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网游小说 > 将军 > 1.天下太平
将军  作者:琴安
    将军的名字没人知道。天下太平,他也歇下来了。

    他是从京城来的,刚入镇时胡子拉碴身材魁梧,满身的尘土和铁锈味,外衫上的血把经营酒馆的女人吓了一跳。

    她好歹算见过点世面,纤手微抖地指路:“药铺在那边……”

    哪想男人一笑,大大方方地在靠近门口的凳子上坐下:“来二两好酒。”

    女人心里仍有些惊疑不定,却带着笑向小二道:“还不给客官满上。”

    “好嘞——!”

    这是远离京城的小镇,存在历史悠长也出过几次名将,但多数时候都比较默默无闻。故交告诉将军这里是个好去处,他就收拾收拾来了。

    不久将军发现此言不假,巷子里常年飘着酒香,白日琅琅的读书声极其悦耳。

    有人问过他来历,好奇的人将房子围了里三层外三层,几乎将门槛踏破。男人说曾是将军,当年战功赫赫。大家听罢,纷纷散了。

    没人信他。

    在这种小城镇,人们从来不奢望能见到大人物,更别说信对方主动来了,甚至有居民说他可能是脑子有问题。

    男人不主动说自己的名讳,大家便都将军将军地叫。有人多有戏谑之意,将军一笑了之。

    一日将军正走在街上,迎面奔来几个嬉戏的孩童,笑声极清脆。最前面的那个脚步轻快身子轻盈,伙伴们根本抓不住他。

    将军那时想着事,最前面的孩子不小心直接撞进他怀里。空气一瞬安静,孩子反应迅速地后撤拉开距离,先给他鞠了几个躬:“抱歉抱歉。”

    鞠完躬孩子才抬头,本就干净的双眼瞬间亮起来:“您真帅。”

    将军自从安顿下来就整理了仪容,梳洗干净后日常去酒馆,连见惯人的老板娘都盯了他半晌。

    老板娘目视着喝完酒的将军走远,等高大的身影再看不见才将钱收进盒子,声音里有种自嘲的怅惘:“可惜嫁人了。”

    将军也很年轻过,故交曾半调侃半赞叹地作诗夸他俊美。当年公主亦是对他念念不忘,可惜将军眼里只有国土。

    此时将军挠了挠头,笑容竟带点旧时的羞涩:“哪里哪里,过奖过奖。”

    “走啦走啦。”旁边的玩伴拽那孩子,后者道:“稍等一下。”安抚完同伴孩子复又眼神亮闪闪道:“您住哪,我能去找您玩么?”

    将军面容忽然有些严肃:“平日可有上学?”

    “有上有上,”孩子怕他不允,忙抬手发誓道,“我下学再来。”不等将军说话,孩子小心道:“可以了么?”

    将军终是温柔了眉眼,轻声道:“我每日都会待在酒馆,有空去那里找我。”他不是每天都喝酒,那的人来来往往总能听些故事,于酒香里打个盹也是妙事。

    像想起什么,将军故作严正道:“你可不许喝酒。”

    “知道了知道了。”孩子拍拍伙伴,礼节性地向他点点头,笑着跑远了。

    将军此后便常能看到那孩子,稚气未脱的脸上一片真诚。刚开始不太熟,孩子不怎么烦他,来了也是坐对面翻开书复习,时而撑着脸看看外面的风景。

    有天孩子明显是累狠了,却还是坚持来,书看着看着就睡了过去,直至夜幕四垂也没醒。将军见状无奈地起身。

    微凉的夜风拂在脸上,孩子醒来时发现正被人抱着往家走。他刚开始脑子还迷迷糊糊的,等看到将军的脸就清醒了。

    孩子笑得眉眼弯弯:“让我自己走吧。”

    “快到了,不差这两步。”孩子从小在镇上长大,老板娘知道将军想把人送回去就果断报了地址。

    孩子闻言抬头看着天上繁星如斗,少许将军却说话了:“你以后多吃点饭,太轻了。”这句惹得孩子笑着转头,奈何只看到他胸膛:“不轻,阿娘经常说我吃得多。”

    将军略一思忖,觉得可能是自身的问题:“我以前扛过的物事确实有几百斤重。”

    孩子兴趣一下来了,声音清凌凌的:“您真的这么厉害吗?”

    将军笑笑,胸中似乎畅快许多:“你要是想,以后教你练武。”

 

将军: 1.天下太平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