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你是神明的馈赠 > 4.Chapter 04
你是神明的馈赠  作者:瑾余
    瑞士时间八点,一封邮件横越北半球到达中国。发送过后,故茶欢略有些疲倦的往后靠,深深窝进松软的摇椅里,闭着眼等候回复。

    别墅处处静,今夜有雪,墙上的挂钟还在滴滴作响,一分一秒过去,咖啡已冷。

    两个小时后,收到邮件。

    电脑幽冷的光散落在故茶欢莹白的面容,她慢慢睁开眼,盯着那封未开启的邮件,似乎并不急着知道里面的内容。

    一场冷漠的拉锯战,邮件页面的未读内容还在闪动,她直起腰,鼠标点开。

    内容仅有两个字:回国。

    简单,直白,也冷淡。

    故茶欢深呼吸,叹气,再次闭上眼靠在躺椅里。

    脑海里回忆这次瑞士之行的任何一个细节,仿佛她的一举一动都被人了然于心,从一开始,就已经掉进某个人的圈套。

    迟覃,真是个坐收渔翁之利的最佳猎人。

    不过……

    故茶欢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按键手柄,简单的设计,只有一颗红色按钮。

    素白的手在把玩一圈,慢慢悠悠地按下去。

    与此同时的瑞士W酒店,刚刚苏醒过来的几人像被控制,突然呈现昏死状态。

    宋优蹙起眉:“怎么回事?”

    许潇检查过几人身体,在他们脖颈间找到一块透明芯片:“真是没想到故大小姐会留这么一手,我就说她为什么把人放了,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咱们呐。”

    “那是什么东西?”

    “是黑科技,能控制人脑,国际高端技术,有钱也买不到。故茶欢能有这东西,实在是不可小觑的劲敌。”

    宋优沉默,不自觉的,他想起前几日的那个夜晚,透过监控,少女嚣张的话和冷静的模样穿透力十足,仿佛一记重拳,沉沉往人心上砸。

    这是个不逊色于satan团队任何人的姑娘,她年轻,聪明,有勇气,有魄力。

    或许,她还有这里很多人都没有的。

    狠毒。

    实打实的高端玩家啊。

    许潇拧眉深思:“他们几个暂时没有生命危险,看来故小姐是想跟我们谈条件,用藏宝图换他们几个性命。”

    “你觉得SA爷会换吗?”

    不言而喻的答案,二人心里都清楚。

    他们跟着那个人做事,性命是最早抛开的东西。

    追求什么?

    自然是名利,富贵,权势。

    这些都是最可爱的东西。

    而他也的确给了。

    给的多,人就容易死心塌地。

    有时候大伙儿都觉得,一条命罢了,没便没,也秉持着这观念得过且过。

    到如今,satan团队长久不衰,声势浩大,掌权人SA也很快建立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帝国。

    现在,有人闯入。

    是同他一样的撒旦,还是久违的神明?

    不得而知。但宋优和许潇都清楚,这场旷日持久的战役,已经拉开帷幕。

    二人一起去酒店四十楼,到SA房门外,敲门三声后,推门。

    许潇悄声说:“你自己一个人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她害怕老大,宋优是清楚的,但说实话,他每次见SA爷也不见得多么轻松,略略点头,宋优一人进屋。

    屋内没开灯,落地窗遮住全部光亮。

    高大英挺的男人坐在窗边的黑色真皮沙发上抽烟,容貌不清,只有淡色烟雾寥寥绕绕。

    男人双腿交叠,手臂撑着额头,似乎在休息。

    宋优试探喊道:“SA爷。”

    烟在烧,暗色里有火星跳耀,男人低沉冷淡的“嗯”一声。

    宋优紧张到缩紧脚趾,门外打了半天的腹稿,现在有些不敢说出口了:“那个……呃……”

    男人摁住眉骨,把烟头灭掉。

    宋优察觉出他的不耐烦,一吞口水快速道:“故茶欢给我们的人身上安了控制大脑的芯片,我们猜测她想让咱们用藏宝图换弟兄们性命。”

    清脆的打火机声音,幽蓝的火苗燃起,SA咬着烟重新点燃,微薄光亮里他眉目狭长,俊美英挺,男人抬起眼,眸中的冷漠在火苗暗下时归于平静:“她的事,我解决。”

    宋优自然一百个赞同,不迭的点头说是,见这位爷实在不耐烦,他颇有眼力见,赶紧的撤。

    **

    短暂的瑞士之行快结束。

    自从故茶欢通知即将回国,故令哀嚎不止,带着姜汕连喝两天洋酒,潇潇洒洒宿醉两天,被故茶欢用“特殊手段”醒酒之后,再也不敢造作,规规矩矩等待归期之日。

    这几日故茶欢都是呆在自己卧室,饭点才偶尔出来走走,多半是露易丝把饭送到卧室。以前的故令兴许会叽叽喳喳犯嘴贱,这会儿倒是十分理解甚至有些心疼这个妹妹。

    偌大的故家早已在名义上绑架她,少女原本花朵一般的年纪,却要用瘦弱的肩膀支撑一个大家族。她如沙漠骆驼,每个脚印都已深深嵌入黄沙,在负重前行。

    故令有时候会想,如果故茶欢不是那么聪明,或许她可以不经历这些。

    老天是公平的,赐予你礼物的同时也会夺走一些东西。故茶欢得到了财富,地位,稳坐康裕城第一把名媛交椅。同时,她也被捆绑,束缚,牵绊。

    乱七八糟想很多,故令没注意故茶欢已经站在自己面前,骤然看到这张美得过份妖异的脸,唬了一跳,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

    故茶欢笑起来:“哥哥,明天我们就回去了。”

    故令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也懒得猜测,每次和故茶欢交谈,都像与某位莅临检查的领导似的,心不在焉的嗯了声,没多余的话。

    “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她在故令身边坐下,试探地看向他,温柔勾起唇。

    故令被这样的笑容瘆得头皮发麻,暗暗揉了一把手上冒出的鸡皮疙瘩:“我能跟你讲什么?”

    “比如,责怪我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别人的圈套,为什么没有早点找到地图。

    ”

    又或者说一说迟覃为什么会出现在忽纳尔山脉……

    后面这句话,故茶欢没说出口,只笑眼弯弯的看着他。

    故令没有领会她的深意,只当是她在自责,神色柔软下来:“茶欢,这些都不怪你。”

    故茶欢却盯着他眼睛,意味深长的自言自语:“是吗?”

    “是,你不必自责,等回到康裕城,我会跟爷爷求情,让他不要怪你,你是个姑娘家,过得开心最重要。”

    原本温软的姑娘神色有些淡了:“哥哥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就回家了。”

    故令其实有些云里雾里,姜汕过来的时候只能看到故茶欢一闪而过的身影,疑惑地看向故令。

    故令耸肩,表示一无所知。

    姜汕坐下说:“明天回国,我打算跟你们一起。”

    “行啊。”

    “只是这次回去,康裕城怕是不会太平了。”

    二人看着彼此,故令忽然伸出手:“姜汕,不管故家将面临什么,我希望我们不会变成敌人。”

    姜汕毫不犹豫握住他的手:“永远不会。”

    **

    第二天下午三点,故茶欢一行人在瑞士伯尔尼登机,为掩人耳目,没有乘坐私人飞机。

    故茶欢不喜欢吵闹,便没有和故令姜汕在一起,几人座位分开。

    姜汕几次想跑到故茶欢身边,故令摁住他:“我妹妹不喜欢太蠢的人。”

    “我看起来蠢?”

    故令笑得神秘兮兮:“你毛毛躁躁的样子,看起来是挺蠢的。听我的,敌不动我不动,咱们以静制静,欲擒故纵,哥们儿我一定帮你把我妹妹拿下!”

    “是吗……”姜汕很怀疑。

    正在实施“欲擒故纵”的俩人几瓶高浓度红酒下去,都醉得差不多,毫无意外的睡死过去。

    故茶欢身边原本是空位,她在看书,身边有走路声,陌生男人坐在了身旁。

    她翻页的手顿住,两秒后,指尖的纸张松开,仍旧平静的看书,只是垂着的眸还是扫了一眼身旁的人。

    这个角度,可以看到男人交叠的双腿十分修长,他的手生得好看,肤色冷白,骨节分明且修长,懒散散搭在膝盖上,在把玩着Givenchy打火机,手腕戴PatekPhilippe名表,中指上有一行黑色英文刺青,衣服出自Hugo Boss,是优雅的德国风格。

    不看脸,她就知道这个男人该是多么极品,脑海中又浮现那张邪俊玩味的面容。不过,故茶欢眉头都没皱一下,继续看书。

    身旁的人突然出声,仍旧是低沉冷淡的嗓音,只是比起前几次,多了些无从探究的温柔,“又见面了,故茶茶。”

    这般熟稔的语气,现在故茶欢确定,这人有病,且病得不轻。

    迟覃在看她,准确来说,从上飞机开始,他就一直在看她。

    对于她漠视的态度,迟覃稍稍侧身,拉开一些领带的松紧程度,目光下垂,落在她的书页,《杀死比尔》

    挑了个眉。

    他的手伸过来,想碰她耳垂落下的头发。

    故茶欢虽在看书,却也注意着他的动作,利索的握住他的手腕,力度不轻不重。

    迟覃微眯眼,看向她握住自己的手。

    手很漂亮,涂了红寇丹,艳丽魅惑,冷白的肌肤一衬,都有妖气,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手忒凉。

    大约,心也是这样?

    少女将他的手扔开,头没抬,音色也淡:“我们认识吗?”

 

你是神明的馈赠: 4.Chapter 04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