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你是神明的馈赠 > 12.Chapter 12
你是神明的馈赠  作者:瑾余
    酒宴在姜家酒庄,故茶欢一行人到时,康裕城四大家族之二的姜家,乐家,都在这儿了。

    地下酒庄的光线不太明朗,昏黄有韵味,著名的卡农乐曲在留声机里优雅地流淌出来。

    姜汕眼尖的瞧见故茶欢,眼睛一亮,忙起身:“故小姐。”

    其余人回头,少女安静的站在两位兄长之间,简单的黑色毛衣和黑色皮裙衬得身姿纤细,标志性的黑长直发披散在腰间,齐刘海下一双水盈盈的杏儿眼,左眼尾处一颗暗红色泪痣,清纯里多出几分妖冶。她唇角慢慢弯起,连带着杏儿眼也有些月牙形状,温软得毫无攻击性,“又见面了,姜少爷。”

    在姜汕起身的一瞬间,乐霖也发现了故茶欢,两年没见,小姑娘长高一些了,也更漂亮了。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姜汕对故茶欢的热情和喜欢,不悦的蹙起眉,把姜维敬过来的酒放在了桌上,也站起身:“茶欢,你回来了。”满是熟稔的打招呼

    乐霖总是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看人的目光总是格外温暖和熙,也因为一直以来对故茶欢的特别对待,可没少惹得亲妹妹乐婕和故萍一起挤兑她。

    故茶欢温淡一笑:“嗯,回来了。”

    姜汕见她还安静的站在门外,连忙过去迎接,殷切地道:“故小姐,请进。”

    故茶欢笑着,目光越过姜汕和乐霖,落在姜维脸上,就这么毫无畏惧的,含笑与姜维对视。

    姜家两兄弟是全然不同的性格,姜汕表面谦和真诚,内心是什么样谁也不知道。至于他的哥哥姜维,从头到尾,从里到外都透着商人的精打细算。

    他高而瘦削,眼窝深邃,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线,头发长及耳朵,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郁慵懒。

    姜维端起一杯红酒,穿过酒窖微薄的光与故茶欢含笑的目光对上,长腿迈开,走过来:“这么看着师兄干什么?好久不见就不认识了?”

    故茶欢的笑意深了,故家还维持着收关门弟子的习俗,学堂在故家,从不外露,姜维能在故家学习过医术,是因为他聪明,有背景,作为一起学习过的俩人来说,的确算是师兄妹。

    姜维伸手,想摸摸少女的头发,被故茶欢偏头躲开,他倒也不尴尬:“这么久没见,小师妹长大了。进去吧,等你们很久了。”

    仿佛就是为了等姜维亲自过来迎接,他说完这句话,故茶欢才抬脚进去。

    姜维无奈低笑:“还是很傲娇啊。”

    乐霖看姜维一眼:“你没说过你认识茶欢。”

    姜维笑:“我也没说过我不认识啊。”

    故茶欢坐下后,身边突然响起一个阴寒的女声:“故茶欢,好久不见啊。”

    故茶欢从容的为自己倒一杯香槟,品一口:“好久不见,乐婕。”

    乐婕冷哼一声:“恭喜你啊,每次回康裕城都能勾引得所有的男人都围着你团团转。”

    走近的乐霖听见这句话,目光冷下来:“小婕,跟茶欢道歉。”

    “哥哥!”乐婕冷冷看一眼故茶欢,愤恨的看向乐霖:“为什么你每次都要维护她,究竟谁是你的妹妹!”

    故琛眯眼笑了一下,语气沉下来:“乐小姐这么口无遮拦,我们故家一直都不是好欺负的。再说我妹妹长得漂亮,人又聪明又有能力,男人喜欢怎么了?”

    故令接话:“对啊,你有意见?”

    给乐婕气得不轻,嚯地起身,踩着高跟鞋哒哒哒走远,故萍忙追了出去。

    反观故茶欢,全程不吱一声,素白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晃着高脚杯,安静得过于冷漠了些。

    大家各自装着心思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故令本来就是个跳脱的性子,有些不耐烦了:“我说姜维,你这品酒会没啥意思啊,连个漂亮小姑娘都见不着。”

    姜维淡笑:“想要漂亮小姑娘?。”

    他打了个响指,靓丽的女佣把酒端来,“怎么样,还满意吗?”

    “还行。”

    酒宴进行没多久,有服务员走过来在姜维耳边低声说了什么,姜维扬眉:“请进来。”

    “谁来了?”故令问。

    姜维神秘地笑笑,不置一语。

    大概几分钟之后,门外走来一个高大的人影,身后的光汇聚在他身后,拉扯成一个扭曲的点。

    人近了,那张邪俊散漫的面容变得清晰,男人一身黑色衣服,左手拎着同色大衣,戴黑色皮手套,夹着一根雪茄,站在众人面前,狭长双目瞥了一眼故茶欢,再看向她身边的故令,咬着烟扬了扬手指,示意他挪个位置。

    故令敢怒不敢言,吞了吞口水,默默走开,迟覃顺理成章在故茶欢身边坐下,把大衣扔在故茶欢腿上,正正好好盖住她单薄的双腿。

    故茶欢疑惑看向他,男人慵懒的往后靠,翘起腿抽烟:“不好意思,迟覃不请自来。”

    姜维笑容不变:“迟先生大驾光临,欢迎。”

    迟覃的到来引起了众多来宾的侧目,毕竟这是康裕城豪门里最可望不可及的存在,平时见一面都困难的大佬,竟然亲自来了姜家的品酒会,难不成往后会和姜家有合作?

    四大家族齐聚,宴会筹光交错,不少人往故茶欢和迟覃的方向看,猜测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再加上故家的传说越演越烈,故茶欢这个继承人理所应当的成为本场酒宴的焦点,各种各样探究的目光投向她,故茶欢却始终垂着眸,不太说话。

    那位漂亮女佣依次给在座各位倒酒,轮到故茶欢时,她的动作更慢了一些,红酒从瓶口倒进酒杯,潺潺的声音很好听,期间瓶口几次碰到酒杯,磕出了细微清脆的声音,女佣倒完酒,把酒杯放在桌上,声音十分温柔:“故小姐,请用。”

    故茶欢敲打手背的手指停下,伸手把酒杯端起来,慢悠悠品了一口:“不错。”

    迟覃侧头看了她一眼,不语。

    姜汕担忧道:“这酒有些烈,后劲儿大,你少喝点。”

    故茶欢却在姜汕的注视下又喝了几口,“我去一下洗手间。”

    姜汕说得对,这酒的确后劲儿确实大,她只是喝了几口,就明显感觉到眩晕。

    从酒宴寻一条僻静的路去往洗手间,途中的来宾越来越少。

    天色已经暗下来,雪还在下,故茶欢被冷风吹得蹙起眉,突然就想起了迟覃扔给她那件外套。

    的确很温暖。

    她渐渐走远,远离喧嚣的宴会,寒风非但没让她酒醒,反倒让她的头越发的疼。

    脚步虚软的走近洗手间,推开门的一瞬间,后背一股侵略性的气息扑来,故茶欢被人摁在了墙上。

    是刚才给她倒酒那个女佣。

    她摁住故茶欢的脖子:“忽纳尔山脉的藏宝图在哪里?”

    又来一个。

    故茶欢笑了。

    脖子上的手紧了紧,对方眼神冰冷:“故大小姐,我知道你花样多,你最好别打什么鬼主意,乖乖说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女佣大概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神色不太自然,捏她的手甚至轻微的发抖,故茶欢却从容镇静,轻轻看着她,“你开始想催眠我,结果发觉自己那三脚猫的催眠技巧没用,所以就在我的酒里下了药。”

    “你是催眠高手,我比不过你,只能用些特殊手段了。”

    故茶欢笑不达眼底:“告诉我,谁让你这么做的?”

    “会有谁让我这么做!你故家的宝藏康裕城谁不想要?”

    “是吗?”故茶欢唇角弯起,眼睛恶劣的眯了起来,突然一把拽住女佣的头发。

    女佣疼得难以稳不住身体。

    故茶欢借此机会翻转她的手腕,抬高腿踢中她的下颌骨,一声痛苦的呻.吟,女佣反被故茶欢摁在地上。

    她这么多年独立闯荡可不是开玩笑的,一点防身的功夫还是有的,至少制服这个小喽啰,轻而易举。

    钻心的疼痛让女佣满头大汗,少女微笑着,指尖从她清秀的眉骨抚摸到鼻尖:“忘了告诉你,在酒里下药这种事是我玩剩下的。”

    她的确喝了酒,但也提前吃过解药,这药量已经很小,不装作醉酒的模样,怎么把她引出来?

    “再给你一次机会,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故茶欢的手指渐渐移动到女佣的脖颈动脉血脉,指甲轻轻刮在她的肌肤上,那样汗毛倒竖的恐惧感,再加上少女含笑却阴戾的面容,她害怕得闭上眼睛:“是乐霖。”

    故茶欢尖利的指甲掐进女佣的肌肤,轻飘飘说:“不应该是迟覃吗?”

    女佣猛地睁开眼,恐惧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太聪明不是好事。”低沉沙哑的声音传来,不用想,故茶欢都知道这是谁。

    “迟先生,你为了得到地图真是卑鄙无耻啊,竟然利用喜欢你的女人。”故茶欢认真的盯着女佣的面容,清楚的看到她的脸色变得苍白,满意的笑眯了眼。

    把玩打火机的声音有频率响起,迟覃看着故茶欢侧脸,语气挺温柔,仔细听,甚至带着宠:“她说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我想看看她能不能做到。果然,她的爱分文不值,跟我的茶茶不能相提并论。”

    故茶欢最开始对他的印象没错,迟覃果然凉薄又冷血,坏到了骨子里。

    她笑了一下,抬眼,在迟覃黑沉的眼窝里找到自己的模样,这样看起来,仿佛他真的喜欢上她了一样。

    “迟先生有没有进军娱乐圈的打算?我看你的演技就挺好,可别耽误了。”

    迟覃挑了个眉,静静看着她。

    少女扔开女佣,用干净的丝帕慢条斯理的擦着手:“你今天突然到访,到底为什么?难不成是为了来耍我的?”

    “你身边这么多男人,我来给你送个特别的意外,让你玩玩不好吗?”

    他走近,声线低沉,眼神带侵略:“我看上的姑娘,任何人都别想靠近。”

    故茶欢连个余光都没赏给他,冷漠的转身离开,至于这个女佣,是死是活与她无关。

    以为已经把他甩掉,可转角,眼前一暗,一只宽大的手掌霎时蒙住她双眼。

    故茶欢不得不往后靠,迟覃拥紧她薄瘦的背脊,下巴搁在她头顶,“你刚才对我的态度,我不喜欢。”

    故茶欢报以轻笑,没说话,可这笑声已足以表达她的讥讽。

    迟覃笑问:“生气还是吃醋?”

    “你不觉得你这么问格外的可笑吗?”

    他搂住少女的腰,嘴唇轻轻碰了碰她细软的头发:“你这小孩儿,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故茶欢把他的手拽下来,回头冷冷的看着他:“你还想说什么?”

    迟覃斜靠在墙,身高悬殊之下,男人垂着眸懒懒瞧她,忽而捏捏她鼻尖,立即被故茶欢用力挣开。

    他倾下身:“别气,我说的假话。”

    暧昧的气息在她耳畔扑朔,低沉的嗓音沙哑着喃喃低语:“茶茶可爱,我喜欢。”

    他仿佛在哄:“我不会让她伤害你,我只是想把你引出来,见见你,说说话。”

    故茶欢抬头,与迟覃对视。

    他动作缓慢的揉她脑袋,弯下腰,把距离一点一点拉近:“故茶茶,是我吃醋了。”

 

你是神明的馈赠: 12.Chapter 12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