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你是神明的馈赠 > 14.Chapter 14
你是神明的馈赠  作者:瑾余
    故茶欢是不太喜欢解释的,也向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对于乐霖的审视和怀疑,她表现得很淡,只简单的笑笑,好像默认,又好像在嘲笑他的莫名其妙。

    他突然意识到不应该这么问,转移了话题,问她在国外过得怎么样,但是故茶欢已经失去回答的兴趣。

    车内陷入尴尬的沉默,一直到故家兴承医院,都无人再说话。

    到目的地,乐霖绅士地为她开车门,伸手想扶她,故茶欢扫了一眼他的手,别开眼眸,手搭在文景的手臂上,优雅下车。

    乐霖站在车旁看故茶欢走远的背影,低头一叹:“惹她生气了。”

    “是啊。”故琛重重拍他肩膀:“茶欢可不好哄,你得想想怎么讨她欢心了。”

    “有用吗?她从来就不喜欢我。”

    故琛一挑眉:“这可不像你乐霖会说的话,你对茶欢的情意,这么多年我可看在眼里,怎么说你们也是青梅竹马,怎么能让迟覃捷足先登?”

    提到这个人,二人的神色都深了下去,乐霖若有所思地点头:“你进去陪她吧,我就不去了,免得再惹她生气。”

    “嗯,我爷爷可经常提起你啊,你有空也去看看他。”

    乐霖点头,又看了一眼医院入口,故茶欢的身影已经消失,他有些郁郁寡欢的上车,临走时意有所指地说:“过两天是小婕的生日宴……”

    “放心吧,我会带她去的。”

    乐霖松了一口气,开车离开。

    故琛在自己办公室找到故茶欢,少女懒洋洋的坐在他的办公椅上,手转着笔,指尖时不时点在桌面,戴着个黑色大墨镜,气场挺足,令门口路过的医生往里头一瞧,窃窃私语着离开,故琛把门关上,扯了扯领带坐下:“你去精神心理科?”

    “好。”

    故琛微笑:“我给你安排了一个助手,我让她来见你?”

    故茶欢放下笔,摘掉墨镜:“好。”

    人很快被叫来,是个清丽可人的年轻姑娘,进屋首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故琛,与故茶欢的眼神对视时,快速的低下头:“故医生找我有什么事?”

    “之前跟你提过我的妹妹,她在心理催眠师方面很有见地,今后大多数时间会在我们医院就职,你是她的助手。”

    助手连忙朝故茶欢鞠躬:“故小姐好,我叫尹温月,今后请多指教。”

    “客气了,也请你多指教。”

    这姑娘从头到尾都表现得有些怯懦,可是奇怪的是,故茶欢却觉得她并没有这么简单。

    随意寒暄几句,也算有了个初步认识后,尹温月离开后,故琛立即问:“怎么样,还满意吗?”

    “挺好的,尹医生应该有过人之处。”

    故琛笑盈盈问:“才说了几句话,还没有工作上的接触你就知道她有过人之处了?”

    “不然呢?”故茶欢从衣柜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白大褂穿上,慢慢系纽扣:“兴承医院会用庸才吗?再说你可不是喜欢这样性格的人,你既然用了,说明是很有能力的。”

    穿好衣服,故茶欢抬手摸了摸手臂纯白的衣料,抚平一丝褶皱:“再说,她进门首先看到你,那眼神可藏不住,一看就是爱慕你的姑娘。哥哥,露水情缘弄到了职场,我不知该说你进步了,还是退步了。”

    故琛尴尬的咳嗽几声:“她挺不错的,应该能帮到你。”

    帮她?

    故茶欢眼里藏着笑意。

    这么多年都是她一个人,何曾有谁能帮到她?这会儿给她塞个人,她还真得好好想想故琛做的是什么打算,毕竟那姑娘既然是做她的助手,必然也会催眠,他们是否想借此机会得到什么?

    故令转悠一圈回来,正好听见“露水情缘”几个字,兴奋的推开门:“谁露水情缘了?”

    故琛一个头两个大,没理他,对故茶欢说:“你有防人之心是好事,我也知道你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别人对你的好。可是茶欢,你辛苦那么多年,哥哥也是心疼的。”

    故茶欢抿笑:“我知道。”

    她双手插.进口袋兜里,往自己的科室走去。

    故琛看着她背影,心里明白她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甚至不在乎。

    她在防备着任何人,也从来不肯相信任何人,执着固执的把一切担子揽到自己身上。

    故令坐在他身边,无奈叹气:“我们这个妹妹,真是倔强得令人心疼。”

    “是啊……”

    **

    故茶欢在医院的工作蛮顺利,尹温月除了有些唯唯诺诺,并没有异常的举动,故令依旧每天接送她上班,除文景外,还真成了她专职司机。

    正常日子过了两天,乐婕的生日宴近也近在眼前,故茶欢有些不耐烦参加这样的宴会,可生存在这样的圈子,大多数时候是不可避免的。

    生日宴当晚,露易丝为她准备许多高定礼服,故茶欢无心一一试看,随意挑了一款versace经典款小黑裙穿上。

    故琛和故令早在等候,偶尔看看手表焦急的等待着,一抬头,愣住了。

    故茶欢站在高高的旋转楼梯上,手搭在露易丝的手臂上,优雅的一步步走来。

    这样的故茶欢让故令产生一些恍惚的情绪,他忽然觉得有的人或许生来就是天之骄女,是最昂贵高不可攀的金丝雀,故茶欢总有本事在原本惊艳的内容上加上浓墨重彩的一笔,能美丽得不带任何攻击性,也能如此刻一般,千娇百媚。

    少女站在二人面前,温柔莞尔:“久等了。”

    故琛双手环胸,杵着下巴打量故茶欢:“你这么漂亮,乐婕又该骂你抢她风头了。”

    故令挽过故茶欢肩膀,趾高气昂:“我们茶欢就是漂亮!乐婕也配和咱故家的姑娘比?”

    他拽着她走出去,嘀嘀咕咕的说着话,再次让文景看得皱了眉,一转头,接触到故琛探究的眼神,迅速的垂下了眸。

    故琛没说什么,把车钥匙丢给他,率先出门。

    故萍是没和大家一起的,她和乐婕是闺中密友,老早就去了乐家。

    剩下的故家兄妹三人同乘加长版豪车一同到达乐家别墅。

    作为康裕城四大家族之一的乐家,今夜的来宾非富即贵,娱乐圈来了大半,还有乐婕的圈中名媛团,热闹程度可见一斑。

    现在是傍晚六点,外头在下雪,温度已达零下,不过为了美,女士们一个比一个穿的少。

    故茶欢刚下车,冷意便横冲直撞的钻进身体的每个毛孔,面上却笑容不变,从容地与周围刚下车的来宾含笑打招呼。

    她态度亲切,一颦一笑尽显优雅高贵,就连微笑的弧度都像是用尺子精心度量出来的,不多不少,客气又温柔,短短三言两语,把故家继承人的风度展现得淋漓尽致。

    故令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悄声与她打趣:“我以为你常年不在康裕城,这套嘴上功夫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没想到你也挺会交际,我看这些大富商和阔太太还真挺喜欢你的。”

    故茶欢浅笑,挽着他胳膊入内场,刚与几位相熟的长辈打过招呼,一个娇纵的声音忽然传来:“故茶欢,你怎么在这儿?”

    偏头一瞧,果然是乐婕,正被名媛们簇拥着走过来。

    “你来我的生日宴干嘛,我又没有请你。”

    没等故茶欢开口,故令首先将她护在身后,从文景那儿接过请帖:“乐小姐这话说得奇怪,这难道不是你们乐家送来的请帖?”他将请帖一一翻开,受邀一方写的都是故茶欢的名字,且不止一封。

    故令勾唇笑了笑:“你也看见了,这请帖送了好几封来我们故家,可见你们乐家是多么迫切的想要我妹妹参加这个生日宴。说实在的,我妹妹本来挺不屑来的,还不是看在你们乐家这么诚心诚意的份上,怎么到你这儿就成了没有送过请帖,合着你们乐家是想耍我们故家,还是想耍我妹妹?”

    “你胡说!”乐婕被说得满脸涨红,到底是被宠坏的千金小姐,和故令这种满嘴跑火车的二世祖还是有区别。

    故茶欢其实并不把乐婕放在心上,也谈不上讨厌,她不过是个被宠坏的姑娘,耳根子软,容易被故萍当枪使,蠢是蠢了点,心眼儿倒不坏。

    “怎么回事?”乐霖的声音传来。

    所有人自然而然的看了过去,却被乐霖身旁的男人吸引。

    那是个在一群名流富豪里也格外鹤立鸡群的男人,少有人长得如他这般邪俊贵气,眉浓得似剑入鬓,双目狭长,眼尾略微上挑,眼珠黑得如化不开的浓墨,唇薄而淡,浅浅的勾起唇角,令男人这张脸,瞬时从霸道不羁里融入了些春风化雨的温柔。

    这张脸没有人陌生,迟家那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掌权人,迟覃。

    有人甚至注意到他在看故茶欢,目光没有一刻的游离。

    乐霖自然也发觉了,只想快点解决麻烦,找机会和故茶欢单独相处,“乐婕,你最好不要胡闹,还不快给故小姐道歉!”

    乐霖很少这么对她说话,可一旦触及故茶欢的事,她这个哥哥就会翻脸无情,乐婕其实是羡慕故茶欢的,为什么总有这么多人护着她?

    偷偷看了一眼故萍的方向,故茶欢笑起来:“乐小姐看我姐姐做什么?是她教你这么做的?”

    故萍赶紧甩锅:“我没有!故茶欢你瞎说什么!”

    乐婕咬了咬唇,颇为委屈的垂下头:“我不道歉,没有谁教我,是我自己讨厌你!”

    明明是比故茶欢还大两岁的姑娘,现在却幼稚得像个未成年,说两句话就啪嗒啪嗒掉眼泪,掉头就跑,闺蜜团们自然追过去。

    故茶欢冷眼看着,果然宴会什么的最无聊了,什么好处都没有,倒惹一身麻烦。

    乐霖看出她不悦,温声说:“抱歉,小婕有些娇纵,是我们没有教育好,茶欢,你不要介意。”

    “当然介意。”故茶欢有些冷冰的看他一眼:“名流之家的小姐跟我谈教育不好,你们乐家的家风还真是不敢恭维,失陪。”

    风波虽然短暂,却引得来宾们的注意,宴会一角,一位美丽女性盯着迟覃的侧脸看了一会儿,收回目光问身边的人:“那位就是故家大小姐故茶欢?”

    “是啊,刚回国不久,之前都是全国各地到处跑,听说是在找故家的那些东西,我看呐就是个野丫头,这不,刚回来就惹事,八成不是个好相处的,咱们以后避着点。”

    问话的女人淡笑着喝酒,在宴会搜寻故茶欢的踪迹,发觉她一个人坐在清冷的角落喝酒,大概是不想被打扰?

    女人放下酒杯,想过去打个招呼,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已经走近她。

    是迟覃。

    女人倏然握紧拳头。

    身边的人轻轻碰她肩膀:“雯心你怎么了?脸色不太好。”

    高雯心笑得有些敷衍,撩了一下头发:“没事,最近拍电影有些累。”

    “对啊,你给我们大家讲讲你的新电影吧,听说能再次冲击影后哦。”

    高雯心不太理会,眼神一直紧紧盯着迟覃和故茶欢的方向。

    迟覃坐在故茶欢对面有一段时间了,俩人都无话,他撑着手臂,半阖着眼懒洋洋看她,而故茶欢仿佛把他当空气。

    她第三次为自己倒酒,把酒杯端起来时,迟覃走过来站在她面前,故茶欢看了一眼他修长的腿,不动声色的转着高脚杯。

    迟覃坐下,握住她的手腕。

    故茶欢意外的看他:“迟先生又要做什么?”

    男人把她的高脚杯放在桌上,展开她素白的手,放了一个鎏金小礼盒在她手心:“看看喜不喜欢?”

    故茶欢打开,是一对酒红色宝石耳坠,她在欧洲拍卖会曾见过,当初被一位英国神秘商人以高价拍得,世上仅此一对的绝世之作,它还有一个浪漫的名字。

    everlasting love。

    永恒不朽的爱。

    故茶欢将礼盒合上,把东西放在桌上:“这是送给乐小姐的生日礼物?”

    “是送给你的礼物。”

    故茶欢抬眸。

    这一瞬间,俩人安安静静的看着对方,少了些针尖对麦芒,仿佛两个简单的人。

    迟覃低声说:“在欧洲拍卖会,所有的宝石里,你只参与竞拍了这对耳坠,所以我猜测,你喜欢它。”

    故茶欢一瞬间蹙起眉:“那场拍卖会你也在,你早就认识我了?”这是头一次,别人让她有了头皮发麻的感觉,所以迟覃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盯上她的?

    “嗯。”他漫不经心的抿唇,原本低沉的嗓音夹杂了几分沙哑:“很早就认识你了,故茶茶。”

    故茶欢静静看着他。

    迟覃从英国商人那里得到这对宝石耳坠一定花费了更大的财力,当然更重要的是,他为什么突然送她礼物?

    愣神间,她感觉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迟覃的吻再次落在她手腕,与上次飞机上那个吻,在同一个位置。

    他就如一个忠诚的绅士,可故茶欢知道,他并不是这样的人。

    迟覃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你喜欢,所以才把它买回来。没有任何多余的意思,至少与利益无关。”

    “为什么要送给我?”

    迟覃漫不经心地一笑,眼里好似藏着深意:“我想这样做的话,大概会让你明白。”他慢悠悠靠近,视线下移,落在她嫣红饱满的唇瓣上:“我在讨你欢心。”

 

你是神明的馈赠: 14.Chapter 14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