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江湖有雨 > 8.第 8 章
江湖有雨  作者:一只大鲨鱼
    山中雅居,夜里颇有几分阴沉。

    树木灌丛林立,偶尔几声蛙鸣鸟唳。

    戚微雨呼吸都有些困顿难受,她抓着顾姣的衣裳说:“娇娇,看下这里有没有药房,药房之中应当有解药的。”

    戚微雨认真想过了,若是阿裳的师父是真的想要亲自置阿裳于死地,便不会用这种颇为慢性的毒了。

    既然不想让阿裳轻易死在她的手里,那这种毒就有药可解,也可免去许多的功夫。

    果然不出戚微雨所料,山居之中果然有着一间药房,戚微雨已经因为伤口染毒有些溃烂,她也因为疼痛而陷入了暂时的昏迷。

    顾姣把她放在一边,自己的手因为用内力击碎石门而鲜血淋漓,她随意找了几块布条来包裹住止血。

    她在四下寻找了一番,发现药房里的毒药与解毒药是放在一块儿的,只要知道了戚微雨中的是什么毒,便能够找到解药。

    只是她此时不知道戚微雨中的究竟是什么毒。

    她坐在戚微雨的身边,看戚微雨唇色都有些泛白,她不禁冷冷一笑:“平时话多又吵,现在倒是安静了。”

    戚微雨身上,传来淡淡的花香。

    顾姣一个激灵,方才闯进密室的时候,整个密室里都弥漫着一股花香,她还以为是哪里传来的,现在想想,大抵不是如此的。

    她起身来,翻着药房里的所有柜子,最终在一个木盒之中找到两瓶药,一瓶弥漫着如同密室之中的花香,还有个闻着,便让人心神舒畅。

    顾姣倒出一颗药丸来,抵在戚微雨的唇边。

    可还是,慢慢收回手来。

    那可是曾经在江湖上掀起了腥风血雨的大魔头戚微雨,杀人不眨眼的狠毒之辈,她现在竟然在救她?

    顾姣略微犹豫,还是把药丸给戚微雨喂了下去。

    ……算了,反正救的又不是戚微雨,而是顾小雨。

    再说了,人不是顾姣救的,而是戚娇娇救的,不关她顾姣的事情。

    晨曦微弱,天际一线。

    戚微雨醒来,已经是清晨,有微弱的光线透过窗进来,一点都不觉得刺眼。

    顾姣昨日花了很大的力气,费了不少功夫,此时正躺在一旁闭目养神,清晨有些冷,戚微雨便从房中寻来一件披风给顾姣披上。

    她还站在顾姣身边看了许多,眼眸之中亮晶晶的,闪着光芒,她撑着下巴叹气:“真的,越看越好看,再看下去,我非得亲一口才能罢休。”

    戚微雨赶紧捂住眼睛,别开头去做别的事情。

    她不敢亲的,要是真亲了,顾姣肯定第一时间会醒过来,紧接着便是无休无止的追杀,这还怎么能够相亲相爱?

    她心中还挂念着阿裳,便在药房里找到解药,去大堂瞧瞧。

    可大堂里只剩下掌柜的尸体,早已经僵硬变冷,阿裳与沈春酒的骨灰,却是已经不见了踪迹。

    戚微雨猜想,阿裳应当有自己的想法。

    这毒虽然麻烦,自行解掉的话需要一番功夫,可也不是不能解掉。

    主要戚微雨是怕江湖之中的追杀,现在江湖之中都知道,阿裳杀了寒山、辟金谷、青崇,估计连樊鸿云的死都会加在阿裳身上,一入江湖便被江湖正道追杀,比以前的日子还要难过。

    回到药房,顾姣已经醒了。

    她也没问戚微雨去了何处,便准备先回到七宝客栈中去,戚微雨似是想起了什么,顿了下:“娇娇,掌柜的尸体还在那边呢,咱们把她烧了再回去?”

    顾姣点了点头,多看了戚微雨两眼,她未曾想到,戚微雨会提出这个想法来。

    无论是江湖传言,还是昨日她见死不救,都是个冷漠狠毒的人,竟不想,她会做出帮别人收尸的事情来。

    两个人把掌柜的尸体火化掉,火光熊熊,戚微雨看出了顾姣的想法,便笑着解惑:“这掌柜的,活了一辈子,一半在七宝客栈上,还有一半,活在仇恨与纠结之中,实在是可怜人。”

    顾姣淡淡“嗯”了一声,便按照来时的路返回。

    此时天色大亮,七宝客栈之中,也是经历了一次变动。

    樊鸿云的身亡,还在七宝客栈楼下发现了伙计阿峰的尸体,掌柜的消失,客栈里的伙计小厮们仿佛一夜之间全都不见。

    整个江湖人士都懵了。

    戚微雨和顾姣回去,就看到众人已经开始收拾着行李准备离开,路上遇到了邱逐流,邱逐流面色怪异,时不时看戚微雨两眼。

    邱逐流知道,只要自己现在大喊一声“戚微雨在这里”,众人便能够闻声而来,可邱逐流也在想,当真能够拿下戚微雨?

    当初在雄州百焰门中,千万人中戚微雨尚且能够救走棺材女。

    如今在这里,戚微雨身边好像还多了一个高手,那位素衣姑娘的武功,在邱逐流的观察之下,绝对是高于戚微雨的。

    为了大局着想,邱逐流还是噤了声。

    寒山来见世面的小师弟一脸沉痛地走过来对邱逐流说:“大师兄,小师叔的尸身已经收好了,可以返回寒山了。”

    邱逐流脸上也是一阵悲哀,“若是师父知道小师叔刚出江湖便遭遇不测,不知该有多难受,唉。”

    小师弟:“可恨那棺材女似乎还是偷走了东西,连带七宝客栈也遭逢大难,可怜各位大侠搜了整个七宝客栈都没找到什么宝物,定然是被棺材女给偷走了。”

    听到这里,戚微雨不禁“嗤”的一声笑出声来。

    寒山众人和顾姣都看向她,眼神如出一辙,仿佛都在问着“你有事吗?”。

    戚微雨立马露出抱歉的神情来,朝着寒山的弟子拱了拱手,“抱歉抱歉,在下顾小雨,这位是我妻子戚娇娇,方才只是想到妻子娇艳,不禁欢喜,并没有嘲笑诸位的意思。”

    邱逐流:“……”

    戚微雨笑,寒山的可真是单纯,当然,她也不否认真的有帮七宝客栈的人到此,可其中定然有不少人是存了捡漏的心思。

    就比如说那位假冒顾姣的女人,怕也是浑水摸鱼进来的,却不想因此丢了性命。怕也是因为被阿峰发现了不是寒山顾姣,这才被扒了脸皮。

    小师弟一脸单纯:“是我们误会了,还望两位不要在意。”

    顾姣紧抿着唇,冷哼一声,直接上楼去收拾东西了。

    戚微雨紧跟其后,刚走没两步,身后邱逐流却是追了上来,她好整以暇地笑起:“邱大师兄啊,怎么,有何事?”

    邱逐流冷目相对:“大魔头,此次便先放过你一遭,下次再见,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了。”

    戚微雨笑得更加灿烂了,她手指轻捻,“小少侠,你知道方才我笑什么吗?”

    “什么?”

    “我在笑你们寒山的人,真是单纯得紧,你们当真以为,这里面有的人都是来帮助七宝客栈诛杀棺材女的?那可真的是在说笑话了,若真的是,他们何必还没等天亮就把七宝客栈翻了个底朝天?还有啊,你们寒山弟子说话,还真的是一模一样。”戚微雨懒洋洋伸了个懒腰,露出手臂上的伤来,她眯着眼睛看邱逐流,“小少侠,我们来打个赌如何,下次见面,你还是会放过我的。”

    毕竟这种事情,一回生二回熟。

    顾姣就经常这么做的。

    顾姣一口一个下次再见绝不留情,可每每关键时刻,顾姣总会出手救她,他们寒山的人,说话做事都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戚微雨上楼去,顾姣已经收拾好了行李。

    她行李简单,只是简单的几件衣裙和银两,顾姣拿着行李要离开,走了好远戚微雨都没有跟上来。

    她走出七宝客栈大门,不禁回头一看,还真的很是未曾跟上。

    想了想,她正道人士,也不该与戚微雨此流多加搅和,她还是早些回寒山说清误会的好,免得师兄挂念伤怀。

    这般想着,顾姣就加快了步伐,准备跟上寒山弟子的脚步。

    等回到寒山,她还是不要再出江湖了,戚微雨说得对,江湖险恶,她想不明白别人要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被人骗了。

    还未跟上邱逐流他们,戚微雨便极快地跟上来,喘着大气,一脸委屈地叉着腰:“娇娇,你这个人好狠的心,竟然把我丢在七宝客栈就跑了。”

    顾姣停下脚步,只是瞥一眼戚微雨,“戚微雨,下次再见,便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

    戚微雨咧开嘴笑起来,眉眼弯着,仿佛是夜幕之中的一轮皎皎弯月,顾姣心想,大魔头也长得挺好看的。

    戚微雨靠近了顾姣些:“你们寒山就这么不负责任的?明明说好了要一起解决七宝客栈的事情,现在却想要自己跑掉了,哪里来的这种道理?”

    顾姣一愣。

    戚微雨小嘴不停地说下去:“你瞧,阿裳现在还没找到吧?你就这么不负责任?帮人帮到底,阿裳都已经那么可怜了,就算是死在外面了,咱们也得去帮她把尸体给收了吧?”

    顾姣被戚微雨说的哑口无言。

    明明阿裳的事情与她无关的,可被戚微雨这么一说,好像这真的是自己的责任一般。

    顾姣怔忪,好半晌才开口:“那你知道她去哪儿了?”

    戚微雨指了一个方向,“我自然之道,阿裳肯定是去出莲山了,那里还有最后一个仇家和她的沈春酒,她就算是死,也会死在那儿的。”

    顾姣点了点头,罢了,再耽搁些时日回寒山就是。

    想来去出莲山应该也耽搁不了多久。

    戚微雨和顾姣并没有立马去出莲山,顾姣先是到了镇上,给师兄写了一封信报平安,免得师兄为了那具假尸体而担心伤怀。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戚微雨才和顾姣出发去了出莲山。

    出莲山位于西面,骑马过去不过是十多天的路程,不过去出莲山的最后一截路,需要从水路乘船过。

    戚微雨和顾姣付了银两,船家便载着两个人去出莲山。

    这条水路是去往出莲山的唯一通道,戚微雨旁敲侧击问了下,果然有个脸上有疤的姑娘前些日子过去了。

    那便是阿裳了。

    水上涟漪泛开,船还未行多久,便见水上有人凌波而来,鞋底踏水,最后稳稳落在船上。

    来人是个三十多岁的书生打扮的人,可刚刚见过他露出的那一手,也没有人觉得他只是个书生了。

    顾姣手中握剑,进入戒备状态。

    那书生一副风流形态,还礼貌优雅地同船家见了礼,又看向船中的两个女子,一时愣住,也是弯腰作揖。

    “诸位见笑了,只是在下急着去出莲山,实在是等不得了,才踏水而来乘船的,还请见谅。”

    这个时候去出莲山,便有些让人深思了。

    顾姣还在戒备之中,戚微雨倒是放松笑起来,朝着书生扬起笑容来,“无事无事,只是大侠,你可得付钱给船家,不然船家一会儿可要把你给赶下去了。”

    书生了然,从袖中拿出一锭银子来。

    那只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只可惜,断了一指。

    戚微雨下意识往顾姣的身前移了一些。

 

江湖有雨: 8.第 8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