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玄幻小说 > 欺君 > 3.席间显地位
欺君  作者:酌叶青
    盛清珏回到宫殿,一直跟在身边的谨言终于冲了过来把盛清珏扶着坐下,拿过一旁的药箱熟练地替他上药。

    盛清珏趴在塌上解开衣服,背上白嫩的肌肤被鞭子抽了一道红得显眼,谨言一边给他上药一边轻轻呼着气,嘴里忍不住嘀咕了起来。

    “五皇子越来越过分了,他分明就是嫉恨主子被靖亲王厚待,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地打主子。”

    “他们什么时候不明目张胆了?”盛清珏抓着被单,声音因为疼痛有些不稳,“还不能习惯么。”

    “奴才倒是想习惯,可是主子的身子习惯不了。”谨言似是在赌气,“主子生来就娇贵,哪里经得起他们这般折磨。”

    “经得起如何,经不起又如何?”盛清珏轻笑了一声,自嘲道,“我这下贱的身份倒是委屈了这身皮肉。”

    他虽身份低微,宫里好的吃穿用度都轮不着他,但是偏偏养得细皮嫩肉的,掐一掐捏一捏就青紫一片,被欺负回来后一脱衣服,触目惊心的痕迹常常让谨言心疼得泪流满面。

    “虽是生在帝王家,出身到底是不同。”盛清珏喃喃。

    五皇子的母亲德妃,位列四妃之一,而他的母亲只是一个小小婉嫔不说,身份还极其尴尬。

    小的时候他不懂,长大以后才逐渐明白了事理。

    母亲是当年父皇微服私访时遇上的青楼名妓,与父皇一见钟情坠入爱河,在承欢后被父皇带进了皇宫。

    起初父皇是真爱母亲,力排众议也要把她带进宫,待她也非常好。婉嫔一时间独得恩宠,风光无限,却不知收敛,得罪了许多人,其中就有五皇子的母亲德妃。等到父皇尝够了鲜,对她失去了兴趣,她便无依无靠,没有家世,没有手段,甚至据说没有……清白。

    她的身份愈发尴尬,就连为了皇帝诞下麟儿也未能得到再次得到皇帝青眼。整日顾影自怜,以泪洗面,精神也逐渐变得恍惚。皇帝厌弃了她,连累得盛清珏也大为不喜,在皇宫倍受人歧视。

    前些年还有皇祖母偶尔照拂着他,等到皇祖母过世,他便再也无人问津。

    ……

    “主子,您说靖亲王为什么对您好?奴才瞧着他也不像和善的人。”谨言的问话打断了盛清珏的回忆。

    “不知道。”盛清珏摇摇头,把脑袋埋进枕头里,“总不可能图我什么。”

    他身上哪有什么好图谋的?

    “或许就是和主子投缘呢?”谨言自顾自道,“要真能得靖亲王相助,主子您的日子就要好过多啦,据说靖亲王不仅地位显赫,还手握五十万重兵!连皇上都……”

    “胡说什么。”盛清珏偏头看他,眉头紧紧拧了起来,“忘了我给你取名的用意了?不该说的话不要说。”

    谨言乖乖住了嘴,去给盛清珏寻了一套衣服换上,晚些时候他还要去参加欢迎靖亲王的宫宴。

    “谨言,把我的药盒拿过来。”

    盛清珏一边换衣服,一边心间微动。

    这个皇叔说要罩着他……究竟是不是玩笑呢。

    再见到盛衍霄时他亦换了着装,一袭绣祥云的玄黑锦袍,腰迹黑色绣金腰封,衬得身姿挺拔高大。乌发以紫金冠高高束起,更显得他丰神俊朗,俊美无匹。

    这场接风宴,皇帝宴请了群臣百官和皇室子弟,而说是皇室子弟其实也只有皇子们和靖亲王。

    先皇子嗣原本就不是很多,在当年皇位争夺中又自相残杀,除了最终胜者的当今皇帝,便也只有母妃对皇帝恩深义重,年纪又最小的盛衍霄存活了下来。

    当今圣上和盛衍霄为一母所抚养,感情原本就很好,在最后的夺嫡阶段,盛衍霄母妃一系的势力又坚定不移的站到了当今圣上这一边,所以盛衍霄深得皇帝信任,不然也不会把军事大权交给他,任由他立战功,得民心。

    宴席之上,皇帝向盛衍霄介绍太子和其他几位皇子。在场的大臣都仔细观察着,想要根据靖亲王的态度亲疏分辨出哪位皇子继承大统的可能较大。

    要知道,能得到手握兵权的靖亲王的支持,皇位也是十拿九稳了。

    “侄儿参见皇叔。”五皇子盛清宇起身给靖亲王行礼,笑容很是灿烂,“皇叔在外多年,保境安民,劳苦功高。有皇叔在乃我大晟之福,侄儿敬皇叔一杯。”

    “五殿下不必多礼,本王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盛衍霄的面上依旧是淡淡的,没什么表情,喜怒不辨,看不出来对哪位皇子更加热切。

    掩袖执杯,盛衍霄将酒一饮而尽,姿势豪放潇洒,他已饮了数杯,却依旧面不改色,神色清明。再看皇帝,才堪堪饮了几杯,意识便已经有些涣散了。

    盛清珏正想得入神,左手席位的五皇子却“噗”地一声将杯中之酒喷了出来,案几上溅得到处都是。

    席间一片哗然。

    “宇儿!”

    高坐于主位的皇帝顿时皱紧了眉头,厉声呵斥道,“成何体统!”

    “父皇,是有人对儿臣的酒动了手脚!”盛清宇仓皇行礼,“儿臣的酒被掉了包,换成了难以下咽之物,父皇,这不怪儿臣!”

    五皇子自幼受宠,在皇帝面前也从来不知收敛。今天在靖亲王和百官面前出了个丑,他当即就要找人发作,把责任推卸掉。

    一把捉住了旁边席位的盛清珏,盛清宇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到了他的脸上,“是不是你这个贱种要报复本皇子!给我老实交代!”

    “宇儿。”

    “住手。”

    两道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宇儿,不可放肆。”皇帝沉声道,他的怒气仅针对盛清宇的无礼取闹,丝毫没有将目光分给旁边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的盛清珏。

    “父皇……”盛清宇还要开口,另一道声音忽然冷冷打断了他。

    “五殿下不讲道理么?不问青红皂白就要责怪他人?”这声音低醇沉稳,自然是属于盛衍霄,“我看九殿下倒很安分,并不曾接触过五殿下的酒杯。”

    “不是他会是谁?”盛清宇一甩袖子,依旧满脸愠怒,“此等卑劣之事,只有这种贱人所生之子才做得出。”

    盛清珏捂着脸垂头坐在原地,那一巴掌疼得他眼泪都要涌出眼眶,却也只能咬着嘴唇强忍。

    在父皇面前是不能哭的。

    他打小就知道。

    在母后面前哭,母后会心烦意乱,在父皇面前哭,父皇会愈发厌恶,在谨言面前哭,谨言会担心受怕,总之……他不能随便哭。

    盛衍霄的视线在他低垂的发顶停留片刻,声音一冷,掷地有声道,“五殿下如此咄咄逼人,实在有损我大晟皇室风范。”

    说罢直接对皇帝一拱手,盛衍霄的语气染上浓浓的嘲讽,“皇兄,敢问五皇子平日也都这般处事么?都说德妃娘娘蕙质兰心教导有方,今天倒真是让臣弟开了眼。”

    此话一出,不仅五皇子脸上青白交加,群臣百官也都变了脸色。

    盛衍霄对五皇子的鄙夷已经丝毫不加掩饰,甚至连德妃娘娘都一起拖下了水,这分明就是故意在落两人的面子。

    而且五皇子一向得皇上宠爱,靖亲王竟敢当面直言,皇帝还不曾动怒,其中地位差别,一想便知。

    “来人,把五皇子带下去,关三个月禁闭。”

    静默片刻,鸦雀无声的宴席上响起皇帝沉肃的声音,“吩咐德妃好好管教,教不好就不要来见朕。”

    五皇子瞠目结舌,还来不及哭闹便被几个侍位带了出去,惶恐的目光和几个近亲大臣如出一辙。

    皇帝竟然完全听了盛衍霄的话,不惜惩罚一向宠爱的妃子和皇子,也要顾全他的面子。

    众人此时看待盛衍霄的眼神更加尊敬,心下也是又惊又惧,考量颇多。

    “朕这几个皇子都是些不成器的,尤其小五小七,顽劣非常,也怪朕平时疏忽管教。”皇帝缓缓道,对着盛衍霄神色缓和,“衍霄有空可以帮朕管教管教他们,不必手软。”

    “臣弟遵旨。”盛衍霄尊敬拱手,勾唇一笑。

    执起酒杯在指尖轻轻转了转,他的目光瞥见末位的那人用细白的手指碰了碰脸颊,纤长的眉微微拧起。

    “九殿下。”

    盛清珏此刻脑子里一片混乱,惊讶、惶恐、和一抹浅淡的喜悦在心头涌动,恍然间忽然听到那人唤他,盛清珏愣愣一抬眸,正好对上他黑沉沉的眼眸,“本王敬九殿下一杯。”

    “……谢皇叔。”盛清珏连忙起身回礼,眼眶里的湿意还没有全部收回,就又饮了一杯辣酒下肚,烧得五脏六腑都在疼,眼角也沁出了一滴泪。

    但是难得竟有些快意。

    “本王与九殿下许久不见,九殿下长高了不少。”盛衍霄含笑道。

    “噢?衍霄与小九相熟?”皇帝难得也把目光放在了盛清珏脸上。

    “谈不上,先前在太后处见过几面,那时九殿下尚年幼,恐怕已经记不得臣弟了。”

    “母后生前确实喜欢小九。”皇帝说完,脸色忽然变了变,似是不想再多谈这个话题,只摆摆手敷衍道,“你若与小九投缘,大可时常进宫与他交流。”

    之后便再绝口不提盛清珏一句。

 

欺君: 3.席间显地位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