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在沙雕故事里逃生  作者:苍洱珠林
    “哪里?”

    傅修远看着他那期待的神情,冲他挑挑眉:“跟我来。”

    他搜索着原主的记忆,在王宫里穿梭,找着那有极大嫌疑的地方,穿过一扇扇圆形拱门,终于在一栋藤蔓密布的阴森小城堡前停下了。

    “就是这里了。”傅修远看着这阴森森的城堡对旁边的侍卫说。

    侍卫看着这小城堡有些惊异:“没想到这王宫里居然还有一个小城堡,倒是隐蔽得很。”说完看了看傅修远又问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怪异的很合周围的建筑完全格格不入。你们国家可真奇怪。”

    “不是我们国家奇怪……”傅修远无奈的耸耸肩,解释道:“而是这个小城堡的主人奇怪。”

    “那这城堡的主人是谁?”

    “一个女人。”

    傅修远从麦格的记忆中了解到,这个王宫里的确是有一个怪异人物存在,具体的事情不太清楚,就知道这个女人在一次战争中救了国王,还帮助国家以压倒性的势力打败了他国,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所以这人女人便一直待在王宫里,国王出于感激还特意为她建了一座城堡,还时不时的要去探望她。

    关于这个女人有很多八卦,最多的除了那次战争的胜利的古怪就是她和国王之间暧昧不明的关系了。

    城堡里的侍卫女仆们经常谈论这个女人将来一定会成为这个国家的女主人。因为这个女人不仅很有能力而且还长得十分漂亮。

    只是现在时机不成熟,很久也没有见这个女人露面,甚至连公主也经常往这边跑。

    侍卫问:“这个女人是什么大人物?”

    傅修远简短的和他说了说这个女人存在的来由,一些八卦的不确定的信没有多说,至于这个是什么人要等接触了才知道。

    “听你这么一说,这个女人的确是有很大的嫌疑就是少女失踪的主谋。”侍卫不安的看向城堡,只觉得一切都变得诡异起来,像是恶魔伸长了肮脏的舌头在你脸上舔.了.舔,波云诡谲得令你不寒而栗。

    傅修远思索着:“现在还不能这么早下定论,至于实际情况是什么样子,要等调查了之后才能有准确的判断。”

    “也对。”

    “既然需要调查,那我们就去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吧……”侍卫有些急切。

    也的确,这样的家国大事实在让人不敢怠慢。

    傅修远自己现在都没有找到明确的方向,他的任务是让王子和公主幸福,过程还要沙雕般的真善美。故事的主角公主现在也不知去向。

    抛开公主和王子的相貌不说,毕竟故事中的主角现在都已经出现了,这也让他看到了一点希望,但是任务还是比较棘手。在这之前自己除了帮助这人破除迷案,也可以顺便找找其中的线索,跟着进去这个城堡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慢着。”

    “怎么了?”侍卫以为傅修远还要和他说一下重要的消息。

    他对侍卫笑了笑,笑意里带点若有若无的期许,漂亮女人的面容在配上这闪亮的眼眸,的确很魅惑人:“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说说也方便我称呼你,这样也显得有礼貌点。”

    侍卫被她这突如其来的魅惑一笑打的措手不及,脖颈连着耳根子瞬间就红了,没敢直视面前人的眼睛,偏过目光咳了咳,他本以为傅修远会说一些关于这个隐秘城堡的信息,没想到她却问了这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红着脸开了口:“我叫……亚尔弗列德。”

    最后像是处于礼貌性的问道:“那你呢?”目光还是有些闪躲。

    傅修远暗自在心里发笑,觉得这人看起来这么的不经逗,就这样瞧了他一眼脸就红成这样,这大狼狗的身材和魄力突然显现出小奶狗的娇羞,这样的反差萌让他心里还暖乎乎的,脸上的笑意也更浓了,也陡然的生出几分想要逗弄他的意味。

    “我叫麦格。”傅浅答道:“那我们现在出发吧,亚而……”

    完了,后面什么忘了,这名字有点长自己竟然记不住,有些许尴尬。

    “亚尔弗列德。”他轻笑了声,提醒道,突然觉得这女孩还挺有意思:“现在记不住,慢慢的总能记住。你叫我亚而就好。”他善解人意的说着。

    傅浅不免有些尴尬,讪讪的笑了笑:“好的,亚而。”

    这外国人的名字实在长,就像是个累赘。不像中国人的名字,比如翠花、二狗、铁柱”这些名字接地气最重要的是好记……

    这个故事来到了异国他乡的西方故事里,不知道之后的任务会不会回到祖国妈妈的怀抱。

    “那我们现在进去看看?”亚尔弗列德说。

    “好的。”

    傅修远边走边观察着这个城堡,城堡被藤蔓缠绕的满墙都是,甚至窗户都是被封得死死的,透不进意思光亮。这样的视野上的压迫感让人有些透不过气。

    除了阴森恐怖之外还让人觉得没有一丝人气,门口也不见任何的侍卫或者打扫的女仆,像是这些人约定好了一样,一起消失了。

    亚尔弗列德走到门口,警惕的看了看周围,这隐蔽的地方的确没有什么人,他慢慢推门,门居然也没有上锁,“吱呀”一声,门轻而易举的就打开了。

    他慢慢推开门,眼睛顺着打开的缝往里面看,打量着里面的一切。这样的轻而易举的接近让他们觉得这就是一个圈套,故意等着他们过来送死。

    门内昏暗幽深,只有墙上的几根白蜡散发着微弱的光,依旧没有人,只有一条长长的走廊,延伸到城堡的那头。

    “我们进去吧,里面没有人。”亚尔弗列德麻利的打开门小声的问傅修远。

    “好。”傅修远也低声应道。

    但亚尔弗列德进门的动作迟疑了下,谨慎的开口,面色有些凝重,说:“那个……这里面应该会比较凶险,你一个女孩还是不要和我一起进去,为了你的安危着想,我自己一个人进去就好。”

    傅修远抬头对上亚尔弗列德湛蓝的眼眸,口气轻松道:“不要紧,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多一些照应。”

    老子脱下我身上这裙子说不定下面东西比你都大,有的人可能表面上是女孩,说不定其实就是个女装大佬。他想。

    亚尔弗列德还是有一些担心:“那也还是会有危险……还是小心为好。”

    “不是有你在吗?”傅修远不假思索的回道。

    他的一个反问又让亚而弗列德红了脸,俊朗的脸上多了些红晕,挠挠头有些难为情道:“好吧,既然你这么相信我,那我也会尽全力保护你的。”湛蓝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坚定的神色。

    傅修远看他害羞的神情不由笑了笑,语气里多了几分揶揄:“你怎么脸红了?是紧张还是害怕?”他明知故问,看着他那不知如何是好的神情心底总是泛起笑意。

    “没有。”亚尔弗列德偏了偏头,回避开他刻意投来的目光:“那我们就不耽误时间了,走吧。”

    “好。”

    两人进到这阴森的城堡内,穿过幽暗的长廊,到达走廊的尽头,只见一条狭窄的楼梯通向上端,没有其他的通道。从外面看这是宽敞的城堡但是到了这里面一切的比例就缩小了,这里面小到让人咋舌。

    这楼梯也很窄,上去的阶梯通行只能容纳一人,亚尔弗列德自然就走在了前面,带着路,傅修远在后面跟着。

    “系统,系统……”傅修远呼叫着。

    【“怎么了?你现在在做任务,我可没有什么可以帮你的。”系统这次回复的很快,但也很无情。】

    “我不是要你帮我解决什么困难,我现在走也是走,也没有什么危险,倒不如和你聊聊天,解解闷。”傅修远说。

    【系统佩服他心大,有些无语:“这么紧要的关头你居然还想着要和我聊天?你是觉得我是我闲得慌还是你闲命长呀!”】

    “你看我这走着也是走着,不如趁这点时间和你交流交流感情。”傅修远巧舌如簧的回道。

    系统:“……”我想我可以告辞了。

    【系统:“我和你莫得感情交流,你给我好好完成任务这才算真正的交流感情,而且我还会对你刮目相看。”】

    “那我们就不交流真正的感情了,有时候虚情假意的感情也是需要交流经营的。”他一本正经的扯着:“我就问你一个事就好,就一个……”傅修远还强调了下。

    【系统:“好,你问吧,还是那句话,关于任务攻略什么的是没有的。”】

    傅修远指了指前面带路向前摸索前行的男人,说:“我是想问问你,觉得我旁边的这个人怎么样?”

    【系统:“我觉得挺好,看起来机灵靠谱,是个聪明人,你要是和他合作完成任务应该也会事半功倍。”】

    系统认真的回答着,没有敷衍的成分参杂在里面,看来是看了这人的经历,也的确对亚而弗列德颇有好感。

    “我也是这样觉得的,看来我的眼光还是可以的。”傅浅作为母胎单身二十多年的人,也算是阅男无数。

    这阅男无数其实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解释为二十多年在大街上看到过数以万计的男人。

    “好了,现在你可以消失了。”

    系统:“………”

    看来你这是把我当成你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顾问了?还是问男人的。

    【系统:“你要是想要找一个合作同伴这个人是可以考虑,但是他未必会同意。而且你也不能告诉你存在的意义。”】

    “不是,我是看中了他,想要他做我男人而已。”傅修远道。

    系统:“…………”

    卧槽,无情!

 

每天都在沙雕故事里逃生: 5.第五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