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你是神明的馈赠 > 8.Chapter 08
你是神明的馈赠  作者:瑾余
    迟覃身材修长,双手插兜,不言不语地看着她,幽沉的眸微压,瞧着不太高兴的样子。

    他这张脸实在英俊得过份了些,灯光衬得他轮廓分明,深邃里多出了股邪劲儿,勾人。

    定力不足的小姑娘兴许能为他的魅力倾其所有。

    男人迈开步,懒洋洋的走向她,视线下移,定在她温软的眉目上:“你来这里做什么?”

    “寻欢作乐啊。”故茶欢微笑。

    她这么说话,下颌微微抬起,漂亮的天鹅颈线条一览无余,红唇弯得恰到好处,清纯的气质被眼尾的泪痣压下,妖得有些魅。

    这模样,像是在挑衅他似的。

    迟覃的目光落在她莞尔的唇上,心尖儿被火星子点燃,烧的五脏六腑都欲动了。突然就想亲亲她,尝尝甜味儿。

    故茶欢可没功夫跟他耗:“迟先生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刚转身,她的手腕被握住,迟覃问她:“刚刚说的是真的?”

    故茶欢疑惑看他。

    迟覃蹙起眉,握她的手收紧:“不喜欢我,是吗?”

    这话问得其实有些冒昧,他们认识不过几天,他却已经明目张胆的惦记她的东西,俩人之间暗潮涌动,你来我往,关系算不得好,甚至是竞争对手。

    现在他提“喜欢”二字。

    令故茶欢想笑,也的确笑出了声,“迟先生是喝醉了吗?居然会问对手这个问题,不过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告诉你。”她用力拽回手,一下子冷了脸:“是的,我不喜欢你。”

    像一个狙击手,一击即中。

    连多余的目光也不愿给他,故茶欢走得毫不犹豫。

    迟覃盯着那袅娜的背影从长长的走廊摇曳走远,逐渐被光点拉远消失。

    他抽出烟,冷笑了一声。

    烟雾遮挡视线,朦朦胧胧中,他看到刚刚离开的故茶欢又从对面走来。

    迟覃眯缝起双眼,把眼前的缭绕挥开,往前走。

    故茶欢已经走远,换过了一身衣裳,长发垂在腰间,往二楼“人间天堂”走去。

    他记得,她刚刚是在一楼转角的一间高档包间,现在去人间天堂做什么?

    要知道人间天堂可不像它的名字那么美好,做的生意都是不为人知的,堂堂故家大小姐,有什么秘密?

    ……

    故茶欢推门进包间,立刻被喝醉的张卿抓住:“去哪儿了,找你半天了。”

    他拽住她的胳膊往酒桌拖。

    安小美拿着话筒在鬼哭狼嚎,唱的歌曲是《煎熬》,故茶欢觉得,真挺煎熬的。

    故茶欢与他们结实时,真没想过能和这样性格的俩人成为好友。

    他们相识是在几年前的一场悬疑案件,张卿是法医,安小美是警察,需要她这个催眠师做辅助,帮助证人重塑记忆,三人从此成为好友。

    张卿干法医这一行,平时有些高冷毒舌,喝醉了却像换个人似的,高冷形象荡然无存。

    安小美,康裕城本地警署的警察一枚,名字萌萌哒,当然性格也是如此。

    喜欢一切可爱的东西,故茶欢一直觉得这位姐妹是甜美那一挂的领家小妹,假如忽略她一身健壮的肱二头肌的话。

    故茶欢进门,扫了一眼包间的状况,有些意外,除了张卿和安小美,竟还有故琛故令,以及刚刚打过照面的姜汕。

    三人坐一块儿,端着酒杯迟迟没碰,大概被安小美声嘶力竭,悲痛欲绝的歌声搞得愣了神。

    瞧见故茶欢进来,故令首先打招呼:“茶欢,来一起啊。”

    故茶欢刚坐下,张卿醉得彻底瘫倒过去,脑袋不客气的往她肩上靠,还没碰到,故琛皱着眉把这位仁兄的脑袋戳开,淡淡瞥一眼故茶欢:“去哪儿了?”

    “碰见迟先生,说了两句话。”

    故家两兄弟以及姜汕的神色变深沉,打量她,到底也没说什么。

    酒后三巡,都有醉意。

    故茶欢酒量中等,还能保持清醒,姜汕和故令睡得人事不醒,仿佛又回到瑞士醉酒那一夜,hellfire酒吧的酒果然是名不虚传的。

    安小美去了洗手间还没回来,故琛把吵闹的背景乐关掉,闭着眼揉眉心,“你知道迟覃想和故家商业合作的事吗?”

    “听迟先生说过。”

    故琛笑了一下:“他还告诉你这个?”

    继而深深的看她一眼。

    故茶欢笑而不语。

    故琛明白,她不想说的话,谁也别想在她这儿得到只言片语以及一丁点的信息。

    只说:“他做的生意和咱们家八竿子打不着,是冲着什么来的我想你也清楚。茶欢,咱们故家的东西得守住啊。”

    所谓家人就是,他们把责任打造成一把枷锁,不顾你的意愿,把你紧紧的锁在这个牢笼中,再鞭挞着你前进,让你瘦弱的身躯驮着所有人奔跑,还责怪你跑得慢。

    故茶欢唇角的弧度渐渐加深:“哥哥不用说我也明白。”

    包间的门被打开,安小美摇摇晃晃的进来,清秀的脸红润润,醉得双眼都恍惚了。

    她在一片重影里找到故茶欢,壮硕的身躯压下来,故茶欢伸手搂住她,扶她坐好。

    安小美疑惑的抓住故茶欢:“茶欢,你不是在外面吗?我刚刚都看到你了,你怎么又跑这儿来了?”

    她“咦”了一声,指着故茶欢的头发和衣服:“刚刚你的头发和衣服不是这样的,这么快就换了?”

    一看就是不知东南西北的醉鬼模样,故琛淡笑:“你说什么呢,茶欢一直跟我在一起。”

    “不对啊。”安小美闭着眼嘀咕:“我明明看到你从人间天堂下来的啊,还想跟过去叫你,谁知道你一转角就不见了。”

    人间天堂?

    故琛的脸色凝重起来,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难道真的有人长得和故茶欢一模一样?

    正深思,故茶欢轻声提醒:“哥哥,我们回去吧。”

    故琛问:“你不担心吗?”

    “担心什么?”

    “担心是不是有人跟你长得一模一样,顶着你的容貌在做不好的事,如果被爷爷知道,你是会被罚的。”

    故茶欢抬眸,轻轻看他一眼:“哥哥,小美醉了,喝醉的人说的话你也信吗?”

    搁以往,故琛是完全不当回事的,故茶欢作为康裕城头号名媛,容貌绝色受人欢迎,被模仿穿衣打扮是正常的事。

    只是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故家人人自危,隐隐风雨欲来,任何小事都有可能发酵成灭顶之灾。谁知道是不是觊觎故家宝藏的对家在搞什么幺蛾子?

    故琛是着急了,可瞧着当事人故茶欢一脸的风轻云淡,他渐渐找回从容,让人把醉死过去的故令和姜汕拖走,先离开了酒吧。

    故茶欢也将张卿和安小美安顿在附近酒店后,准备离开。

    从酒店三十楼电梯向下,康裕城夜景烂漫美丽,玻璃门能看到的视野宽阔,远处的黑夜,矗立的灯塔,林林立立的高楼大厦,这时候的夜晚幻化成一座诱惑的城堡,广袤的天空与无垠的土地,谁会征服它们?

    “叮”,电梯到一楼。

    故茶欢从窗外收回目光,不管谁要征服,总之,别想动她的东西。否则说不定,她会绝地而起,做这个征服者。

    文景笔挺的站在电梯外等候,故茶欢走出来,他立即跟上,听见少女轻声吩咐,“去查一下今晚人间天堂都有哪些人来,有没有跟我长得像的女孩儿,有的话,带来见我。”

    文景点头:“是。”

    故茶欢的车停在外面,是一辆银色布加迪,挺打眼。

    打开车门,里面坐着个端端正正的男人,把玩着烟,懒洋洋地转眸看她:“上车。”他的手伸过来,想牵她。

    故茶欢审视着迟覃,目光从他英挺的脸移到骨节分明的手,没动。

    文景发觉了故茶欢的不对劲,想靠近,胸膛被人的手臂一挡,拦住了。

    齐衡匪气一笑:“别急啊兄弟,让我们老大和你家小姐说两句话。”

    文景抓住齐衡手臂想反击,故茶欢突然出声:“文景,我没事。我先上车,你随后跟上。”

    “小姐!他很危险!”

    故茶欢毫不犹豫坐进车里,关上车门,车子很快开走,文景迅速推开齐衡,上车追赶。

    布加迪车里,迟覃慢慢的转着烟,问她:“你的保镖说的不错,我很危险,你却真的上车了,不怕我对你做什么吗?”

    故茶欢瞥了一眼他手中转的极有规律的香烟,“再危险能危险到哪里去,难不成迟先生会杀了我?”

    “当然不会。”他嗓音低低的,瞧着她,温温柔柔说:“你这么漂亮,我舍不得。”

    好看的男人说情话,这魅力是加倍的。

    现在故茶欢能确信了,迟覃想催眠她,从而得到忽纳尔山脉藏宝图。

    真是一个无所不用其及,不择手段的卑劣男人。

    只是她太擅长清醒催眠了,迟覃看来是学过,但同故漾一手带出来的她,到底还是差一截。

    “迟先生,你转烟的速度应该再稳一些。”

    他的手顿住,一点也没有被抓包的尴尬和怒气,慢悠悠地叹气:“你知道了啊。”

    可就是这声叹之后,车里的气息逐渐变得凝重,有浓郁的侵略气息在逼近她。

    男人低声问:“忽纳尔山脉藏宝图在哪里?”语气甚至温柔得能溺出水。

    终于问到正题。

    装了太久,一朝暴露本性。

    还是狼。

    故茶欢不慌不忙,笑盈盈地歪头:“被我毁了,所有的路线都在我脑海中,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再也找不到了,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失望?”

    她也实在好不到哪里去。

    迟覃的耐心被耗尽,如果不是她聪明漂亮,他还真不想陪她玩太久的捉迷藏。

    男人微微俯身,贴近她耳畔,极轻的语气:“说出来,不然我真的会杀了你。”

    故茶欢笑得绝艳:“来啊,现在就杀了我,看你最后能得到什么!”

    她闭上眼仰起头,把自己纤细的颈弯

    送到他面前,唇角带着笑,似乎甘愿赴死,又似乎笃定迟覃不敢杀她。

    迟覃的眼睛倏而眯了一下。

    他仿佛在思考要怎么处置她,故茶欢趁此机会一拳打过去,被迟覃拦住:“你觉得这样能伤到我?”

    “当然不是。”

    她手腕一转,拳头呈爪状,在他手背抓过三道血痕,手袖里藏的细针猛然推进迟覃掌心,他蹙眉闷哼,有些头晕目眩,“你在指甲里藏迷药?”

    少女迅速摁住他肩膀,反下而上,双手并用,掐住他咽喉,“迟先生,随便上我的车可是很危险的,怎么样,还满意吗?”

    正开车的张生那是想当的不淡定。

    卧槽老大被美少女压了?

    被压了??

    压了???

    正被压的迟覃扫了眼姑娘纤细的腿,这一顿折腾,她衣服乱了,发丝也乱得遮住了眼尾的泪痣,妖冶味道被冲散些,清纯绝美的小脸儿泛红,像被欺负得惨兮兮的小姑娘。

    偏偏啊,她眸中都是狠劲儿,像不服输的小老虎。

    迟覃突然有些后悔,这么冒昧的出现,也许会吓到她?

    他笑了一下,用没受伤的手摸摸她脑袋,“对不起。”

    不仅故茶欢愣。

    张生都被这三个字吓得差点离开这美丽世界。

    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老大竟然还会道歉?

    这特么结局简直峰回路转啊。

    故茶欢可没动丝毫的恻隐之心。

    “你这么做不觉得虚伪吗?你的道歉根本毫无作用。”

    “那。”迟覃淡笑。

    “我亲你一下?”

 

你是神明的馈赠: 8.Chapter 08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