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种瓜得逗[快穿] > 6.殿下不易做6
种瓜得逗[快穿]  作者:S田
    风吹树影动,黄文宇望着廉哲和喻思修的背影,久久出神。

    黄蓉叫他,“别傻看了,你刚刚不是好奇二殿下最好看的护卫,这不就是。”

    黄文宇小脸一红,后悔自己刚才背后议论别人。可他廉大哥,为什么评价“还行,凑合,也就那样吧。”果然是在骗我。

    陈王宫,语文斋,廉哲迈步进门,一抬头就被屋内的阵仗镇住了。陈王廉成,大殿下廉德,三殿下廉云,丞相孙廷州,兵部尚书崔涛,户部尚书张池,一屋子人表情严肃的望向刚进门的廉哲。不妙啊,这是要有大事发生。

    “父王恕罪,儿臣俗事耽搁,来迟一步。”廉哲进门先赔了个不是,心里泛起了嘀咕。

    陈王点了点头,“哲儿,今日叫你来是有要事相商。”

    随即丞相孙廷州,也就是廉哲母亲的亲哥哥,廉哲的亲舅舅,长得五官端正,双眼熠熠有神。他接过了话,先陈述了陈朝南境许州告急,赵国屯兵意欲北进。

    话刚说完,大殿下廉德迤迤然站了起来,“儿臣愿亲率大军赶赴许州边关,以彰国威。如若赵国的宇文鸣敢轻举妄动,定叫他有来无回。”

    又道“想当年雍州兵险,吴国大兵压境,三弟衣不解带,亲率大军与吴国鏖战数月,致使吴国退后三百里,收获绪州,青州二地。”寥寥几句也可想见战争之惨烈,“儿臣虽也几经沙场,但领兵布阵,还是三弟略胜一筹。然儿臣平贼之心昭昭,望父王明鉴。”

    廉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大哥过谦,你我兄弟不分高低。”

    陈王还未开口。一个骨瘦如柴,胡须焦黄的人上前一步,正是户部尚书张池,“大殿下为国分忧,气节可嘉。”

    廉哲暗笑,动动嘴皮子就是为国分忧,气节可嘉的话,茶馆里的说书人那肯定是最忧国忧民的。他所知大殿下廉德,将才甚是平庸,十战九败,要不就是伤亡惨重才求得小小胜利。

    他三弟也不知是真憨,还是装傻?廉德这招分明是以进为退,先提了自己愿意出征,给他爹陈王表个态度,马上接口说三殿下曾经处理过相似的战事,摆明了是自己不想去。

    人高马大的兵部尚书崔涛开了口,“微臣以为,三殿下素来领兵有方,这次赵国犯我边境,理应选择一个有经验之人前往。”

    廉哲也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三殿下廉云出征才是正确的选择。

    “崔尚书所言甚是。”陈王点了点头,“只是……入春以来,我听宫中太医说三殿下旧疾复发,许州湿热,恐他的身体雪上加霜。”

    “父王,儿臣身体无碍。”大丈夫岂能因小小伤患便贻误军情,三殿下廉云说道“儿臣愿领兵出征。”

    陈王点点头,以示赞许。忽然开了口,问的却是廉哲,“哲儿,你怎么看?”

    一时间屋内空气凝结,大家均屏吸看向了原本还在偷摸抠手指甲盖的廉哲。我去!陈王问我干吗?枪打出头鸟,他现在不想盲目站队。

    “为国效力之心,大哥与三弟不遑多让,儿臣学识尚浅,此事还要凭父王决断。”廉哲反手就打个太极,说了等于没说。

    陈王眼色难辨的看他一眼,丞相上前讲了许州现在的边防近况,众人你一言我一语。

    这时,陈王突然开了口,“德儿,赵国兵力强盛,此时来犯,必是做好了万全准备,如你愿前往,这次领兵的任务就交给你罢。”

    大殿下闻言脸色煞白。

    哟哟哟!古人云,事不可做尽,话不可说尽,果然是真的!不止廉德吓傻了,廉哲也是听的一懵,陈王这是给机会,让大儿子表现,就怕到最后“慈父”多败儿。

    “王上!”兵部尚书崔涛铁青着脸,急忙开口。三殿下廉云也是脸色难看,拳头攥紧了又松开。

    陈王眼色一凛,“此事已决,不必在议。”

    众人沉默无语,一时各怀心事。

    半晌只听大殿下,跪下言道“儿臣领命。”

    此事才算尘埃落定。

    “还有一桩小事,西境并州郡守邹青,言群盗并起,请求朝廷派兵。”大事商议完毕,陈王突然提起了并州。“哲儿,你可愿前往?”

    话音方落,只听屋内几人倒抽一口凉气。晴天霹雳,廉哲比他们头还大,怪不得好端端的叫他来议事。刚刚躲过了站队,如今却没躲过出征,他三弟申请半头没捞到的带兵机会,陈王拍的一下,轻易甩到了自己头上,这是什么狗屎运……

    “父王,儿臣……”廉哲刚开口。

    “儿臣以为不妥!”廉云声音盖过了他,“带兵之事,性命攸关,岂能儿戏。更何况盗匪横行,百姓苦不堪言,若朝廷不能一解燃眉之急,乃有负百姓所托。”

    说的好!廉哲在心里为他弟疯狂打call。众臣也在点头。

    丞相孙廷州听罢,冷哼一声,“三殿下此言差矣!殿下自诩忠君爱民,那请问坐下谁人不是?焉知二殿下便不能解百姓之苦?!”

    舅舅!你真是我亲舅舅!!!生怕我抓不住机会,不能立军功!廉哲真是谢谢他祖宗十八辈儿。不是他害怕冷兵器时代的战场厮杀,只是因为他不属于这个世界,只想安静的踏实的院子里种瓜,然后回家,这上了战场还怎么种瓜!?

    陈王点头,“无需多言。廉哲你自去兵部领诏书,不日启程,兵发并州。”

    擦!

    “是,儿臣领命。”廉哲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什么议事,分明就是通知他一声而已。不知陈王看上了自己哪点。

    不止是他想不明白,坐下只有丞相孙廷州面露满意之色,大殿下轻蔑的瞟廉哲一眼,三殿下阴沉着脸,拂袖而去。

    广平城,二殿下廉哲府邸。

    廉哲马缰绳一扔,快步穿堂过屋,在歇雨轩找到了正在吃桂花糕的喻思修,抱住他就开始假哭,“大事不妙啊,喻思修!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这种好机会,他怎么也得整喻思修。哟?喻系统居然还挺好闻的,不是府中的熏香那般浓烈,是一股淡淡的香,似雨后荷塘,三分恬淡七分清新。

    喻思修吓得桂花糕都掉地下了。山崩地裂,水倒流,廉哲居然叫了他全名!是不是得罪陈王了?他俩是不是马上要嗝屁了?

    “陈王要我去边境并州剿匪。”廉哲道。

    哦,还以为是什么大事。

    见喻思修没反应,廉哲补刀,“边境山高水长,路途遥远,你以后就吃不到府中厨子做的好吃的了!”

    啊!那确实是坏消息!喻思修遗憾的叹了口气。咦?不对啊,自己可以不去啊!!“那你路上多保重。”喻思修道。

    廉哲闻言抬起头,放开了喻思修,冷脸转身抱起了胳膊,靠在了旁边的桌上,“你居然为了吃的,想舍弃你唯一的亲人——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独自留下的你,会食不下咽,味同嚼蜡的!”

    喻思修才不理他,默默从桌上又拿了一块桂花糕塞到了嘴里,嚼啊嚼,撑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尼玛,这货是个仓鼠精吧!廉哲腹诽。

    不过当晚就有好事发生,在晒月亮的廉哲被喻思修拉着去了花园。

    “白天不能去吗?非得大夜里的显得这么狗狗祟祟的。”廉哲不是很想去。

    喻思修只是神秘的笑,到了地方一指“廉哲你看。”

    月光之下,原本光秃秃的瓜地,如今都发了芽!微风吹过,嫩叶在风中摇动。廉哲蹲下摸了摸新长出来的嫩芽,是真的!内心一阵狂喜,皇天不负苦心人。

    不过……事情不可能这么凑巧,白天接了诏书,晚上一点动静都没有的西瓜地就发芽了。想起前阵子喻思修跟他说过的话,只有实现角色愿望才能发芽。这角色愿望不会是?!

    “你是不是也想说……”廉哲歪头看蹲在他旁边的喻思修。

    喻思修无奈的耸耸肩,“嗯。”

    “行,别说了,我懂。”廉哲长叹一声,“想不到二殿下居然心比天高,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愿望,但是西瓜发芽了就能证明,现在的安排,肯定是他想要的。”

    既然如此,廉哲只能认倒霉。

    但他不能一个人倒霉呀。

    廉哲贼笑着看向喻思修。

    广平城郊外,十里长亭。廉哲的管家和黄蓉,送廉哲出征。

    黄蓉原本以为二殿下走了自己应该高兴,可当一身戎装,翻身上马的廉哲,笑着弯腰摸了摸她的头,说“蓉妹,平时多吃点。等我回来你怎么也该长到我肩膀了吧。”她的眼泪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是哭什么呢?是歇雨轩中廉哲用衣袖帮她擦眼,是整个夏天的带着她在府中疯玩,还是市集中慷慨解囊替她弟弟买马……她刚才还假意想着,主子走了,不用干活了,下人应该高兴才对。这会忽然明白,廉哲从不像个主子,只是如亲哥哥一般真心待她,世人却对二殿下有着太多的误解。

    她难过,气得锤了身边的万有一拳,“我去不了,你要照顾好殿下!”

    万有无语,“行了,小姑奶奶你快别哭了。不就是几个毛贼,山匪,等我们去了随便就铲平,又不是不回来。”此刻他素衣布袍,普通侍卫打扮,脸是惯常的白净俊俏。

    那日接到诏书,廉哲通知众人时,本来不想带他,可万有听闻喻思修都要去之后,一哭二闹三上吊,死活非要上战场。喻思修说,“正好,我名额让给你。”

    “不行!”廉哲和万有异口同声。

    于是,廉哲没辙,总不能阻碍人家好男儿志在报国,把万有算做了侍卫。

    黄蓉这时候挺羡慕万有,身为男子便能上阵杀敌,为国出征。她弟弟黄文宇前几日也随着大殿下的军队出发,去往了许州。

    “走吧。”廉哲催促道,他调转马头,不忍心再看默默抽泣的小黄蓉。

    此时,他还不懂江山社稷与天下苍生。不过是凡人一枚,乱世浮沉,唯有拼尽全力让自己活下去罢了。

 

种瓜得逗[快穿]: 6.殿下不易做6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