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茶馆 > 网游小说 > 葬礼关怀事务所 > 10.第10章
葬礼关怀事务所  作者:吴星纬
    下班早,付汉自觉去菜市场逛了一圈。

    不是超市,而是地面湿滑、水渍淋漓、吆喝不断的菜场,热辣浪漫的人情味扑面而来。

    付汉买了肋排还有葱姜蒜八角,估计着家里的牛奶要喝完了,也趁着打折屯了两箱牛奶,这么简单一转悠,竟然就过去了两个小时。

    回家,玄关处已经摆了一双鞋。

    灵姐窝在沙发上一动也不想动,听到他进门的声音,灵姐抬眼:“今天回来得早,还买了这么多东西?我儿子真乖!”

    “妈,今天做糖醋排骨,您尝尝。”

    灵姐说:“妈好累,就不去厨房给你帮忙,你能搞定吧?”

    “小瞧你儿子!”

    “快,”灵姐拿起遥控器冲付汉示意,“帮妈找到那个抗日剧,还有五集没看。”

    “你就找到历史记录,点进去,选择要看的集数。”付汉一边操作,一边讲解,他教过灵姐很多次,灵姐却还是要找他们帮忙。

    付汉怀疑母亲大人不是不会,就是享受支使他们的感觉,但谁让她是母上皇太后,只能迁就她了。

    打开手机放歌,付汉围上围裙先把排骨放在清水里泡去血水,再淘米煮粥,先把葱姜蒜切段,上网搜糖醋排骨的教程。

    他双手撑在大理石台面上仔细研究起来,过不多久,他自认为对于步骤已经烂熟于心了,只等付星小同学回家,就能开始下锅了,否则凉了不太好吃。

    付汉从厨房探头往外望,看到付星小同学正被三两好友簇拥着走进了小区,今天既不是周五,也不是什么节日,这些小朋友的行为还真是反常。

    之前付星放学之后是会和朋友们玩到□□点才回家,被小伙伴的父母打电话告状之后,灵姐好好训斥了她一顿,三令五申每天放学不能在外逗留,否则就要告诉老师,撤去她的班长职务。

    付星同学害怕被告状,也害怕小伙伴们会被家长勒令不和她玩,于是收敛了性子,一般上学日会乖乖直接回家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付汉敏锐地察觉到事情有一丝不对劲儿。

    算准时间,付汉推门,门外的付星正要掏出钥匙,一群小女孩被他结结实实吓了一跳。

    “都进来吧。”付汉热情邀请。

    小女生们面面相觑,看了付星一眼。

    付星是团队里的主心骨,她大手一挥:“大家都进来。”

    女生们才不再犹豫,跟在她身后鱼贯而入。

    “回来了?”灵姐听到声音,终于把视线从电视上移开。

    “妈。”付星挤出一个笑脸,她的身体从门口移开,露出后面一二三个小伙伴。

    朱女士瞬间脸色黑了,不过在付星朋友面前,这点面子还是会给她的,笑盈盈地去洗水果。

    四个小女生钻进付星的卧室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叽叽喳喳,不知在密谋些什么。

    朱女士洗了一盘草莓,发亮的水珠挂在通红的皮上,敲门要送进去。

    付星开了一条缝,鬼头鬼脑探出头来,把果盘接过去,嗖地把身子缩回去,关上了门。

    灵姐和付汉对视一眼。

    付汉说:“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小时候每次干坏事都能被你一眼看穿了。”

    自以为很好的掩饰,恰恰是写满了“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们鬼鬼祟祟的,真的是对我智商的侮辱,”灵姐继续坐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电视,“没打死你,你感受到我博大的母爱了吗?”

    “谢母上高抬贵手。”付汉回厨房,把肋排捞出来打算下锅。

    付星偷偷溜到厨房里问:“哥,家里还有没有纯牛奶了?”

    付汉努努嘴:“刚买的,在那边。”

    付星只拿了一袋,还要了一只特别好看的卡通白瓷碗。

    付汉一把拦住她:“你真的不要跟我老实交代?”

    “我有什么好交代的?”付星讪笑。

    “首先,我很确定开门的时候听到了猫叫。”付汉说,“咱妈不喜欢猫猫狗狗这件事你知道的吧?”

    “知道,知道。”付星说,“没猫,你听错了。”

    付汉说:“其次,小猫是不能喝纯牛奶的,因为猫体内缺少消化乳糖的酶,喝牛奶会让它拉稀和消化不良,这很可能要了猫命。”

    “真的?”付星彻底藏不住了,压低声音问,“哥,那可怎么办?”

    “你不如先解释一下这猫是哪里来的。”

    听到老母亲的声音,兄妹两个同时虎躯一震,灵姐不知什么时候,手里拿了遥控器靠在门框上。

    “在校门口捡的,有一个纸箱子,里面放了这只猫,我怕它冷,就和同学们一起抱回来了。”付星无辜地说。

    灵姐冷笑一声:“那么大一个学校,别人都看不见,就你看得见,数你最有爱心。”

    “妈,小猫是白色的,特别好看,你看看,真的,你肯定会想把它留下来的。”付星怂了,巴巴地凑上去撒娇卖萌。

    灵姐不为所动:“不行,咱家这么小已经很挤了,你一天天的还买这买那的,到处都是你的东西。你看看你那些同学哪个能把猫领回去?反正我们家绝对不行!”

    付星坚持要让灵姐看看小奶猫:“我朋友们家里也都不让养宠物。”

    灵姐终于抬了下眼皮:“那就去看看。”

    推门,小同学们自动排成两列,众星拱月般分立在小猫两侧。

    灵姐一眼就看到床上弱小无助又可爱的纯白色小奶猫,它有粉色的舌头和肉垫以及……

    “猫在你床单上拉了。”付星的小同学面露难色附耳道。

    付星:!!!

    付汉扭头不忍再看……灵姐喜迎新春刚买的全新纯棉床单……

    “今晚猫可以留在我们家,但是,”灵姐微笑着说,“明天必须把它送走。”

    灵姐很有风度地克制了自己不发脾气。

    但小奶猫的命运之锤已经落下,宣判生效。

    付星送走小同学,付汉替她收拾清洗了床单,一转头,付星还站在他身边。

    “看我干什么?”付汉说,“我在家里是食物链底端,你求我没用。”

    “哥!”付星问,“你有没有朋友喜欢猫的?这样送走的话我以后还能再去看看它。”

    “喜欢猫?”付汉说,“我想想看。”

    拿起手机,付汉找到了老王,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杨容容很喜欢猫,也一直想养一只,小猫这么可爱,他们没理由拒绝。

    咔咔拍了两张小奶猫的萌照,付汉给王德方发过去,问:“想养吗?明天给你送过去?”

    “不想谢谢。”这几个字像是王德方咬着牙从牙缝里说出来的。

    “你女朋友不是喜欢吗?”

    “别提了,我们可能完了。”

    付汉撞了一鼻子灰,猜小两口可能吵架了,也没敢再问,打开通讯录,翻了一圈,最终,想到了一个人。

    “储老师,我赔你一只储卿卿怎么样?”

    “?”

    “小白猫!是不是很可爱?”

    “是啊,这么好看,应该好吃。”

    “储老师,不跟你开玩笑,想养吗?”

    “不了吧,我连自己都养不活。”

    付汉也没办法,只得转头跟付星说:“我朋友没有人想要,只能放到网上问问看了。”

    “好吧。”付星垂头去做作业了,当晚,吃起糖醋排骨,她都觉得没那么香。

    “咪咪,”付汉去捉猫,“别怕,过来。”

    即便付汉点亮了与动植物交谈的技能,也没能获得小猫的青睐,他买好了幼猫猫粮,用水泡软了给猫,猫一定要等到他们都在两米开外,才会去吃。

    本来付星指望靠着这一晚上,让小猫和朱女士卖萌,培养培养感情,或许朱女士能高抬贵手,奈何小猫不争气,不争取家庭地位,付星也没什么办法。

    晚上,付星好心找了个衣物筐,铺了一层衣服,给小猫做猫窝,小猫一直怯生生地,始终不肯跟她亲近。

    到半夜的时候,屋子里传来巨响。

    “当!”的一声,是从卫生间里发出来的。

    “招贼了?”灵姐睡眠不好,猛地坐起来,推了推身边鼾声如雷的付老马,“你去看看。”

    付老马顺手抄起了网球拍,开了灯就朝卫生间的方向走,付汉听到家里的动静,不敢懈怠,也揉揉惺忪睡眼赶忙起身。

    推门,破案了,碎了一地的玻璃碴子,小猫一脸无辜地蹲在地上喵喵叫。

    “哪来的猫?”付老马蹲下,吓得小猫缩到了柜子下面的缝隙之中。

    玻璃碴子来自灵姐最贵的一瓶精华,她平时都是一点一点精准到毫克地节俭使用。

    “大兄弟,你完了。”付老马把小猫从柜子底下揪出来,一把塞到付汉怀里,“赶紧想想怎么哄你妈,我去睡觉了。”

    付汉收拾了一地狼藉,把猫领回自己的卧室,锁好了门窗,查看了一下自己的银行卡,忍痛从里面划出两千去购置灵姐的精华。

    “储老师,江湖救急,我能先把猫放在你这里吗?”

    凌晨四点,付汉给储卿发消息。

    “等找到愿意领养猫的人,我就把它带走。”

    “行吧,那你什么时候把猫送过来?”储卿应答得非常及时。

    “现在。”

    储卿开门,看到付汉已经背包抱猫靠在门口墙壁上了。

    “来得这么快?”

    付汉打了个哈欠:“别提了,大半夜弄碎我妈的精华,还一直嘤嘤嘤地觉得自己委屈,我妈勒令我马上把它处理掉,但是我又担心弄个箱子扔到小区门口会把它冻坏,只能拖家带口来投奔你了。”

    “你说得我好像是那种拔吊无情被前女友带着孩子堵在门口的渣男,”储卿说,“你不是能开我家门吗?怎么不直接进来?”

    “我又不知道你睡了没有,”付汉进屋,“万一我吵到你就不好了。”

    “小朋友真有礼貌。”储卿以长辈的身份自居,“你怎么会吵到我?我真睡着了的话,十个广场舞方阵也叫不醒。”

    付汉进屋,刚放下猫粮,手上的小猫就蹿到储卿家柜子底下死活不肯出来。

    “咪咪!咪咪!”

    趴在地上,付汉拼命地想用眼睛窥见小猫,然而体型庞大,无可奈何。

    “坐下消停会儿吧,”储卿说,“它有了安全感自己就出来了。”

    付汉一想也觉得很有道理,便起身拍拍裤腿,坐到沙发上,看到茶几上放的VR眼镜、游戏手柄、以及打开的电脑、电视、书本。

    “储老师你可真忙,大半夜不睡觉,忙着充实自己?”付汉拿起手柄,他对一切磨砂质感的东西没有抵抗力。

    “中年人的焦虑啊,一想到我都奔三了,我就睡不着觉,爬起来学习,”储卿倒了杯水放到付汉面前,“我有一个excel表格,给自己列了一个计划表,每天都要打完勾才能睡觉。”

    “吹得跟真的一样。”付汉毫不留情地拆穿了他,把桌面上那本《养花:从入门到放弃》合上看了一眼书的侧面,只有前面四分之一有翻动的痕迹,后面的部分都是崭新的。

    “玩什么游戏?”付汉放下手柄,扫了一眼储卿的电脑屏幕,游戏界面是卡通画风,大概能看出这是一个电脑端的即时策略对战游戏。

    “叫做mini universe,”储卿说,“你可以从蒸汽平台上下载,我感觉还蛮不错的。”

    “我已经戒掉游戏很多年了。”付汉躺倒在沙发上,“四点我就被它闹腾起来了,借你的沙发睡个觉。”

    “去床上睡。”

    “储老师你不睡觉吗?”

    储卿说:“我?我现在不困。”

    “储老师,虽然你走出去人人夸你一枝花,但是你要注意身体,”付汉说,“一把年纪了别学网瘾少年了。”

    储卿做了个“呕”的表情:“我乐意。”

    付汉困得要命,身体一挨着沙发,头脑瞬间进入混沌状态,迷糊间只觉得身上变得暖和。

    再醒来的时候,是被一颗炮弹轰醒的。

    一个温热绵软的肉团猛地降落在付汉的头上,从他的脑袋上滚落到面颊,还把小爪子按在他脸上。

    付汉睁眼,小猫喵喵地逃走了,跳到储卿怀里。

    储卿左手揽猫,右手玩手机,俨然是个成熟的奶爸,铁汉柔情。

    “哟,”付汉要上手去抱,小猫朝储卿臂弯里一缩,弄得他感觉自己像是猫贩子,讪讪缩回了手,“我才睡了多久,你们就一家亲了?”

    “你领养公告在网上发了没有?”

    “还没。”

    储卿说:“那别发了,这猫给我养好了。”

    早听说要说服别人养猫,只要把猫带过来,其他的让猫自己发挥,这话还真不假。

    “那咪咪就交给你了。”

    储卿:“我的猫怎么能叫这么俗气的名字?”

    “那你起个名字。”

    “叫……”储卿掐指一算,眼珠子都要翻到天上了,最终在付汉殷切的注视下缓缓吐出几个词,“招财、来福、有钱?”

    “……受教了,”付汉说,“俗,你就这点追求?别人家的猫拉出去叫卡夫卡叫薛定谔的,你一天天的戴眼镜以为你是个文化人,没想到开口闭口都是钱。”

    “俗怎么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储卿说,“你不喜欢钱?”

    “既然你姓储,还不如叫它储蓄罐……”

    “可以啊小付!”储卿抱着白猫,“咱们有名字了!”

    “现在几点了?”付汉睡眼朦胧要去摸手机看时间。

    “小七,现在几点了?”储卿问。

    “上午七点半。”客厅里回荡起冰冷的机械男声。

    付汉掀起身上盖着的大红色毛毯:“储老师,毯子颜色喜庆啊,跟你这性冷淡的屋子完全不一样。”

    “我妈寄过来的,给我结婚准备的。”

    “你媳妇儿哪儿呢?”

    储卿说:“我也想知道。”

    给猫准备了水和猫粮,两人出门上班。

    反正储卿家徒四壁,也不用担心猫拆家。

    一整天,储卿的心情都肉眼可见的不错。

    一到下班的时间,黄佩刚拎起她的小包打算去接孩子,就看到有人比她还快地从工位上蹦起来。

    “怎么这么高兴?中彩票了?”黄佩问。

    “神奇啊,第一次见你这么早下班。”何青鱼也感到奇怪,“你不是一向喜欢在公司里坚守到半夜吗?”

    “孩子还在家里饿着,我得赶快回去看看。”储卿说。

    “孩子?”

    “没听说你有女朋友啊。”

    “难不成……”黄佩已经用看待单身爸爸的眼神审视储卿了,只差朱唇轻启骂一句狗男人。

    “我养的猫,”储卿说,“要跟我一起去采购吗?”

    “不了,我对猫没有兴趣。”黄佩抬手摸了摸她脑后的头发。

    “那我先走了,周一见!”储卿吹着口哨出了门。

    “我还以为女生都对猫没有抵抗力。”付汉伸了个懒腰,从工位上站起来。

    “我是很喜欢猫,但我对猫毛过敏。”何青鱼小声道。

    黄佩则对着镜子拧出口红补了个妆:“我讨厌孩子和宠物,他们什么都不付出就能理直气壮地得到爱。当然自家的孩子除外。姐姐我先走了……”

    付汉的电脑响起了提示音,他扫了一眼,看看是在网上搜集的什么信息触发了任务条件。

    “看来,不是周一见,是明天见了。”

 

葬礼关怀事务所: 10.第10章阅读完毕!