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玄幻小说 > 醒来后我成了团宠[娱乐圈] > 2.我只记得你
醒来后我成了团宠[娱乐圈]  作者:三无是萌点
    本市明星买房首选湘淮林苑。小区地段僻静,安保到位,是娱乐圈内聚会、隐婚、偷情的绝佳选择。

    一辆系统白名单跑车驶入小区内,歪歪扭扭绕过几栋楼,停在最里面的公寓底下。

    隔着挡风玻璃,一眼看到副驾驶位置坐着个英俊、且昂贵的男人。

    缪湘闻,著名演员。

    官方年龄23岁,对外疑似单身。

    缪湘闻头衔前面‘著名’两个字,并不是瞎几吧吹逼。

    他十七岁被知名导演挑中,在电影里饰演男主的少年时期,戏份相当于男二号。

    那部电影票房口碑双丰收,顺势让年轻鲜活、颜值能打的缪湘闻备受关注。

    后来他星途顺风顺水,光环护体全程开挂。参与的影视剧部部大爆,奖杯拿到手软,广告代言和热门综艺都争着抢着邀约…

    除此之外,还收获无数死忠粉,为他氪金、反黑、艹热度。

    放眼全娱乐圈,缪湘闻是当之无愧的顶级流量!

    此刻,大红大紫的缪湘闻先生,脸上宛如见鬼般惨白,白的跟他脑壳上几十层纱布一样。

    我什么时候患上晕车的毛病?

    缪湘闻心里小鹿一头撞死了,捂住昏昏沉沉的脑袋,颤巍巍推开车门,撑着发软的两条腿跨下车。

    先从车里钻出来的,是又长又直的双腿。

    缪湘闻资料上写着185,实际185是刚出道的身高。十七岁少年还在发育期,后来缪湘闻又拔高几茬,大四毕业体测,已经超过190。

    他下半身比较长,粉丝形容为‘手办比例的完美身材’。

    一双长腿戳在那儿,分分钟男硬女湿。

    缪湘闻晕乎的厉害,坐在位置上缓了会儿,才把上半身挪出来。

    他的颜值绝对是最拔尖的那批。

    喉结性感,下颌线流畅,薄唇带着削刻的锋芒…

    男人仅仅露出小半张脸,惊艳至极。

    等整个脑袋全部探出来,最惹人注意的肯定是——

    脑袋瓜上的纱布。

    层层叠叠裹了几十层,愣是把缪湘闻英俊冷峻的脸,组装为半成品木乃伊。

    缪湘闻隔着纱布揉揉太阳穴,脚底下扭着大秧歌,东倒西歪绕到驾驶座那边。

    “阿淮,”他敲了两下玻璃,“你下来吧。”

    驾驶位车窗摇落。

    初淮那张刚从名家画卷里走出来,精致灵动的容颜露出来,眉宇间染着浑然天成的少年气。

    缪湘闻立马好了。

    男朋友长得这么英俊,我太他妈可以了!

    “缪老师,”初淮开口,客气又疏离,“我已经把你送回来了,可以放我走吗?”

    “走?阿淮你想去哪里?”缪湘闻眨了下眼睛,上下眼睫互相纠缠了一瞬,瞳眸中满是无辜和困惑,“你不跟我回家吗?”

    “为什么要跟你回家?”初淮茫然的更真实,“我们刚认识半个小时吧?”

    初淮对缪湘闻的认知,仅仅停留在‘超级厉害的前辈’而已。

    天知道缪神哪根筋搭错了——

    “阿淮,听我说,你真的失忆了。”缪湘闻俯身,用幽怨的小眼神盯着他,“从毕业到现在,咱们已经同居三年了!”

    “不不不,我绝对没有失忆。”初淮摆摆手,“我记性很好,从小到大压根没跟你扯过关系。”

    “哦…”缪湘闻默默垂下眼,安静了十几秒。

    初淮感受到他的消沉,蓦得握紧方向盘。

    最近,外面铺天盖地的新闻报道,写着缪湘闻独自度假时,遭遇意外车祸撞了脑子,伤势相当严重。

    自己对待重伤患,应该有点耐性。

    “缪老师,你…”初淮推开车门,试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刚转过去,见缪湘闻掀开病号服,把手放在裤腰上,作势要往下扯。

    “……”

    您准备做什么!

    缪湘闻眨眨无辜的眼睛,“你说我们没有关系,现在来制造点关系吧?”

    初淮盯住他的手,沉默半晌,勾起唇角冷笑,“呵。”

    脑子已经撞成那样了,怎么还没把黄色废料清除掉?

    刚才他居然有点同情缪湘闻。

    真想把那个圣母的初淮掐死!

    “行,去你家里是吧?”初淮从车里下来,翻了缪湘闻一眼,“只要证明咱们没有同居,你以后就别再找我了。”

    丢下这句话,他步履轻快的走进公寓。

    缪湘闻连忙扶着自己的木乃伊脑袋,快两步跑过去,“阿淮,你等等我!”

    他脑袋受到严重撞击,即使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剧烈运动时仍旧挺疼。

    “我是开玩笑的!”缪湘闻赶在电梯关闭前,艰难地挤进去,怂哒哒跟初淮道歉,“你别生气。”

    初淮懒得跟病人计较,“几楼。”

    “啊?”缪湘闻顺着初淮的视线,看向电梯按键盘,英气的眉毛打了个结,“我不记得了。”

    他只知道自己跟初淮同居三年,却忘了具体住哪儿,还是助理方筱筱告诉他湘淮林苑的哪栋楼。

    缪湘闻名下有好几套房,其它那些房产信息,公司都知道。

    唯独湘淮林苑这个家,他隐藏的很好,从来没让外人来过。

    方筱筱每周要帮缪湘闻网购情趣用品,所以知道单元楼号。

    初淮按键的手悬在空中,眯起眼睛打量他,“你真的全忘了吗?”

    “嗯。”缪湘闻应了声,又很快摇头否定,“我还记得你。”

    “哦,肯定是你撞坏脑子,导致记忆错乱了。”面对缪湘闻的深情表白,初淮反应异常冷淡。

    初淮确定自己没有失忆。

    他压根不认识缪湘闻,更别提恋爱同居了。

    缪湘闻垂下脑瓜,委委屈屈的辩解,“我没有…”

    没等说完,外面风风火火跑进来一位老奶奶。

    “啊呀,我忘记关火了!”老奶奶挤进来,戳戳初淮手指正下方的13。

    电梯上升,她注意到电梯里另外两个男人。

    奇了怪,隔壁那俩小伙子,平常外出总会故意错开时间,装作不认识对方。

    怎么今天赶巧,居然一起出现了?

    电梯很快抵达13层,老奶奶匆忙冲出电梯。

    整层公寓只有两个房间,被长长的走廊分开左右。

    老奶奶拐到左边按下指纹,打开防盗门。

    瞅见那俩邻居还留在里面,大眼瞪小眼,气氛异常古怪。

    奶奶迈进房间,没忍住探出半个身子招呼,“你俩还站在那里,不回家吗?”

    “啊!”缪湘闻捕捉到提示信息,短促的应了声,难怪他觉得这层楼非常熟悉。

    电梯门已经过了打开时间,正要缓缓关闭。

    “快冲出去!”缪湘闻一把扯住初淮的手,抓着他急匆匆往外跑。

    缓缓关闭的电梯门,碰到某个阻碍物,夹了一下才重新打开。

    “唔…”缪湘闻抱住头,闷哼一声。

    “噗嗤!”目睹全过程的初淮忍不住笑出声。

    真·脑子被门夹。

    瞧缪大明星捧住脑袋哀嚎,模样虽然凄惨,初淮还是没心没肺的笑出声。

    缪湘闻耷拉着浓密的粗眉,满脸郁闷,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初淮居然觉得,这位传说级的前辈,还挺可爱。

    虽然吧。

    脑子确实不好使。

    “你很高兴吗?”缪湘闻揉揉脑壳,见初淮灵动的圆眼弯成月牙弧度。

    从醒来到现在,他终于又见到初淮笑起来的模样。

    男朋友的笑颜太迷人,哪怕丘比特拿十台炮机轰自己,缪湘闻都不会躲。

    缪湘闻甚至觉得,忘掉大部分的记忆,也没那么可怕。

    取其精华,去其糟粕。

    那些被他忘掉的事,全部加起来,肯定都没有阿淮重要!

    “也还好。”初淮暗觉唐突,立刻收敛表情。

    缪湘闻见他不笑了,心里空落落的,接下来的话根本没过脑子。

    “你要是觉得开心,我可以再夹几下!”

    “噗嗤——”想象他脑袋连续被门夹的场景,初淮没忍住又笑出声,摆摆手说,“还是别了,你脑袋本来就不好用。”

    “哦…”缪湘闻拖长调子答应。

    他贪婪的盯着他的笑颜,没有反驳自己脑子不好使这点。

    初淮以前就喜欢跟自己互怼,没羞没臊的讲讲段子,开开玩笑。

    男朋友失忆后,变得特别礼貌客气,缪湘闻巴不得初淮多吐槽两句。

    初淮笑够了,按下两个向外的箭头,“这个是电梯开门键,旁边是关门键。以后要出去的时候,别拿头硬撞了。”

    “好。”缪湘闻持续乖巧。

    他喜欢初淮叮嘱的语气,温柔纯和,依旧是自己珍藏在记忆里的美好少年。

    初淮来到右边那扇厚重的防盗门前,引导缪湘闻把指纹按上去。

    屋门打开,跟在缪湘闻身后走进房间里,他拘束又谨慎的参观前辈私宅。

    室内装修风格特别温馨,家具摆设都以浅色系为主,实用又好看。

    玄关处摆了一株蓝色绣球花,可惜花盘有些蔫了。茶几的果盘上还有洗干净的苹果和葡萄,屋子里到处是生活的痕迹。

    初淮挺喜欢这间屋子,完美符合自己审美和需求。如果这不是缪湘闻的家,他甚至会妄想赚钱把房子买下来。

    “你还是没想起来吗?”半成品木乃伊的脑瓜,突兀的凑到眼前。

    初淮吓了一跳,身体后倾堪堪避开他,抽了口凉气,“我根本没有失忆,应该想起来什么吗?”

    “那束绣球花啊,是你摆在玄关的。这块沙发绒毯,是你午睡的时候,拿来盖小肚子的。还有…”缪湘闻指着客厅许多家具,企图唤醒初淮的回忆。

    初淮听他的描述,差点有自己在这里生活过的错觉。

    “缪老师,你不去当编剧,真是业界一大损失。”初淮诚恳的夸奖。

    “阿淮,你真的想不起来吗?”缪湘闻耷拉着眉毛,可怜兮兮看着他。

    仿佛初淮是个抛妻弃子的小渣男。

    初淮莫名有些愧疚,“就算你那么看着,我也…”

    “等等,你先跟我过来!”缪湘闻抓住他的手,强行把初淮带进卧室。

    指着主卧的大床,振振有词的说,“这张床你总该记得吧?虽然咱们经常不在床上…啊呀,细节先不谈。总之我知道你身上所有敏感点,最喜欢用什么姿势,穿紧身裤会把小淮淮放在哪边。关于你的事情,我全部都记得!”

    初淮表情变了变,耳根略微发红,有些羞赧,“缪老师,我可以告你性骚扰吗?”

    “还有呢!”缪湘闻急于论证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无暇回应性骚扰的话题。

    他对初淮做过的那些事,绝对超过‘骚扰’的范畴。

    缪湘闻拉开衣橱,原本占据一半位置的初淮衣服却消失了。

    阿淮的东西,为什么不见了?

    为什么…

    脑子疼得厉害,阻止缪湘闻深究这件事。

    他也没时间深究,拉开底层抽屉翻了翻,找出一条自己某天穿错、就塞到这边抽屉没有放回去的内裤。

    缪湘闻仿佛抓住救命稻草,在初淮面前多方位、全角度的展示那条半新的黑色平角内裤。

    “看这条内裤,绝对不是我的尺寸!”说着,他还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下,又在初淮身上比划了下,愉快的宣布,“喏,你穿就很合适!”

    这下子,初淮肯定相信他们同居的事实。

    否则自己家中怎么可能有他的内裤?缪湘闻得意洋洋的想。

    抬眼,对上初淮夹杂淡淡嫌弃的目光。

    “没想到,缪老师还有这种癖好。”

    缪湘闻:……

    我不是!我没有!

    “放心,我不会乱说的。”初淮一脸同情的拍拍他。

    毕竟人都有些特殊癖好,缪湘闻喜欢收集内裤,也说得过去。

    果真,人不可貌相啊…初淮默默感慨着,从石化的缪湘闻旁边挤过去,离开他单方面的‘爱巢’。

    缪湘闻保持举着内裤的姿势,傻愣愣站了两分钟,终于失落的把自己丢在大床上。

    他揉揉脑袋,从病号服口袋里拿出手机,熟门熟路打开微博,直接用自己的大号求安慰。

    缪湘闻:阿淮不要我了QAQ…@初淮

    【缪湘闻今天分手了吗:你麻痹第二条了!微博到底是不是缪神本人发的?还有那个叫ch的丑逼到底想做什么?】

    【缪神毒唯:楼上姐妹ID改的真快!我也想知道,ch到底是哪个吸血废物】

    【搞到TOP了:缪神粉心好累…哥哥微博肯定被控制了。大家要擦亮眼睛,绝对不能帮糊逼艹热度】

    【糊逼是原罪:安排了,老子直接带大名辱骂,初淮一生黑!】

 

醒来后我成了团宠[娱乐圈]: 2.我只记得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