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都市小说 > 魔尊穿回来后妃子也跟来了 > 11.为爱而战
    刚才发生的一幕在楚青衣、宋航杨俊几人眼里,就只剩玉景兮冲过去抱住宁真,还有一些遗落在地上的东西了。

    缩在高墙上的人已经撤了,宁真看玉景兮确实走不动路,没再说什么,携着他先去住处。

    宋航看自家主上头也不回地走了,仿佛后头没有他们,也没有这两千武士,再看看旁边抱着手臂非常淡定的杨俊,郁闷不已,“我以为之前的一切都是主上的障眼法,没想到被障住的只有我自己。”

    这不是障眼法的问题,是眼睛的问题。

    杨俊忍笑,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这事不怪你,要不是我谈过恋爱看得清楚主上眼里的感情,我也不会相信,毕竟宁家主之前从没出现在主上生活里,恋爱是一件很玄妙的事,我曾经有过三个女朋友。”

    看这春风得意的模样,定然是等着他赞一句,相处了二十年,宋航不了解自家主上,还不了解这发小么?

    呵,他上当就是傻。

    宋航看前面自家主上的小舅子陆隽意落了单,就想上前招呼,被杨俊拉住了。

    宋航:“?”

    杨俊看着那少年的背影,皱眉,“是谁下的毒现在还没有直接证据,但也不能排除是他的可能。”

    毕竟太巧了,陆隽意是医毒天才,具备作案条件,食物里的毒[物虽然不是某一种成品药,但里面恰好有TM试剂的成分,这是宁家的新种毒物,外人不知道,想调配成无色无味又不会立刻发作的药剂,需要精确的比例和很高的医毒素养。

    除了作案动机,陆隽意比其它人都有嫌疑。

    宋航更吃惊了,但这件事关系主上的性命,他也不敢大意,“那我盯着他一点。”

    下面的人把公务文件送上来,宋航想着主上现在估计非常不想见到自己,就示意杨俊去送,“你给主上送去,顺便给他看看伤,我去安顿兄弟们。”

    几百辆车进来了南区,路都堵上了,引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可惜主上的魂已经被勾走了,一个眼角都没给他们。

    宁真察觉到了门外有人,料想是玉景兮的属下担心他,所以在外候着,没什么大碍,也就随他们去了,只嘱咐玉景兮,“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不要冲上来了,想伤到我,他们还是太弱了。”

    是qiang这种东西太厉害了,他怕她受伤,玉景兮乖乖点头,视线落在她身上就再挪不开了。

    二十年的思念在心里发了酵,再加上她还活着的欣喜和庆幸,把他一颗心都泡软了,什么报仇什么金刚链子都往后排一排,玉景兮想起自己这些年存的宝贝,立刻纵了起来,一阵风卷出去,去车里拿了东西,又跑了回来。

    顺带还把穿在里面的金甲给脱下来了。

    这是三年前他从逆贼身上缴获的,听说叫‘A级防[弹衣’,价值十五个‘机械币’,能防一般口[径的qiang击,因为有这东西,这些年他去阎王殿转悠的机会都少了。

    “那些武器挺厉害,有些能直接轰穿一米厚的墙,尊上您以后就穿着这个吧。”

    金甲是白色的,从外表看不出什么材质,又轻又薄的衬衫样式,柔韧贴服,还能变换样式,说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了。

    宁真看他满眼都是殷切,和在魔界时无出一二,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示意他过来,等人乖乖在跟前站定了,就开始解他的勾带。

    这是要干什么!外面天还大亮着!他的恶龙终于想通了吗!

    玉景兮整个人被通电了一样窜上来一层麻意,心慌腿软,脸和脖子一起红了,沉醉在她好闻的气息里,满脑子盘点自己身体上的瑕疵,最终还是纠结地开口道,“尊上,我出了很多汗,身上可能会有点臭……”

    “无碍。”

    那……那好吧,玉景兮脸上蔓延起潮[红,突如其来的幸福让他头晕目眩,他现在就后悔得要死!跟楚青衣打什么架!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现在好了!青一坨紫一坨的,她看到后会不会以为他红杏出墙不纯洁了!

    玉景兮忍着脸上的热意,轻声解释说,“我身上青紫的痕迹是因为和人打架了,二十年来我身心都很纯洁干净,尊上请尽情享用吧!不要怜惜!不要留有余地!我受得住的!”

    他好看的狐狸眼直勾勾的,宁真听懂了,心中失笑,拿过金甲给他穿好,“我修为还在,那群人暂且不能奈我如何,安心吧。”

    原来不是要dong房,玉景兮有点失望,不过他在魔界时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早已经练就了一颗强大的心脏,现在那双拿剑执朱笔的手正正给他系勾带,房间里宁静安好,他竟是从她黑潭一样的瞳眸里感知出几分爱护来,这就足够他心绮神摇的了。

    总之只要是和她在一起,哪怕他什么都不干,心情都是飞扬的,“尊上一定要小心。”

    宁真问,“小玉你在魔界出什么事了,怎么来了这里。”

    玉景兮眼睑就颤了颤,他们几个合力废了宁海修为后,只来得及夺下她的骨灰安葬了,他生活没了奔头,又无牵无挂,脑子里都是她的身影,肝肠寸断的,就随她一起走了,那时候就觉得挺幸福,趴在她的坟头上。

    她还活着,真好。

    玉景兮摇头,“我是老死的,我们玉族人寿命是一千五百岁,我活了一千六百岁,也算是长寿老人了。”

    玉景兮说着弯了弯眉眼,也没有忘记表达自己的爱意,“但是我一直守身如玉,没有和别的姑娘多说过一句话,而且每天都念着尊上的名字入睡,脑子里都是尊上,一刻也没忘记。”

    玉景兮丝毫不觉得说这些话有什么,相处几百年,他早摸出规律了,面前这个人性情虽然很冷厉刚硬,但被别人真心对待时,她总是能感觉得到,也不太经得住撩拨,语言越热烈,她越是招架不住,哪怕她常常只是木着一张脸,神色冷清禁[欲,但并不是真正的不为所动。

    就比如刚才,亲手给他穿上金甲一样,是爱护和保护。

    过得好就好,宁真多问了一句,“魔界还安平么?宁海如何,可当得明君二字。”宁海不是霸主,但魔界重拾了山河,肃清了周边,宁海这样贤德谦和的脾性,正好能当一个励精图治休养生息的明主,继续中兴魔界。

    玉景兮点头,“挺好的,宁海也挺好,魔界百姓们都挺好。”其实她余威尚在,周边小国莫敢不服,一班子忠臣良将,也给宁海积攒下了足够的财富,没什么好担心的。

    怪就怪宁海那厮太会伪装,要不是阴谋被发现,谁又看得出来,那个谦和好学,仁善上进,尊敬爱戴姐姐的青年,会有那样恶毒的嘴脸。

    所有人都被瞒在鼓里,哪怕事情发生了,宁海承认了自己的恶行,也有很多人不敢相信。

    只她在宁海身上花费了很多心血,知道结局是这样,定要伤心的,这里是极乐桃源,过往的一切都成了云烟,又何必让她知道那些,有关宁海的糟心事,他会烂在肚子,将来带去棺材里。

    玉景兮不再多说魔界的事,把自己的宝贝盒子搬上桌子,眉开眼笑地开始盘点了。

    首先是宝石,他看见总是忍不住喜欢,喜欢就收藏了,“这几颗是最好最漂亮的,还有次一些的在家里密室,等回了西区尊上我带您去看。”

    两颗蓝宝石,拳头那么大,蓝色深海一样,纯粹完整,就算是魔界她的库房,这样完美的蓝宝石也没几颗,另外红、黑两颗,都是顶尖的了。

    玉景兮样貌好,开心起来的时候,整张脸都会发光一样,熠熠生辉的,宁真看着,就点头道,“我那里也有一些好的,你喜欢的话,得空自己去拿罢。”

    笨龙!这些都是要送给她的!

    虽然被误会,但是玉景兮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因为她的目光再次肯定了他这一世的颜值!那样凝视着他挪不开目光!让他欢欣雀跃。

    哎!哪怕这暴[君不说,且极力压制,他都知道她是一个经不住美人勾[引的好色暴[君!

    好在极乐桃源人口还不足魔界的百分之一,人少,长相出类拔萃的就少了,嘿,他独占鳌头,又是她名正言顺的男人,每天都能牢牢霸住她的视线了。

    玉景兮看见了自己的药剂,虽然还记得这是要藏着对付这暴[君的秘密武器,还是忍不住拿出来了,“这是昏睡剂,一滴能迷晕九头大象,尊上您随身带着,遇到危险的时候用得上。”还是先把共同的敌人解决了,再来掰扯他们的内部矛盾!

    宁真摇头,拉过他的手腕,给他绑上,“这里不是魔界了,直接称呼我名字。”

    玉景兮嘿笑,“可以叫真真么?”这是他准备huan爱时用的爱称,几百年了,现在终于用上了,也是可怜。

    代号而已,陆沅沅就这么叫,“随你。”

    玉景兮就眉飞色舞的,“真真这个是qiang,真真这样用,真真你试试!”

    宁真就任由他闹,玉景兮这个人是很有特点的,漂亮,有趣,小孩脾性,总是想通过se[诱她,来给他父皇母后报仇,几百年里偷摸找工匠打了几吨的铁链子,又从没拿出来过,时间长了,她连防备也不想防备,随他折腾了。

    宁真把方才收缴来的那些拿上来,试了试,确实比弓箭强上数百倍,试完看旁边一个盒子里探出个乌[龟脑袋来,微微挑了挑眉,探手把小乌龟拿出来了。

    月台池里养了两只小龟,她偶尔去那想事情,总能看见它们慢吞吞的翻山越岭,偶尔伸手帮一下,后头玉景兮来了魔宫,没多久两个小东西就胖成了墩,宫人说是玉景兮喂的,她看他玩得开心,也就随他了。

    这只有巴掌这么大了,同样能看得出腿上肉呼呼的,胖得不成样子了。

    玉景兮有些心虚,立刻道,“二十年都是小王陪着我,它很乖的——小王是它的名字。”

    这名字真不怎么样。

    宁真把乌龟放在了桌上,给它自己爬,这乌龟爬了两下,不小心就翻过来了,露出肚皮上宁小真三个张牙舞爪的字。

    玉景兮脸腾地就红了,忙把这笨东西翻过来,“我很喜欢它的,每天晚上都带着它一起入睡,以后它就叫小玉吧,嘿。”

    宁真摇头,正想问问他什么时候遇到过那群怪人的,门外玉景兮那个属下就叩门了,“宁家主,有一个叫骆声振的人来拜访,他说他是XC生物中心的负责人。”

    来了。

    宁真就起身,“小玉你先沐浴休息一番,我去去就来。”

    人在眼皮底下,玉景兮就不担心了,点点头道,“真真小心,我在这等你。”

    等看着人走了,玉景兮就关了窗户和门,让杨俊准备笔墨,理出几个人的姓名,还画了画像,“吩咐下去,在整个极乐桃源查这几个人,查到的话立刻把消息传回来。”

    玉景兮没在艺术上费时间,画像真的就是萝卜土豆,玉景兮深知靠这‘灵魂’画像是找不到这几个人的,就放弃了,转而在上面写起了文字描述。

    南宫月:眉眼如画,墨发墨瞳,长身玉立,明月青松,气质出尘彷如世外仙人,性格贤德温和,琴棋书画样样皆通,有一颗济世救民的菩萨心肠,还有一手枯骨生肉的高超医术。

    蓝耳:长相清秀精致,蓝眸银发,性格单纯善良,像小精灵一样,会做饭,还有一副好嗓子,唱歌特别好听。

    阿尔:……

    苏夜:……

    玉景兮一口气列了六个,尤其是阿尔这个曾经的光明殿圣子,还有苏叶那个异军突起的战神将军,他写得最详细。

    连喜欢穿什么样的衣服都写清楚了,“找到他们,但是不要惊动他们,务必在整个大陆进行地毯式搜索,不计代价。”

    杨俊通篇扫了一眼,眼角抽搐,“形容词用的太抽象了,完全想象不出是什么样,而且世上有这样优秀完美的人么?”

    “相信我,我的画像才能代表他们在我心目中的形象。”谁想夸赞自己的情敌呢,但是不老实交代根本找不到人,玉景兮肃声吩咐,“拿着这些资料一条条对照着找,其实见到本人,你们都能立马认出来。”

    毕竟都是魔界最顶尖的好颜色,而且对宁真情深不悔,他和宁真都来了这里,保不齐这几个人就在哪些角落旮旯里,他不得不防。

    好吧,他家主上总会时不时吩咐他们做一些奇怪的事,都习惯了,杨俊把要处理的文件堆在桌子上,想了想还是提醒了一句,“刚才我在门外,看见了宁家小少爷的衣角,不知道是不是偶然,总之景兮你自己注意一下。”

    陆隽意和楚青衣交好,肯定是看他不顺眼了,玉景兮点头,“去做事罢,注意静悄悄的私底下找,别漏了风声。”

    希望这些人都重生去了别的世界,失去记忆,如果当真重生到了这里,他希望对方全部变成丑男!

    如果不丑,那么,他必须为爱而战!谁让极乐桃源是一个1vs1的世界呢!

    玉景兮嘴角上扬,这次就算遇到南宫月,他也能光明正大说一句,“对不起,南宫,你是个好人,但是我和真真,是真心相爱的……”

    毕竟投好胎也是一门艺术活,谁让他第一个遇见真真了呢!

 

魔尊穿回来后妃子也跟来了: 11.为爱而战阅读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