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被大佬们宠上天 > 11.第十一章
    宿舍楼下,几乎每个人看见傅嘉延都会上来打招呼。

    沈荔钦佩傅嘉延人气的同时,也感到尴尬,目光一转,抄了条小道。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宿舍楼北面的小树林。

    “就在这说吧。”沈荔笑眯眯地转头,却得出傅嘉延是夜行生物的结论——一到晚上气场就成倍增大。

    他本来就身高腿长自带压迫感,遑论现在,眸光幽邃盯住她,眼神中的懒散诡异地让压迫感更为强烈,有种隐秘的危险。因为不知道他在窥探着些什么。

    他好像漫不经心,其实什么都明白,只是惯于隐藏情绪。

    沈荔无意识倒退一步,傅嘉延则面不改色拉进了他们的距离。

    沈荔睁大眼睛,下意识再倒退一步。

    沈荔身后就是树,她不自知,正要撞上,傅嘉延伸出手臂。

    她无声撞上他垫在她后脑的手掌。

    两人的姿势,正是无声版树咚。

    沈荔向傅嘉延道了声谢,然后抬起指尖,戳了戳他置于她身侧的手臂。

    看着他放下,沈荔感觉自在很多。

    傅嘉延视线却没从她身上移开,开口道:“听说,我多了一个妹妹。”

    少年语气懒散,却因为低磁的声线,带着点天生的、不经意的撩拨。

    沈荔迅速恢复镇定与之对视,坦然道:“勉勉强强算是吧。”

    “嗯?”

    “你是傅哥。”沈荔眨了眨眼睛,“傅哥弟妹遍天下。”

    “弟妹是弟弟妹妹的意思。”她补充道。

    傅嘉延挑眉:“在这个时间点把你傅哥喊到这种地方来,你想说什么?”

    沈荔来不及总结陈词,隐约听见四周窸窸窣窣的响声,夜晚风一吹,脚边草一动,拉过傅嘉延,蹙眉警觉道:“什么声音?蛇吗?”

    傅嘉延眼神扫过自己被拉着的手腕,心中低笑,神他妈蛇。

    沈荔巡睃一圈,看清楚一团团黑乎乎、成双结对的人影后就后悔了,扔掉傅嘉延的手。

    哪里有蛇,分明是躲在小树林拥吻的小情侣。

    混着点衣襟摩擦的声音。

    嘉年禁止早恋,也许有些学生家里有钱,势力大,学校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不代表能在校园里公然牵手亲吻。尤其,整个学校关的都是青春躁动,却不得不苦读暖窗的富二代少男少女。

    宿舍楼后小树林没有路灯,月色温柔非常感人,算是嘉年中学最诗情画意,最浪漫的地方。

    也就只有她能把空气中弥漫的荷尔蒙气息,自动翻译成月黑风高夜的危险气息。

    沈荔跳过这个话题,回答刚刚的问题:“我想说我考完了,考得不错,想感谢你指点迷津。”

    傅嘉延:“嗯,然后呢?”

    沈荔:“然后我请你撸串吧。”

    傅嘉延:“如果我拒绝,以后就见不到你?”

    “……”沈荔点点头,“我会因愧疚而死。”

    傅嘉延:“……”

    如果是别人,他会说初试不算什么,甚至复试、终试也不算什么。

    绝大多数人不是在招新考试中止步,而是在开始训练后退出。

    从接触到了解再到熟悉,对于任何一个学科领域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整个过程去留随缘,招新考试只是第一步。

    但说话的人是沈荔,她总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

    比如全科考了五十九分,那本厚厚的初赛培训教材,却用四天时间就自学完了。

    比如所有人都嘲笑她的时候,她仍然笑得温暖纯净,好像什么都不会影响到她。

    傅嘉延无端想起过往,心脏抽疼一下,把习惯性的答复咽了回去。然后垂眸看着她,声调懒洋洋道:“那行吧。”

    于是,两人踏上了撸串之旅。

    沈荔不相信在整个漫长的撸串过程中,会找不到一个帮忙的机会,她已经看见未来在向她招手。

    结果还离开学校,沈荔就找到了契机。

    出校门要刷卡,傅嘉延取校园卡的时候,带出裤兜里的钥匙,掉落在地。

    机会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沈荔心情愉悦弯下腰,捡起来,递给他。傅嘉延接过,说了谢谢。

    整个过程完整而毫无差错,沈荔满心期待,可是等了一秒,两秒,三秒,小J都没有出现。

    沈荔:???没反应?

    她呼唤了几声,无J作答。

    沈荔想到人类的伟大成就,安卓和WINDOWS系统都有出故障的时候,便宽容冰释前嫌,单方面原谅了小J。

    直到沈荔饱腹,气若游丝地跟着傅嘉延飘在回校的路上,疲倦呼唤道:“小J你在吗?”

    小J:“宿主唤我何事?”

    沈荔眼皮一跳,念心经让自己镇定:“你刚刚去哪啦,在你消失的时候,我帮傅嘉延捡了东西带他吃了大餐,还拿了筷子递了纸巾撸了串,你快把积分加上。”

    小J:“这可是压轴的温暖,和你们考试的压轴题一样,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不会那么容易的啦。”

    沈荔:“你个屁的压轴题,考试有题干,复习有教材,你有什么?”

    小J:“这样才有意思嘛。”

    沈荔:“那你自娱自乐吧。”

    小J:“别别别,宿主,我还是挺喜欢你的。我们已经有整整五天的交情了,我没有那么舍得得换掉你。”

    沈荔:“……”

    小J:“既然如此,我免费帮你创造一个契机吧。”

    小J话音刚落,一只在街边悠然自得闲逛的流浪狗,忽然抽疯似的,龇牙咧嘴向沈荔和傅嘉延的方向冲了过来。

    沈荔缓过神的时候,已经窜到傅嘉延身后并抱住了他。胳膊收得很紧,环在少年胸腹部,能感受到单薄衣料下的结实肌理。

    完全没因为流浪狗感到害怕的沈荔,因为这个举动脸一热:?????

    原来原主童年被狗追过,留下深重心理阴影,看见狗就会条件性反射扑到旁边人身上。

    小J:“叮咚,本周任务进度仅剩:10%,9%……”

    沈荔:???

    沈荔见覆水难收,不得已开始飙戏,软乎乎啊了一声:“对不起同桌,我我我怕狗。”

    傅嘉延愣了一下,喉咙发紧,心脏跳得有些快。

    少女温热柔软带着沐浴清香的身体紧紧贴在他身后,环住他胸腹的手臂纤细柔白,她的温度仿佛通过相触的地方传遍四肢百骸。

    加之她声音软得像羽毛,在心尖上挠,傅嘉延嗓音有点儿哑:“别怕,它不伤人。”

    沈荔在背后看不到傅嘉延冷峭的神情,不然她一定会叹为观止。

    因为宇宙中最厉害驱狗方式,是不动口不动手,也不心机不复杂。

    而是最简单的——眼神对峙。

    校霸碰狗霸,一人一狗对视两秒钟。

    在沈荔的视角,傅嘉延什么都没做,就连同她说话的声音都比往日更加温和,带着点安抚人心的力量。

    然而那只狗看见傅嘉延后好像怂得不行,嚣张气焰在三秒钟内灰飞烟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耳朵耷拉下来,眼神幽怨无辜。

    好像在说——

    我好惨一单身狗。

    沈荔看着狗狗从凶态到萌态,二话不说准备松手。

    沈荔刚刚分开一寸的距离,小J:“6%,6%,6%……”

    “……”沈荔意会,默默贴了回去。

    “6%,5%……”

    沈荔沉痛地闭了闭眼,哪有这么身体力行送温暖的!!关键是,那只狗已经扭头走了!!

    它走了!!

    沈荔持续拥抱着傅嘉延,悲痛欲绝对他道:“对不起我胳膊抽筋,现在动不了了......”

 

穿书后我被大佬们宠上天: 11.第十一章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