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无女之地 > 11.第九夜
无女之地  作者:九十九六七
    新入籍的圣女学习的时间就这么从三个月缩到三周。

    课程一压再压,上面考虑再三,只留下了耀星语和数学两个文化课科目,并将普通圣女朝九晚三的健康学习计划改成了朝七晚十的超级高考模式。

    早七点上第一轮课,共七节,一节课五十分钟。

    分别是:数学、口语、数学、语法、数学,词汇、数学。

    两点放学,进入为期一小时的午休。

    早课主修文化课,通过平板电脑在线直授,学生在学校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学习。

    遇到不会的习题只需要用笔将题号圈起来拖入名为“问老师”的APP中,就会有智能应答在线答疑,讲解模式还分为学霸、学酥和学渣三种模式,非常人性化。

    下午三点开始,主修艺能课程,分别是:艺术和体育。

    一节课140分钟,需要学生到专门的教室上课。

    不过,由于这两类课必须由活人亲自指导,而“三周教育政策”事出突然,上面还没找到愿意教课的老师,所以下午的课暂时全部由数学代替。

    于是,傍晚八点晚餐时间,食堂里,不少女生一边吃饭一边做题复习,俨然一副大考前夕的景致。

    玄千两一边啃着饭团一边陷入了怀疑人生的状态:“我是谁,我在哪儿,我为什么在这里……”

    每次看轻改动画玩穿越,不是随随便便走上人生巅峰就是经历黑深残之后再走上人生巅峰,后宫们各个倒贴不费吹灰之力,为毛就她要在一个连个帅哥见都见不到还得下蛋的破地方一天足足上了9个小时的数学课?

    正所谓穿越穿得好,天天赛高考……

    呸,高考都没这么费力过!

    吞掉手中的饭团,玄千两还有些饿,于是又去餐厅里转了一圈。

    10元以下的食物很多,但做法单一,吃多了想吐;100元以上的食物也很多,样多解馋,但是钱包撑不住。

    瞧了半天,她折中买了份海鲜饭,32元,有汤有饭有营养。

    端饭回座位,她仰天长叹。

    想当初在学校的时候,自己什么时候为了省钱而这么将就地吃过饭?

    学校的饭向来是隐含三六九等的,例如红遍大江南北的食堂大妈的黑暗料理——诸如番茄炒西瓜、苦瓜炒菠萝、西红柿炒辣条等神来之笔,就是食堂饭菜的最底层:荤素份饭。

    这玩意有个特点:便宜,管饱。

    以至于这类饭菜的窗口一年四季门庭若市,味道如何她没吃过也不好评价。

    她素来不喜欢排队和凑热闹,也不存在缺钱的状况,所以日常吃饭会选南餐厅几家偏贵人不多的店或者留学生管理学院对面人称贵族餐厅的东餐厅解决,上课前再去超市买满满一书包的Pokey吃。

    万一没钱了,不过是给家里一通电话的事,爸妈根本不可能在生活的基本开销上委屈她分毫。

    反观现如今没了靠山连吃个正常晚饭都要节省,真惨。

    回到座位,玄千两看向其他三人:“今天的课感觉怎么样?”

    “想死。”白寿眉言简意赅。

    青梅占一脸绝望:“我高考数学42分你觉得呢……”

    黄君山挠了挠头,望着指尖至少二三百根的发丝:“不是很难,就是感觉有点脱发。”

    玄千两:“……”

    白寿眉:“……”

    青梅占:“……”

    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落在黄君山已经快挪到头顶的发际线和她塞满指缝的秀发上,默默地抓了把调味盒里的黑芝麻给自己的饭上洒了些。

    玄千两岔开话题:“话说九点到十点半是不是还有一节课?”

    青梅占掏出手机查看:“对,还有一节,圣教课,上课地点在S区,特别强调让我们去之前一定要洗澡,保持身体无死角的洁净,要对洗礼保持最基本的真诚。”

    “圣教?洗礼?”白寿眉已经吃完了饭,在喝茶,“难不成是拉我们传教洗脑?”

    ……

    事实证明,圣教课并非传教课,但其恐怖程度远远超出了众人想象的程度。

    上课的大教室有些像蜂巢,中间圆形的大舞台周围环绕着胶囊旅店一样的房间,每一个房间大约是2*2*2的体积。

    舞台中央站了几十名穿着黑色长袍的妖艳美人,他们似乎事先培训过中文,能和女生们进行简单的交流。

    “所有人找到写有自己学号的房间对号入座,不要耽误。”他们说,“从今天开始,你们每个人要称呼我们为嬷嬷。”他们打开全息投影,急促的呼吸声顿时传来,是类似于‘岛国/爱情动作片’的影像,那夸张的音效通过在场的十二架音响刺激着每一个人的耳膜。

    嬷嬷们指着画面:“今天的学习内容是,让假人在规定时间内喷水,合格的人才有资格结束今天的教程,不合格的人要学到合格为止。”

    这样的要求对于所有女生来说无异于是晴天霹雳。

    就算再傻的女生也瞬间明白了,这根本不是什么传教课,而是在教她们未来该如何在男女之事讨好新人类的技能。

    思想相对开放的女生尚不能接受在这么多人的地方脱掉衣服为了讨好新人类卑躬屈膝磨炼性技,思想相对保守的女生瞬间连心中最后一道防线都崩塌得不复存在。

    嬷嬷们又说了:“这场教学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你们自己,新人类的力量、速度和爆发力很可怕,以至于在做的时候一旦兴奋起来很容易发生事故,所以必须有一门课专门教你们怎么在最短时间结束和新人类的纠缠,并且怎么样更有利于怀孕和减少伤害。”

    可是漂亮的话说的再多,都改变不了要让姑娘们学一个半小时床/活儿的事实,以至于整个大礼堂女生哀嚎一片。

    “嬷嬷……呜呜呜……我可不可以不做……”

    “嬷嬷……我不能……”

    “嬷嬷……我……我能不能只学动作……”

    女孩们瑟瑟发抖不肯就范。

    玄千两愣坐在房间里发懵,这时,隔壁传来了有些熟悉的冷笑声:“这种时候还说话这么天真,真可笑……”

    玄千两爬到房间边缘,发现隔壁竟然是朱祁,对方正坐在入口处幸灾乐祸地瞧着对面痛不欲生的女生们。

    察觉到有人看自己,朱祁扫了眼玄千两:“怎么,都过了这么久了,突然想替白寿眉报仇?”

    “不是,我在想你说的话。”玄千两,“你还真是喜欢幸灾乐祸。”

    朱祁面无表情应着:“怎么,不行?”

    玄千两随口道:“所以,这就是你给所有人挖坑的理由?”

    “挖坑?”

    “昨天你明知笛亚希望我们彼此剥削,你还故意引导大众做了一个比笛亚期待的还要狠毒的剥削。”

    朱祁一听,歪着头看玄千两,笑得天真烂漫:“彼此剥削对我能有什么好处?我也得三周考完所有课程,我可是文科生,文科数学多简单啊,这边数学可是难于上青天……”

    玄千两打断她:“你绿白寿眉的时候,我们托人查过你的底子,你理科生吧?”

    朱祁的眼神顿时深邃了几分。

    “你观察了投票,发现投票名单上缺名字的时候,就明白了笛亚是不可能因为非处这样无聊的理由让你这种‘高级货’去C级以下的。所以你想将计就计,因为你打心底认为淘汰的人越多越好,这是你当时有胆量单枪匹马站起来装作反抗的原因。”玄千两道,“这间大教室虽然有理科生出身的人,但是来听朴月敏教授课的人基本没有数理化专业在读的,因此身为理科生算是占尽了优势。而你又知道如果将自己处于一个完全优势的地位是不会引起其他女生的共鸣和跟随的,所以你故意说自己是文科生——站在你反面的理科处/女们觉得三周计划能打爆你的嚣张,让理科非处们产生成绩一定会比你强的优越感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再搏一搏……投票结果虽然是大众自身选择的结果,但三周的规则却是出自你的口中。”

    玄千两皱着眉头:“你的目标不光是C级?你想去A?S?甚至X?”

    朱祁敛起脸上的笑容,表情正经了几分:“玄千两,你知道在这种残酷的世界活下去的法则吗?”

    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全息投影中男女热情的模样:“笛亚能篡改我国户籍系统,这么强的人为什么愿意割蛋、打绝育针、吃变性药来讨生活?因为他比谁都明白这个世界的道理:穷人家的儿子不如富人家的狗。”

    她道:“这个世界,旧人类活成畜生,女人活成生育机器,底层新人类没有权力,想在这个世界生存,只有成为顶层圣女,利用繁殖关系接触顶层新人类,才能有机会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然后利用这三年时间找到自救的方法。”

    “可是,团结不妨碍你向上爬,丧尸片里面孤军奋战的总是死得很惨……”玄千两边想边说。

    虽然她平时想法比一般人浑沌复杂多了,但终究是被爸妈呵护得好,这辈子一直顺风顺水,遇到这种突发状况一时半会儿不知道什么是对的,却又打心底觉得互相剥削是错的。

    “丧尸?丧尸会发电?会造机器人?会穿越平行世界?你没想过为什么灾难片里面的丧尸明明数量庞大,却没有大范围出现那种比普通成年人智力高很多的家伙?”朱祁问。

    玄千两语噎。

    丧尸生命力强、数量多,就算大部分像个智障,人类已经很难对付了……

    如果智力再比人类高、还掌握世界世界核心科技的话……

    这哪里是人类看了会沉默的灾难片,根本就是丧尸看了会狂欢的美食片吧……

    “群蚁能活捉受伤的七星瓢虫,可群蚁能活捉大象吗?得有多少吨蚂蚁送死才有希望困住大象?”朱祁问,“就咱们这几百只蚂蚁,怎么对抗大象?是你去送死还是我去送死?”

    玄千两:“……”

    一只蚂蚁有一块饼干就能活到天荒地老,一窝蚂蚁有一箱饼干都未必能熬过一个冬天;

    一个人的利益通过几个人的妥协就能大概满足,一群人的利益只有社会的退让才能得到改善。

    既然团结难有胜算,放弃集体权益保护个人利益更加现实……是这个意思吗?

    “啪”一声,清脆的鞭子声让整个礼堂安静了下来,也中断了玄千两的思考。

    只见不远处一个女孩紧紧地抱着前来巡房的一名嬷嬷的腰,上气不接下气地求饶:“求求你们了,我真的不想……”

    任由鞭子落在她的后背,她都不肯松手。

    直到另一名嬷嬷过来,单手提起女生的衣领将她丢回了房间,在无数人的注视之下,直接将女生摁坐在了假人身上。

    假人和女生都是完全干燥的,坐下的瞬间女生发出一声惨叫,鲜血瞬间染花了假人的大腿和腰腹。

    音响里的呻/吟声,现实里女生的惨叫声,还有嬷嬷的咒骂声,这些无一不刺激着在场每一名女生的五官和神经。

    旁人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场景,都回到了自己房间的深处,不再关注那间房子里的闹剧。

    “你们最好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别让我给你们说太多废话。”嬷嬷们手握鞭子冷冷地扫视着四周的蜂巢,“如果你们不愿意学圣教课,可以直接去C级以下,这门课不及格的人是没有资格成为C级以上的。”

    这句话对大部分女生很受用,很快整个教室就安静了下来,四面八方时不时会传来微弱的让人有些害臊的声音,但好在投影的声音足够大,半遮半掩住在场无数女孩几乎破碎的自尊心。

 

无女之地: 11.第九夜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