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你是神明的馈赠 > 9.Chapter 09
你是神明的馈赠  作者:瑾余
    “迟先生,你耍小姑娘的手段未免太拙劣了些。”俩人硬碰硬,都是刺儿头,谁也不肯服输。

    她的药下得猛,这么几分钟上下的时间,他的四肢都有些麻木了。

    早听闻医药世家的故家个个是用药的高手,指甲缝里藏药这种阴招在电影里见过,没想到还真有人在现实中运用到极致。啧,名不虚传。

    张生已经恢复淡定,除却刚才老大被压的惊险,他倒不担心这小丫头能把头儿怎么着。

    安静如鸡的开着车,偶尔瞟一眼中央后视镜里这暧昧的俩人,他都想跳起来赞一声大小姐牛逼!这SA爷可不是一般妞敢压的人啊……

    果然,看似被迷药制服的男人突然伸手一拽,沉沉的力道锁上她的腰,迟覃躲过故茶欢迅速刺来的细针,把她的力道泄了,优雅坐起身,把她摁在腿上,抱牢。

    故茶欢的双手被他困在腰后,迟覃捏捏她的脸,深笑:“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爷到底长你一轮,你会的把戏我也会。”

    故茶欢倒也没想过真用这个法子制住他,毕竟是迟覃,背景神秘得连故老爷子都调查不到的人。

    只是她向来睚眦必报,哪怕这人惹不得,她也不是轻易认输的人。

    赢他两次输一次,算起来还是不亏。

    只是,他这动不动就搂搂抱抱的恶劣性子,实在很烦人。

    “放开我。”

    迟覃反而叩紧她的腰:“不放。”

    故茶欢是第一次被男人这么抱,也是第一次清楚的感觉到他的体温,以及强健有力的腿部肌肉和清淡的烟味。

    很不喜欢。

    她原本就生得柔弱美丽,娇娇软软的像一只奶猫儿,一皱眉,迟覃都忍不住多看几眼,指尖从她眉心滑过,摸着她漂亮的眉形,问:“不喜欢我抱你?”

    手一顿,蓦然想起了酒吧时,她对姜汕说的那句“不喜欢”。

    男人不悦的眯起眼,捏住她下巴:“说句喜欢,我放你下来。”

    “不喜欢。”

    他手下力道更重:“故茶茶,你最好乖一点。”

    少女轻轻的笑了,挑眉看着迟覃:“迟先生这么急于让我说喜欢二字,在心理学上来说,你从一定程度上把我划分在了你的范围之类,不允许你的东西产生不喜欢你的心态,所以想寻求认同感。可你弄错了一点,咱们总共就见过几次,且你每次都在打我故家的主意,以及算计我,你觉得我会喜欢你这样的人吗?还是说,迟先生已经先动心了?”

    故茶欢抿起唇,笑盈盈的审视他。

    迟覃有些恍惚。

    张生却是听得心惊肉跳,赶紧踩住了刹车,适时提醒:“故小姐,你家到了。”

    故茶欢拂开迟覃的手,拉好衣服,从包里掏出口红,两根细白的手指一转,把口红补好,她撩了下头发,看他:“你说咱们要斗就好好斗,争权夺利多有意思,扯什么情情爱爱,不适合你我这样的人。您也收收心,千万别喜欢我。因为,我永远不会喜欢你。”

    上一秒柔弱温软病如西子的姑娘,这一秒妖异绝艳婊气冲天,千百种模样中,无论哪一种都是适合故茶欢的,无一不惊艳。

    文景紧跟而来的车风驰电掣停住,他迅速下车赶过来。

    迟覃从车窗看出去,“你不谈情,可喜欢你的人却比比皆是。”

    “那是别人的事。”故茶欢冷漠的说。

    迟覃重新打量怀里的人,漂亮的脸蛋。聪明的脑袋,有趣的灵魂,还有凉薄的心肠。

    是个好对手。

    才十八岁,真年轻。

    他似乎放弃了某个决定,又似乎做了一个新的打算,迟覃松开对她的禁锢,故茶欢一秒没等,推开车门下去,往故家公馆快步走。

    文景很快追上她:“小姐没事吧?”

    “没事,把这辆布加迪毁了,我一眼都不想再看。”

    “可是小姐,这辆车你昨天还挺喜欢的。”

    软糯的嗓音轻轻响起:“被别人碰过的,我就不喜欢了。”透着无边的冷意。

    文景没忍住回头看,迟覃和张生已经下车,咬着烟的男人身形修长挺拔,大衣拎在手上,靠着车淡淡瞧过来一眼,寒气逼人杀得他脊背发凉。

    故茶欢踩着小高跟走远,迟覃看着空空如也的尽头抽完一支烟。

    故家公馆的灯光夜景实在华丽,映得周围的树木疏影斑驳,像一颗巨大的夜明珠,在康裕城的夜散发它的光辉。

    要做这样大家族的继承人,故茶欢每天有打不完的仗,大概争夺是她人生中最先学会的事儿。

    最开始,迟覃觉得这小丫头片子太嫩,不配做自己的对手。

    现在却觉得,再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了。那么就来试试,最终谁会赢。

    烟头落在地上,迟覃抬脚碾灭火星:“走吧。”

    ......

    进故家有走不完的弯弯绕绕,女佣和安保随处可见。迎头,故茶欢瞧见故萍带着一堆女佣走过来,像个古代出门巡游的公主,雍容华贵,气派冲天。

    她目不斜视走过,故萍蹙起眉:“站住,你这是什么态度?”

    故茶欢站定:“我态度怎么了?”

    “你怎么不叫姐姐?”

    放以往,故茶欢是很乐意维持表面和平的,叫一声姐姐也是随口就来,做戏嘛,她向来高手。只是今天被迟覃一闹,她没心情,收回目光,冷冰冰的走远了。

    故萍愣了愣,千金小姐的脾气蹭地往上涨:“故茶欢!你……”

    “萍小姐。”文景沉声提醒:“我们小姐累了,请见谅。”

    故萍回头瞪他,目光变得尖利刻薄,好一个萍小姐!康裕城谁都知道故家有两位千金,可出门外面,无论她在名媛圈混得多么风生水起,别人一句“萍小姐”定了她的地位,只有故茶欢是故小姐,是代表故家的存在,而她永远都是陪衬!

    “你们都别太得意,故家还不见得是不是她的呢!”

    宝藏的风声已经传出去,传说成真,各方势力觊觎故家富可敌国的财富,很快,康裕城即将是一场腥风血雨。故茶欢想保住故家,保住故家的一切,太难了!

    故萍的话对文景没起任何波澜,从故茶欢十岁成为故家继承人开始,谁都觉得她坐不稳这个位置,可她一坐就是八年,今时今日在故家的地位也是多年才积攒起来的,她太懂如何维护自己的利益,文景没什么可担心的。

    男人面无表情的站在故萍面前,像卫兵,呆板木讷,守护他认为应该守护的。

    故茶欢已走远,转角就不见。

    故萍咬牙,维持着名媛淑女的风范没有大动干戈,冷冷的看一眼文景,转身离开。

    故茶欢没回卧室,去了故老爷子的书房,中途遇见故琛,对方笑着看她:“正要去找你,你就来了,还是那么聪明啊。”

    既然提过迟覃想与故家合作,故老爷子没道理不会不通知她。故茶欢嗯了声,同故琛一起进书房。

    进门便闻见清淡的檀香味,举头是四楼高的书架,穿着统一的女佣们站在阁楼上安静的打扫。

    故家的书房海纳百川,在康裕城是有名气的,书香门第的家族,书本自然是重中之重。

    兄妹一起进入内室,故商穿白色唐装,躺在软椅上听留声机,老爷子手杵拐杖,指尖悠闲的拍着节奏,听见声响也没睁眼:“来啦。”

    “爷爷。”兄妹俩异口同声。

    “嗯,坐吧。”

    留声机里一曲唱完,没人说话。

    女佣换了新唱片继续,故商才慢慢悠悠开口:“迟覃想跟故家合作,茶欢,你怎么看?”

    “来者不善,爷爷不用同意。”

    老爷子轻“唔”了声,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故琛摇头说:“可是现在忽纳尔山脉的藏宝图在迟覃手上,我们不如先和他达成合作关系,再想办法把东西拿回来,如果不合作,怕是连接近他的机会都没有。”

    老爷子也不吱声,故琛疑惑的向故茶欢,见她神色淡定,爷孙俩都是一个模样,从来泰山崩于眼前也分毫不乱。

    故茶欢温顺的道:“爷爷不用担心,交给我来解决吧。”

    又是这句话。

    故琛皱起眉。

    从小到大故家人听得最多的就是故茶欢这句,有时候他不明白,为什么故茶欢这么聪明,却甘愿做故商的棋子,仅仅是因为所谓的亲情吗?

    每当她这么说的时候,故老爷子总会慈祥的微笑,现在也是如此。

    “你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故茶欢点头:“知道。”

    故琛走神时,故茶欢已起身准备离开,老爷子忽然问:“茶欢,忽纳尔山脉的藏宝图真的在迟覃那里吗?”

    故茶欢看向老人,神色平静:“爷爷认为呢?”

    她的眼睛清亮水润,静静看着人时,乖巧得甚至有些温顺,没人能对这样的她提起任何防备心。果然美丽的皮囊是可以成为任何伪装的。

    故老爷子重新闭上眼:“我只是觉得你那么聪明,聪明得不输任何人,没道理啊……”

    “可事实如此,我已经输给他了。”

    少女走出去,把门关上。

    “砰”一声,隔绝两个世界。

    老爷子沉沉的叹气:“孩子长大了……”

 

你是神明的馈赠: 9.Chapter 09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