿秀拉了拉领口,双手环胸喊道:“爷爷吃饭了。”

    “哎,来了。”何老头拿着几个鸡蛋从鸡圈里出来,身后还跟着一蹦一跳的旺旺。

    旺旺对家里的鸡特别感兴趣,也特别喜欢吃鸡蛋黄,可是那几只公鸡太强悍了,要是没人陪着它是不敢去招惹鸡群的。

    冬日里,母鸡也不怎么下蛋了,一天就只能捡三两个。

    何老头放下手里的鸡蛋,净了净手,就端起碗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这姜炒米一入胃,身体就立马暖和了起来,何老头把披着的军大衣都挂到了椅背上。

    吃完早饭,冬日里也没什么活,喂完小狗阿秀跑去给奶奶打下手。

    这几日确实冷,何老太想给家人换床厚被子。

    何老太用不惯那种带拉链的被套,所以何家人盖的被子都是传统的那种,被胎和被面是用针线缝在一起的。

    阿秀帮着奶奶从柜子里拿了两床十二斤的棉花被芯,那沉甸甸的棉花被格外压手,不用想就知道盖起来肯定暖和。

    何老太现在床上铺了一层厚棉布制成的被单,接着让阿秀把被芯放到上面,两人扯着被角调整了一下,何老太又从柜子里拿出来一床湖绿色的缎面被单,阿秀则在一旁穿针。

    “这还是你妈妈当年的陪嫁呢!”何老太细细把缎面的被单抚平整,叹了一口气说。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哀痛就算过去了十几年也是难以彻底消弭的。

    阿秀看到那熟悉的被单也不免想起了小时候的事,那时电视上老是放各种古装剧,小女孩难免臭美,妈妈陪嫁的被单都是缎面的,五颜六色足足有十几条,上面还有各种精美的图案,什么龙凤呈祥啊,喜鹊登枝啊,花开富贵啊……披在身上好似就是电视剧里的女主角。

    阿秀还隐约记得,妈妈说过这些以后还要留给她做嫁妆。

    可谁能想到呢,没她还没长大他们就双双去世了 ,世事无常啊!

    阿秀走到奶奶身边,轻抚着老太太的背把头靠在老太太的肩上安慰道:“您就别伤心了,要是我爸妈在天有灵看到您这样肯定也会难过的。何况,您看我们现在都换了个时空了,一家人还能在一起,已经是极大的福气和幸运了。您就开心点嘛!多笑笑嘛!”

    何老太心里也明白,毕竟这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可有时候难免触景伤情。

    她最近也从阿秀嘴里听了不少所谓穿越的故事,那些个小姑娘,小伙子大多都是孤身一人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的,像他们家这样的着实少见。

    只是她和老头子年纪也不小了,这边条件差,万一得了什么毛病也不好治,要是到时候留下阿秀孤零零一个人,那也太可怜了。看来还是得给阿秀找个靠谱的人家才行啊。

    阿秀可不知道自家奶奶在想些什么,她见奶奶眼中那哀伤的情绪褪去了,就拉着她的手说:“您在旁边看着,我来试试吧!”

    将底下的厚棉布折上来包住上面的被芯和缎面的被单,再把四给角落里布料整理好,阿秀就用针线把这三层东西给缝起来。

    有些事情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完全不是一回事,这十二斤的被芯可想而知会有多厚了,没缝几针,阿秀的手上就被针屁股给弄得破皮了。

    何老太实在看不下去了,忙从抽屉里拿了个顶针递给她:“你这丫头也确实是个傻的,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干这活的时候是不套顶针的啊?以前我一心以为你会读书就行了,也没想让你多学着干点其他活,现在看来这些基本的缝缝补补,裁衣纳底的事也得把你给教会了,不然在这边可真就嫁不出去了。”

    “奶奶啊,我肯教我我肯定会学啊,毕竟这地方也不方便出去买衣服,可这跟嫁人有什么关系啊?我还小呢!”

    “都十八了,还小呢?我十八岁就嫁已经给你爷爷了。放这边十八岁都是老姑娘了。”何老太希望自家孙女能认清事实,虽然她也觉着孙女还小,可这边人他不觉得啊,人总要入乡随俗吧,要不然反正这边也没几人认识他们,下次要有人问起,就把孙女的年龄往小里报几岁好了。

    阿秀不服气地对自家奶奶做了个鬼脸,反正她觉得她就是年轻小姑娘,是个花季少女,才不管别人怎么看呢!

    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互怼里,两床被子都缝好了,阿秀看着心里还挺高兴的,虽然没奶奶缝的规整好看,但作为处女作也是非常不错了,至少她是满意的。

    阿秀把缝好的被子抱回自己的房间,就感觉肚子有点饿了,看来姜炒米这东西虽然暖身体可是不太顶饱啊。

    她想起早上被她埋在灶膛里的番薯,就打算下楼去把番薯掏出了。

    在灶膛里烤熟的番薯卖相特别差,外面整个都是黑漆漆的,就像是一块黑炭,可只要一掰开,那里面金黄带点桔红的瓜肉就露出来了,香甜的味道立马溢开来。

    旺旺的鼻子最是灵敏,摇着尾巴飞快跑到了阿秀跟前,端坐着,仰着头,圆溜溜的眼睛死死盯着阿秀手里的烤番薯,嘴巴长得大大的,不一会就有透明的口水沿着它齿缝流了出来。

    阿秀被它的样子逗笑了,忙撕了一小块喂给它。

    冬日里,白天格外短,一晃一日就过去了。

    夜里,何家人盖着新缝好的被子睡得特别香甜。

 

种田之山中遗民: 13.第十三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