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科幻小说 > 大佬教我谈恋爱 > 1.第 1 章
大佬教我谈恋爱  作者:青帷
    南城高中。

    早上七点多,正是上学的高峰期。

    傅年一手提着书包,眉略皱起,打量着这所陌生的高中。

    尽管重生已经一个多星期了,但此时此刻站在高中校门口,看着来来往往那些穿着比运动服还丑的校服的高中生,傅年还是有些恍惚。

    任谁从一商业精英忽然重生成十八岁的高三狗,恐怕都一时接受不能。

    就在这时,手机震了一下。

    【卧槽傅哥,我就暑假出国玩了一趟,你他妈怎么转校了???】

    【南城高中?这什么学校,听都没听过……】

    【你是在省一中当大佬当腻了,所以去南城高中普度学渣么???】

    一连数条消息,震得傅年手机嗡嗡不停,均来自他的好哥们田泽。

    修长手指打了几个字,傅年给田泽回了一条言简意赅的消息:【追女朋友。】

    手机很快又嗡嗡震了起来。

    【卧槽女朋友!!!】

    【傅哥你啥时候脱单了???】

    【你的真爱不是我吗???】

    【呔,兀那秃驴,竟敢抛弃老衲去找师太!!!】

    扯完蛋,田泽才正经回了一句,【谈恋爱你放学谈呗,转校干嘛,这都高三了。】

    确实,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傅年在高三这个关键时期转校都很不理智。

    尤其他转来的这所高中,普普通通,升学率一般,校风松散,没有任何亮点。

    如果是从前,傅年经过南城高中,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但如今不一样。

    因为白依在这里读书。

    白依是他女朋友。

    确切的说,是他未来的女朋友。

    六年之后,傅年二十四岁,将在相亲时遇见白依,并与她开始一段为期三年的感情。

    这是重生之前傅年的人生。

    刚重生那会儿,傅年差点心态崩。毕竟他重生前活的顺风顺水,商业精英,年轻有为,人生什么遗憾都没有。

    可重生之后呢?他还是条单身狗!

    回了田泽一句【有空再聊】,傅年将手机放回口袋,提着书包,走进了南城高中。

    这所高中不大,几栋教学楼略显陈旧,铺着塑胶跑道的操场,学生穿着比运动服还丑的蓝白校服,校服后背印着红色的“南城高中”四个字……唔,很像猪肉上的印章。

    傅年想起前几天,自己向班主任提出转校时,班主任那犹如看傻子一样的目光。

    此前傅年在省一中就读,省一中是全省重点高中,不仅在全省、在全国都排得上名号,每年九成学生直升一本,升学率像个神话。

    能在省一中读书的,不是超级学霸,就是各色二代,讲究的是精英教育。普通学生削尖了脑袋都想挤进去。

    而傅年没有任何理由,忽然要从省一中转校到南城高中。

    这就仿佛一个清北的大学生忽然决定去普通三本读书一样,除了“脑壳有包”,想不出第二个理由。

    傅年转校不为别的,只为白依。

    他与白依是相亲时认识的,至今傅年还记得初见她时的模样——

    她穿一件剪裁精致的白色衬衫,黑色修身西服裤,勾出细细的腿,同色的黑色高跟鞋,走路的时候,有一种雷厉风行的果断。

    栗色短发,脸颊偏瘦,眼瞳如深潭般幽邃。

    隔着一张咖啡桌,二人相对而坐。因身高差距,看向傅年的时候,她的下巴微微抬起,显得自矜而冷淡。仿佛不是来相亲,而是来谈一场莫得感情的商业合作。

    这个女人,典型的职场精英模样,又A又攻。

    那一瞬间,傅年被她煞到。

    并从此心动。

    二人谈了三年恋爱,傅年此前自诩没什么东西能牵动他的心思,一心扑在工作上,遇见白依之后才知道被人牵动心魂是什么感受。

    像盔甲,也像软肋。

    谈了三年恋爱,他顺理成章地向白依求婚,并笃定的认为白依不可能拒绝他。

    然后被白依一句冷淡淡的“分手”,弄得心态爆炸,原地重生。

    至今傅年都想不通分手的理由。

    感情?很和睦。性格?很合适。第三者?不存在。为爱鼓掌?频率很高。

    和一般又软又萌女性不同,白依是个非常冷淡的女人,话少、心思重且从不说给人听,比数学题还难解。更气人的是傅年已经重生了,连质问她分手理由的机会都没有。

    刚重生那会儿,傅年气的恨不得怼空气,直到猛然想起白依高中时就读于南城高中,才振作起来——

    分手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你跟我分手,我跟你早恋。

    ……

    白依一路小跑,跑进学校大门。

    抬头看了一眼教学楼外挂着的巨大钟表——还好还好,还有几分钟才打铃,没迟到。

    白依这才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肩膀忽然从后面被人撞了一下,白依忙转过身,见撞到自己的是同班同学孟媛媛,一个很漂亮的女生。

    孟媛媛脸上丝毫没有撞了别人的愧疚感,看见白依,反而眼里闪过不耐烦的神色,甚至想骂一句“走路不长眼”。

    白依么,班里的软包子,学习成绩差、性格胆小又懦弱、还没朋友,她在班里被孤立,经常被欺负——反正她又不敢告老师。

    但刻薄的话到口,孟媛媛却没说出口。

    不是她良心发现,而是她此时陪着一个新来的男生,有意在这男生面前刷好感度。

    这男生黑色短发,额前细碎刘海,相貌不仅英俊,一看衣着与气质,就知道家境不俗,受过良好的教养。

    几分钟前,这男生在学校里转了一圈,似是在找路。于是孟媛媛乐于助人地主动上前,问清那男生是新来的转校生,名叫傅年,正在寻找高三教学楼后,同为高三学生的孟媛媛,顺理成章的给他带路。

    便有了现在这一幕。

    站在孟媛媛身边,傅年扫了一眼方才被撞到的女生。

    只见那女生穿着宽大的校服,留着短发,头发天生微微蜷着,有一种很柔软的感觉。但她低着头,刘海将阴影笼在她脸上,让人看不清她的模样。

    傅年的母亲是本地大学的心理学教授,耳濡目染,傅年也略知道一些心理学的知识。此时仅仅通过这女生的肢体语言,就能猜出一点她的心理状态——

    她低头扣肩,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姿势,说明她内心极度不安,对外界没有安全感。

    结合方才孟媛媛一闪而过的不屑,傅年大概能推测出来,面前这瑟缩女生,平日里该是经常被欺负的。这样的事情,在学校里不罕见。

    心中闪过短暂同情,但傅年无意多管,他转校到南城高中,又不是普度众生来的,他只想找到白依。

    成年后自律冷静、又A又攻的女强人白依,高中时期会是什么样子呢?

    傅年想,大概是个超强学霸吧,担任班长或学生会会长之类的职业,老师的宠儿、同学艳羡的对象。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见到她高中模样,傅年唇角忍不住上翘,有些迫不及待地略过身旁瑟缩的女生,进了高三教学楼。

    弓背扣肩、瑟缩在墙角的白依等了很久,都没等到孟媛媛如往常一般刻薄的冷嘲,直到孟媛媛和一个陌生男生离开之后,白依才松了一口气。

    或许是经常被欺负,在接触别人时,白依会忍不住的紧张,甚至会微微颤抖。只有一个人时她才会感觉安全。

    她完全忽略了孟媛媛身边的男生——孟媛媛长得很漂亮,学习成绩也优秀,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不少男生都在追求她,方才那男生应该也不外乎如是。

    背着沉重的书包,白依埋头进了高三教学楼,往自己所在的高三五班走去。

    ……

    高三教师办公室。

    “你说什么,你去高三五班?”

    高三年级主任钱萍惊讶反问。

    钱萍人到中年,带着眼镜,颧骨略高,是一个相貌严肃到刻薄的中年女性。

    傅年点头,目光落在手头的花名册上,他扫过上面的一行记录,【高三五班,白依,女,学号xxxxx.】

    她在高三五班。

    拇指摩挲过这个熟悉的名字,傅年道,“钱老师,我不想去理科实验班,我想去高三五班。”

    钱萍紧紧皱眉,表情透出严厉,“实验班是我们高三最好的班,成绩排名的前100的学生才配进,要不是看在你之前在省一中成绩还不错的份上,你以为你能进我们班?”

    钱萍冷斥,“五班?那种班……哼,都是没出息的学生!”

    “钱老师,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

    钱萍对面的办公桌上,一个原本低头写教案的矮胖中年男老师忍不住插话,“我们五班怎么成了垃圾班?”

    他五班的班主任李立,听到自己所带的班级被这么批评,李立当然坐不住了。

    钱萍眼镜下透出不屑,脸上皮笑肉不笑,“我没说你们垃圾班,但我们实验班成绩就是比你们普通班好,李老师可没法否认吧?”

    李立立刻被打回原形,憋屈地坐回桌后。

    实验班是南城高中的特色产物。

    本地的教育政策不许各学校按成绩分班,说是会影响学生自尊心。所以南城高中只能打擦边球,高三年级原有10个班,文理各5个班,学校就另外设置了文理两个实验班,1班到10班都是普通班,不按成绩随机分班,但年级考试排名前50的,就会被分进实验班,重点培养。

    实验班都是学霸,所以钱萍才看不起别的普通班。

    但李立打心底不喜欢钱萍,这位钱老师,教学能力或许不错,但师德么……呵呵。

    比如说有个叫白依的女生,高一高二时候就在钱萍班上,高一时候成绩非常优秀。

    后来好像是家庭原因,白依成绩波动下降,钱萍非但不开导学生,反而生气地把试卷甩在白依脸上,骂她“拉低全班平均分,又笨又蠢,比猪都不如。”

    后来升了高三,钱萍因为出色的教学能力,调去实验班当班主任,李立就接手了高三五班。

    他试图去关注白依,却发现这个女生再也不复从前的优秀了,而是整天缩在角落里,没有任何朋友,性格懦弱又胆小。

    诲人不倦,亦是毁人不倦。

    李立走神的时候,钱萍继续对傅年说,“你成绩不错,当然应该进实验班当尖子生。进什么普通班?那里的学生都没出息,拖你后腿怎么办?!”

    傅年略皱眉,非常不喜欢这位钱萍老师,满嘴什么垃圾班,满脸都是优越感,把学生分了三六九等。

    不配为师。

    傅年冷冷的,“我只想去高三五班,别的班都不去。难道老师想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转校时候可没规定说我必须在哪个班上课。”

    “……”

    这话一出,办公室里短暂寂静,各科老师唰唰抬头,对傅年行注目礼。

    这个新来的转校生,有点刚啊。

    钱萍以严厉闻名整所高中,哪怕各科老师是成年人都怼不过她,怕她的口水攻击。

    钱萍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半晌冷笑一声,对这个公然顶撞自己的学生露出嫌恶的表情,“行,那你自甘堕落去吧!到时候高考完有你哭的时候!”

    撂下狠话,上课铃刚好响了,钱萍卷起自己的教案,高跟鞋哒哒踩在地上,雷厉风行离开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短暂静默。

    李立推了推眼镜,打破尴尬,“那个……叫傅年是吧?我是五班的班主任,欢迎你来我们班。走,我带你上课。”

    傅年点头。

    跟着李立,他朝白依所在的班级走去。

 

大佬教我谈恋爱: 1.第 1 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