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你是神明的馈赠 > 10.Chapter 10
你是神明的馈赠  作者:瑾余
    故琛从书房追出来:“茶欢,你等等。”

    故茶欢回头:“哥哥有事吗?”

    “有点儿,姜家要办个酒宴,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也熟悉一下康裕城的事,毕竟你这么多年走南闯北,很少呆在家里。”故琛说这话时挺真诚。

    故茶欢:“什么时候?”

    “你要没意见,就后天吧,你的大名在康裕城可是赫赫有名,跟咱家有来往的长辈都想见见你呢。”

    她抿唇一笑:“好,后天我和你一起去。”

    故琛点头,拍了拍她的手臂,意有所指的笑了笑:“乐霖也会去的。”

    故茶欢挑眉,康裕城四大豪门家族之一的乐家大公子?见过几面,和故琛来往甚密,不过她呆在康裕城的时间的确少,这个人的模样已经有些模糊了。

    兄妹并排走,从书房走出来,外头下大雪,文景拿着黑伞站在门口,见故茶欢出来,首先撑开伞为她遮雪。

    故琛扫了眼这位木头似的保镖,把伞拿过来,这才说:“两年前你不在康裕城的时候,乐家已经和咱们家合作了,到如今已经有很多共同的制药工厂,是密切的合作伙伴了。”

    故茶欢沉默,两年前?

    是她去云川替宴非白治病的时候。

    之后两年,她都在寻找藏宝图,没怎么过问故家的生意,没想到那时候就被乐家钻了空子。

    少女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故琛,故琛淡笑:“别这么看我,这两年的合作,对两家都好,更何况乐霖喜欢你已经不是秘密的秘密了,以后咱们两家联姻,对你继承故家也是有助力的。”

    这话令故茶欢弯起唇,故琛被她的笑脸弄得有些莫名:“怎么?”

    “文景,把伞拿回来,我们回去。”故茶欢突然说,显然是被故琛的话弄得不高兴了。

    文景立即上前,从故琛手里拿过伞,

    故琛看着俩人走远的身影,淡笑着拍了拍胳膊上落的雪,女佣赶紧送过来伞,垫脚撑在故琛头顶。

    雪真大,故茶欢的身形慢慢化作一个模糊的点,消失。

    故琛无奈的叹气。

    “还是这么固执啊……”

    **

    康裕城四十八街区。

    这里矗立着一座欧式庄园,纯黑的建筑庄严肃穆,冬日灰暗的天空下,雪连绵不绝,仿佛要将这里吞没,掩埋。

    偌大的庄园一眼看不到顶,宏伟直入云霄,以不可撼动的姿态,嚣张的耸立在狂风暴雪之下。

    庄园内,大家在打牌,却兴致缺缺。

    少了吴遇和王昙,兄弟们觉得,这生活,倍儿没意思。

    这俩人是谁?

    自然就是被故大小姐用芯片控制了人脑昏迷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的两个倒霉蛋。

    张生甩了一串对子出去,“这故大小姐啊还挺邪门儿,老子跟着爷这么多年,头回见这么不怕死的妞。那血性,那魄力,不来咱们satan都可惜。”说完点牌,“要得起吗?要不起赶紧认输。”

    齐衡瞪眼:“老子要不起。”

    把牌扔了,倒在沙发,“我倒不欢迎故大小姐进咱们satan,她要是来了还有我混的地儿吗?”

    作为satan里唯一的女性,许潇向两位同伴致以深深的鄙视:“不就是个十八岁小姑娘嘛,看你俩德行,出去别说是satan的人,老娘丢不起这个脸!”

    “行,你牛逼!”齐衡不服气,坐起身瞪她:“你也算个有名气的催眠大师,改明儿跟她较量较量,我看你厉害还是她厉害,能不能替咱兄弟几个报个仇。”

    “较量就较量,等我找到时机,立刻冲锋陷阵,去会会这赫赫有名的故家大小姐!”

    “我看不行。”宋优的声音传来,几人回头看去,见他手上拿着一份文件,扔在桌上:“这是公司拟订的和故家合作的合同,以后咱们和故家就是合作关系,你们歇了这份心。”

    张生贱兮兮一笑:“宋优,你给咱透露透露,SA爷是不是喜欢上故家那小千金了?”

    宋优摊手:“这我可不知道,要不,你亲自问问老大?”他抬起眼,看二楼方向。

    迟覃冷淡地瞥了几人一眼,他生了一张极致英俊的脸,不笑时尤为高冷不羁,冷峻迫人的气势叫所有人坐不住,纷纷站起身。

    迟覃坐下,翘起腿。

    “打牌?”他声线低醇,深沉厚重。

    哥几个点头如拨浪鼓。

    迟覃嗯了声:“坐。”

    其余人赶紧的坐下。

    “发牌。”

    许潇惊的都不敢看老大,偷偷瞧宋优,宋优好歹经常跟在迟覃身边做事,把牌整理好,发牌。

    同为satan的人,大家在面对外人时颐指气使,嚣张跋扈,可在面对自家老大的时候,怂的姿势都是一模一样的。

    几局下来,迟覃赢了个大满贯。

    牌打着打着,他忽然低冷道:“最近你们做事,我很不满意。”

    哪能满意啊?

    先是夜探故家瑞士别墅被故茶欢制服,后夜探故家公馆被故茶欢暗算,名满国际的satan团队,竟然被个小丫头耍的团团转,说出去都丢人。

    哥几个拿牌的手抖了抖,用牌挡住脸。

    “所以。”迟覃话锋一转。

    “别动我的人。”

    哥几个倒吸一口凉气,卧槽?真喜欢上了?没等大家研究出个所以然。

    迟覃的牌已经扔下,离开。

    老大这一走,宋优立即被所有人盯着,他耸肩:“我就这么说吧,头儿盯上了故家,至于故茶欢,我也不清楚他们是什么情况。”

    “咱是不是有好戏看了?”许潇难掩兴奋。

    宋优揶揄点头:“天大的好戏。”

    ……

    决定和故家合作开始,迟覃就没有耽搁过,在上次拜访过故家两周后,迟覃再次登门,直接了当的向故老爷子表达合作意向。

    故商到底是过了半辈子的人,怎么会不清楚他的目的?康裕城哪个豪门大族不想和故家合作?但凡合作投股的的大股东,就有一定权利干涉故家生意,从而把手伸得更远。迟覃干的是强买强卖,摆明了要把自己的势力渗透到故家内部,从而要得到什么,不明而喻。

    茶室内,康裕城商圈的两位大人物面对面,一老一少,皆是精明干练,深沉得摸不透心思。

    老爷子笑得淡然:“迟先生看重故家想要合作,这是故家的荣幸。不过我已经老了,故家也早就定了继承人,你也见过,就是我那个小孙女故茶欢。这丫头虽然年纪小,但是很聪明,故家子孙难出其二,很多事她都可以决定,如果迟先生坚持,不如去找茶欢,如果茶欢同意合作,我这老爷子也没有意见,如果茶欢不同意,那咱们迟故两家的合作,恐怕也就谈不拢了。”

    “所以。”迟覃把玩着手里的茶杯,淡笑:“你们故家是个小丫头当家做主?”

    故老爷子并不怒,笑眯眯和颜悦色说:“我们故家,谁有能力谁做主。”

    迟覃盯着老爷子看了会儿,直起腰坐端正,把茶杯放在桌上,“故老爷子就不怕养虎为患吗?”

    “总比引狼入室的好。”

    故商摩挲着手腕的佛珠,没看他,眉心有时常蹙眉留下的皱纹,这张脸饱经风霜,却依旧带着年轻时的魄力和从容,叫人不敢轻视,仿佛只要有他在,故家就乱不起来。

    迟覃无声地一笑,桌上茶杯被他轻轻一碰,倒了。杯子里的茶水流淌在桌面,四处奔走。

    迟覃声音响起:“有个词,叫做覆水难收。”

    故商瞧桌面上的水,依稀能从倒影里看到一张英俊倜傥的脸,却如此贪婪邪祟,虎视眈眈着故家。

    迟覃将茶杯扶正,散漫低声的道:“有些人,有些事,你早就无力阻挡,要承认,你已经老了。”

    故商握拐杖的手紧了紧。

    “我当是哪只野狗在故家撒野呢,原来是迟先生啊。”未见其人,但闻其声,少女轻软的嗓音含笑传来,带着几分讥讽和娇纵。门被推开,故茶欢笑着看来,一身红裙裹身,衬得丰胸细腰,臀翘腿长,又白又美,可纯可欲,堪称极品尤物。

    迟覃忍不住挑眉,细细多看了两眼,暂时忘了她刚刚骂的那句野狗。

    他承认自己爱极故茶欢的美丽,不与美人论长短,这点绅士风度他还是有的。

    故茶欢进屋,一步一行勾住他眼神,迟覃盯着她的脸深思,这姑娘,挺适合搂在怀里做些事情,虽然她年纪小,他这思想实属有些不应该。但,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禽兽坏蛋啊。

    男人不动声色的拉开一些领口的领带,兴味盎然的盯着姑娘窈窕的曲线。

    故茶欢让人把老爷子扶回去休息,茶室只剩下二人独处。

    她在茶桌旁坐下,温具,置茶,冲泡,倒茶,奉茶给他。

    迟覃接过来喝了一口,太苦。

    故茶欢不动声色的盯着他:“迟先生,你来谈合作?”

    “是。”

    “谈不成。”

    迟覃往后靠,也盯着她:“你就不怕我告诉你家老爷子,忽纳尔山脉的藏宝图实际上是在他的宝贝孙女那里吗?”

    故茶欢笑了:“你在威胁我?”

    男人不可置否。

    “那你就不怕,我现在就让你的人丢了小命吗?”她笑着晃了晃手中的操控器,上面的红色按钮十分醒目。

    这玩意儿掌控着吴遇和王昙的命。

    可她低估了迟覃的无情和凉薄,男人眉头都没皱一下,甚至笑了:“没能力的人,我养着做什么?只要你开心,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撒旦也不过如此。

    故茶欢弯起眸,笑意盈盈地看着他:“迟先生,您可真是个人渣。”

 

你是神明的馈赠: 10.Chapter 10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