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江湖有雨 > 7.第 7 章
江湖有雨  作者:一只大鲨鱼
    老妪笑容讽刺而又冷淡,更加抱紧了手中的锦盒。

    阿裳目光也是紧紧黏在那个锦盒上,一动不动,密室里好半天了,阿裳的声音才响起来:“这便是……她的骨灰?”

    老妪笑容更冷,“若你在她面前以死谢罪,我大可留你全尸,与她同葬。”

    阿裳从地上起来,黑色裙角曳地,她摇了摇头,“我是来带走春酒的,她不喜此处,我便带她去她喜欢的地方,这些年来,我收集到了许多她曾提过的珍宝,我要带她去瞧瞧。”

    阿裳的话中之意,便是不会以死谢罪了。

    老妪早就知晓阿裳的回答,她拨动手边的机关,阿裳头顶便有一座铁牢垂下。

    阿裳抬头一看,正要躲开,可身后又有万箭齐发,稍有不慎,便是万箭穿心的下场。

    阿裳闪躲,老妪在一旁默默看着。

    许久,老妪才出声:“若非是你,春酒本应一生留在七宝客栈,今后成为客栈掌柜的,就算是江湖大派也得忌惮一二,可就是因为你,她拂了我的意愿,到最后,却落得个香消玉殒的下场,阿裳,你当真心中无愧吗?”

    只因老妪这一句话,阿裳身形一顿,没来得及躲开身后一箭。

    那一箭,射在阿裳的后腰上。

    头上铁笼扣下,阿裳避无可避。

    阿裳应声而倒,闷哼一声,老妪面色狰狞,抱紧了手中的锦盒,笑得有些喘不上气来:“哈哈哈,你去死!你去陪她!”

    老妪发出了强烈的咳嗽声来。

    就在此时,一道身形飞身而出,帮阿裳挡掉羽箭,戚微雨有些无奈地回头看老妪,“说真的,你比我还狠毒呢,要是被人知道了所作所为,说不定能跻身江湖三大害呢。”

    老妪和阿裳都有些惊讶,她们完全没有料想到,会有人跟进来。

    老妪右手一动,驱动了身边的另外一个机关,身后的大门彻底关上,她冷声说:“既然多来个找死的,便留下了!”

    身上疼痛传来,阿裳推了戚微雨一把:“快走!”

    “来都来了,不再救你一命,那得多可惜啊。”看着大门关上,戚微雨一点都没着急,她帮着阿裳止血,点了她身上几处大穴,血总算是没有咕噜咕噜往外流。

    老妪坐在外面,抱着锦盒,“我要让你们,都死在这里。”

    说完,她身后开出了一道石门,老妪退了出去,刚退出去不久,整个密室里便弥漫着一层薄雾,带着隐隐的花香。

    戚微雨哼哼两声:“还真是挺毒的,竟然还放毒杀我们,太坏了,我觉得我江湖第一害的名头都得给她了。”

    阿裳苦笑,“你为了一扇风清的绝笔,还搭上性命,值得么。”

    也不知戚微雨是不是放弃了抵抗,直接就坐在地上,身体靠在铁笼上,好似在休息一般,“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是为了那绝笔?”

    阿裳闭嘴没说话。

    也是,寻常人哪里会为了一个春宫册而舍身救人,若不是为了那绝笔,那戚微雨便是来救她的了。

    阿裳仰起头来,看着熟悉的密室,好像这些年都没有变过。

    她与戚微雨相对坐着,“要是死在这里,江湖上可就少了两大恶人,怕是要庆祝好几年了。”

    戚微雨看向紧闭着的大门,不太担心:“会有人来救我的。”

    “那日与你在一起的姑娘?”

    一向很多话的戚微雨,此时没有说话,她这般样子,也算是默认了。

    她其实心里挺没底的,要是顾姣发现她不在了,是否真的会来救她?

    密室里有些安静,花香味道越来越浓,而戚微雨手上有伤,这毒进入体内更快,她感觉到身体都有些麻痹了。

    刚刚她是有机会离开,或者是自己逃出密室的,可为了阿裳,她还是留了下来。

    毕竟阿裳是她在江湖上唯一的朋友,她们相交这么多年,怎么着都不能让她这么死了。

    戚微雨半阖着眼睛,说:“阿裳,你还没和我说,你和这个老婆子之间怎么回事呢,你要拿的那个锦盒里,装着什么宝物。”

    阿裳略微犹豫,可能是看如今这般境地,认命地笑了声。

    “刚刚那位,是七宝客栈掌柜的,也是我的师傅。”阿裳说,“不过是五六年之前的旧事了。”

    阿裳说,那时候她还小,只是在七宝州中的一个农家女。

    戚微雨话痨的劲儿又上来了,睫毛一颤,睁开眼睛问:“啥???阿裳你还会种田?我还以为你只会杀人呢,原来还有这才艺。”

    阿裳无奈地白了戚微雨一眼,似乎是在说,闭嘴。

    阿裳继续说了下去,她是无意之间到七宝客栈来的,只是路过,还以为是寻常客栈,却没想到,伙计见她进来便要赶人。

    她就是那个时候认识沈春酒的。

    年幼的沈春酒就已经非常好看,连长相里都透着一股温婉可人的气质,一身精贵的华服穿在她的身上,像是小公主一样。

    沈春酒与她,一个如同公主,一个如同农家女。

    戚微雨又接话:“你本来就是农家女。”

    早就习惯戚微雨的吐槽,阿裳完全没在意,而是继续说着。

    沈春酒的母亲,便是将两个人困在密室的老妪,她瞧上了阿裳的骨骼惊奇,是个练武的好料子,左右沈春酒将来继承七宝客栈,身边总得有人帮衬,阿裳家中无权无势,没有旁的势力,加上有天赋,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就这样,阿裳成了七宝客栈的弟子。

    她与沈春酒一直都是师姐妹相称,只是后来年纪大了些,阿裳便不愿叫她师姐,而是直呼她的名字了。

    沈春酒一贯温婉,可有一日,沈春酒便告诉阿裳,她不想一直困在七宝客栈,她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想要去了解更多的人,也想要去寻找更多的宝藏。

    阿裳喜欢沈春酒,她想要做的事情,阿裳都会帮她做到的。

    所以她便带着沈春酒逃了,逃出了七宝客栈,也逃出了师父的掌控之中。

    初入江湖的两个姑娘,横冲直撞,在江湖中也得罪了不少人,也遭到了不少人的陷害,到最后,她与沈春酒被困出莲山。

    她与沈春酒被人陷害杀害了出莲山少主,被得罪过的人围困于此,阿裳与沈春酒早已经是强弩之末,为了保全阿裳,沈春酒自刎于人前。

    阿裳获得一线生机,可也从此之后,阿裳再也没有回到七宝客栈,身边总是放着一只棺材,棺材里放着一把沾血的匕首,那是沈春酒自刎的匕首。

    她杀人无数,夺宝无数,她要把世间最好的宝物,都取来送给沈春酒。

    既然江湖都说她与沈春酒杀人,她便杀给所有人看,她成为了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人见人恨的棺材女,也是那个负着一把沾血匕首行走江湖的阿裳。

    这些年她去过不少地方,也杀过不少的人,夺过不少的宝物,那些曾经逼过沈春酒的人,一个一个全死在她的脚下,他们用过的刀刃,全都放在棺材里祭奠春酒。

    说到最后,阿裳已经说不下去了,除了中毒之外,便是她已经满目泪水,也已经哽咽。

    这一段记忆被翻出来,好像是在已经包扎好的伤口上重新扎上几刀,鲜血淋漓,支离破碎,疼的不行。

    戚微雨尚且还不能理解那种难过,大抵要真的如同阿裳这般经历过了,才能够知晓的。

    最后,阿裳还哽咽着笑了声:“我的棺材,都藏在出莲山的后山上,本来还准备从七宝客栈拿回骨灰,若能够活着出去,便杀了出莲山的掌门,让春酒好好看看的。”

    戚微雨手指动了动,身体似乎已经完全麻木了。

    她还真没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她嘴唇动了动,却只是咳嗽了一声,也不知道顾姣还能不能赶得及。

    就在这个时候,被放下的石门在这时忽然四分五裂,轰然打开。

    一片片碎石飞过,沙石飞扬。

    戚微雨和阿裳同时看去,只见尘土飞扬之中,一道人影慢慢走来,她手上有血,一滴一滴,缓缓落地。

    那身素白衣裳上也沾染着不少血迹,看起来有些像是雪地里落着红梅无数。

    大门一开,密室之中的空气流通了许多,戚微雨感觉没有那么难受了。

    她苍白的唇动了下,看向刚刚老妪动过的机关说:“机关在那边,往左三下。”

    顾姣冷着脸,睨着戚微雨,才去打开了机关。

    戚微雨说的没错,铁笼打开,戚微雨正要倒在地上,腰上忽然被人扶了一把,她也顺势抱住了顾姣的腰。

    阿裳可就没有人扶着了,直接就倒在地上。

    戚微雨恍惚地笑起来,攥着顾姣的衣裳,“我就知道,你会来的,你要是再不来,我可就真的要死了。”

    顾姣还是毫不留情面:“你这般模样,我也能杀你千百次。”

    “我们先走。”

    顾姣带着戚微雨和阿裳出了密室,只是楼下全都是群情激愤要杀阿裳而后快的正道人士,戚微雨便指着掌柜的离开的密道而走。

    密道连接着七宝客栈后山,后山清幽无人,有掌柜的山中雅居。

    想到掌柜的手中还抱着沈春酒的骨灰,戚微雨还是有些安心不下,便强撑着要帮阿裳给拿回来。

    顾姣没办法,只好跟着戚微雨和阿裳去了。

    后山一地,都流着血迹,阿裳的和顾姣的,一路都是,格外狰狞。

    可没想到,后山雅居之中,掌柜的坐在大堂椅子上,双目紧闭,早已经没有了气息,当时在密室之中,她早已经是强弩之末。

    戚微雨探了她的脉搏,确定已经没有之后,才说道:“她怕是早知道自己撑不过去了,所以才设计这么一出,就算是自己死了,而阿裳侥幸逃出,江湖中人也不会放过她。”

    “就算我现在已经知道她的阴谋,可说出去也没人相信,所有的证据都没了。”

    阿裳倒不关心追杀与否,她从掌柜的手中拿过那方锦盒,豆大的眼泪从眼眶而出,落在锦盒上,“啪嗒”一声。

    阿裳抱着锦盒在掌柜的面前跪下,正正经经磕了三个头:“弟子阿裳与春酒,拜别师父。”

    顾姣一向不是个多事的人,心中虽有不解,却也没有问。

    戚微雨没撑住,身形往下倒去,顾姣稳稳接住,顾姣白衣一扬,就往外走,阿裳忍不住问:“你要带戚微雨去哪儿?”

    顾姣头也没回,“挖坟,埋了。”

 

江湖有雨: 7.第 7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