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江湖有雨 > 4.第 4 章
江湖有雨  作者:一只大鲨鱼
    屋内,燃着上等檀香。

    顾姣还以为戚微雨又在玩儿什么花样,却没想到,她是的的确确从身上拿出了一样东西来。

    是一尊酒盏。

    酒盏上还雕刻着代表七宝客栈的标志。

    顾姣不会笨到以为是戚微雨偷来卖的,她没做声,只是看着她。

    戚微雨手指在酒盏上扫了下,又放在鼻尖闻了闻,“上好的花雕酒,七宝客栈可真是有钱。”

    “你拿个酒盏来作甚?”顾姣问。

    戚微雨:“方才也说了,周磬死了,死的时候正好是在喝这壶花雕酒。不过很奇怪,我刚刚看了眼,酒中无毒,所以一起喝酒的樊鸿云才没事。”

    “那凶手究竟是什么时候下的毒呢。”戚微雨嫌弃地把手上的酒渍擦掉,“周磬和樊鸿云的武功都不低,一般人靠近都会被觉察出来,更别说下毒了。”

    顾姣深深看了眼戚微雨,她一直都知道,如同戚微雨自己说的那般,她真的是极聪明的。

    戚微雨继续说道:“若不是现场下毒,那便是提前就备好了的。”

    她手指在酒盏上弹了下,玉瓷酒盏发出轻微的嗡动来,她饶有兴趣地笑起,歪头看面带寒霜的顾姣:“看来此次之行,不止是阿裳盗宝这么简单咯。”

    周磬的尸体停在七宝客栈的后院,后院之中,一般都是客栈之中的内部之人出入,不过这两日,人却是格外之多。

    无论是想要结识青崇,抑或是真的想要祭拜周磬的,不在少数。

    戚微雨向来是个爱看热闹的,现下也是硬拉着顾姣去看。

    人来人往,显得后院格外拥挤。

    七宝客栈想的得当,已经准备好了香烛纸钱,青崇余下的弟子也向门派里发了书信,不日青崇便已经向江湖发布了追杀令,定要诛杀棺材女。

    戚微雨和顾姣站在人群中。

    一个睁大眼睛,一脸吃瓜;一个面色冷淡,与我无关的样子。

    这时,站在棺材旁边的伙计小哥忽然一怔,放下手中的纸钱,快步往人群之中而去,小哥轻功好,几步便走到了那人的跟前。

    只见小哥微微弯腰作揖,恭敬说道:“此事事大,竟然提前惊扰到了掌柜的,阿峰有罪。”

    众人惊愕。

    江湖中人,谁都知晓,七宝客栈掌柜的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神秘的紧,却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露面。

    戚微雨也是好奇地看去,人群之中阿峰小哥作揖的,竟然是个老妪,身形佝偻,她看得放肆,老妪似有感应,回过头来就对上戚微雨的眼神。

    那眼神有些摄人,可戚微雨向来不怕天不怕地,区区一个眼神自然也不怕,她咧开嘴朝着老妪笑了。

    老妪便回过头去,缓慢行走到周磬的棺材面前去。

    戚微雨才趁机偷偷问顾姣:“这便是七宝客栈掌柜的?”

    顾姣冷淡地看她一眼,又抬眸看着缓步前驱的老妪,才勉强回应戚微雨一句:“不知,未曾见过。”

    是啊,江湖上,应当没几个人见过七宝客栈掌柜的吧。

    戚微雨手撑在下巴上,“你说,究竟是什么宝贝这么值钱,竟然让七宝客栈下这么大的血本,召集群豪不说,连掌柜的也亲自出面了。”

    寻常宝物,偷了也就偷了。

    可阿裳究竟要的什么,竟然会声势如此浩大?

    顾姣转身要走,戚微雨连忙跟上。

    是夜,已经距离棺材女盗宝日尚有一日,戚微雨总觉得还有事情要发生,不会这么简单便过。

    桌上蜡烛微微摆动,她在烛前用手摆了一个爱心,回过头对顾姣说:“娇娇,快看墙壁!”

    顾姣一动,抬头一看,看到墙壁上硕大的影子,映出一轮爱心来,她忍耐着咬牙出声:“我的瑞雪,好久没动了。”

    戚微雨收手,“瞎说,明明昨日瑞雪还想要抚摸我的。”

    顾姣:“……”

    顾姣手一动,握住手边的瑞雪,目光一凝,看向门外。

    戚微雨也是同时看去,不过三息,门已经被人敲响。

    戚微雨大大咧咧地起身来,打开门一瞧,完全没有想到竟然是樊鸿云。

    她倚在门边,打了个呵欠:“樊大侠,这夜深了,怎么走错房间了?”她弯着眸子笑笑,“莫不是又喝多酒了?”

    樊鸿云无奈地笑了下,“姑娘,方才经过掌柜的查验,证实周磬喝的酒里有毒。”

    戚微雨也不让开,还是堵在门口:“那这可就麻烦了,樊大侠的嫌疑可就很高了,他们肯定是在说,若不是樊大侠您杀的,那就是棺材女咯。”

    樊鸿云点了点头,事实确实是这样的。

    戚微雨操手依旧不让开:“那你找我作甚,我又不知道谁是凶手。”她翻了一个白眼,就要动手赶人,“赶紧走,赶紧走,不要耽搁我和娇娇的春宵一刻!”

    只听“铛”一声,戚微雨头一歪,面前的墙上便横着一只小小的五星镖,镖身已经没入墙中,只剩下一角在外。

    连樊鸿云也不禁垮了一句:“好内力!”

    戚微雨委屈巴巴地鼓了鼓气:“你快走,娇娇都生气了。”

    到最后,还是顾姣发话让樊鸿云进去了。到底樊鸿云是江湖正道上的老前辈了,顾姣心中还是有几分敬佩之情。

    樊鸿云见顾姣一身素衣,容貌惊艳,不自觉愣了下。戚微雨跳到他的面前挡住,有些不悦:“说吧,来此何事?”

    “失态了。”樊鸿云道歉,不去看顾姣,自顾自地坐下说道:“周磬被毒害那日,小雨姑娘可是顺走了一个酒杯?”

    顾姣心虚地看着戚微雨。

    戚微雨没有一点破绽,摇着头:“你胡说!你好歹也是一代大侠,竟然污蔑我偷了七宝客栈的酒杯,我就算穷死,饿死,也不可能会拿别人一件东西!”

    顾姣唇角不自觉扬起些许不易察觉的弧度来。

    喔唷,小骗子。

    樊鸿云被戚微雨这态度吓了跳,想她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承认了,便说道:“明明那日酒中是无毒的,所以在下便怀疑是周磬用过的酒杯有毒,等在下反应过来要去取时,已然不在。那日靠近过现场的,除了青崇弟子,便只有小雨姑娘你了。”

    戚微雨无赖地哼了一声:“捉贼拿赃,樊大侠,你一个江湖上的老前辈了,莫不是要污蔑欺负我?要不然我让别人来瞧瞧啊!”

    顾姣抱剑站在一边,目光低垂,眼下是烛光映出的一片阴影。

    她似是无心听,可心里却在说着,小无赖。

    樊鸿云继续说道:“在下自然信小雨姑娘不会偷鸡摸狗之事,若真是姑娘拿走,那便只有一个因由,那便是姑娘聪慧,看出了酒盏有问题。”

    “来人啊!樊鸿云樊大侠……”

    戚微雨刚嚷嚷起来,樊鸿云便坐不住了,他赶紧起身,从门出去。

    等人走后,戚微雨回过头朝着顾姣挑挑眉:“还想缠着我,不想想我有多厉害。”

    瞧着她得意的样子,顾姣不禁问:“为何不愿同他多说,万一有意外收获呢?”

    戚微雨把门关上,乖乖坐在打好的地铺上,难得一次语气严肃:“顾女侠你刚入江湖不久,自然不懂得我们这种摸爬滚打活下来的人,这个江湖,就如同一个乱葬岗,你见到的,不知是人是鬼啊。”

    顾姣向来不爱说话,此时听到戚微雨的话,更是不知该说些什么。

    她只见过戚微雨嬉皮笑脸没正行,却未曾听她说过别的。

    顾姣坐在床边,放下瑞雪,便只说一句:“夜深了。”

    第二日好天气,微风和煦,天朗气清。

    戚微雨去楼下拿早饭,却不想回来又遇到了樊鸿云,樊鸿云好说歹说,可戚微雨也是油盐不进。

    正当僵持不下之际,楼下忽然又有人吵了起来。

    戚微雨眼神一滞,料定肯定又是出事了,她回房去叫了声顾姣,顾姣才跟着她出门去瞧个热闹。

    樊鸿云是一同去的,去时楼下人还少,只是客栈的横梁上挂着一个人,实在是有些渗人可怖。

    特别是一张纸钱从尸体身上缓缓飘下来的时候,更是觉得诡异。

    樊鸿云一跃而起,接过纸钱,说道:“又是棺材女!”

    樊鸿云站在戚微雨身边,问她:“小雨姑娘,你怎么看?”

    戚微雨捂住眼睛,躲到顾姣的身后:“不行不行,我看不见。”

    这一次死的人死状狰狞,脸上那层皮活活被人扒了下来,还被人挂在了七宝客栈大堂正中央,一些胆子小的,见了便脸色发白,几欲作呕。

    有人便开口说话了:“樊鸿云!上次周少侠喝了毒酒,你却没事,我怀疑这次的事情也与你有关!”

    樊鸿云看向说话的人,瞪了两眼。

    立马有人弱弱地举手:“我能替樊大侠做证,樊大侠昨日在我这里查问周少侠的事情,今日一早又去了五楼。”

    众人才放下了对樊鸿云的怀疑。

    可这人脸皮都给扒没了,实在是难以让人辨认身份,只能又叫来了阿峰小哥,阿峰让所有人都聚集在了大堂里,没在的人便是死者。

    站在其中,顾姣不禁蹙眉。

    她之前便久不出寒山,与人交往更是少之又少,现在人混在一起,她实在是难受。

    耳边吵吵嚷嚷,让人特别想要揍人。

    顾姣转身要走,手上却忽然一暖,她垂眸看去,不知何时,戚微雨竟然拉住了她的手,朝着戚微雨看去,她脸上笑盈盈的,“娇娇,咱们瞧瞧热闹嘛。”

    顾姣咬紧了牙,才勉强留下来,还同戚微雨一起到了角落不显眼的地方去。

    人基本已经到齐,大家都吵吵嚷嚷,在场之人,都是久经江湖,唯独一些来长见识的小辈有些惊恐。

    大家都拿着属于自己的武器,紧绷着一根弦。

    阿峰认认真真对了一番拿着请柬前来的人,又回头看着头顶悬浮的尸体,最终看向寒山一派的地方,有些遗憾地说道:“除了周磬之外,便是寒山的顾姣未在场。”

    兴致缺缺的顾姣猛然看向拿具悬尸:“???”

    戚微雨也是一脸惊愕,小声指着那尸体道:“放他娘的狗屁,娇娇的身材好着呢,哪里是这样的!”

 

江湖有雨: 4.第 4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