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我的老公是太监 > 12.12
我的老公是太监  作者:南林豆豆
    火车在隔日早晨到站,安城的夏天一贯十分闷热,卓安宁刚从站口出来,就被扑面而来的热浪打了个措手不及。

    早上六点,火车站已经是一片人声鼎沸,沈廉也在这热闹之中。

    自从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之后,沈廉整个人就都放松了,卓安宁不在,她约着其他朋友自由行了好几个国家,胳膊上被晒出一层皮来。

    “安宁宝贝!”沈廉举着个夸张的棉花糖,一下子扑进了卓安宁怀里,“我好想你!”

    这还是卓安宁离开安城一个多月以来,他们第一次见面。沈廉笑嘻嘻地把棉花糖递给卓安宁,然后绕着她走了一圈,接着故作姿态摸着自己的下巴道:“不愧是我的女人,当了明星更美了,妙哉,妙哉。”

    卓安宁被她逗乐,没忍住笑出声来。

    周围三三两两给各种大巴旅店等拉客的人,看到他们的样子,便知道从这俩人身上赚不到生意,睨了他们一眼,淡漠地走开了。

    沈廉和卓安宁一起把行李箱放到车上,坐在座位上时,卓安宁看着沈廉怡然自得地坐到了驾驶座上:“你考完驾照了?”

    “那当然!”沈廉得意地昂着头,微微翘起下巴,十分自得的模样。

    沈廉虽然是个阳光小女生,但是从小就喜欢开各种玩具车,到了后来,便很快学会了驾驶这项技能,当初她还未成年无法持证开车上路的时候,就不得已只能在自家院子里偷开爸妈的车撒欢儿,高考结束后,沈廉好不容易等到她过了十八岁,立刻马不停蹄,以最快的速度拿了驾照,而且在这中间,她还有空到处跑跑玩玩,可见最近这段时间她有多充实。

    卓安宁认真扣好安全带,笑着:“好,出发!”

    沈廉举起手来,像个要起-义的小战士,兴奋异常:“出发——”

    到了卓安宁舅舅一家所在的花园小区时,时候尚早,小区里一帮老太太打扮的一片艳红在那里跳广场舞,老大爷们遛狗的遛狗,遛鸟的遛鸟,抱着自家猫主子欣赏清晨甘露的也不在少数,卓安宁拎着行李箱冲沈廉挥手:“晚点联系。”

    沈廉知道卓安宁的舅舅舅妈一家是什么货色,面上担忧:“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及时打电话给我。”

    两个人分别。

    卓安宁的舅舅黄生,人有点小聪明,当年读了个大专毕业,这学历在当时看来也还不错,但黄生执意要靠着自己的脑袋瓜子赚钱,从在大街上摆摊开始创业,到现在,开着小区里最大的百货超市,生活也算是有滋有味。

    舅妈戚红梅,是小学语文老师,性格十分泼辣,作为那个年代的大学生,戚红梅身上有种天然的傲气,就连黄生在她那里都不过是个“二流子”,何况如今寄人篱下需要看脸色过活的卓安宁姐妹。

    表弟黄钰,比卓安逸略大两岁,今年正读高二,虽然家里想尽办法送他去了重点高中,但黄钰实在不是那块读书的料,成绩年年垫底,尽管读着所有昂贵的、能被人叫得出名字的补习班,依旧从无长进。

    卓安宁拖着行李箱,按响了门铃。她和妹妹是从来没有拿到过舅舅家的门钥匙的,不是不想要,只是他们实在不给。最初卓安宁要的时候,戚红梅的理由是,黄生就在小区超市里,她们放学回家后不去帮忙照看超市,难道还想私自回家过悠闲日子吗?后来卓安宁又要过几次,戚红梅索性撕了面子,直言担忧他们偷东西。

    后来卓安宁姐妹就再也没敢提过这事了。

    等着人来开门的时候,卓安宁看到楼上的阿姨拎着垃圾袋过来,那阿姨是戚红梅的牌搭子,两人平时没少在一起道东家长西家短,卓安宁颔首,礼貌笑了笑:“阿姨早。”

    “哎,我就说这是安宁吧,变漂亮了,阿姨差点没认出你来,”那女人笑呵呵走过来,看着卓安宁的目光有些过分的浓稠,倒教她觉得浑身都凉飕飕的,“安宁啊,听红梅说,你高考发挥失常了?”

    卓安宁笑了下没应,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位阿姨的孩子,应该和她同级,对方是年纪倒数第一来着。

    “还有啊,红梅说你去演电影了啊,隔壁楼那个小姑娘上网搜了你的照片给我们看的哦,好看的呀,”这位阿姨说话毫无逻辑条理,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没有半点章法,她自以为压低了声音,嗓音却回荡在楼上楼下,“你被包-养了呀,有钱男人都不好把握的,你得趁着年轻,给人家多生几胎儿子才行,可不能害怕辛苦,哪个女人不经过这一遭的。”

    卓安宁无心跟她攀扯,正好黄钰揉着眼睛过来给她开了门,卓安宁连忙推脱进了房子。

    黄钰看卓安宁回来,笑嘻嘻地:“表姐,你是不是给我们带礼物了啊?”

    他说着就要直接去抢卓安宁的行李箱。

    卓安宁早料到会有这一遭,所以行李箱里没有任何贵重的物品,便也由着他去了。她带来的都是剧组所在当地的一些特产,不贵,这是齐南帮着她装的东西,前两天齐南看卓安宁找了个大行李箱准备给家里买礼物,当即就叉着腰破口大骂她榆木脑袋,此刻,卓安宁才终于明白了齐南说那番话的心思。

    其实之前也不是不懂,只是尽管这几年受了不少委屈,毕竟黄家人是她为数不多的亲人了,卓安宁心里总归是存了一点侥幸。

    但是看着黄钰将行李箱整个翻出来的样子,卓安宁明白,她心里的那点侥幸,从来都是奢望。

    卓安逸睡在阁楼上,听到黄钰吵闹的声音才醒来,睁开眼睛发现姐姐站在客厅里,别提有多开心了,她笑着要过来,但是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她又站定,微笑着,看着卓安宁担忧的目光,让姐姐安心:“姐姐,我慢慢走。”

    卓安逸虽然是卓安宁的亲妹妹,但两个人的容貌却并不相同,卓安宁的美,风情而有韵味,卓安逸却是非常恬静的,尤其这两年发现了心脏病之后,医生建议她不要有大幅的生理或者心理活动,卓安逸变得愈发安静了。

    姐妹俩好久不见,难免想要点私密空间聊聊天。

    戚红梅却是不依的,她起来之后先是把黄生叫起来推进卫生间,然后就是跟着黄钰一起翻看卓安宁买来的这些东西,发现都是些便宜特产之后,心里不免觉得鄙夷,正是暑假期间,戚红梅日日在家,闲散异常。

    “安宁,过来坐,”戚红梅让姐妹俩坐在自己旁边,自以为隐秘的问询着,“你们这剧组,待遇怎么样啊?”

    卓安宁想起齐南嘱咐的话,按照排练好的告诉戚红梅:“待遇一般,应该不会比打工多多少钱,要等到电影拍完了上映了才给片酬,不过导演说了,如果到时候观众喜欢这部电影的话,会给我一点奖金。”

    “这么少的啊,”戚红梅心里叹气,果然娱乐圈的钱好赚都是那些大牌明星的,人家随便站出来笑一笑唱一唱,就能赚普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但是卓安宁这种刚刚入行的,也就跟那些跑龙套的一个德行了,“那奖金多不多?”

    “还不知道呢,”卓安宁做出有些心虚和惭愧的样子,脸上露出羞臊的红晕,眼睛也有点湿润,十分委屈而羞赧似的,“都要看结果的。”

    用齐南的话说,这叫做给对方遥不可及的希望。

    结果结果,这树苗都还不知道栽的怎么样呢,谁知道会结出什么歪瓜裂枣来,戚红梅哼了一声,正要再说些什么,卓安宁的手机响了起来。

    戚红梅看过来,发现她拿出来的竟然是之前从沈廉家拿来的那个老年机。以前卓安宁在学校反正天天回家,也不需要用手机,但后来她做兼职,晚上偶尔回来的晚,会需要与家里联络一二,免得深夜回家没人给开门。当然,就算提前打电话回来,深夜留门的人绝对是卓安逸,卓安逸那个傻丫头,就坐在客厅里点个小台灯看书,等到姐姐回来才休息。

    戚红梅是绝对不会想着给她买手机的,但是她鼓动着卓安宁跟沈廉要。沈廉家里条件好,戚红梅打的算盘本来是沈廉肯定会愿意给卓安宁买个新的,没成想没多久,沈廉竟然给了卓安宁一个破旧的老年机,屏幕都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从那次开始,戚红梅就意识到,从沈廉身上是占不到一丁点便宜了,于是她后来疏远了沈廉许多。

    电话是小戚打过来的,问卓安宁平安到家了没,卓安宁说了几句就挂了。

    戚红梅的视线适时追过来:“剧组的?”

    “恩,”卓安宁点头,“他们让我明天早点回去,明晚要连夜拍一场大夜戏,需要提前准备。”

    “哦,”戚红梅并不在意剧组拍戏的辛苦,只是好奇她想知道的东西,“你这个号码是新办理的?”

    “没有,是剧组的电话卡,我临时借来用用的,”卓安宁决定把卖惨进行到底,“电话费挺贵的,我手里也没钱,就没开卡。”

    齐南说了,绝不能让戚红梅知道她的联系电话。

    卓安宁高中毕业之前,用的是一张戚红梅不要的电话卡,是最便宜的套餐,每个月5块钱月租。后来临近高考,那个套餐被运营商下线,卓安宁的卡不慎遗失之后就没办法补回来了,那次之后,她就没有可以用的手机卡了。

    戚红梅从鼻腔里哼了一声,掏出手机状似无意拨出她之前存的那个剧组的号码,卓安宁的手机果然想起来,验证了事情真如这丫头所说,戚红梅便也没心思跟这两只小麻雀再纠缠了:“行了,回来了就待着吧,也可以问问卓安逸,她最近生病又花了多少钱!”

    卓安逸听到这话,理亏的低下头去,眼眶微红,卓安宁看妹妹这样,也没了再跟舅妈演戏的心思,拉着人回房间去了。

    “安逸,”卓安宁关上房门,摸摸妹妹的头发,安慰她,“不要哭,姐姐有钱的,手机什么的都在沈廉姐姐那里,我骗舅妈的,”卓安宁看妹妹抬头懵懂又担忧地看着她,笑着道:“剧组发了一部分片酬,有好多呢。”

    这种把戏她们常常会在戚红梅面前上演。卓安宁做兼职打工的时候,戚红梅会要求她把所有的钱都上交,但卓安宁总是能想办法藏一些在身上,给妹妹买些吃的用的,后来她在赵楷那里拍艺术照,这事舅妈不知道,每次赚到几百块钱之后,卓安宁就把纸币折成小小的硬硬的一块,然后扎个丸子头,把钱塞在头发的丸子里带回来,攒出一部分钱来,就都放在沈廉那里保管。

    有一次赵楷误闯卫生间,看到卓安宁笨手笨脚地往头发里塞现金,当场哑口无言,然后他想办法开各种证明,帮助当时还未成年的卓安宁办理了银-行-卡,才让她不至于继续这样笨拙的活着。

    当然,卓安宁攒出来的钱,没过多久便会全部花掉。卓安逸身体不好,戚红梅给买的药都是极其普通的那些,药效并不好,卓安宁就只好自己给妹妹买贵一点的药。

    想要这里,卓安逸又低下头去,声音轻飘飘的,如同她的年纪和身体一样无力:“对不起,姐姐。”

    “傻姑娘,”卓安宁笑起来,放轻了声音,怕隔墙有耳,“姐姐这次片酬很多的,我先把你接出去,咱们以后就什么都不担心了。”

    诚然,钱不是万能的,却能够解决绝大部分的问题。卓安宁并不十分有钱,可是到手的这三分之一片酬,却让她有了生活的底气,让她看到了未来的希望,至少,她现在可以带着妹妹,过不那么辛苦的生活。

    卓安逸有些激动,也有点不可置信的胆怯,她眼里亮晶晶的闪着泪光:“真的吗?我……会不会……”

    姐妹俩正互诉衷肠,电话再次响起,这次来电的是齐南。

    卓安宁示意卓安逸看手机:“这个人是剧组捡到的一个乞丐,跟着我一起工作的,你跟这个哥哥说句话好不好?”

    于是,齐南的电话接通之后,就听到小妹妹清脆的一声:“哥哥好!”

    哥哥哎,哥哥这个称呼,上辈子可是谁敢在他面前提谁就死的,齐南压制住心里的火气,想到大丈夫能屈亦能伸,现在所处的环境就是这样的,他不情不愿的答应了一声:“恩,哥哥在,有什么话你就说。”

    这咬牙切齿的意味,仿佛在说:“有本事你再叫一声我听,哼!”

 

我的老公是太监: 12.12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