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你是神明的馈赠 > 13.Chapter 13
你是神明的馈赠  作者:瑾余
    那样温柔真挚的眼神,差那么一点,故茶欢就快相信迟覃是真的爱上自己了。她后退一步,远离他的气息范围,重新竖起高高的城墙,将自己封闭保护起来。

    “这话还真是可笑。”

    某种程度来说,她的心才是最坚不可摧的。

    迟覃慢慢站直,语气带可惜:“故家大小姐,果然不好骗啊。”

    少女轻冷地一笑,摸了摸手腕的血红镯子,漫不经心开口:“我说过了,我们之间谈情是最俗不可耐的,迟先生,我不是那种被你一个眼神一句话就会撩拨得失了心神的女人。当然,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喜欢上我了,我一定会毫不客气的把你的真心践踏得体无完肤,因为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很坏,所以你最好还是别动什么心思,被反咬一口就不好了。”

    出来得久了,故茶欢也有些冷,没功夫多耽搁,走之前仍旧连个余光都不给他。迟覃觉得,这姑娘忒高傲冷漠,仿佛真的没有意识到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从来都是高兴了甩脸子,不高兴了还是甩脸子,谁惯的啊?

    故茶欢回酒宴之前,文景已经在门外等候了,他永远是这样,总是中规中矩的在她不远不近的地方守候。至于刚刚她和迟覃之间发生的一切,他在远处看得清楚,最终还是选择离去。

    故茶欢也没进去,站在门外往里头看,橘色温暖的光线下,大家端着酒杯彬彬有礼的交谈,内容是什么大概也能猜到,要么是股市证券,要么是投行风险,或者就是今年巴黎米兰时装周又出了哪些高定奢侈品,当然最引人注目的应该还是故家那个不为人知的宝藏和她这个继承人。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还是回来了,逃不开的枷锁和行囊重新回到她背上,没有人会帮她,只能她自己坚定的往前走。

    故茶欢轻呼出一口气,目光有些失焦,文景站在她身侧,能感受到她的疲倦,他伸了伸手,想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却在快要碰到她时,手握成拳,低下了头。

    “文景。”她淡淡唤了声。

    “小姐请吩咐。”

    “你去告诉我哥哥,我累了,先回去了。”

    “可是小姐……”

    故茶欢回头:“这样毫无意义的宴会,今后会越来越多,实在乏味。”

    从文景手中接过外套,故茶欢披在身上,往外走去。

    故茶欢的离开并没有引起什么风波,令人意外的倒是迟覃的来去匆匆。

    他刚回四十八街区,宋优就把英国寄来的东西送到他手中,是个鎏金色盒子,装了什么不知道,不过光看礼盒的设计与做工就知道价值不菲。

    迟覃拿上东西后离开,兄弟们围上来。

    “什么东西啊?老大还挺宝贝的样子。”

    “看起来像个首饰盒子,就是不知道送给谁的?”

    “我知道是谁!”许潇兴奋的睁大眼睛:“肯定是故大小姐!”

    齐衡哼了声:“拉倒吧,故小姐和咱们老大那是对手关系!对手你知道吗,粉CP你也清醒一点!我倒觉得另有其人,比如刚回国那位不好惹的千金小姐。”

    其余人点点头,也觉得有可能,张生突然说:“我觉得某位影后也有些可能。”

    刚恢复身体的吴遇啧啧有声:“这么说起来,咱爷桃花还挺多,也只有故大小姐不待见咱爷。”

    哥几个深沉地点点头。

    ……

    车上,故茶欢翻阅着时尚杂志,淡问:“今天袭击我的女佣是谁?”

    文景看了眼中央后视镜:“是和迟先生青梅竹马,刚刚回国的杨家千金,杨芸筱。”

    “我就说。”意味深长的一笑,没了后话。

    姜家不是普通人家,女佣都是经过严格筛选的,绝不可能在招待宾客的时候出任何意外,这女佣一看就没有工作经验,给其他人倒酒那会儿她就已经怀疑了,所以才提前防备着的。

    再说能接近迟覃的人绝不可能是什么女佣,这么一来,熟人就很有可能了。

    这些故茶欢早已经猜到了。

    只是没料到迟覃还有个青梅竹马,真是有趣。

    翻了几页,今年的时装周实在没什么惊喜,内页里倒多得是影后高雯心的绯闻,无聊至极。

    她将杂志合上扔开,“上次让你查人间天堂那个与我长得像的女孩儿,有没有什么消息?”

    “抱歉小姐,还没有。”

    故茶欢并没有怪罪,毕竟那种地方的人员出入复杂,多半都是有背景的,文景暗中查访已经很不容易。

    到故家公馆,常年跟随老爷子的宁伯亲自过来迎接:“大小姐,老先生找你。”

    消息倒是四通八达,连她什么到家也一掐一个准。

    故茶欢到时,故商正在赏雪,坐在铺满绒毯的温暖摇椅上听着留声机,面前是一株已经干枯的大树,据说是他年轻时亲自种下的,到如今已经几十年,此时是冬季,树木已经干枯,只有皑皑白雪堆满枝头。

    老爷子这院子敞亮,圆形设计,中间镂空,风雪可入,四周盖顶,他经常会来这里坐坐,盯着树一看一整天。

    故茶欢站了好长时间,屋内伺候的人都撤了,宁伯也早早离开。

    爷孙俩一起盯着面前的大树,雪静静落了半响,故商似乎才发觉故茶欢在这儿,慢慢转头看着她。

    有一瞬间,故茶欢觉得他仿佛穿过她在看另一个人,那样的眼神温暖而安静,不像是平时的故商。

    “爷爷在想谁?”

    故商一怔,扯了扯唇角,笑得僵硬:“一个故人。”

    但凡“故人”二字,必然会有一番愁肠百转的故事,故茶欢其实不太想听,自然,故老爷子也没有想说的心思。

    “去酒宴怎么样?”

    “很累,不喜欢。”

    老爷子淡笑:“你就是这样,看着乖巧,实际上太冷漠。故家如今是案板上的肉,谁都想来分一块。你应该知道,关于我们故家的秘密已经散播出去了,不久,各方势力都会来康裕城,你会怎么办?难道还是抱着不喜欢的心思去应付吗?”

    “不会,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老爷子点点头,叹气:“我知道,你在怪我。”

    故茶欢意外的看着他,仿佛从上次回国的家宴开始,老爷子对她冷淡的态度一下子消融了许多,有时候也会找她说说知心话,虽然她大多数只是听着,并不回复,却还是觉得爷爷在一夕之间改变了很多,为什么?

    “你想你爸妈吗?”老人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故茶欢怔了怔,缓慢轻声的道:“不想。”

    老人点头:“不想就好,他们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你也应该放下了。”

    “爷爷,你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吗?”

    “当然不是。”老爷子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她坐下:“你这两年也修完了大学学业,是时候接管故家产业了,你看看喜欢哪一块,就先从哪一块做起吧。”

    “我想先去医院。”

    “也行,故琛在管理医院,你去了他可以照顾你。”

    “对了,过几天是乐家小姐的生日宴会,你也应该参加,既然回了康裕城,要开始接管故家,以后这些关系还是要你自己走动的。”

    故茶欢点头:“知道了。”

    “我知道乐婕不喜欢你,可你是做大事的人,不用跟那些小家子气的人计较,但真要是欺负到你头上,爷爷会为你做主的。”

    故茶欢抿笑不语,故商拍拍她的手:“去吧,让老爷子我一个人坐坐。”

    她起身离开,出门前听见老人长吁短叹地说了句:“今年的冬天仿佛更冷了。”

    故茶欢顿住脚步,回头看他,故商仍旧坐在摇椅上,白发苍苍,皱纹已爬满昔日俊雅的面容。他静静的看着对面,像在看树,像在看雪,又像在看很远的地方。这样的他,仿佛跨越了长长久久的时间,没日没夜坐在这里,在等一个永远不会回来的人。

    想了想,故茶欢还是开口:“爷爷,等有时间,我来听听你的故事吧。”

    老爷子愣住,看过去时,只有故茶欢纤细柔弱的背影,已慢慢走远。

    她和那个人好似重叠在一起,从他的时光走过一遭,短暂又长久的,留下惊艳的一笔。

    故茶欢回到卧室时,露易丝已经准备好晚餐,她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点便准备睡觉。

    卧室的灯在女佣们离开时被熄灭,只留下她床头那一盏,光线清冷洁白,照得偌大的卧室一角通明。

    故茶欢侧靠在床上,看着床头桌上那张相框,相片上是一对夫妻共同抱着一个女孩,笑容幸福得一致。

    她将相框摁下,盖在桌上,把灯关上,屋子一下子黑下去。黑暗里响起她略微沙哑的声音。

    “真的已经,不想了。”

    **

    去医院那天,故令早早便来敲门。

    故茶欢从被子里探头出来的时候,露易丝满脸抱歉的站在屋里:“对不起小姐,二少爷说来接你上班。”

    故茶欢收拾好出来时,故令正潇洒的翘着二郎腿品早茶,对她说:“从今天开始,哥哥我做你专职司机,接你上下班。”

    故茶欢无情拆穿:“你是不是太无聊了?”

    “不愧是我妹妹啊,不瞒你说,我回国简直太无聊了!爷爷又不准我出国,还让我静下心帮你接管咱家产业,你说让我帮就帮吧,居然不让我去医院,再怎么说我也学过好几年医术的,怎么能这么不放心我呢?我就觉得吧,给你当专职司机,解解闷儿也挺好,毕竟家里有趣的人就只有你了,你放心,哥哥我肯定比文景那个木头做得好!”

    故茶欢疑惑的看着他,她怎么不觉得自己有趣呢?可奇怪的是,故令从小到大都爱黏着她,倒也习惯了。

    有故令在,一早上叽叽喳喳故茶欢也不无聊,她话不多,偶尔搭一句,故令马上能精神百倍。

    出公馆,故家的私家车一字排开,令人意外的是故琛和乐霖都在,仿佛在等她。

    故琛拍拍乐霖肩膀,在他的示意下,乐霖回头看来,看到故茶欢时,眼里的色彩亮了起来。

    她到底只有十八岁,有少女的清纯,也有趋近成熟的淡淡风情,标志性的黑长直,唇角浅浅的弯着,大大的黑色墨镜几乎遮住半张脸,温声打招呼:“乐先生怎么在这儿?”

    “听你哥哥说起你今天第一天去医院,我来看看,顺便送送你。”

    眼镜下,故茶欢一双眼睛风平浪静,随意地说了句谢谢,先行上车。

    故令屁颠屁颠坐上驾驶位,故琛为给乐霖和故茶欢腾空间,跑到副驾驶坐下。

    车子开了一段时间,车内无人说话,故茶欢闭目养神,身侧忽然响起乐霖的声音:“茶欢,我很好奇你和迟覃的关系。”

    说起乐霖,其实蛮有渊源,他是几年前老爷子有意的孙女婿,这些年两家已经默认这份关系,虽然没有订婚,但是已经不是秘密的秘密。

    故茶欢常年不在国内,偶尔回来一次,乐霖必定会来看她,她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乐霖却并不在意,对她彬彬有礼,关爱有加。

    他仿佛已经接受,未来会娶她为妻这件事,可对于故茶欢来说,实在可笑。

    “我也很好奇,乐先生是以什么身份来问这个问题的?”

    “爱慕你的人。”

    故茶欢笑了一下,还好没说未婚夫,有点儿自知之明,所以她也礼貌回答:“我和迟覃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上次酒宴。”乐霖眸色一深,审视着她:“他说,你是他的人。”

 

你是神明的馈赠: 13.Chapter 13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