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是对任何人来说都十分平常的一个夜晚。

    武装侦探社稍微加班了一会,直到七点多才宣布下班。不知何时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又冷又饿的一群社员干脆在楼下的漩涡咖啡店解决晚饭。

    “欢迎光临。”

    进门的时候,陌生的声音让几个已经十分熟悉这里的社员们愣了一下。抬头一看,一张陌生但笑意盈盈的漂亮面孔正对着他们。

    干侦探社这一行的,即使大多数人都是武装侦探社里的那个“武装”,也得有一些调查的基础常识。咖啡店就在他们侦探社的楼下,长时间以来几乎已经成为武装侦探社的另一个据点,自然也被包括在确保其安全的范围内。突然多了这么一个穿着店员制服的女孩,实在是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不过对方长得真的是很漂亮,一头灿烂到耀眼的金发垂至腰际,五官上也明显能看出混血儿的感觉,碧蓝的眼睛被黑框眼镜挡在镜片之后,笑容几乎能晃花了他们眼睛。

    “这是我们新来的……”他们都很熟悉的店长开口介绍道。

    ——店员?

    国木田独步一边回想着自己的工作,一面把摸清新店员底细的工作放进了最近的规划里。

    “老板娘哦。”

    “哎?”

    所有人的脑袋上都冒出了问号,咖啡店经营的好好的,为什么会突然冒出一个老板娘来?

    “是的,我的名字是两仪海月,还请大家多多关照。”漂亮的女孩鞠了一躬,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还挂着那副笑容,“现在是这家咖啡店的所有人。”

    仔细打量一下,他们这才发现,自称两仪海月的老板娘穿着的不是和其他店员一样的和服与围裙,白色围裙里面其实是黑色的、类似于修女服的长裙,从脖子以下到脚都包裹了起来,手上也戴着黑色的手套。

    说实在的,干他们这行,见过的怪人只多不少,然而一个初次见面的女性,却给了这些有着丰富的出生入死经验的社员们以极不和谐的感觉。明明那双眼睛里干净无比,笑容也没有任何虚假的成分,可干净过头了的话,反而有些瘆人。

    但再怎么奇怪,饥肠辘辘的社员们还是要先填饱肚子。坐到习惯的位置之后,丝毫不在意自己店铺所有权拥有者身份的海月拿来点餐单,充当起了服务生的角色。

    “各位需要些什么?”

    “酒。”与谢野晶子先满足了自己的酒瘾,随后才点餐,“还要鳗鱼饭。”

    “我的话,请来一份番茄牛肉炖饭。”国木田摘下眼镜,想找眼镜布擦拭一下上面的雾气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眼镜布不知何时失去了踪影。正在气恼之际(大概率是太宰干的),海月适时递上一块崭新的眼镜布。

    “谢谢您,两仪老板。”

    “没关系,为客人服务是我的荣幸。”

    最近才加入侦探社的宫泽贤治看了半天菜单没有定下来想要吃什么,转头向武装侦探社的事务员春野绮罗子询问意见。春野想了想,选择了菜单上新出现的苹果咖喱饭。

    “为什么这里要画猫的爪印呢?”

    “嗯,这个原因嘛,其实是……”

    “喵呜~”

    一声又甜又娇的猫叫声从桌子下面传了出来,春野绮罗子连忙低头看过去,一只品种不明的橘色蓝眼猫咪正蹲在海月脚下,扯着她的裤脚像是要往上爬。

    “好可爱!”

    橘猫像是能听懂春野绮罗子的感叹一样,有些骄傲地喵了一声。春野绮罗子抬头问一脸无奈的海月,“两仪小姐,这是你的猫吗?”

    “是的,店里新添的菜单也全都是这孩子选的。只要听见有人点了它喜欢的东西,他就会出来看呢。”

    “太、太可爱了……可以抱抱吗?”

    “可以的哦,他很喜欢漂亮的女孩子的。”

    宫野贤治点完自己的单,转头看见坐在他对面的与谢野和春野都已经沉沦在橘猫的美貌里了。也是抱上来之后他们才发现,这只猫居然还是短腿猫,但一点也不胖,身形也很矫健。

    “两仪小姐,他的名字是什么?”

    “名字啊,是叫两仪忠弥(Ryougi Chuya)来着。”海月答道。

    “忠弥(chuya)?总感觉有些耳熟来着……”

    普通人的春野绮罗子只是对这个名字感觉耳熟一些,反倒是与谢野晶子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余光里扫到即将推门进来的身影,突然笑着开了口,“忠弥(chuya)吗?真是个好名字。”

    因为没有带伞而一身是水的太宰刚刚开门就听见了熟悉的名字,下意识地抬头看了过去,和与谢野晶子怀里的忠弥对上了目光。

    “……什么嘛,原来是猫。”

    与谢野晶子眯起眼睛,“不然你以为会是谁呢?”

    太宰顿了一下,露出对女性杀伤力极大的温柔微笑,“当然是一些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等等,这位是新来的店员小姐吗?”

    不得不说,海月的金发在雪夜的咖啡店里有些过分耀眼了,即使身高仅仅157,也能用像是在发光的那张脸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没等海月开口,倒是同事们先给他解释了,“不,这位其实是咖啡店的老板。”

    “您好,我叫两仪海月,请多关照。”

    在社员们“果然会这样”的了然目光中,太宰温柔而深情地发出了殉情邀请,“这位美丽的小姐,请问您愿意和我来一场共赴黄泉的约会邀请吗?”

    海月微笑着摇头,“抱歉哦,这位顾客,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次……”

    看着门口,海月突然消了音。

    “怎么了?”其他人也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发现了另外一位还没过来的侦探社成员,也是武装侦探社之所以能冠以侦探社之名的核心——江户川乱步。

    “你们这群家伙,居然敢留下名侦探独自在楼上工作!肚子都要饿瘪了!”

    坐在外面的国木田刚想起身去接一下真·社宠·江户川乱步,就见刚才还平静淡定面对太宰而面不改色的老板娘,一个箭步抢在所有人之前冲了上去,“江户川先生!请您先用这个!”

    不知何时,海月怀里多了一条崭新的毛毯,这还没完,像是变魔术一样,又从旁边的墙壁上抽出一个隐藏的抽屉,里面还有吹风机……

    “等、等等,这也太齐全了吧!”国木田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除此之外,由于咖啡店的卡座只能坐下四人,本来准备到单人座上坐下的乱步,还得到了老板娘亲自从仓库里扛出豪华单人沙发的待遇。就春野所见,海月恨不得连乱步吹头发时掉下来的发丝都收集起来,别说只是一套沙发椅,要是地方能够施展的开,或许现在她还能从那个神秘的仓库里拿出更多东西。

    “您、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唔……饿了,来一份甜口的咖喱。”

    “是!”

    再度和横滨公认的凭借一张脸就能折服从八岁到八十的女性的太宰治擦肩而过,原本还很称职的老板娘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而是径直冲入了后厨。

    “乱、乱步先生……”

    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自顾自吃着海月拿来的零食的乱步身上,就算他们的脑子没有这位名侦探好,也能清楚地感觉到海月对他态度的不对劲。

    眯着眼睛享受零食的侦探终于被灼热的视线盯得停顿了一下,慢悠悠地解释道,“她是以前的一起案子里的受害者,也是名侦探的崇拜者……这个很好吃啊!”

    “喜欢的话,我这里还有……一会您带一些走吧…!”

    手里还拿着锅铲的海月闪现了一瞬便又回去了,店长不慌不忙从容淡定地帮中途跑路的临时店员把侦探社的饭一一送上,还给完全被无视的太宰点了餐——中间忽视了对方在饭里混入洗衣粉的要求——回到台前继续自己的活计。

    侦探社的社员们简直好奇的要命,究竟乱步做了什么才让一个漂亮过头的年轻姑娘崇拜到了这个份上,只可惜乱步忙着吃零食,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倒是坐在一旁的太宰,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原来是那时的事情吗?”

    “怎么回事太宰?你知道什么线索吗?”国木田问自己现在的搭档。

    “嗯哼~严格来说,两仪小姐和我也有那么一点关系呢……”

    “但她却无视了你。”与谢野适时指出了重点,无论是拒绝太宰时的态度还是忽视太宰的作风,两人看上去都不可能有什么关系。

    太宰的目光停留在桌上舔着爪子的忠弥身上,“因为是孽缘嘛……啊啊,长成那个样子的小矮子居然会有这么漂亮的妹妹,可真不公平。”

    “什么妹妹?”其他人再一次陷入迷惑。

    嚼着零食的乱步含糊不清地道,“具体什么关系还没有分清楚,这么早下定论不太好。”

    “也是,乱步先生。”太宰收回话题,接过店长端来的饭吃了起来。

    他的勺子刚刚和饭粒接触上,那头后厨里就杀出来一个穿着高定衣服给人做饭的两仪海月。像是供奉神明一样,小心翼翼地把饭捧到乱步面前,“非常抱歉我做的慢了一些——”

    乱步尝了一口,“味道不错。”

    “您……您喜欢就好……”海月连耳朵根都红了。

    “……”

    “……”

    “味道真的很不错呢。”状况外的贤治已经吃完饭趴在桌上开始犯困了。

    “有了喜欢的人……指的是乱步先生吗?”

    像是应和与谢野的话一样,忠弥拉长声喵了一句。刚要跳下桌子,却被门口的动静吓得缩了回去。

    在这个连车辆都会被阻拦住的暴风雨的天气里,一群穿着黑西装的墨镜男如潮水一般挤进了这个面积并不大的咖啡厅里。墨镜背后泛着凶光的眼睛在咖啡厅里扫视了一圈,没有找到想要看到的那个人,转而向穿着工作服的店长发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一名金发的矮个子女性?”

 

[综]名侦探的追求者有话说: 1.第一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