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我有九条尾巴带飞,无可惧 > 11.给我做脚垫子
    小姑娘面容清秀,简单一眼望过去,就跟个邻家从来不知愁滋味的普通姑娘家一样。

    当然,除了她整张脸都看上去太过惨白了,而眼周围也隐约可见不正常像是黑眼圈一样,有点像化了烟熏妆。

    穿身小红裙子,赤脚站在那儿,笑脸明媚,大大方方倒也不会让人对她生厌,小圆脸杏儿眼十分讨喜。

    花不期却仰头白眼,心说可拉倒吧,鬼片里头那都非正常鬼,跟你这现实能一样?

    你还扮鬼,自己本身已经死的透凉还需要扮?一时间对于这位的没脑子也不知该怎么去评价了,干脆憋了阵,没说话。

    而要说起他与这位的相识,还真挺懵逼的。

    话说那一日也是天朗风清,不知怎么了,反正花不期行程意外空闲下来,呆家无所事事,一下子就特别想吃路边摊那种让人垂涎不已的焦香烤串串。

    忍了半天没忍住,毕竟光是脑子里头这么想着,已经口水在一个劲的往嘴里泛滥成灾了,便也不委屈自己,干脆把什么帽子口罩墨镜等通通全副武装到位了,拿上钱包出了门。

    眼见再穿出去一条人迹稀少的小巷就能到达他所熟悉的某条小吃街,花不期一边想着既然冒险来了一回,干脆从巷头到巷尾吃个够本再回去,心头美滋滋,没防备,另一头就被猛然冲出来的什么东西给扑倒了。

    以为自己这是遇到什么趁火打劫的,花不期被压在两边因两栋高高大楼遮挡成荫的这条视野不很明晰小巷脏兮兮地上,当时的下意识第一反应居然是——老子可惜了刚穿上的新衣裳啊!

    怒目从兜帽里头抬起头,隔着厚黑的墨镜,都能一下子察觉出对方身上的原来一股子阴气逼人,花不期这才知道自己原来不是遇匪,而是大白天的也能撞鬼了。

    对方是只红裙子女鬼,正激动压坐在自己身上,双手掐着他脖子,不至于让人马上窒息的那种,但那感觉依旧不好受。

    然后瞪着她一看就神志不清的浑浊双眼,只能中心处隐隐透出来一两分瞳仁,其它周边爬满了狰狞血红,俯身大概是想要凑近了,将自己面容还给有功夫细细端详上一番?

    花不期当时就觉得这女鬼吧,貌似挺奇葩的。但也没空去多想,都已经被人主动攻击了,还毁了自己一身好衣裳,不一定因为这,更加还会导致接下来也毁了他想要去吃烤串串的原定安排,毕竟身上脏兮兮,这让他怎么往人堆里挤。

    十分生气,手头上使劲,一把擒住对方脖颈就翻起身来,把她给往地面上狠狠一掼,不满意,犹自继续撞了好几个来回,一点没因为对方性别为女就手下留情,那哐哐的声音,听得人简直牙倒,能怀疑水泥地都有否被他给就这么撞塌下去。

    女鬼吃痛,高亢尖叫了好几声,花不期却闲闲掏掏自己耳朵,不太在意。

    只不过或许因为刚才一系列动作太大了,一下子卫衣兜帽滑落,戴在里面的帽子帽檐也歪了,连架在鼻梁上的一边镜框都半耷|拉下来,露出了眼睛。从下方看上去,至少让人已经很可以辨认出他这位大明星的大半个真容了。

    女鬼瞪眼一怔,眼神竟片刻好像恢复了些清明,里头虚虚一层薄雾被扫开,褪了血红,莹润水洗一般的眸子,朝他念。

    “花......花神?”

    花不期:“......”

    继而歪头,“你认识我?”

    刚才两人半句话没说就一扑一打,那是因为女鬼神志明显不清不会说话了,而深知这一点的花不期也懒得浪费唇|舌,但现在一看这情况,松开了手。

    俩人于是都爬起,坐马路边上一合计,花不期这才知道,原来这位姑娘生前是自己的粉丝,真爱的那种,从他刚出道就追,差不多已经三年了。

    叫简彤。

    问了花不期现在时间后,推算了一下,说自己差不多是半年前死的,惨死,所以怨气特别重,冲煞了,就给一不小心走火入魔了大概,才会神智错乱。

    那以后她的记忆现在回想一下,似乎没留存下多少,毕竟脑子不清醒能记什么事?尽记得自己搁这儿或者那儿随意乱无目的的飘啊飘了,想找什么人什么东西,但都忘了,就始终没找到过。

    眼下她想起来了。

    她是孤儿,死后无非还想去看一眼自己的生前好姐妹如今过得好不好,再有最后,想找仇人报仇,即便拼个你死我活也不愿放过。

    那半年间因为不记事,所以即便成了厉鬼一直以来其实谁也没攻击过,别人并不是她心中执念,她大概本能还是分得清的。

    只有今天从这块路过的时候,闻着花不期味儿了,仿觉似曾相识,便情不自禁跟了过来。

    后一见花不期,熟悉感越发强烈,忍受不住内心躁动,才会张牙舞爪的跳出来,想将他仔细瞅瞅,好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

    却没想到一系列动作太迅猛了,竟害花不期深深误会了她,动作麻利接下来把她按地上就摩擦摩擦,现在狠狠摩擦醒了,她高兴的是认了“亲”,还誓死都想要跟在花不期身边求他帮自己忙。

    花不期简直要哭笑不得死。这人如今化身为鬼,当人的时候自然不清楚花不期真实身份,但现在嘛......彼此只需望一眼,就差不多门清了,要不然也不会一上来就缠着他为她报仇雪恨什么的。

    “我要知道自己那一趟出去会拎回来这么大个麻烦,真心的,我那天哪怕就是嘴馋到直接把自己舌头嚼碎了吃,也不会再选择冒险出那趟门的。或者那天察觉不对了,我就应该先将她打昏,再麻溜自己跑个干净。”

    花不期对着傅君檀这么抱怨。

    简彤却笑呵呵探过来脑袋,一脸的毫不在意花不期这种疑似对自己嫌弃,“花神你跑不了的,我记着你味儿呢,跑了我也迟早能再寻摸过来。”

    花不期:“......”你狗啊?

    “那怎么会尸体找不着?”傅君檀插|进来问。

 

我有九条尾巴带飞,无可惧: 11.给我做脚垫子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